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乡村猎艳 > 乡村猎艳最新章节 > 第8章 羞不羞你不害臊

乡村猎艳 第8章 羞不羞你不害臊


    第8章 羞不羞你不害臊 乡村猎艳 青豆

    枣花开心地笑了起来,说道:“大男人脸也会红啊?二狗,我发现你还懂得挺多的嘛,是哪儿学来的?”

    二狗不想跟她再说了,想站起来,谁知道枣花死死抱住他的胳膊,他只好又坐了下来。二狗说道:“枣花,我还有几个套子没用完呢,我得赶紧放好。”

    枣花说道:“时间早着呢,来得及,今天你好好陪陪我。”

    枣花拉着他的胳膊,一张脸贴在他的胳膊上,想起了啥事,自己先笑了一下。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很安静的黑子警惕地注视着远方,然后撒着腿向前跑去,一眨眼跑进一道沟里就看不见了。

    二狗说道:“有兔子,咱们也去看看。”

    枣花放了二狗的胳膊起来,拍拍屁股后边裤子上沾的土,跟着二狗一路小跑着去了。

    二狗跑得快,枣花跑了几步就跑不动了,跟在后边,胸膛急剧地起伏着,叫道:“二狗,等等我!”

    二狗站在那儿等着她,等她到了身边,又向前快步走去。两人到了沟里,没有看到黑子,两人四下打量。

    二狗说道:“就一会功夫,黑子能跑到哪儿去啊?这个兔子也真能跑的,黑子都追不上。”

    枣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别管它,它追到了就把兔子噙回来了。”

    两人缓缓走在山沟里,二狗到了一个地方,发现了一个小洞,看了旁边地上的痕迹,急忙给小洞口两边放下套子。

    枣花在旁边看着他干活,说道:“你这个铁丝圈圈管用不?还真能逮住兔子啊?”

    二狗笑了一下说道:“你不相信你把脚放上去。”

    枣花笑着摇头:“我可不敢。”

    两人又向前走去,山沟里地上落满了树叶,铺了厚厚的一层,踩上去软绵绵的。

    枣花担心地说道:“二狗,这山里会不会有蛇啊?我啥都不怕,就怕蛇了。”

    二狗笑着说道:“就你这胆子,还想跟我撵兔子?不过,现在没有蛇,蛇也怕冷,到了冬天,就钻进洞里冬眠,到了春天天气暖和了,它才出来。”

    枣花说道:“那我就不怕了。”

    二狗看着她说道:“没有蛇,可是有狼啊,到了冬天,这些狼饿极了,见啥吃啥,要是见了你,长的细皮嫩肉的,吃起来才美呢。”

    枣花又开始害怕起来,说道:“你别吓我啊,二狗,你见过狼吗?”

    二狗说道:“去年我见过一次,那是一个狼崽,我们对望着,我站在那都不敢动,最后它才走了,今年,它该长成大狼了。”

    枣花担心地说道:“二狗,那你,以后别出来撵兔子了,要是真遇到狼,那就危险了。”

    二狗说道:“没事,我不是还有黑子吗,它能给我帮上忙,就是遇到狼了,黑子也能对付。”

    枣花笑了一下说道:“你别忘了,黑子和狼是亲戚啊,到时它们合起来对付你。”

    二狗也笑了起来,说道:“你真能谝。黑子和狼都成了亲戚了。唉,黑子呢?半天还不见回来啊?该不是真得遇到狼了?”

    说道狼,枣花又怕了起来,到了二狗身边,抓住了他的胳膊。两人向前又走了一截,这时候,二狗才看到了黑子,它和二癞子家的花子正在那谈情说爱,黑子骑在花子后背上做着那种事。

    二狗想挡住枣花的视线,不想让她看到这一幕,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枣花也看到了它们,惊喜地叫着:“黑子!”

    枣花看了一下明白过来,看着它们说道:“害得我们到处找它,谁知道它躲到这里来了。”

    二狗用身体挡住枣花的视线:“别看了,这事女娃家不能看。”

    枣花拉开他,说道:“看你说的,你能看我就不能看了?看看又能咋,别挡我。”

    枣花看着黑子和花子在那儿办事,二狗对这事已见怪不怪了,他看着枣花脸上的表情,看到她脸红红的,出气也变得粗了,觉得不能让她看了。

    二狗说道:“枣花,别看了,这事不能看。”

    枣花收回目光,一下子没回过神来,不知道说啥好,对着二狗笑了一下,觉得笑也不对,急忙说道:“二狗,不看了,你去把他们分开,咱们叫上黑子走吧。”

    二狗对着黑子叫道:“黑子,黑子!”

    黑子这时候那肯走,耍得正欢呢。花子身体瘦小,几次都被黑子压得趴在地上,勉强支撑着黑子肥大的身躯。这样又过了一会,黑子才办完了事,花子获得了自由,一溜烟跑走了。

    黑子抬头对着花子离开的方向望着一阵,才回到二狗身边。

    二狗训斥着黑子,说道:“我带你出来干啥来了?你却干这丢人的事?今天你就别想吃东西了。”

    枣花笑着:“二狗哥,别说它了,咱们走吧。”

    二狗和枣花带着黑子返回,枣花走到了刚才二狗下套的那个小洞口,一不留神踩到了套子上,枣花叫了一声坐到地上,极力想挣脱铁丝套,没想到铁丝越勒越紧。

    二狗急忙过来,看了一下,说道:“你咋这么不小心啊?这是用来套兔子的,没想到把你套住了。”

    枣花疼的一张脸都变白了,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拍打着二狗:“你快给我弄下来,我的脚快掉了。”

    二狗小心取下勒在枣花脚腕上的铁丝,说道:“咋样,还疼不疼?”

    枣花打了他一下,苦楚地说道:“你试一下就知道疼不疼了,哎呦,疼。”

    二狗轻轻扶着她站起来,枣花的那只脚不敢着地,刚一着地,就疼得呲牙咧嘴。

    二狗犯难了,说道:“你这样咋回去啊?”

    枣花说道:“这事都怪你,你背我回去。”

    二狗惊讶地说道:“我背你?我一个大男人背着你?要是让别人看见,那咋办啊?”

    枣花说道:“你不背我也行,那我就不回去了,坐在这里等着喂狼算了。”

    二狗想着办法,想来想去也只有背她回去了。二狗说道:“我背你能行,我只能把你背到村口。”

    枣花说道:“你把我背到村口,还让我爬回家啊?”

    二狗说道:“你想让我送你回家,那只有等到天黑了。”

    枣花苦楚地说道:“那也行,哎呦,疼,二狗,快背我。”

    二狗俯下身,枣花就趴到二狗背上,二狗的一双胳膊从后边托住枣花软软的屁股蛋。

    二狗背着枣花出了山沟,向外走去,枣花前胸上的两个肉球紧紧挤压着二狗的后背,随着走路磨蹭着,枣花感觉非常舒服,脸伏在他的背上,一双胳膊蛇一样缠在他的脖子上,想了一下,露出了甜甜的笑。

    二狗身上背着一个女人,开始还没有胡思乱想,随着走路摇晃,枣花的肉球磨蹭着他的后背,不由身体有了变化,不由得难受起来。

    二狗背着枣花一路走走停停,到了天黑的时候到了村口。枣花伏在二狗的背上,心里乐开了花,她却不知道二狗所受的罪,二狗心里就像一锅水,沸腾了在冷却下来,不一会又沸腾了,又冷却下来。

    二狗扶着枣花站在村口,看着村里还有人走动,就没有动,枣花一直微笑着望着二狗,不但心里乐开了花,脸上也笑成一朵花。

    二狗问道:“枣花,脚还疼不?”

    枣花说道:“现在不疼了,但是脚不敢走路。这事都怪你,以后我想到哪儿去,还得你背我。”

    二狗苦笑:“你咋这么不小心?兔子没套住,倒把你套住了。”

    枣花说道:“怪我不小心?要不是你那该死的套子,我能受这罪?我以后这脚要好不了,你就要管我,我一辈子好不了,你就要管我一辈子。”

    二狗无奈说道:“枣花,我真服了你了。”

    枣花对着他扮鬼脸,又笑着,说道:“我这辈子跟定你了,你别想甩了我。”

    二狗看了一下村子里,村里的人家差不多都亮起了灯光,说道:“村子里没人了,我扶你回去吧。”

    枣花撒娇:“我不,我还要你背我。”

    二狗说道:“这么远的路我把你背回来,腰都要断了,你就饶了我吧。”

    枣花扭着身体,说道:“我不,我就要你背我。”

    二狗没办法,只好蹲下身子,枣花欢喜地爬到他的背上,勾住了他的脖子。二狗背起枣花进了村子,一直到了枣花家门口,他庆幸在村子里没有遇到人。

    二狗放下枣花,说道:“到你家门口了,你一个人回去吧。”

    枣花说道:“你把我送回家吧。”

    二狗说道:“我怕见到你家人,就这好了,你喊一下你嫂子,让她把你扶回去就行了。”

    二狗要走,枣花叫住他:“二狗哥,你等一下,我给你说句话。来,你头低下来。”

    二狗以为她要说啥悄悄话,就低下头,枣花小嘴凑上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枣花说道:“二狗哥,你现在可以走了。”

    二狗捂着被她亲过的半边脸走了。枣花推开院门,蜷起那只受伤的脚,靠着另一只脚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屋里。

    枣花妈和小翠看见她,一起围了过来。

    小翠急忙扶着枣花在椅子上坐下来,察看她那只受伤的脚,说道:“枣花,你这是咋啦?”

    枣花呲牙咧嘴喊着疼,说道:“哎呦,疼死我了,我今天去了沟里,没想到踩上了铁丝圈。”

    枣花妈心疼女儿,急忙拿来了清油瓶子,用筷子伸进去蘸了一些清油涂在她的脚腕上,说道:“谁没事干了绑那些铁丝套?到了明天我去村里骂骂他。”

    枣花笑着说道:“妈,那你就坐在二狗家门口骂,不然会骂错人的。”

    枣花妈也笑了一下:“是二狗啊,那你受疼活该。”

    小翠也冲枣花笑着,说道:“没过门就和他在一起,羞不羞啊?”

    枣花不好意思地说道:“嫂子,别说我了,你看我都成这样子了,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小翠说道:“好好,我同情你,走,我扶你进房子。”

    小翠扶着枣花进了房子,等枣花妈离开后,小翠小声问她:“枣花,你和二狗一天都在一起啊?你们都干啥了?”

    枣花难为情地说道:“我们啥都没干,嫂子,我今天在沟里看到好东西了,你保证没看到过。”

    小翠感兴趣地问道:“啥好东西啊?”

    枣花笑嘻嘻地说道:“就是黑子和花子,两个狗在一起干那事。嫂子,你看过没有?”

    小翠笑了一下说道:“你和二狗一起看啊?你看到了心里咋想的?痒不痒啊?”

    枣花说道:“啥也没想,二狗还不让我看,说这事女娃家看了不好,我才不管他这一套呢。”

    小翠说道:“那二狗就没想着让你和他那个?”

    枣花脸红了,说道:“嫂子,看你说的啥啊,二狗没提出来,就是他提出来了我也不愿意。我看他就是一块木头,我老说他不如黑子,今天看了真应了我那句话了。”

    小翠心里觉得怪怪的,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了,说道:“你跟嫂子说,是不是你想让他那个啊?“

    枣花连连摇头,说道:“嫂子,你别说了,我才不会那样,他就是想那样,也得等到以后结婚了,跪下来求我才行。”

    小翠把枣花那只脚放到炕上,给她拉上被子。柱子在那边喊着小翠,小翠答应了一声,就要走。

    枣花拉住小翠的胳膊,说道:“嫂子,在陪我一会,我还有话跟你说呢。”

    小翠说道:“你哥叫我呢。”

    枣花说道:“别管他,让他再等等。嫂子,我有句话说给你,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啊,就是我哥你也不能说。”

    小翠又重新坐在炕边,说道:“你说吧,嫂子给你保密。”

    枣花想了一下,说道:“算了,还是不说了。”

    小翠不干了,她上去在她身上乱抓,说道:“那不行,你今天非告诉我不可,快说啊。”

    枣花笑着躲着,小翠几次差点都抓到了她的肉球,枣花说道:“好了好了,我给你说,你快别这样了。”

    枣花等小翠停下来,才说道:“你知道我的脚是咋样受伤的啊?是我故意踩到铁丝套里的。”

    小翠不解地问道:“你瓜啊?你咋能这样?”

    枣花眼睛闪着,露出些许羞涩,说道:“我就想让二狗背我,他每次见我都不肯主动,没办法啊,我看见了他放在兔子洞口的铁丝套,就踩上去了。”

    小翠有点感动,说道:“你都这样了,二狗在不喜欢你,他就真不如黑子了。”

    枣花兴奋地说道:“最后,他没办法了,只好背着我,爬在他的背上真舒服,他身上的气味都把我熏醉了。”

    小翠笑着说道:“最后呢?”

    枣花说道:“他背着我,等一会就要停下来歇一会,开始我以为他背不动我,最后才知道他原来是那回事啊。”

    小翠见她说到这又停下来,又问道:“快说啊,是那回事啊?”

    枣花自己先笑了起来,接着用手比划着,说道:“我看见他的裤子那起了这么大一个包。”

    小翠也笑了起来,两个人笑作一团。柱子又在隔壁喊着小翠,让她过去睡觉。

    枣花冲着隔壁大声喊着:“哥,你就别叫了,我嫂子今晚上和我睡。”

    小翠笑了一下说道:“枣花,到了明天咱们在谝,我要过去了。

    枣花挤眉弄眼地说道:“去吧,你俩要小心点,别惊动了我侄儿。”

    小翠笑着瞪了她一眼,说道:“别胡说,明见。”

    小翠带上门走了,枣花躺下,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又笑了一下,尽管脚动一下还疼,但是她心里是甜的。

    二狗回到了家里,刘茂根和贾彩兰坐在炕上,桃子也在自己的房子里。二狗掀开锅盖找吃的。桃子听见他回来了,从房间里出来,开始烧锅下面。

    刘茂根看见二狗两手空空回来,心里就有点不高兴,说道:“二狗,咋啦,今天又没撵到兔子?是兔子精了还是你懒了?”

    二狗说道:“今天我下了十几个套子,等明天就能捡到兔子。”

    刘茂根说道:“你做的那些套子管用不管用?”

    二狗说道:“到了明天就知道了。”

    贾彩兰说道:“二狗,撵兔子也不是个办法,这次等你哥回来,我跟他说,下一次走的时候把你也带上。”

    二狗说道:“我不去,我才看不上他挣的那点钱。”

    刘茂根说道:“这事我跟你妈商量过了,还是跟着你哥去建筑队稳当,只要见一天日头,就能挣到钱,比你撵兔子强多了。”

    二狗说道:“我说过了不去,谁想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刘茂根想发火,贾彩兰在被窝里用脚蹬了刘茂根一下,刘茂根就把那句话给憋回去了。

    桃子很快下好了面条,盛了一碗,二狗过去端了碗,调上酱油醋,蹲在一边吃饭。贾彩兰要了一碗面汤喝,桃子开始刷锅,然后等着二狗吃完,把两只碗也洗了。

    二狗用面汤泡了两块馍给黑子吃。刘茂根和贾彩兰说起,黑子现在一天比一个大人都吃得多,要给黑子另蒸一锅黑馍。

    二狗给黑子喂过吃的,就把黑子拴好,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了。桃子收拾好锅碗,提了一壶开水,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刘茂根拉灭了电灯,老两口也睡下了。

    二狗并没有急着上炕,他蹲在木板墙根,轻轻取下那个松木旋窝,眼睛紧贴着那个小洞,看着桃子房间里的情景。

    桃子给脸盆倒上开水,又对了一点凉水,然后就开始脱衣服,只剩下里面穿的内衣,下边穿着一个裤头,侧面对着木板墙这边,把裤头脱到脚脖子,对着脸盆蹲了下去,用手试了一下水温,就开始洗自己的下边。

    桃子是一个爱干净的人,她几乎每隔一天两天都要洗一下那里,她闻不得那里的异味,每次洗过之后,感到全身清爽,睡起来才舒服。

    二狗眼睛紧紧贴在那个小洞口,看着桃子洗,听着洗时发出的水声。这时候,二狗就像就喝醉了一样,晕晕的,呆呆的。

    桃子洗完了,站起来拉上裤头,把那盆水放到墙根下,然后就拉开被子钻了进去。二狗又看了一会,桃子平静地睡着,在没有多大的动作,他才上炕睡觉。

    二狗睡在炕上,一时半会睡不着,把桃子从头到脚想了一遍,到了桃子那边没有了光亮,他才安下心睡觉了。

    第二天桃花沟人吃早饭的时候,大狗回来了。李强骑着摩托把大狗送到了软桥的一边,大狗要他去家里坐坐,李强没去,说他还有事要急着赶回县城,等李强走后,大狗就向家里走去。

    大狗在路上遇到了娟利,娟利老远就对他笑着,到了跟前,说道:“大狗,你回来了?回来就好,桃子想你都想疯了。”

    大狗笑了一下说道:“回来了。”

    娟利问他:“你几时还走啊?”

    大狗急着想回家见桃子,不耐烦地说道:“过几天吧,看看家里还有啥活,干完了再走。”

    娟利笑着说道:“地里没啥活了,桃子那片地荒着,你可要好好拾掇拾掇。”

    大狗也笑:“看你说的,你那片地要是长草了,给我说一声。”

    娟利笑着打了他一下,说道:“大狗,你这次走的时候,把大强也叫上,让他跟你一起去县城。”

    大狗眯着眼睛说道:“大强走了一两个月你见不上,那你咋受得了?”

    娟利说道:“你桃子都能受了,我咋受不了?好了,我不耽搁你了,快回家跟桃子好好亲热去吧。”

    大狗走进院子,想着马上就能见到桃子,心里着急起来,到了屋里,一眼就看见了桃子,对她笑了一下,然后跟刘茂根和贾彩兰打了声招呼。

    大狗说道:“爸,妈,我回来了。”

    贾彩兰急忙过来说道:“大狗,还没吃饭吧?你想吃啥?妈给你做饭去。”

    大狗眼睛看着桃子,冲她挤了一下眼睛,然后对着贾彩兰说道:“妈,啥饭都行。”

    刘茂根坐在炕边,说道:“大狗,你这次在城里干的咋样?”

    大狗说道:“好着呢,我给李强的建筑队当工头,李强说了,等我下次去,就把我的工资涨到每天七块钱。”

    刘茂根乐呵呵地说道:“好啊,好啊,我就知道你有本事,大狗,那个工头是个多大的官啊?手底下管多少人啊?”

    大狗笑着:“爸,也不算啥官,就是他建筑队里的工人都归我管。”

    刘茂根更高兴了,说道:“这官就不小了,没想到我们家几代人都是农民,到了你这一辈还出了一个当官的。”

    贾彩兰到了案边开始准备做饭,桃子在一边给她帮忙。

    贾彩兰小声说道:“桃子,妈来做饭,你去和大狗说说话。”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妈,不了,两个人做饭快。”

    贾彩兰说道:“去吧,你和大狗一个多月没见上面了,跟他说说话去。”

    桃子不好再坚持,就到了大狗身边,看着他笑了一下。大狗给她示意让她去房间里等他,桃子很听话地进了房间,不一会,大狗也跟了进来,轻轻把门闭上。桃子看见了,过去又把门打开。

    大狗过来抱住桃子,两个人不敢大声说话,就那样抱了一会。大狗去亲桃子,嘴巴对着嘴巴,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

    桃子用眼睛示意房门,意思房门开着,大狗不理她这一套,继续亲着她,一双手从她的衣服下边伸进去,就去抓她的肉球。桃子轻声叫了一下,大狗急忙用嘴巴堵在她的嘴上。

    桃子嘴巴放在大狗的耳朵上,小声说道:“咱爸咱妈在外边呢,你这是干啥?到了晚上再说吧。”

    大狗也小声说道:“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想要。”

    桃子连连摇头,小声说道:“你别学这样,要不我就出去了。”

    大狗只好说道:“那好吧,你别出去,就让我抱着。”

    大狗紧紧抱着桃子,啃着她的嘴巴,他的下边在已经起来了,顶着桃子的肚子,桃子也挺着肚子,左右动着磨着他那东西。

    贾彩兰在外边叫了一声:“大狗,饭做好了,快出来吃饭吧。”

    大狗答应了一声,抱着桃子的一双胳膊没有松开。

    桃子急忙挣脱开他,说道:“好了,快出去吃饭吧。”

    大狗先出去了,桃子用木梳梳光头发,用皮筋扎好,整理了一下衣服,也到了外屋。

    刘茂根已经出门去了,贾彩兰做好了饭,盛到了碗里,调上酱油醋,把饭碗端到大狗面前。

    “你慢慢吃,我去找你生过嫂子问句话。”贾彩兰说完也走了。

    屋里只剩下大狗和桃子,大狗端着饭碗,看了桃子一眼,放下饭碗,就来抱桃子。

    桃子笑着躲开他,说道:“你干啥呀,快吃饭吧。”

    大狗着急地说道:“先办事,后吃饭,快点,别急我了。”

    桃子板着脸说道:“先吃饭,晚上办事。”

    大狗没办法,只好过去重新端起饭碗,对着桃子嘿嘿笑了几下,才开始吃饭,一边吃饭一边用眼睛瞅着桃子。

    桃子在一边看着他的样子,笑着说道:“你傻了啊?赶快吃饭。”

    大狗风卷残云很快吃完了饭,把嘴一抹,嘿嘿笑着过来找桃子,桃子没办法只好让他抱着。

    桃子说道:“不办这事真有这么难受啊?你是真得还是故意装出来的?”

    大狗急切地说道:“看你说的,看我这样子像是装出来的吗?桃子,我真得想你了。”

    大狗拦腰抱起桃子,就往房间里走,桃子两条腿故意蹬着,大狗抱了桃子到了房间,把她放在炕边上,她的两条腿吊在半空。大狗把桃子的衣服揭起来,露出她两个白花花的肉球,俯下头用嘴咬住了一个,另一个用手抓着。

    桃子起初还看着他,最后闭上了眼睛,任由他去折腾。大狗玩了上边一会,又转到了下边,扯掉她的裤子,用双膝挤开桃子的两条腿开始忙活起来。

    好久,大狗才放开桃子,自己也累得全身乏力,坐在一边呼呼喘气。

    桃子一双胳膊撑着坐起来,说道:“把你挣成这样了,你还像个急死鬼一样。”

    大狗笑着说道:“就是死在你身上,我也愿意。”

    桃子扯了一把卫生纸就去了外边的厕所,不一会就回来了,她重新梳理了一下头发。

    桃子说道:“你的问题也解决了,到村里走走,别让人家说你一回来就钻到屋子里。”

    大狗说道:“这事谁说啊?他们谁不弄这事?”

    桃子说道:“你回来了,我想回一趟娘家,明天咱们去镇上买点东西,去看看我爸我妈。”

    大狗说道:“行啊,桃子,到了晚上,咱们再好好耍耍,让我好好过过瘾。”

    桃子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还真把这事当饭吃啊?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到了晚上那里还有精神啊?”

    大狗笑着说道:“那你别管,这是我的事,保证行。”

    桃子说道:“我真得成了你的玩物了,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

    大狗过来抱住她,说道:“这算啥?你不知道,有的男人一晚上跟自己的老婆要上四五次,我跟他们比起来差多了。”

    桃子不相信地说道:“那他们一晚上都不睡觉了?我不相信。”

    大狗说道:“你不相信是吧?那我晚上先试试,看看到底能上几次。”

    桃子取下他的手,到了一边看着他说道:“你也就这点本事,还四五次,就两次你都累得跟一头猪一样。”

    这天,二狗早早带了黑子去了山沟里,他昨天放了十几个套子,去看看到底套到兔子没有。

    二狗一路查看,有的套子还在,有的已经不见了,二狗估计要不是兔子带着套子逃走了,就是有人赶在他前边收了兔子,他继续找着,还好在一个山沟里的两个洞口找到了两个被套住的兔子,两个兔子还活着,后腿差点都被勒断了。

    二狗取下那两个兔子,把套子重新放好,又到下一个地方查看,结果又找到了一个。二狗很高兴,心想这个办好很好用,以后就用这个办法,也省得自己和黑子满山驾岭去撵兔子了。

    二狗用藤条绑了兔子,用一根木棍挑着,就带着黑子回村了。到了村子里,几个人围上来看着他带回来的兔子,都露出一脸的馋相。

    瞎娃看着兔子说道:“二狗,今天不错啊,弄了三个,晚上我到你家去吃肉咋样?”

    二狗笑了一下说道:“我都没口福吃,还能轮到你吃啊?这兔子我爸要拿到镇上去卖的。”

    瞎娃说道:“你爸就爱钱,卖了多可惜啊,我要是有你这本事,弄来的兔子全吃了。”

    二狗不在跟他说,走进了村子里。他专门绕到了柱子家,柱子没在家,小翠和枣花在。

    小翠叫道:“枣花,二狗来了。”

    枣花坐在屋里的椅子上,一听这话高兴地跛着一条腿出来,笑着说道:“二狗哥,你来了?呀,还真套到兔子了。”

    二狗取下一只兔子放在地上,说道:“枣花,能逮到这三只兔子,也有你的功劳,我给你带来了一只,让你哥杀了,犒劳你。”

    枣花笑眯眯地望着二狗:“二狗哥,你心里还记着我啊?这次还算你有良心,坐一会再走吧?”

    二狗说道:“不了,我还要回去。”

    小翠说道:“二狗,我听说你哥回来了,你俩还没见上面吧?”

    二狗一听这话,心里动了一下,想着到了晚上就能看到好节目了,血一下子流的快了,说道:“哦,没有,我这就回去。枣花,我回去了。”

    二狗带了黑子挑着两只兔子急忙回家去了。

    二狗回到了家里,一家人都在,他看了一眼大狗,没跟他说话,就把兔子挂到了墙上。大狗本来笑着想跟他说话,可见他这样子,变得尴尬起来。二狗进屋的时候,桃子就注视着他,看到了他和大狗之间的微妙表情,心里不由一紧。

    刘茂根笑呵呵地过来,拿起兔子在手里称了称,笑着说道:“不错啊,这两只兔子真肥,要是拿去卖准能卖个好价钱。二狗,把这两只兔子杀了,咱们吃肉。”

    二狗略带不满地说:“爸,你不是爱钱吗?今天咋让吃兔子啊?”

    刘茂根没尝出来他话里的味道,仍笑着:“你哥不是回来了吗?杀了吃肉,也犒劳你哥一下。”

    到了第二天,李强就骑了摩托车来到了桃花沟,到了大狗家,大狗和桃子热情招呼李强。

    李强看到桃子,也惊奇桃子的漂亮,说道:“大狗,你老婆确实好看,比我那老婆强多了。”

    桃子听了这话低下头不说话,但心里非常高兴。

    大狗说道:“李强,昨天你送我回来,我让你到家里来坐,你不来,今天咋从县城赶来了?”

    李强摇摇头说道:“你不知道,我昨天跟人家签了承建合同,马上就要开工,工期很短,没办法,只好让你回建筑队了。”

    大狗说道:“咋这么紧的?我昨天才回来,要不,再过两天我赶过去。”

    李强说道:“大狗,别的人晚去两天都行,你不行,我有好多事都要跟你商量,那么多工人要你带,你不去工程就开不了,大狗,我也知道你两口子一个多月没见面,想让你们多待几天,可这实在没办法了。”

    大狗看着桃子,心里不高兴。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大狗,既然建筑队那边要你去,你就去吧。”

    大狗坐在那儿,半晌不说话。

    李强说道:“大狗,就算我欠你的情,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给你补上。”

    大狗无奈地说道:“李强,这是你的建筑队,要换上别人的,八抬大轿抬我我都不去。”

    李强说道:“大狗,这次工程大,你去把柱子和金锁也叫上,顺便看看村里的人,谁愿意去都可以去。”

    大狗说道:“好吧,我再去问问。”

    贾彩兰和桃子给李强做饭,刘茂根坐在那儿和李强说着话,桌上放着一老碗兔肉,刘茂根拿出半瓶白酒,和李强喝酒。

    大狗去了村子里,先去了金锁和柱子家,让他们赶快收拾东西,准备去县城,最后又去了大强家。

    大强泡了一壶茶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大狗来了,他急忙给大狗让座,让娟利拿了一个水杯出来。

    大强说道:“大狗,你不在家里陪着桃子,咋有闲时间出来窜门啊?”

    大狗说道:“我马上就要去县城了,上次娟利给我说过,让我走的时候叫上你,大强,你愿不愿意去?”

    大强笑着说道:“愿意,大狗,是让我去坐办公室啊还是让我干其他活?”

    大狗没好气地说道:“就你能写还是会算?还想坐办公室?我都没本事坐办公室。”

    大强蔫了下来,说道:“让我到工地干活啊?这活太苦了,把我还不累死。”

    大狗站起来说道:“我看你是舍不得你老婆,你不去算了,咱村里好多人都想去呢。”

    娟利急忙过来说道:“大狗,大强去,他经常跟我唠叨,要跟你去建筑队呢,我马上给他收拾东西。”

    大狗笑着说道:“那好,你一会到我家来,我在家等你。”

    大狗又去了瞎娃家,瞎娃也愿意去,半个村的男人都愿意去建筑队,不一会就联系了七八个人。

    大狗回到家里,贾彩兰和桃子把饭也做好了,招呼李强吃饭。

    大狗高兴地说道:“李强,我在村里走了一圈,就找了七八个人,他们都愿意去。”

    李强也很高兴,说道:“好啊,这下咱们建筑队就壮大了。”

    大狗说道:“等吃过饭,你骑着摩托车先走,我随后和村里这些人一起坐车去,保证天黑赶到县城。”

    李强说道:“这样最好。”

    等李强吃过饭,大狗把李强送过软索桥,看着他骑上摩托车离开。大狗回到家里,刘茂根和贾彩兰不在家,桃子正在刷锅。

    大狗问了一句:“咱爸咱妈呢?”

    桃子说道:“出屋去了。”

    大狗说道:“这个李强,像个催命鬼,我昨天刚回来,他就让我今天就去。”

    桃子说道:“我也不想让你走,可有啥办法?等你以后有了自己的建筑队,当了建筑队的头,你想在家待几天就待几天。”

    大狗心里一动,说道:“我自己的建筑队?桃子,你这一句话点醒了我,我以后也要成立一个建筑队,我当老板。”

    桃子笑了起来,说道:“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就认真了?你有这本事吗?”

    大狗说道:“事都是人干的,他李强能行,我为啥不行?这次我去,就要多留心,要给自己建立关系网,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建筑队。”

    桃子过来说道:“大狗,你真得想成立自己的建筑队?”

    大狗连连点头:“当然了,你想我现在一个月才能挣多钱?就是李强给我升了工资,我一个月才能挣二百块钱,他李强是老板,一个工程下来要挣好几万,十几万,我一定要当老板。”

    桃子也兴奋地:“那好啊,你要是有了建筑队,当了老板,咱们也会有好多钱的。”

    大狗抱住桃子,说道:“以后我有了钱,就给你在县城里买房子,让你住到县城去,当县城的人。”

    桃子笑着说道:“那当然好了,不过成立建筑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等到那一天在说吧。”

    大狗亲了她一下说道:“桃子,我马上就要走了,你在打赏我一下吧?”

    桃子想挣开他的搂抱,没有挣开,说道:“你昨晚还没吃够啊?”

    大狗说道:“这事那有个尽头?昨晚上吃够了,今天还想吃。趁现在家里没人,你就让我在吃一次。”

    桃子心里不大情愿,说道:“这大白天的,算了吧?”

    大狗还在软磨硬泡着:“我这一走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你就答应我吧,啊?”

    桃子没办法,说道:“只要你身体能撑住,你要我就给你。”

    大狗和桃子进了自己的房间,桃子躺在床上,把腿吊在半空,自己掀起上衣,脱掉裤子……

    两人正干得起劲,大强背着行李走进了院子,大声喊着:“大狗,大狗!”

    大狗听见喊声,急忙从桃子身上下来,提上裤子,桃子也匆忙穿好衣服。等两人狼狈整理好衣服,大强已经进了屋。

    大狗先出去,说道:“你挺准时的啊?娟利给你吃了吗?”

    大强坐下,说道:“吃了,娟利给我擀的面片子,吃了两大碗。”

    大狗笑了一下:“吃饱了就好,你等一下,等咱村里其他的人都到齐了,咱们一起走。”

    桃子从房间里出来,笑了一下说道:“大强,你来了。”

    大强看着桃子笑嘻嘻地说道:“大狗,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媳妇,我哪儿都不去,一天就在屋里守着她。”

    大狗说道:“媳妇能当饭吃啊?大男人一天要干事业,咋能整天拴在女人的裤腰带上?”

    大强说道:“我就担心,这次去几个月回不来,那我还不难受死了?其他的都好办,就是见不上老婆受不了。”

    桃子笑着:“你离不开娟利,我看你还是别去了。”

    大强说道:“我要是不去,娟利还不跟我闹活?”

    几人正说着,村里其他人到了大狗家门口,说着话。

    大狗听见了,说道:“其他人都到了,咱们也该走了。”

    大狗大强和桃子出了院门,村里的那几个人背着铺盖卷站在大门口。

    大狗说道:“你们都准备好了?”

    几个人都说好了。

    大狗说道:“你们谁还想跟老婆亲热,赶快回去,我在这等一下。”

    几个人就笑。

    一个人说道:“大狗,这事不用你叮咛,该办的事都办了。”

    大狗笑着:“这就好,省的你们去了一个个不安心,柱子,你带着大家先走。”

    柱子招呼了一声,带着村里人走了。

    大狗看着桃子,依依不舍的神情,说道:“桃子,你等着我,等我不忙的时候,我就回来。”

    桃子点头:“我等你。”

    大狗说道:“等过年的时候,我一定回来。”

    大狗过来抱了一下桃子,然后甩开大步下了那一溜石阶。

    桃子一直望着他的身影,举起手摇动着,说道:“大狗,城里的女人再好,咱也不稀罕,我在家等着你回来。”

    大狗回过头摇了摇手,然后大步向前边的人赶去。

    桃子站在那儿,等看不见大狗了,才收回目光,转身回到了屋里。她进了自己的房间,半躺到床上。她心里埋怨起大强来,要不是他来,刚才和大狗就把那事办了,到现在不疼不痒的,留下一个把把。

    刘茂根和贾彩兰回来,两人坐在外边。

    贾彩兰说道:“本来想让二狗去,可他今天一大早就跑出去了,唉,他留在家里我总感觉不放心。”

    刘茂根说道:“这个犟怂,就是让他去他也不去,不管他,看他能成个啥精。”

    桃子出了房门,说道:“爸,妈,你们回来了。”

    贾彩兰看见桃子的脸色不太好,说道:“桃子,大狗是给咱家挣钱去了,他能出去,就说明他有本事,你心里要想开。”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妈,我没啥。”

    贾彩兰说道:“没啥就好,咱这离县城也不远,他想回来就回来,他不回来,妈带你去找他。”

    桃子说道:“妈,大狗他在外边干大事,我不拖他的后腿。”

    贾彩兰高兴地说道:“这就好,我娃真是个明白娃,大狗有出息了,你以后也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桃子说道:“啥好日子不好日子的,只要都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桃子想了一下说道:“爸,妈,我想回娘家一趟,昨天和大狗说好了,准备跟他一起去,谁知道他有事走了,我想回家看看我爸我妈。”

    贾彩兰说道:“去吧,现在家里地里也没活,到你妈那住两天。桃子,你准备啥时候去?”

    桃子说道:“到了明天吧,明天一大早我就走。”

    刘茂根说道:“二狗今天要是能逮到兔子,给你爸你妈也带两个。”

    到了下午的时候,二狗回来了,手里拎着两只兔子,他在屋里没有看到大狗,问贾彩兰,才知道大狗和村里好几个男人都去县城的建筑队了。

    刘茂根提着那两个兔子,说道:“这两个挺肥的,二狗,这两个兔子别卖了,让桃子给她爸她妈拿去。”

    二狗答应了一声,给桃子她家,他没一点意见。

    桃子从房间里出来,看见二狗,对他笑了一下,说道:“二狗,我去给你弄吃的。”

    桃子坐到锅灶下烧火,二狗拿了一块馍去喂黑子。把馍掐成碎块,扔到半空,让黑子跳起来去吞。

    饭做好了,桃子把饭端到二狗跟前,说道:“都调好了,你吃吧。”

    二狗接过碗,挑了几下,发现碗里有一个炒鸡蛋,又用面条把鸡蛋盖住,看了一眼桃子,正好桃子也在看他,他急忙低下头吃起饭来。

    刘茂根在院子里编一只竹笼,那些竹篾条在他手里翻舞着,贾彩兰端了一杯水给他,冲着屋里努努嘴。

    刘茂根瞪了她一眼,小声说道:“一天别没事找事。”

    贾彩兰小声说道:“我要出去窜门,你就在家里别走了。”

    刘茂根说道:“我知道了,回来早点。”

    屋里只剩下桃子和大狗,桃子守在那里准备刷锅,二狗吃完了饭,把碗放在锅灶台上。

    二狗想了一下说道:“你准备几时走?”

    桃子把碗放进锅里,开始刷锅洗碗,说道:“明天一大早。”

    二狗说道:“我明天送你。”

    二狗说完就转身走了,桃子看了他一下,也没说啥,继续刷锅。

    贾彩兰从栓娃婶家出来,看见了枣花妈,笑着等在那里,等她到了跟前,说道:“这几天忙啥呢,也不见你到我家窜个门?”

    枣花妈也笑吟吟地说道:“一天忙啊,小翠快生了,柱子又不在,我一天得经管着。”

    贾彩兰说道:“看你齐整地,马上就要当婆了,小翠坐哪个月的?”

    枣花妈说道:“我问过小翠,她掐算过日子,坐腊月的。”

    贾彩兰说道:“坐腊月的好,腊月生出来的娃都有福。”

    枣花妈笑着说道:“生在咱农村,一辈子就是一个农民,那来的福啊?要是生在城里有钱人家,那才叫有福呢。唉,你家桃子咋样了?”

    贾彩兰板起脸说道:“还没见动静,这过去几个月了,还是那样子,我真有点担心,害怕她不生。”

    枣花妈说道:“看你说的,女人家咋不会生娃?你心也别太着急了,到时候自然就会生的。”

    贾彩兰说道:“我咋能不着急?等她开怀了我才能放心。这几天我没见上枣花,心里还怪想她的,让她有时间到我家来。”

    枣花妈说道:“枣花羞脸大,我就是让她去你家她也不肯去。生过说过,说给枣花和二狗订婚,不知道你和茂根把日子挑下了没有?”

    贾彩兰叹口气说道:“订婚就要摆酒席,咱们也不能太寒酸了。我家才给大狗结婚,借下的债还没还完,等家里稍微宽裕点,就给两个娃订婚。”

    枣花妈说道:“说的也是啊,那我就不着急了。”

    这个晚上,二狗早早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等着桃子那边的动静。等那个小洞透出光亮,二狗知道桃子进房间了,他蹲在墙根下,轻轻取下那个松木漩涡,眼睛贴着小洞向那边张望。

    桃子今晚上并没有像二狗所期待的那样,而是早早上了炕,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里。昨晚上大狗和她没少弄那事,差点把她折腾的筋骨都散了,今天一整天都缓不过劲来,就想早早睡觉。

    二狗看了一下没看到好看的,就把那个松木漩涡有放回到原处,自己也上了炕睡觉。

    外屋的刘茂根和贾彩兰睡在炕上,还在唠叨着。

    贾彩兰说道:“他爸,我今天见到枣花她妈了,她问啥时候给二狗和枣花订婚。”

    刘茂根说道:“那你是咋样说的?”

    贾彩兰说道:“我还能咋样说?我说现在咱们家里紧张,等有钱了在给两个娃订婚,枣花她妈听了这话也高兴。”

    刘茂根说道:“这个二狗,真不是东西,他要是把这事给搅黄了,他一辈子都别想娶媳妇了。”

    贾彩兰压低声音说道:“他爸,我看二狗的心还在桃子那害着呢,现在大狗不在家,他万一和桃子弄出啥丢人的事可咋办啊?”

    刘茂根大声说道:“他敢,他要是弄出这事,看我不把他的皮剥下来挣鼓。”

    贾彩兰急忙说道:“看你这高喉咙大嗓的,就不会说悄悄话啊?”

    两个人不再说了。最后刘茂根这句话,桃子和二狗都听见了,他们都不知道刘茂根为啥是发火,猜测着他说这话都跟自己有关。

    到了第二天,桃子早早起来,收拾好东西,用一个袋子装了那两只兔子,临出门的时候,她还看了一眼二狗的房门,房门紧闭,她不知道二狗在里面睡觉还是出去了,想起他昨天说过要送自己的话,轻轻摇摇头就出门了。

    桃子出了村,走上了通往柳家坪的小路。她四下看了一下,四周空寂没有人影,想起上次她从娘家回来,在这条小路遇到的那个蒙着脸的男人,不由心里一阵害怕,还好,现在田地里都是麦苗,藏不住人。

    桃子向前走了一会,看见了黑子远远迎了过来,桃子惊喜地叫了一声:“黑子!”随后又四下看着,黑子在这,二狗一定也会在这。

    二狗从一棵树后闪了出来,等在那里。

    桃子看见了二狗,低下头想了一下,就向他身边走了过去,桃子轻声说道:“我还以为你说话不算数呢。”

    二狗看了她一眼急忙把目光转到一边:“我说过的话从来算数。”

    桃子说道:“你几时到这来的?”

    二狗说道:“不等天明我就过来了。”

    二狗接过桃子手里的东西,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前走去。

    桃子说道:“你傻啊,这么冷的天,你来这么早干啥?”

    二狗说道:“我来送你,这一路太荒凉了,万一要是有个坏人,那你咋办?”

    桃子说道:“我有件事想给你说,算了,还是不说了吧。”

    二狗笑了一下说道:“你有啥话给我哥说吧。”

    桃子看了他一眼说道:“看你说的,给你哥说就不能给你说了?那好,我就告诉你,上一次我从柳家坪回来,就在这遇到一个坏人。”

    二狗担心地问道:“坏人?是咋样的一个坏人?他没欺负你吧?”

    桃子摇头:“他用黑布蒙着头,要不是黑子,我还不知道会咋样呢,想起来都害怕。”

    二狗气愤地说道:“我要是遇到他,非把他那东西给拧下来不可。”

    桃子说道:“算了吧,我以后会小心的。二狗,这事我给你哥都没说过,你以后也别给他说。”

    二狗说道:“我知道。”

    桃子低着头,想着啥事,停下来看着二狗说道:“二狗,我求你一件事行不?”

    二狗心里一阵激动,呆呆看着她,喉咙动了一下,期待地说道:“啥事,你说吧。”

    桃子说道:“你要先答应我我才说。”

    二狗说道:“你放心,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答应。快说啥事?”

    桃子又向前走着,说道:“枣花是个好女娃,两家的大人都同意了,她也一心想跟你,你就同意了吧?啊?”

    二狗绷紧的神经又松弛下来,说道:“除了这件事,啥事我都依你。”

    桃子说道:“你不同意这件事,咱爸咱妈不高兴,枣花不高兴,我心里也不高兴。”

    二狗说道:“我这辈子不打算娶媳妇了,就一个人过一辈子。”

    桃子有点着急,说道:“那是为啥啊?二狗,你这样做是不是因为我?要是因为我,我的罪就大了。”

    二狗说道:“嫂子,咱们不说这事行吗?”

    桃子一听这话,愣了一下,意识到她现在是二狗的嫂子了,说道:“我现在是你的嫂子了,你还知道我是你嫂子啊?咱们之间这辈子都不会有结果了,你该为你好好想想了。”

    二狗苦笑了一下:“我知道咱们不会有结果,我不强求你,我就是这命,只要你过得好就行。”

    两人说着话,尽管走得很慢,三里多的路很快就走完了,马上就要到柳家坪了,桃子停下来说道:“二狗,你就送到这吧”

    二狗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桃子,说道:“你啥时候回家?等回去的时候我在来接你。”

    桃子说道:“我这次回娘家,想多住几天,不用你来接我了。”

    二狗不放心地说道:“那不行,我一定要来接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