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乡村猎艳 > 乡村猎艳最新章节 > 第9章 第一次都害怕

乡村猎艳 第9章 第一次都害怕


    第9章 第一次都害怕 乡村猎艳 青豆

    桃子想了一下说道:“那好吧,两天后我就回去,到时候你到路边来等我。你现在回去吧。”

    二狗看了桃子一眼,叫上黑子,带着黑子顺着原路返回了。桃子感觉心里沉沉的,闷闷的,说不出是因为啥,等二狗走后,她也转身向自己的家里走去。

    二狗回到家里,同往常一样,先在家里搜寻着桃子的身影,没有看到,才想起来桃子回娘家去了,立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平时他在家里看到桃子,就感觉到充实,现在桃子走了,好像把他的心也带走了。

    二狗在家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刘茂根让他给他帮忙用刀子劈篾条,二狗心不在焉,刀子差点劈在手背上,让刘茂根骂了一顿。

    二狗也没顶嘴,给他劈好了篾条,平常他舍不得打黑子,这次竟嫌黑子挡他的道,踢了黑子一脚,黑子叫了两声,委屈地蹲在一边。

    到了这天晚上,二狗睡在自己的炕上,他看不到往常看到的那束光线,变得失魂落魄起来,屋里一片漆黑,自己也好像跌入了黑暗的深渊里了。

    桃子回到了娘家,李有财和朱改霞非常高兴,尤其是李有财看到桃子带来的那两只兔子,就提说把这两只兔子拿到集市上卖还能卖点钱,朱改霞就不高兴,说他钻进了钱眼。

    桃子笑着说道:“爸,这是我阿公专门让我拿来让你和我妈吃的,你要是拿去卖了,让我阿公知道,看他咋样说你。”

    李有财说道:“那就算了,咱们吃了它。”李有财说完就拿了兔子去外边杀兔。

    朱改霞问道:“这兔子是咋样逮住的?”

    桃子说道:“是二狗逮住的,他的办法可多了,用狗能撵到兔子,用铁丝套子也能套住兔子。”

    朱改霞听她说到二狗,问到:“你在家里,和那个二狗相处的咋样?”

    桃子说道:“就那样,开始还觉得难为情,时间长了就好办了。”

    朱改霞哦了一声,说道:“这就好,妈啥都不操心,就操心你和二狗处不到一起。我听说大狗去县城了,在县城里咋样啊?”

    说到大狗,桃子就露出笑来,说道:“妈,好着呢,那个建筑队是他同学的,他同学让他当工头,给他把工资也长了。”

    朱改霞笑着说道:“这就好,桃子,我和你爸当初让你嫁给大狗没错吧?你也不想想,谁家父母不想让自己的娃过好日子的?”

    桃子笑了一下:“妈,我知道你们不会害我,事情都过去了,咱们不说这个了。”

    朱改霞说道:“我是你妈,有些话还得给你交代,现在大狗不在,你不能给二狗好脸色,把你当嫂子的架子拿起来。”

    桃子说道:“妈,这个我知道,别人不相信你女儿,你也不相信了吗?”

    朱改霞笑着说道:“我相信,我要的女子我还能不了解?妈就是给你提个醒。”

    桃子说道:“妈,家里还有啥脏衣服,趁我回来给你洗洗。”

    朱改霞说道:“不用你洗,你回来就陪着妈说话。”

    李有财杀好了兔子,提了两个兔子回来,说道:“这兔子皮软和着呢,等晾干了找个熟皮子的熟了,能做一个兔皮帽子。”

    这一晚,桃子一家人吃了兔肉,又唠了一会,桃子就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她躺在炕上,想起了大狗在她家做家具时的情景,不由笑了。

    到了第二天,桃子吃过饭后,就去了村里找最要好的伙伴白女,两个人一见高兴地就抱了一下。

    白女说道:“桃子,你结婚了就把我忘了,老不回来,是你男人不让你回来吧?”

    桃子笑着说道:“啥男人不男人的,看你说的多难听,白女,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专门来找你的。”

    白女打量着她,上下看着说道:“不一样了,就是不一样了。”

    桃子看了看自己,不解地说道:“啥不一样了?我还不是跟以前一样?”

    白女摇头:“以前是一个姑娘,现在变成婆娘了。”

    桃子听了这话不乐意了,上前挠着白女,说道:“我让你胡说,我让你胡说。”

    白女笑作一团,连忙讨饶说道:“好了我不说了,你快停手吧。”

    两个人坐到炕上,白女拆一件毛衣,桃子给她缠毛线球,一只手快速摇动着。

    桃子说道:“白女,你女婿在哪儿啊?说说看。”

    白女摇头:“我没你长得好看,谁肯要我啊?我到现在还没女婿呢。”

    桃子说道:“我不相信,是不是你眼头太高了?你给我说,你想要一个啥样的女婿,我给你在桃花沟找,以后咱们也能常见面了。”

    白女笑了一下说道:“就像大狗那样的,知道心疼女人,还能挣来钱。我要大狗,你舍得吗?”

    桃子也笑着说道:“只要你能看上他,我没意见。”

    两个人拆完了毛衣,挤着坐在一起。白女说道:“桃子,我一想着以后要嫁人,心里就害怕,你给我说说,嫁人到底是咋回事啊?”

    桃子说道:“你真得想听?”

    白女点头说道:“咱们关系最后,你就给我说说吗,到底是咋回事啊?”

    桃子想说,又忍住了,说道:“算了吧,这事我说不出口。”

    白女搂着她的脖子求着她:“桃子,求你了,你就给我说说吧。”

    桃子想了一下说道:“你不嫌害臊,我就说了,女人嫁人其实就是和男人睡觉,开始时候,我也害怕,不想让他动我,但是没办法啊,现在给人家当媳妇,不让人家动咋行?”

    白女睁大眼睛听着,见她停下来,急忙催促:“快说啊。”

    桃子说道:“最后只好答应他了,第一次我心里也害怕,不知道会出现啥事,眼睛闭着让他去折腾,第一次难受一点,到最后也就那样了。”

    白女说道:“哦,是这样啊?”

    桃子看着白女说道:“你是不是也想那样了?要是想,赶快找个男人嫁了。”

    白女摇头:“要找一个合适的男人不容易,我倒是见过几次面,看那些男人就不顺眼,唉,真羡慕你啊。”

    桃子笑了一下:“你羡慕我?我还羡慕你呢,到现在还是姑娘,没人管多好啊,想到哪儿到哪儿,也没人说。”

    两人说着笑着,时间过得很快。桃子下了炕准备离开,白女把她送到门外。

    白女说道:“桃子,到晚上我去跟你睡。”

    桃子说道:“好啊,咱们到晚上在好好谝。”

    桃子回到家里,朱改霞已经做好了饭,桃子简单吃了一点,在娘家也不用她刷锅洗碗,有朱改霞去做这一切。

    桃子还要出门,朱改霞叫住她:“桃子,天快黑了,别出去了。”

    桃子应了一声,说道:“我就在前门口。”

    桃子出了门,几个人看见她都围过来,跟她拉着话,问她在桃花沟的事,问她公公婆婆对她好不好,几个人扯了一阵,天色晚了,大家各回各屋,这时候,白女来了,桃子和她一起进了屋里。

    白女和李有财朱改霞打过招呼,就和桃子进了她的房间。白女关上房门,桃子拉了一床被子,两个人坐进了被窝。被窝里有点冷,两个人紧紧挤在一起,不一会被窝就暖热了。

    白女说道:“桃子,我听说大狗还有一个兄弟,叫二狗是吧?”

    桃子听她说起二狗,心里不由慌乱起来,说道:“是叫二狗,咋啦?”

    白女看着她笑了一下说道:“我可听说了,你以前寻思寻活要跟二狗,这下好了,看两个男人你咋对付。”

    桃子假装生气说道:“你别胡说,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白女说道:“那个二狗,你能不能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啊?”

    桃子松了一口气,说道:“这个啊?介绍你们认识没问题,可是我不敢保证你们的事能成。”

    白女搂着她的脖子说道:“咱们是好姐妹,你给我说说好话,行不行啊?”

    桃子说道:“正因为咱们是好姐妹,我才给你说实话,你们真的不行,在我们村里,还有一个女娃叫枣花,喜欢二狗,两家的大人都同意了,就等着挑日子订婚呢。”

    白女有点遗憾,说道:“那就算了。”

    桃子说道:“白女,你要是想到桃花沟去,那儿还有没娶媳妇的,我帮你留意着。”

    白女摇头,有点伤感,说道:“先谢谢你了,我这事不用你费心了。”

    桃子看见白女不高兴了,抱了她一下,笑着说道:“白女,我今晚上就当一回你的男人,你要不要?”

    白女被逗笑了,说道:“要啊,我倒要看看你咋样当男人。”

    桃子抱着她,笑着说:“我就这样当你男人。”

    两个人脱了衣服睡觉,都穿着薄薄的衬衣,只有一床被子,桃子提议两个人头放在两边睡觉,两个人睡下,刚睡了一会,白女就过来,和她睡在一头。

    桃子给她让了一点地方,说道:“白女,你咋过来了?”

    白女说道:“我还想跟你说话,跟你睡在一头说话方便。”

    桃子平躺着,白女侧睡着,两人头挨着头,白女的一只手臂搭在一套子的腰上,桃子感觉不习惯,把她的手臂取下来。

    白女笑着:“桃子,你和大狗晚上睡觉,他搂你吧?”

    桃子不好意思地笑着:“搂啊,不过我也搂他,这样睡着才踏实。”

    白女声音怪怪地说道:“刚才,你还要当我男人,你就让我搂你一下。”

    桃子没说话,白女的手就搭在了她的腰上,几个手指向上动着,就像虫子一样在桃子的身上爬,一下子痒到了桃子的心里。桃子竭力忍受着,但还是渴望着那种感觉。

    白女的手向上移,试探着移到了桃子的一只肉球上,白女的手捂在那里,轻轻揉了一下,眼睛看着桃子的反应。桃子闭上眼睛,脸上出现了红晕,出气也变粗了。

    白女看着她红殷殷的嘴唇,舔了一下嘴唇,低下头就想亲桃子,白女的嘴唇刚挨着桃子的嘴唇,桃子就激灵打了一个冷战,一下在把白女推开,不认识地看着她。

    桃子惊愕地看着白女:“白女,你这是干啥?”

    白女不好意思地说道:“咋啦,桃子,你干嘛这么大反应啊?咱们不是好姐妹吗?”

    桃子坐起来,不满地说道:“好姐妹也不能这样,我不习惯。”

    白女陪着笑,说道:“好了,别生气了嘛,你不喜欢我就不亲你了,睡觉吧。”

    桃子说道:“你保证睡觉老实一点。”

    白女笑着说道:“看把你紧张的,咱们都是女人,我能把你咋样啊?好了,我保证我睡觉老实,快睡吧。”

    桃子一双手捂在自己的前胸上,慢慢溜进被窝,对白女一直保持着戒心。白女这下老实多了,身体都和桃子保持着距离。

    桃子一直不敢睡,她尽管很困乏,眼皮直打架,但是她一直强逼迫着自己睁开眼睛,等白女睡着以后,她才放心睡了。

    到了天明,桃子一觉醒来,白女躺在自己身边睡得正香,她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前胸上,她轻轻取下白女的手,穿上衣服起来,对着白女轻轻摇头。

    39二狗的期待

    因为桃子回了娘家,二狗在惶恐失落中度过了一天,到了桃子和二狗约定回来的这一天,二狗的心情才有所好转,他早早离开了家,带着黑子出村。

    在村里,二狗遇到了娟利,娟利的男人大强这次也跟着大狗去了城里,家里就剩下了她和一个三岁的娃娃。

    娟利抱着娃娃,挡住了二狗,让他去她家里帮忙挪一个柜子。二狗跟着娟利到了她家,那个柜子靠在墙的这边,娟利嫌它碍事,要搬进里边的一个房间里去。

    二狗到了柜子前边,蹲下身子抓住柜脚试了试,这个柜子是杂木做成的,有点分量,二狗说道:“娟利,这个柜子挺沉的,我一个人搬不动。要不,你出去在找一个人。”

    娟利说道:“现在村里的男人都走了,要找个人还真不好办,我给你搭个手。”

    娟利放下娃娃,给二狗帮忙,两个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搬动了柜子,二狗连推带扛,把柜子搬进了房间内,自己也弄的灰头灰脸。

    娟利端了一盆水让二狗洗了手和脸,用一个刷子刷掉二狗身上的灰尘,这时娃娃大哭大叫起来,娟利急忙抱起娃娃,掀起衣服,露出白花花的奶子,把奶头塞进娃娃的嘴里。

    二狗用毛巾擦着脸,无意中看了娟利那儿一眼,那片白的炫目的肉球露出青绿色的血管,在娃娃的吸吮下微微动着。娟利也发现了二狗在看自己,没有回避,只是笑了一下。

    二狗收回目光,说道:“还有啥事么?没有了我就走了。”

    娟利笑了一下说道:“没有了,二狗,谢谢你啊。”

    二狗和黑子出了娟利家的门,径直向村外走去,踏上了通往柳家坪的那条小道。

    路上没有行人,二狗带着黑子到了柳家坪的村口那儿,才停了下来,躲在一个山卯下等待。开始在路上的时候,二狗还不觉得寒冷,现在停下来,刚才出汗的地方冰得难受,他不得不原地活动着。

    二狗一直等在那里,眼看着太阳从东边升到了头顶,又偏到了西边,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叫了起来,黑子也变得不安分起来,吱吱叫着催他回去。

    二狗从山卯伸出头打量着前边的小路,还是没有出现桃子的身影,他眼巴巴地望着小路的那一头,真应了望眼欲穿那句成语。

    又等了一会,太阳已经落入了西边的山中,二狗没有看见桃子,心想桃子是不是今天不打算回去了,就想回去了,但是另一个念头一再告诫自己再等一下。

    正当他烦躁不安的时候,桃子出现在小路那边,他脸上露出了微笑,心里的阴霾也一扫而光,眼睛一直望着桃子好看的身影,看着她摇摆着身体向他这边走了过来。

    黑子先迎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靠着桃子,挤着她,桃子过来了,冲着二狗笑了一下。

    二狗说道:“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回去了。”

    桃子拿出一个大煎饼,递给他:“饿了吧?快吃吧。”

    二狗接过煎饼,笑了一下狼吞虎咽起来,桃子笑着:“慢慢吃,没人跟你抢。”

    黑子抬起头看着桃子,桃子说道:“我忘了给你带吃的了,委屈你了,等回家你在吃吧。”

    桃子二狗和黑子走上了那条小路。

    桃子说道:“这么长的路,你在半路上等着就行,咋到村口来了?”

    二狗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走着走着就到这来了。”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还好,没有人看见,要是让村里的人看见,他们不知道该说啥了。”

    二狗说道:“你们村的人看见了我也不怕,他们没人认得我。”

    桃子说道:“是没人认得你,但是他们知道你的大名呢。我们村有一个女娃叫白女,她就知道你,还让我介绍你们认识。”

    桃子说的时候歪着头看着二狗的反应。二狗笑了一下说道:“她认识我干啥?”

    桃子说道:“她想跟你啊,可我给她说了,咱们村的枣花马上就要跟你订婚了,她才安宁下来。”

    二狗有点心烦意乱,说道:“我和枣花不可能,你们都把我和她往一起扯,我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和枣花订婚的。”

    桃子略带责备地说道:“二狗,你给我说,你如果执意要这么做,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二狗说道:“你们都让我跟枣花订婚,可你们想过我的感受没有?我和她就是订婚结婚了,我们也不会幸福。何必要这样害人害己?”

    桃子听了一下说道:“要是我那天没有到桃园来,要是咱们根本没见过面,要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我,你会不会娶枣花?你说啊?”

    二狗沉默了,他回答不上来。

    桃子说道:“二狗,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啥,可咱们现在不可能了,我现在是你的嫂子,是大狗的媳妇,你不要钻牛角尖好不好?”

    二狗叹口气说道:“这个我被你还清楚,我们是不可能,但我和枣花也不可能,我的事情你们都不要管了好不好?”

    桃子也有点生气,说道:“我不管你,你这样子我懒的管你。你走,我不要你接我,我一个人认得路。好,你不走我先走,你不要跟着我。”

    桃子甩开步子向前走去,二狗在原地呆了一下,黑子看看桃子,又看看二狗,不知道他们刚才好好的,为啥一下子就闹开了,二狗看着桃子走远,然后跟了上去。

    桃子进了村,二癞子站在那里,看见桃子急忙过来,嬉皮笑脸地说道:“桃子,干啥去了啊?咋不叫上我?”

    桃子看见他心里就发虚,躲开他说道:“我回娘家。”

    二癞子跟着桃子,瞅着她的身体,咂吧着嘴说道:“桃子,大狗不在,没人给你暖被窝,一个人晚上睡着多没意思啊。你一个人,我也一个人,咱们临时凑合一下行不行啊?”

    桃子看见了跟在旁边的花子,没好气地说道:“你跟花子凑合吧,别跟着我,烦你。”

    二癞子根本不理睬桃子已经讨厌他了,继续跟着她说道:“桃子,大狗走了几天了?你那水道该眯住了吧?要不要我给你捅捅啊?你放心,其他的活我干不了,干这活我是把式。”

    桃子有点着急,说道:“你再不滚开,我就喊人了。”

    二癞子笑了一下说道:“桃子,我二癞子怕过谁了?你喊谁啊?村里的男人都让你男人勾引去了城里,村里就剩下一大堆婆娘,他们来了能把我咋?”

    这时候黑子跑了过来,花子见了就吓得吱吱乱叫,二癞子看见黑子,知道二狗就在不远处,笑着说道:“桃子,别见怪,我这人就喜欢助人为乐,你以后需要我帮忙了叫一声,我是随叫随到。”

    二癞子说完这话急忙闪走了。桃子刚才慌得一颗心噗通直跳,等二癞子一走,才放下心来,叫了一声黑子,和黑子向家里走去。

    枣花这两天一直呆在家里,脚腕上的疼痛慢慢减轻了,试了一下脚也敢踩地了,就拄着一根木棍到了院子,最后出了院门到了村子里。

    枣花拄着木棍一瘸一跛到了二狗家,想看看二狗,贾彩兰见了高兴地拉着她的手,问这问那,问她的脚怎么了,枣花没说是二狗的铁丝套弄得,就说是自己不小心崴了脚。

    枣花看着屋里,问贾彩兰:“婶,我桃花嫂子呢?”

    贾彩兰笑着说道:“她回娘家去了,你找她啊?她说不定一会就回来了,你来了就不要走了,婶一会做好吃的给你吃。”

    枣花想了一下说道:“那二狗呢?”

    贾彩兰说道:“他啊,一天就不沾屋,一大早就不见人了,枣花,走,婶给你做饭去。”

    枣花有点失望,说道:“婶,那我就不坐了,我回去了。”

    贾彩兰拉着她的手说道:“枣花,你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好好陪陪婶,走,跟婶到屋里去。”

    枣花说道:“婶,等桃花嫂子回来了我在来吧,我走了。”

    枣花拄着木棍到了门口,贾彩兰一直送出门外,等枣花下石阶的时候,一再叮嘱她小心一点。

    贾彩兰摇摇头:“多好的女娃啊,可二狗不知道犯啥混,就是不想要她。唉,啥时候能让我顺心啊。”

    桃子回来了,黑子跟在她身后,贾彩兰看见黑子和桃子一起回来,心里打鼓,问道:“桃子,你在哪儿遇到的黑子?”

    桃子有点慌乱,急忙说道:“我回来在村里看见它的,就把它带回来了。”

    贾彩兰这下放心了,说道:“桃子,你爸你妈身体好着没?”

    桃子在锅里取了一块馍,分成碎块扔给黑子,对着贾彩兰说道:“我爸我妈身体都好着呢。”

    贾彩兰说道:“你还没吃饭吧?妈给你做点饭,你喜欢吃啥饭?”

    桃子一边逗着黑子一边说道:“妈,我吃过了,你做点饭给二狗,他没吃。”

    桃子说完这话就感觉说的不好,二狗吃没吃饭她咋会知道啊,这不是明摆着给贾彩兰说他见过二狗吗?她偷偷打量了一下贾彩兰,发现贾彩兰还是那样,才松了一口气。

    贾彩兰去了案边开始和面,桃子喂饱了黑子,就洗了手过来给贾彩兰帮忙。贾彩兰沉思了一下,说道:“二狗回来了?”

    桃子说道:“黑子都回来了,我想他也该回来了吧。”

    贾彩兰摇头说道:“这个二狗,真让人操不完的心,按说他和枣花是多好的一对啊,可他就是不同意,桃子,你有时间也好好劝劝他。”

    桃子一边干活一边说道:“你和我爸的话他都不听,还能听我的话?”

    贾彩兰说道:“是啊,二狗的婚姻解决了,妈就是死了都能闭上眼睛了。”

    这时候二狗进了门,一张脸阴沉着坐在那儿。桃子看了他一眼,又忙着去干活。

    贾彩兰说道:“二狗,枣花今天来过了,说是找你的,她崴了脚,你有时间过去看看她。”

    二狗吃了饭,看看天色还早,就准备出门。贾彩兰叫住他:“二狗,家里还有鸡蛋,你给枣花拿上。”

    二狗没好气地说道:“谁说我要去枣花家了?你们谁爱去谁去。”

    二狗说完就走了,黑子急忙跟上他。贾彩兰坐在一边生闷气,长吁短叹。桃子过来,给贾彩兰倒了一杯水。

    桃子劝慰贾彩兰,笑了笑说道:“妈,二狗就那个脾气,别生他的气了,二狗不去,我去。”

    贾彩兰想着伤心事,委屈的想哭,说道:“桃子,你不知道,以前我和你爸为大狗的婚姻操心,现在你和大狗结婚了,没想到二狗又成了这样,我的命咋这么苦的?”

    桃子说道:“妈,二狗这事一时转不过弯,时间长了就好了,他不去枣花家,我去。”

    贾彩兰用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桃子,说道:“你去就好,好好跟枣花说说,稳住枣花的心,二狗这边,咱们慢慢给他说。”

    桃子用一个手帕包了十几个鸡蛋,出了门,就向枣花家去了,小翠和枣花都在,两个人热情招呼桃子。

    枣花看见桃子拿的鸡蛋,说道:“嫂子,你拿鸡蛋干啥?”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这是我妈让我拿给你的,你现在脚崴了,算是伤员了,要好好补补营养。本来,想让二狗送来,可他脸皮嫩,我就来了。”

    枣花抿着嘴笑了一下说道:“我这伤就是他弄的,他还不来,等我见了他看我咋说他。”

    桃子不解地说道:“是他把你的脚弄崴的?这个二狗,太不小心了,枣花,你放心,嫂子回去会说他的。”

    小翠给桃花倒了一倍水,还给水里面放了两勺子白糖,桃子喝了一口,笑着说道:“小翠,你啥时候生啊?”

    小翠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说道:“快了,我掐算过,再有一个多月。桃子,你那咋样?”

    桃子笑着说道:“我早着呢,我结婚才三个多月,那有这么快啊。”

    小翠看着桃子的肚子,用手摸了一下,笑着说道:“那你和大狗可要加紧啊,我叔我婶可等着抱孙子呢。”

    桃子说道:“他们急让他们算急着,我不着急。”

    枣花想起二狗有点埋怨他,说道:“桃花嫂子,二狗真是个木头,一点都不理解人,我有时说他不如黑子,他就是不如黑子。”

    桃子笑了一下:“枣花,这事你也别着急,二狗他就是心里有啥也不会说出来,慢性子人,你们这事,嫂子给你打保票,一定会成的。”

    枣花看着桃子高耸的前胸,虽然包在厚厚的棉衣里,还是能看出来她的比自己的大好多,再看看她的脸蛋,白嫩嫩的能掐出水来,一双大眼睛扑闪着,那眼珠动着好像会说话一样,还有那嘴唇,一直都是红殷殷的,心里的自信一下子没有了,眼光也黯淡下来。

    桃花不知道枣花心里想啥,看见她有点发呆,笑了一下说道:“枣花,咋啦?你不相信嫂子啊?”

    枣花急忙说道:“相信,相信,嫂子,那我先谢谢你了。”

    小翠笑了一下说道:“人常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按说这事应该没问题,枣花,你一天就不要乱担心了。”

    枣花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道:“我不担心,就是他二狗不要我,我也能嫁出去。”

    妞妞来把小翠叫出去了,屋里只剩下桃子和小翠。

    桃子看着枣花走远了,问小翠:“小翠,我也不知道咋弄的,和大狗结婚都几个月了,还是没怀上。”

    小翠说道:“那你那个还来着啊?”

    桃子有点担心:“还来着,就是不很准时,这个月就提前了几天,其实我心里没啥,就是怕我爸我妈说我。”

    小翠安慰她:“你也别着急,等这个月再看看,说不定已经怀上了呢。”

    小翠哎呦了一声,捂着肚子笑着说道:“这个小家伙不安分,嫌里面黑,要想出来了。”

    桃子也笑着:“好啊,你马上就能当妈了,看你多幸福啊。”

    小翠说道:“还幸福?生的时候遭的罪还等着我呢。”

    桃子看看外边天黑下来,就说道:“小翠,我该回去了,你没事到我家去窜门,我一天没事干也急。”

    小翠把桃子送到门口,桃子就回家去了。

    刘茂根一到了天冷,老毛病就犯了,不停地咳嗽,有时一口气上不来,把脸都憋青了,贾彩兰用拳头使劲捶着他的后背。

    刘茂根稍微缓过劲来,对贾彩兰摆摆手:“好了,活过来了。彩兰,咱们睡的热火炕,你去看看两个娃那,炕上太冷了,到明给他们买两个电褥子。”

    贾彩兰说道:“我早就想给他们买电褥子,就是怕你不答应。”

    刘茂根说道:“咱们山里到了冬天就特别冷,二狗到无所谓,别把桃子冻着了。听我的,你明天就去镇上买电褥子。”

    贾彩兰答应了一声,烧了半锅水,给两个食盐水瓶子里灌上热水,塞紧瓶盖,把两个热水瓶子给桃子被窝放了一个,给二狗被窝放了一个。

    桃子回来了,她问刘茂根和贾彩兰:“爸,妈,你们还吃啥不?”

    刘茂根说道:“饱着呢,你想吃啥就给你弄点。”

    桃子也不饿,她过去试了试热水壶里水满着,也不用烧热水了,就提了一壶热水进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被窝已经暖好了,急忙脱了鞋子上炕,脚一伸蹬到了热水瓶,急忙把热水瓶抱在怀里暖着手。

    桃子心想,天这么冷的,大狗他们在县城里咋样干活啊?要是下场雪就好了,下雪了,大狗干不成活,就会回来了。

    桃子暖了一下手,就把热水瓶放进被窝,又下了炕,去茅厕里方便,刚一进茅厕,就发觉里面有人,急忙退了出来,等在外边,不一会二狗就从茅厕里出来,一边提着裤子。

    桃子心慌慌的跳了起来,低下头不去看他,等二狗出了茅厕,自己进去。二狗没有急着离开那里,悄悄躲在茅厕一边,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水声。等水声快要完的时候,才急忙离开了那里。

    二狗离开的时候发出的脚步声让桃子听了一个真切。桃子知道了二狗没有离开守在外边,不由心里紧张起来。她急忙拉上裤子,扣好皮带,提上自己的尿盆,急忙出了茅厕回屋里去了。

    桃子回到自己房间,关上房门,急剧跳动的心还没平息下来。她用手摸着自己的前胸,长出了了几口气,才感觉好了一点。她重新上了炕,靠在墙上,歪头看了一眼那木板墙,想着那边的二狗会干什么。

    二狗那边他回来后,关上房门,也没有拉灯,平心静气听着桃子房间的动静,等桃子进屋后,他就取下那个松木漩涡,眼睛贴在那个小洞上,向桃子那边张望。他看见桃子关了房门,靠在房门上用手摸着前胸,不知道她下来还要干什么,眼睛不眨一下关注着她。

    等桃子上了炕,靠在了墙上,二狗知道下来没有好看的东西了,正准备离开那儿,看见桃子头转了过来,向木板墙这边张望,二狗有点紧张,心想是不是桃子发现了这个小洞,急忙把那个松木漩涡放回原处,悄悄上了炕。

    外屋的刘茂根响起了差点憋死的咳嗽声,桃子双手捂住耳朵,等刘茂根声音小了下来,才取下双手,这时候被窝里已经暖热了,她脱掉毛衣毛裤,溜进了被窝。

    桃子想着,自从自己结婚后,二狗平常见了自己都老实本分的,最多也就是偷偷看看她,没想到今晚上会做出这种事来,这以后日子长了,不知道还会做出啥事来,要是他真的对自己有啥冒犯,她该咋办?

    不管咋样,都不能答应他,要是他真的敢胡来,她就跟他撕破脸皮,告诉刘茂根贾彩兰,自己坚决不能做出对不起大狗的事来。

    桃子想了一阵,迷糊一阵,最后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桃子睡了一阵,被一泡尿憋醒了,睁开眼睛,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为自己睡觉不关灯这件事,开始的时候她隐隐约约听刘茂根和贾彩兰说起过,但是他们没明着跟她说,她也就没有理这事。

    桃子下了炕,找着尿盆,拉下内裤,蹲在尿盆上,水柱打在尿盆边上发出很响的声音,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木板墙,急忙换了一下位置,声音小了下来。完了之后,她上了炕,抬手拉灭了电灯。

    到了第二天,桃子穿上衣服早早起来,把自己的尿盆端到了茅厕倒掉,然后回到屋里,洗脸刷牙,打扫屋里的卫生。刘茂根还睡在火炕上,身体动了几下,咳嗽了几声,示意自己已经醒来了。

    黑子在门口吱吱叫着,桃子取了一块馍扔给黑子,黑子才安宁下来。二狗房门吱呀响了一下,他从房间里出来,满屋子里寻着了桃子的身影,才收回目光,找到了脸盆,舀了一瓢凉水准备洗脸。

    桃子提着热水壶过来,给他脸盆里加上热水,然后离开,二狗洗好了脸,又看了一眼桃子的身影,解下栓黑子的绳索,准备出门。

    桃子说道:“二狗,吃点东西在走吧。”

    二狗就等在那里,桃子很快在锅里热了两个馍,捞了半碗酸菜,拿了馍和酸菜递给二狗。

    刘茂根从被窝里探出头说道:“二狗,你昨天干啥去了?一只兔子也没逮到?今天在不去逮兔子,你就不要吃饭了。”

    二狗把嘴里的馍和酸菜咽下,说道:“你当那些兔子是你家养的啊?还能保证每天都能逮到?”

    刘茂根说道:“我就说你这事不稳当,那你别逮兔子了,去县城里找你哥去。”

    二狗站起来爱理不理地说道:“我的腿在我身上长着呢,我想去就去,我不想去,他谁还能把我背去?”

    刘茂根有点生气,伸出一只胳膊想找到一件东西打二狗,可没有找到,说道:“把你个狗日的,好本事没学下,到学会了顶嘴了。”

    桃子用眼睛示意二狗快点离开,二狗急忙出门走了。

    大狗带着村里那七八个人到了县城,去了李强的建筑队里,他让柱子带着他们去大宿舍里安排住处,自己就去寻找李强。

    李强不在建筑队里,大狗出了建筑队去他租住的地方。

    房间里生着一盆炭火,孙红梅穿着一身紧身的桃红线衣,紧紧包住了她的身体,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丰ru肥臀一览无遗。这天李强早早走了以后,就没在回来过,没人打扰她,她睡了一个自然醒,穿着线衣给自己弄了一点吃的,就再也睡不着了。

    孙红梅看见了录像机,就想看录像了,上次她摆弄录像机没放成,在李强放的时候就在一旁看着,知道了咋样摆弄,就插好电源。

    她津津有味看了几盘故事片,看完之后,又放进去一盘,谁知道这盘正好就是老外在一起耍的带子,她刚看了一眼就想关掉,但最后还是没有关,躺到床上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她就不停皱着眉头,恶心的直反胃,肚子里的东西都要吐出来。她硬强迫着自己看下去,在看了一会,就被里面的东西吸引住了,感觉自己身上热了,心里的火苗起来了,掀掉了身上的被子,一只手不由自主就到了自己的前胸上。

    孙红梅眼睛看着电视机,手上的动作快了起来,揉着自己的肉球,最后嫌隔着线衣不利落,把线衣掀到脖子下,直接用手揉着肉球,低下眼睛看着肉球上的肉疙瘩由小变大。

    孙红梅这样折腾了一阵,感觉还是不带劲,心里骂着李强还不回来,要是他在,那用了自己受这番罪,正在这时候,敲门声响了。她心里一阵欢喜,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知道是李强回来了,急忙拉下线衣,光着脚打开了门。

    孙红梅的笑容凝结住了,大狗站在门口。孙红梅左右为难,让他进也不是,不让他进也不是,屋里电视机里那两个老外耍的正欢呢。

    大狗说道:“哦,红梅,我来找李强。”

    孙红梅手把在门上,说道:“李强他一直没回来,他没在建筑队啊?”

    大狗听见电视机里老外女人吭吭叽叽的声音,不知道孙红梅搞的啥鬼,向里面张望了一下,说道:“他没在啊?我咋听见里面有说话声?”

    孙红梅有点心虚,笑了一下说道:“那是我看录像,不对,是看电视,等李强回来,我让他去找你。”

    大狗想了一下说道:“那好吧,我先回建筑队了。”

    大狗刚转过身,孙红梅就把门关上了,靠在门上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光着脚丫上了床,经大狗这一闹,她刚才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瞬间没有了,过去关了录像机,心想着,要是让大狗看见自己看这东西,还不知道把她看成啥东西了。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李强手里拿着一个大公文包回来了。

    孙红梅看着他有点不高兴,说道:“你这一天都弄啥了?还知道回来啊?”

    李强笑了一下说道:“今天我差点就要忙死了,我给你汇报一下,早上我骑摩托车去了大狗家,让他来在给我找几个工人,回来饭没顾上吃,又去找人联系工程开工的事,现在图纸我是拿回来了,可还有点地方看不懂。”

    孙红梅说道:“我看你这个建筑队该解散了,你连图纸都看不懂,还盖啥楼房啊?”

    李强说道:“不是有大狗吗?有他我啥问题都解决了。”

    孙红梅说道:“你干啥都依赖大狗,那一天他要是不干了,看你咋办?”

    李强笑着说道:“大狗和我关系铁着呢,有了他,我这建筑队会越干越大,咱们挣的钱也就越来越多。”

    孙红梅冲他笑了笑,说道:“刚才大狗来找你来了,我让他先回建筑队了。”

    李强多少有点埋怨她,说道:“你啊,一点都不会来事,我们现在要靠大狗,你就不会把他留住,对他热情一点?让我咋说你才好。”

    孙红梅也不示弱,说道:“哦,为了你的建筑队,你就把我贴进去啊?你这人我知道,说不定哪一天你真的会把我送给大狗。”

    李强笑着说道:“看你说的,我咋能舍得你啊?不说了,快穿衣服,咱们一起去找大狗,请他吃顿饭,合计一下明天开工的事。”

    孙红梅虽然不愿意去,但还是穿上了一件乳白色的羽绒服,下身穿上毛裤,给外边套上一条黑色的紧身裤子。

    李强一直等着她,等她穿好衣服后,拿着那个公文包,带着她一路向建筑队去了。两人到了建筑队,天已经全黑了下来。

    李强和孙红梅走进了大宿舍,十几个工人有的已经睡下了,有的坐在床铺上打扑克,大狗和柱子紧挨着,说着盖大楼的事。

    李强看见大狗,笑了一下:“大狗,你几时到的?找来了几个工人?”

    大狗站了起来,冲李强和他身后的孙红梅笑了笑,说道:“下午到的,我找来了八个工人。”

    李强高兴地说道:“不错啊,走,咱们出去坐坐,我有事跟你说。”

    大狗穿上棉袄,跟着李强和孙红梅离开了宿舍。

    出了门后,孙红梅用手扇着鼻子,说道:“大狗,你们宿舍里是啥味啊?这么难闻,把人都熏死了,你一天咋在里面睡觉?”

    大狗笑了一下说道:“啥味?男人味,我们都闻惯了,不觉得难闻。”

    李强说道:“大狗,咱建筑队还有空房子,到了明天给你找一间房子,连办公带睡觉一块就解决了。红梅,这事就交给你了。”

    三个人出了建筑队,大狗问:“李强,去哪儿啊?”

    李强说道:“咱们找个地方,喝点酒,顺便把明天的事合计一下。”

    大狗急忙说道:“我不会喝酒,一喝酒就上头。”

    孙红梅在一旁吃吃直笑。

    李强说道:“不喝酒也行,喝点茶。”

    三个人到了一家饭馆,找了一个包厢,三人坐下,李强要了一壶茶水,服务员要给他们倒茶,李强摆手让她出去,孙红梅给茶杯里倒上茶水。

    李强说道:“大狗,今天我把图纸拿过来了,你先看看,看有没有不明白的地方。”

    李强从包里拿出几张图纸,铺在饭桌上,大狗看了一下,用手比划着,时而拧着眉毛思索,说道:“这个设计图纸的人挺有本事的,结构很合理,这样盖出的房子既能节约成本,而且可利用的空间也大。”

    李强笑着说道:“大狗,你能看懂这图纸?”

    大狗说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嘛,他这有比例尺,各处的数据标注的都很明显,要求也很具体,用几比几的砂浆,那个型号钢筋都说的很明白,没问题。”

    李强对着外边喊了一声:“服务员!”

    服务员推开门进来,笔直站在那里:“请问你还需要啥?”

    李强说道:“给我上菜,三个凉菜三个热菜,再拿一瓶50度以上的白酒。”

    大狗急忙拦住李强,说道:“李强,咱们不是说好了不喝酒吗?也不要菜了。”

    李强高兴地说道:“那不行,我今天高兴,想喝酒了,你一定要陪我喝几杯,红梅,一会你也要喝。”

    不一会酒菜就上来了,李强拧开酒瓶盖,先给大狗倒了一杯,说道:“大狗,我的建筑队以后的兴衰荣辱都靠你了,这一杯我先敬你。”

    李强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看着大狗为难的样子,把他的酒杯送到他手上,说道:“一个大男人不会喝酒咋行?来,我敬你。”

    李强自己先喝了,拿着空杯子让大狗看,大狗没办法端起酒杯也喝了下去。

    孙红梅拿过酒瓶,给大狗满上酒,说道:“大狗,这一杯是妹子敬你的,你一定要喝。”

    大狗连连摆手,说道:“我真的不能喝,再喝就要醉了。”

    李强在一旁笑着说道:“你啊,不抽烟不喝酒,死了都不如狗,男人嘛,就要有男人的样子,喝吧。”

    孙红梅一直端着酒杯,说道:“大狗,你是看不起小妹吧?你不喝我就这样一直端着,你不心疼小妹啊?”

    大狗没办法,只好接过孙红梅手里的酒,仰起脖子喝了。

    孙红梅把筷子递给大狗:“吃吃菜,把酒压一下。”

    大狗把自己的酒杯藏起来,说道:“你们两个想喝就喝,我可是一点都不喝了。”

    三个人吃着喝着,大狗到了最后还是喝了几杯酒,到离开饭馆的时候,脚底下轻飘飘的,和李强孙红梅走了一段,就分手回建筑队去了。

    李强和孙红梅回到家里,孙红梅也有点晕,一到家就大字型躺倒床上,李强给她脱了鞋子,又脱了裤子和上衣,拉了一床被子给她盖上。

    李强很快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上了床,躺在孙红梅身边,看着孙红梅泛红的脸蛋,忍不住对着她的嘴唇亲了下去。他的舌头挤开了孙红梅的嘴巴,找到了她的舌头,两根舌头在孙红梅的嘴里搅动着。

    开始,孙红梅还是被动地让李强亲着,过了一会她就变得主动起来,伸出胳膊抱着李强的脖子,两个舌头互搏着。

    李强的一双手隔着她的线衣玩着她的肉球,又把她的线衣撩起来,露出两只饱满雪白的半圆肉球,嘴巴也移到了肉球上,用嘴咬住一个。

    李强今晚上喝了一点酒,感觉特别好,被哪次都坚韧顽强,一直持续着,努力干着活……

    李强倒在一边恢复着体力,孙红梅坐起来清理着留下来的东西。

    李强笑了一下说道:“红梅,咋样?今晚上让你吃饱了吧?”

    孙红梅故意逗他说道:“就你这本事,还能让我吃饱?刚刚够塞牙缝。”

    李强过来抱住她说道:“我都快要累死了,你还这样说?那我就让你吃饱。”

    孙红梅一只手推开他,笑着说道:“行了,跟你开玩笑的,我都要撑死了。”

    到了第二天,李强和大狗带着二十多名工人赶到了工地,李强简单给工人讲了几句话,算是动员,接下来,大狗根据工程需要给工人们进行分工,分了五个小组,指定了几个人当组长,然后开始干活。

    大狗和李强看着图纸,放好了线,指挥着两台挖掘机挖地基。李强给大**代好工地上的事,然后就去联系材料去了。

    大狗一直守在工地上检查工程的质量,以前他在农村盖房子比较简单,现在指挥这么多的工人盖四层高的大楼,他心里也有点紧张,每件事情他都要亲自过目检查,一天下来累的都不想说话。

    孙红梅起来后就去了建筑队,给大狗腾出来一间房子,找了一些旧报纸糊了墙,支好了床板,然后去大宿舍把大狗的被褥搬了过来。最后锁好了门,把钥匙交给看门的一个老头,让他把钥匙给大狗。

    大狗和工人回到了建筑队,从看门老头那里拿了钥匙,先回到自己的房间内看了一下,躺在床铺上,感觉就是不一样,想起孙红梅,觉得这个女人还蛮细心的。

    十多天后,地基处理好了,金锁和柱子如愿提上了瓦刀,工地上一片忙碌的景象。一辆拖拉机开进了工地,装满了一车钢筋。司机过来找到了大狗,让他验货下车。

    大狗仔细查看了钢筋的型号,感觉不对,说道:“你该不是弄错了?这车钢筋的型号有点小。”

    司机再三说道:“错不了,是李强让拉来的。你赶快让人下车吧,别耽搁我的时间。”

    大狗说道:“先别急着下车,等我找到李强再问问。”

    大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李强,李强正准备请一个人吃饭,大狗拉住李强,说道:“李强,刚才拉到工地上的钢筋不对啊?你是不是记错了?”

    李强把他拉到一边小声说道:“大狗,没错,你先让工人下车,回头我在给你说这事。”

    大狗还要说,李强已经不耐烦了,没办法只好走了。

    大狗回到了工地,带着满腹疑问让几个工人把那车钢筋下了下来,堆在了一边。

    柱子过来说道:“大狗,干吗那么认真?这材料是李强定的,他拉来啥材料,咱们就用啥材料。”

    大狗心里不满,说道:“图纸注明用的钢筋要比这粗的多,用这钢筋盖大楼,以后要是出了事咋办?”

    柱子说道:“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呢,是李强跟人家签的合同,咱们只管干活。”

    柱子干活去了,大狗看着那一堆钢筋一直想不通,干起活来也没有以前那么卖力了。

    李强陪着那个人吃完了饭,就赶到了工地,大狗正在用水平尺测量地基的水平,李强叫了他一声,大狗把水平尺交给旁边的一个工人,到了李强跟前。

    李强笑着说道:“大狗,干的咋样?”

    大狗说道:“正在处理地基,李强,我还想问你钢筋的事。”

    李强说道:“我就知道你还没想通,就专门找你来了,走,咱们到那边说去。”

    两个人到了工地边上,李强拿出一根烟给大狗,大狗摇头,李强自己叼了一根点上。李强说道:“大狗,你是我的左膀右臂,跟我关系最铁,我啥事也不瞒着你,钢筋这事,是我换成小型号的。”

    大狗不解地说道:“你这是为啥?你不是很重视工程质量的吗?换成小型号的,以后出问题了咋办?”

    李强满不在乎地说道:“这能出个啥问题啊?大狗,如果不换成小型号的,我就赚不到钱,我赚不了钱拿啥给你们发钱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