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乡村猎艳 > 乡村猎艳最新章节 > 第11章 我想生个娃

乡村猎艳 第11章 我想生个娃


    第11章 我想生个娃 乡村猎艳 青豆

    二狗去了瞎娃家门前,没去他家,老远等在那里。瞎娃她妈出门来拿了一个竹笼,去柴禾垛弄柴禾,二狗急忙过去,说道:“婶,准备做饭啊?”

    瞎娃妈笑了一下说道:“是啊,你妈给你做饭了吗?”

    二狗说道:“还没那。婶,瞎娃今天在家吗?”

    瞎娃妈说道:“在在,刚才回来,你找他去家里。”

    二狗说道:“婶,你知道刚才瞎娃去哪里了?”

    瞎娃妈说道:“这我不知道,他一天上哪儿也不跟我说,二狗,瞎娃墙高的小伙子待在家里,我也烦,你给你哥说说,让他也跟着你哥去县城咋样?”

    二狗笑了一下说道:“婶,这个等我哥回来了,你找他去说。你回去做饭吧,我也没啥事,胡转悠。”

    瞎娃妈提了竹笼回去了。二狗心里想到,这个瞎娃很像那个蒙面人,刚才才回家,去枣花家就是刚才发生的事啊,前后不到一个小时。但是没有证据还不能下结论。

    还剩下那个二癞子,二狗去了二癞子家门口,看见门上挂着一把锁,不知道他人上哪儿去了,二狗到了他家院门前,扒着门缝向里面张望,院子里空荡荡的,就连二癞子的那只狗都不在。

    二狗琢磨,二癞子会不会是那个蒙面人啊?他刚才从枣花家逃了出去,会不会吓得连家都不敢回了啊?

    二狗在村里转了一圈,倒也有点收获,他回到家里,桃子和枣花急忙上来问情况。

    二狗说道:“我去了德厚叔和老光棍家,也见了这两个人,德厚叔坐到那儿咳嗽个不停,不会是他,老光棍也不像。”

    桃子皱着眉头想着。

    枣花脱口而出:“那就剩下瞎娃和二癞子了,我看他们两个就是蒙面人,二狗,我们要不要把他们两个送到派出所去啊?”

    二狗想了一下说道:“我们只是怀疑他们,还没有证据,要是贸然把他们送去,不光他们不服,就连派出所那里我们也不好说。”

    枣花着急地说道:“那咋办啊,总不能这样算了吧?”

    二狗笑了一下:“当然不能这样算了,是这样,那个蒙面人今天白天没有达到目的,说不定晚上还要去枣花家,咱们躲在枣花家,等他来了,咱们抓住,看他还能说啥?”

    桃子高兴地说道:“这个办法好,就这样。”

    枣花为难地说道:“二狗,你是想把我做鱼饵钓鱼啊?我害怕。”

    二狗说道:“你放心,有我在你家陪着你,就是来两个蒙面人我都要抓住他,你就放心吧。”

    桃子说道:“枣花,晚上我也去,多一个人帮忙就能抓到那个坏东西,要是抓到他,我先要撕烂他的脸,看他以后还敢胡成不。”

    二狗胸有成竹地说道:“办法是有了,还得枣花到村里去,跟人说说,你嫂子和婶晚上不在家,那个蒙面人要是知道了,晚上就会去。”

    枣花说道:“这个我能办到。”

    三个人商量好了,都显得很刺激,很兴奋。枣花按照二狗说的意思就去了村子里。

    枣花跟着村里的几个女人在一起闲谝,说起了小翠在镇上生娃的事,还说她妈留在了镇上卫生院里照顾小翠。几个女人都夸小翠有本事,头一胎就生了一个男娃。

    枣花还特地去了瞎娃家门口,和瞎娃妈说起了这件事,瞎娃在一旁也听到了。枣花偷偷打量瞎娃,没看出他有啥异样。最后,枣花又去了二癞子家门口,看到门上的那把锁已经打开了,从门里看到二癞子正给花子喂东西吃。

    枣花没敢停留,急忙回到了家里,这时天色尚早,枣花自己做了一碗饭吃了,又找了一根木棍,靠在自己房间门后,就等着天黑。

    天色渐晚,桃子给贾彩兰说了自己晚上去枣花家睡,就先走了,二狗等了一下,栓好了黑子,也悄悄离开了家。桃子和二狗先后到了枣花家,关好了院门,只有枣花房子的灯亮着。

    三个人小声商量了一下,桃子睡在枣花房间,二狗睡在外屋枣花妈的炕上,只等着蒙面人来。

    尽管有桃子和二狗在,枣花还是显得有点紧张。

    枣花说道:“桃子嫂子,要是那个蒙面人真的来了咋办啊?”

    桃子安慰她说道:“我们不是盼着他来吗?他来了我们才能抓到他,才知道他是谁,到了以后我们就不用提心吊胆了。”

    枣花说道:“你说那个坏人真的会来吗?”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这个也不一定,他来了我们就逮住他,他不来更好。”

    两个人都没有睡意,睡在一头,小声说着话。

    枣花想了一下说道:“桃子嫂子,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能告诉我吗?”

    桃子说道:“啥事啊?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就告诉你。”

    枣花摇了一下头说道:“算了,我还是不问了,问你你也不会说。”

    桃子爬在炕上,双手撑着头,胸前那两坨肉垂在身下,露出一道很深的沟,看着枣花说道:“枣花,看你说的,我咋会不说呢,到底是啥事啊?”

    枣花笑了一下说道:“那我问了,嫂子,你和二狗是咋样认识的?”

    桃子心头一震,随即笑了一下说道:“看你说的,我嫁给了大狗,也就认识了二狗啊,你问这干啥?”

    枣花抿着嘴笑了一下,心知道桃子没有给她说实话,也不揭破她,说道:“二狗被我大好几岁,小时候他就很照顾我,不让别人欺负我,那时候我就想,我长大了以后,一定要嫁给二狗。”

    桃子取笑他说道:“你那时候就知道喜欢人了?”

    枣花幽幽地说道:“小时候的那种喜欢和现在的喜欢不一样,你没体验过,想一个人有时想的很难受,可他就像木头一样,根本不当一回事。”

    桃子说道:“你这些话咋不给二狗说?”

    枣花伤心地说道:“我就是想给他说,他也不一定爱听,我一心都在他身上,可他的心却在别人身上。”

    桃子心里动了一下,试探着说道:“你是说二狗还喜欢着别人啊?”

    枣花笑了笑说道:“算了,咱们不说这个了,说起这个没良心的我心里就难受。嫂子,你说你也遇到这个蒙面人,是咋回事啊?”

    桃子说道:“咱们是好姐妹,我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那是我结婚回门那次,我从柳家坪回来,要穿过一片包谷地,那个蒙面人就从包谷地里出来,把我往包谷地里拽,要不是黑子,我就让那个蒙面人给糟蹋了。”

    枣花愤恨地说道:“这个蒙面人真该死,嫂子,黑子倒成了你的恩人了,它咋会出现在那儿啊?”

    桃子也想了一下,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还真这么巧,这事我都没敢给你大狗哥说,怕说不清。枣花,这事你也别给其他人说。”

    枣花斜着眼睛看了一下桃子胸前垂下来的那两坨肉球,伸在被窝里的一只手在空中握了一下,萌发了想摸她的冲动,但还是没敢动。

    枣花说道:“嫂子,你长的真好看,难怪那么多男人都喜欢你。”

    桃子看着她笑嘻嘻地说道:“你知道谁还喜欢我啊?”

    枣花凑在她脸旁边说道:“我要是男人,我也会喜欢你的。”

    桃子脸红了,不好意思地笑着:“你没正经。”

    二狗走到她们房门口小声说道:“嗨,你们两个别说话了,安静一点,这么大声,那个蒙面人还咋敢来啊?”

    二狗说完又回到炕上去了。

    桃子和枣花相视笑了一下,两人不再说话了。两个人刚才的兴奋劲没有了,瞌睡来了就想睡觉。

    枣花说道:“嫂子,你先睡吧。”

    桃子说道:“咱们都睡,外屋有二狗呢。”

    枣花说道:“那灯要不要关啊?”

    桃子说道:“关了吧,开着灯,那个蒙面人即就是想来也不敢来了。”

    枣花抬手拉灭了电灯,两个人紧紧挨着睡觉了。

    外屋的二狗一直绷紧了神经,先是听着枣花房间里两个人说话,等两个人不说话了,安静了下来,他又注意着院子里的动静,尽管他很困乏,还是强打精神,隔着窗子看着院子里。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二狗实在撑不下去了,眼皮很沉重,迷糊起来。突然院子里一声响动,像是瓦片碎裂的声音,二狗立时警觉起来,下了炕,拿起一根木棍,站到了门口。

    桃子和枣花也听见了刚才的声响,拉亮了电灯,二狗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两个人穿好衣服出了房间门,到了二狗身边,两个人由于紧张,身体轻轻抖动着。

    这样过了一阵,又悄无声息了,三个人又等了一下,还是没人推开房门,二狗用手示意,让她们两个回房间去,他轻轻拉开房门,到了院子里,四处看了一下,看到院子中间有几块碎瓦片,他来的时候还没有,估计刚才是有人从墙外边扔进来的。

    二狗回到了屋里,桃子和枣花还在屋里,两个人手抓着手借以壮胆。

    二狗关上屋门,小声说道:“刚才有人给院子里扔了一块碎瓦片,你们拉亮了电灯,那个蒙面人看到了,我估计他今晚上不会来了。”

    枣花不解地问道:“那咋办啊?”

    二狗说道:“他已经有戒心了,不会来了,你们这下可以放心睡觉了。”

    桃子和枣花回了房间,躺倒炕上,两个人还紧张着,不由自主就抱紧了。二狗睡在外屋的炕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到了天亮,桃子和枣花先起来,二狗还睡在炕上没醒来,桃子给枣花说了一声就先回去了。枣花坐到了炕边,看着二狗,二狗睡的很香,发出很均匀的呼吸声。

    枣花俯下头想亲一下二狗,刚挨到他嘴唇的时候,又停下来,想到为啥老是我主动啊?那个蒙着头的坏男人都想打我的主意,可你就是不想,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枣花想到这时对二狗有点生气,摇了摇他,说道:“二狗,该起来了,太阳晒着屁股了。”

    二狗醒了过来,看见枣花说道:“天亮了?我得赶紧回去。”

    二狗找着自己的衣服,看了一下枣花有点为难,说道:“你在这我咋穿衣服啊?”

    枣花没好气地说道:“你个臭男人有啥好看的?你让我看我都不看。”

    枣花到了一边转过头去,二狗急忙穿好衣服起来,下了炕。

    枣花说道:“你等一下,等我给你做点吃的再走吧。”

    二狗说道:“不用了,我一夜没回家,要是我爸我妈问起来,我就没办法给他们说了。”

    枣花说道:“要是婶真问起来,你咋说?”

    二狗说道:“反正不能说在你家过了一夜,枣花,那我走了。”

    二狗说完就走了,枣花看着他的背影出了院门,心里有点失落,这时候,枣花妈回来了。

    枣花问起小翠在卫生院里的事。

    枣花妈说道:“啥都好着,我问过医生,医生说可以出院,在医院里住一天就要花一天的钱,咱们把你嫂子接回来。”

    枣花说道:“今天就出院啊?”

    枣花妈说道:“就今天出院,你去找二狗,套一辆架子车,吃过饭就去。”

    枣花说道:“要不是为了我嫂子,我才懒得去理他。”

    枣花妈看着她的脸色说的:“咋啦?和二狗闹别扭了?”

    枣花说道:“那倒没有,我就是不想看他那副苦瓜脸。”

    枣花妈心里一凉,说道:“你真的不喜欢二狗?那就不要难为自己了,等过了这几天,我去找你生过嫂子,就说你和二狗没这回事了。”

    枣花听说她妈要过几天去找生过退了和二狗的亲事,一下就急了,说道:“妈,你每次都听三不听四,谁说我不喜欢二狗了?”

    枣花妈笑了一下说道:“好了好了,这下我知道你的心意了,现在你就去找二狗,让他跟你一起去接你嫂子。”

    枣花这才笑了,说道:“妈,那我去了。”

    再说二狗回到家里,桃子已经开始收拾屋子了,贾彩兰坐在被窝里纳着鞋底,二狗进来,先放开了黑子,给它找吃的。

    贾彩兰说道:“二狗,你昨晚上干啥去了啊?一夜都没回来?”

    二狗给黑子喂着东西,敷衍着她说道:“哦,昨晚上我有事,有个熟人让我去帮忙去了。”

    贾彩兰追问道:“给熟人帮忙?哪儿的熟人?”

    二狗说道:“是外村的,给你说了你也不认识。”

    桃子担心地看了一眼二狗,又继续忙着干活。

    贾彩兰不满地说道:“帮啥忙啊?那也不能一晚上都不回来?让人多操心啊。”

    二狗说道:“有啥好操心的,我一个大男人家还怕谁把我抢了去?”

    二狗带了黑子正准备离开,枣花进来了。枣花先跟贾彩兰和桃子打了一声招呼,就对着二狗说道:“二狗,我嫂子今天回来,你帮一下忙吧。”

    二狗有点为难,说道:“这,我一个大男人接你嫂子回来,让人看见多不好意思啊?”

    贾彩兰沉着脸说道:“二狗,枣花要你去你就去,啥好意思不好意思的?快去。”

    二狗应了一声,对着枣花说道:“枣花,你先回去,我马上就过去。”

    桃子把枣花送到院门口又回来,说道:“二狗,你等一下,我给你弄点吃的。”

    桃子取出来两块馍从中间切开,给锅里倒上油,烧热后把馍片放进锅里弄热,拿给了二狗,说道:“趁热,快吃吧。”

    二狗很快吃完了馍片,说道:“妈,那我去了。”二狗说完,又看了一眼桃子,就离开了家。

    二狗到了枣花家,枣花妈笑着说道:“二狗,柱子不在家,只好又要麻烦你了。”

    二狗说道:“婶,快别说了,帮这点忙不算啥。”

    二狗在院子里取下靠在墙上的架子车,套上车轮,枣花收拾好东西到了院子里。

    枣花说道:“妈,那我们就去了。”

    二狗拉了架子车,枣花跟在他旁边,两个人出了院门,向村外走去。村里有两个女人站在那里,看见他们都笑着。

    二狗害羞,低下头不说话,枣花上前跟她们打招呼:“你们都在这啊?”

    一个女人说道:“你们两个这是干啥去啊?”

    枣花笑着说道:“我嫂子今天出院,我们去接我嫂子。”

    一个女人说道:“枣花,那快去吧,记着回来给你妈说一声,我们都要吃喜糖。”

    枣花笑着说道:“没问题,保证有你们的喜糖吃,你们在,我们走了。”

    二狗已经走出了好远,枣花加快脚步赶了过去,枣花隐隐约约听见那两个女人说她和二狗是多好的一对,不由笑了,紧紧跟在二狗旁边,出了村子,过了软索桥,向镇上走去。

    两人一直没有说话,走了一会,枣花埋怨地说道:“二狗,你咋不说话啊?是不是哑巴了?”

    二狗两只手拉着架子车,说道:“你说吧,我听。”

    枣花没好气地说道:“那我还不如给木头桩说话去,昨天那个蒙面人到我家去,我看你一点都不担心我,要是换上别人,你还不知道要咋担心呢。”

    二狗说道:“我担心啊,不然我昨晚上会到你家去逮那个蒙面人?”

    枣花想了一下说道:“你就这样担心我啊?你也不问问那个蒙面人到底把我咋了,看你这样子,好像你和我没一点关系一样。就是那个蒙面人真的把我咋了,你也不着急。”

    二狗停下来看着枣花,关切地说道:“那个蒙面人真的把你咋了啊?”

    枣花见他这样问,心里满足起来,说道:“我还以为你不关心我呢,我现在告诉你,那个蒙面人没把我咋,这下你该放心了。”

    二狗顺着她的话说道:“这就好,不过你以后还要小心点。”

    枣花又走了几步,眼珠转了一下,说道:“我走不动了,二狗,我要坐在车子上,要你拉着我。”

    二狗说道:“别胡闹了,好好走路。”

    枣花站在原地不动,说道:“二狗,我真的走不动了,脚疼,我就要坐车子。”

    二狗无奈地说道:“好好,都长成大姑娘了,还把自己当小孩子,上车吧。”

    枣花笑着说道:“你还知道我长成大姑娘了呀?你老把我当小孩子,告诉你,我不是小孩子了。”

    枣花这才欢喜起来,上了架子车,二狗拉着她向前走去。枣花蹲着坐在架子车上,双手扶着两边的车厢帮上。

    枣花想起一件事情,自己先笑了一下,看着二狗的背影,脸上出现了两团红晕。想忍住不说,最后还是憋不住了,说道:“二狗,以后,我要是像嫂子那样了,我还要你拉着架子车接送我。”

    二狗愣了一下,岔开话题说道:“枣花,你以前都把我叫二狗哥,现在咋叫名字了?”

    枣花笑着:“我喜欢叫你名字,我老叫你二狗哥,你就说我长不大。”

    两人到了镇上的卫生院,把架子车停在病房门口,枣花和二狗去了病房。小孩子在一旁睡着了,小翠撩起衣服正在用力揉着自己前胸上的肉球,看见两人,急忙拉下衣服。

    小翠笑了一下说道:“你们来了,出院手续都办好了,咱们马上就走。”

    枣花抱起小孩子微笑着,说道:“来,让姑姑抱抱,小家伙睡着了,懒家伙,就知道睡觉。”

    小翠扶着床边下了床,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腿脚也不很灵便,旁边那个产妇看着他们。小翠对着她说道:“嫂子,我要回去了,我是桃花沟的,你以后有时间了到我家里去窜门。”

    产妇对着她笑了一下:“以后有时间了再说,看你多好,生了一个男娃,啥心都不用操了,我的命咋这么苦的。”

    小翠安慰她说道:“嫂子,你也别着急,以后你会生到男娃的,那你在,我们走了。”

    枣花抱了小孩,二狗收拾好了被子行李,出了门,把被子铺在车厢里,然后拉着小翠的一只手,让她到了车厢里躺下,盖好了被子,小翠要枣花把小孩放在车厢里,枣花不给她,还想多抱一下。

    二狗拉着架子车,枣花抱着小孩,离开了卫生院回桃花沟去了。

    等到了枣花家门口,枣花喊了一声,枣花妈急忙出来,在院门口点了一把火,枣花抱着小孩跨了过去,接下来小翠也跨过了火,三个人先进屋去了。二狗把架子车拉到院子里,靠在了墙上,卸下车轮放好,就准备离开。

    枣花端了一杯水出来,说道:“二狗,你等一下,喝口水在走吧。”

    二狗头也没回,说了一声:“不用了。”人就走了。

    枣花回到家里,小翠已经上了炕上,炕上插着电褥子,被窝里暖哄哄的,小翠放好了小孩,小孩已经醒过来了,吃着自己的小手指,一双小眼睛也睁开了,转动着眼珠看着小翠。

    小翠高兴地叫道:“妈,枣花,你们快来看,儿子的眼睛睁开了,也会吃指头了。”

    枣花和她妈都到了房间,微笑着看着小家伙。

    枣花笑着说道:“嫂子,这小家伙真可爱,到了晚上让我搂着睡。”

    小翠也笑着说道:“小人晚上要吃要喝,还要拉屎尿尿,不只要你不嫌麻烦,你搂着他睡我还能睡个好觉。”

    枣花妈说道:“小翠,奶还没下来啊?”

    小翠脸上出现了一丝痛苦,随即笑着:“还没呢,我这两个奶子涨的满满的,还有点疼,就是不出奶,我倒没啥,就是没奶水给娃吃。”

    枣花妈说道:“你没事了就多揉揉,一定会出奶的。”

    小翠解开棉衣,隔着里面的衬衣开始揉着自己的两个肉球。小翠说道:“妈,要是不出奶咋办啊?就没啥给娃吃了。”

    枣花妈想了一下说道:“多吃点核桃就会下奶,咱们家还有一点,我这就给你砸核桃去。”

    枣花妈出去了,枣花说道:“嫂子,你别担心,看你这两个奶子多大啊,咋会不出奶呢。”

    小翠换了一只手继续揉着两个大肉球,说道:“我想也是这样啊,这小家伙一会就要闹活着要吃了,可我的奶水还没下来。”

    小翠刚说完,小孩不吃手指头了,咧着小嘴哇哇哭了起来,小翠急忙抱起小孩,撩起衬衣,露出一只奶子,把奶头塞进小孩的嘴里,小孩用力咂着,小孩咂的时候,小翠不停皱着眉头,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小孩咂了一会还是没吃出东西来,放开奶头又哭了起来。

    枣花妈听见小孩的哭声跑了进来,端着半碗核桃仁,放在炕边,说道:“小翠,我先去给娃和点糖水。”

    贾彩兰拿了十几个鸡蛋过来看小翠,坐在炕边和小翠聊了几句,枣花就出去了。

    贾彩兰说道:“小翠,看着你生了又白又胖的儿子,婶心里也着急啊,你和桃子能说得来,见了她跟她说说,看她啥时候也能给我生一个孙子,我就放心了。”

    小翠笑着:“婶,媳妇都进屋了,还怕没有孙子抱?你也别太心急了,等到了时间,桃子自然就会生的。”

    贾彩兰摇头说道:“话虽这样说,但是我看她的肚子一直就是那样,我这心里就着急。”

    枣花妈进来说道:“她婶,我现在都愁死了,到现在小翠的奶水还没下来,娃饿的直叫唤,就是没啥给娃吃。”

    贾彩兰说道:“这才是第二天啊,我记得我生大狗的时候,等到了第四天奶水才下来,唉,我听人说过,吃猪蹄也能下奶,给小翠找猪蹄吃,下奶就快点。”

    枣花妈摇头:“现在又不逢过年,没人杀猪,哪来的猪蹄啊?把人急的,唉!”

    枣花妈为小翠没奶水发愁,给她吃过了核桃,调和面汤也喝了,就是不见有奶水,一家人都为这事着急。

    又过了一天,小翠在炕上抱着孩子,看着孩子饿的哇哇大哭,她难受的都想大哭一场,这两天她没事了就去揉两个肉球,有时把自己都揉的云里雾里的想柱子了。

    小翠感觉那两个肉球涨得难受,比往常也大得多,心想着里面是不是有奶水了?就用手使劲挤着,把两只肉球都挤疼了,还好,终于挤出了奶水,挤得时候那奶水分成几股射出来。

    小翠高兴地极了,把奶头塞到小孩嘴里,小孩使劲咂着,小孩饿了两天多,好不容易有吃的了,一边吃着一边小手不停动着。

    小翠冲着外屋叫了一声:“妈,有奶水了,有奶水了!”

    枣花妈正在外边发愁,苦思冥想这咋样才能给小翠下奶,一听这话脸上立即露出了笑模样,到了小翠房间,笑眯眯地看着小翠给小孩喂奶。

    枣花妈说道:“谢天谢地,终于有奶水了,我娃好好吃,吃的饱饱的。”

    小孩子吃了一边的,小翠抱着小孩又倒了一下位置,让他吃另外一只,小孩子在吃奶的时候,她心里有一种怪怪的,麻酥酥的感觉,和柱子吃的时候的感觉大不一样。

    枣花妈说道:“小翠,你现在急需要营养,把咱家那只母鸡杀了,给你熬一锅汤,你喝了鸡汤,这奶水才会多。”

    小翠心里很感激,说道:“妈,那只母鸡正下蛋呢,还是别杀了吧,你们吃啥我就吃啥。”

    枣花妈笑着说:“那可不行,你现在正在坐月子,需要加强营养,把你饿着了,也就把我孙子饿着了,我这就去杀鸡。”

    枣花和她妈满院子里追着一只母鸡,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好抓到了那只母鸡,枣花妈让枣花杀鸡,枣花说啥都不敢,最后还是枣花妈把母鸡按在一块木墩上,闭着眼睛剁掉了鸡头。

    等把开膛洗好的母鸡下锅,枣花就坐在锅灶下烧起了火,过不了多长时间,屋里就弥漫着诱人的香气。坐在房间里炕上的小翠也闻到了这股香气,不由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一连几天,小翠吃的都是鸡汤面,鸡汤泡馍,那奶子越发的涨了,里面全是奶水,小孩子吃不了,涨的她难受,没事了就找来一只碗,两只手用力去挤,奶水也会自动流出来,穿的衬衣胸前总是湿漉漉的。

    在这以前,小翠为没有奶水发愁,现在却为了奶水太多发愁,她想起以前柱子在家的时候吃奶的情形,盼着柱子快点回家,有他在再多的奶水都不怕了。

    二狗还隔三差五去撵兔子套兔子,但是没有以前逮回来的兔子多了,为此刘茂根没少说他,二狗也不介意,刘茂根说的时候他就当没听进去,刘茂根唠叨一阵也就不说了。

    这一天,桃花沟又发生了一件事,让本来平静的桃花沟不再平静了。

    娟利和往日一样,早早开了院门,小孩子还在屋里的炕上睡觉,她起来收拾了一下院子,二癞子没事了在村子里瞎转悠,花子跟在他旁边,他到了娟利家门口,瞥见娟利拿着笤帚撅着屁股扫院子,看着她的背影,就想起了很早在河边看见她光屁股的情景。

    二癞子想了一下,裤裆就行船撑伞,起了一个包,老大管不住老二了,进了娟利家关上院门,把花子关在了门外。

    娟利猛地看见二癞子心里吃了一惊,说道:“二癞子,我家男人不在,你来干啥?”

    二癞子嬉皮笑脸地打量着娟利说道:“我来看看你啊,娟利,你男人不在家,你一个人难受不难受?要不要我帮忙?”

    娟利生气地说道:“滚开,大清早的你就说这些疯话,我难受不难受关你啥事啊?”

    二癞子靠近娟利说道:“我知道你难受了,我来帮帮你。”

    娟利拿着笤帚就打二癞子,二癞子躲着,伸手抓住了笤帚,猛地一拉,就把娟利拉近了身边,一下在就抱住了她。

    娟利一双手挥舞着,差点就抓到了二癞子的脸,喊着:“放开我,臭不要脸的,臭二癞子,快放开我。”

    二癞子使劲勒住了她的两只胳膊,娟利的一双手就动不得了,二癞子一张嘴就拱到了娟利的嘴上,堵住了她的嘴巴。娟利情急中咬了他的舌头,二癞子叫了一声,但是还没放开娟利,一边亲着她,一边就去解她的上衣扣子。

    娟利的上衣被解开了,二癞子就去抓他的肉球,一边抓一边揉着,娟利没有办法,想喊又喊不成,想动又动不了,急的不知咋样才好,眼睁睁看着二癞子欺负自己。

    二癞子刚才进门的时候把花子关在了门外,开始的时候它还安宁了一阵,半天不见二癞子出来,两只爪子扒着门槛,汪汪地叫了起来。

    德厚叔从门前过,看见了花子在那儿叫着,感觉奇怪,就过来扒着门缝向里面看,看见了二癞子抱住娟利干坏事,当下也没做声,悄悄去叫了几个人,二狗看见了,也跟着那几个人到了娟利门口。

    这一段时间,二癞子揉了一会娟利的胸部,又忙着去解她的裤子,谁知她鼓起了肚子,二癞子一时半会也解不开,就有点着急了。

    二癞子颤着声音说道:“娟利,你就答应我吧,啊?就当救我的命,你看我这东西,该有你大强的东西大吧?保管你能受活,不信你摸摸。”

    二癞子抓着娟利的手就摸到了自己鼓起的裤裆上,娟利的手刚一触到他那东西,就蝎子蛰了似的急忙拿掉了手。

    娟利心慌气短地说道:“二癞子,你滚开,这事要是让大强知道了,你我都活不成了。”

    二癞子还死乞白赖地缠着娟利,腿一软就想给娟利跪下来,说道:“娟利,只要你答应我,你让我干啥都行,你不说我不说,谁都不知道,啊?”

    就在这个时候,二狗和其他人已经到了门口,二狗使劲打着门,大声喊着:“开门,快开门!”

    二癞子听见喊声吓得差点背过气去,松开了娟利,娟利一只手掩住棉衣,跑过去开了门,二狗等几个人冲进院子里,见了二癞子就打,不知是谁在二癞子的裤裆里踢了一脚,二癞子一声惨叫就蹲在地上,直翻白眼。

    娟利趴在一个女人的肩上盈盈哭了起来,那个女人安慰她。

    二狗对这二癞子骂道:“二癞子,我看你是活腻了?你想女人想疯了,也不看看,谁的女人都敢碰?你就等着,等大强回来还不剥了你的皮。”

    二癞子一口气上来,蹲在地上还不肯起来,伤心地说道:“你们都有女人,为啥就我没有?我不是男人啊?”

    二狗举起拳头想打二癞子,被别的人拉开。二狗子生气地说道:“你还敢犟嘴,看我不打死你!”

    花子围在二癞子身边,不解地看着这一幕。

    二狗大声喊了一句:“还不快滚!”

    二癞子连爬带滚到了门口,一溜烟跑走了。二狗和德厚叔走了,留下两个女人,又劝了一会娟利,直到娟利止住哭泣,那两个女人才走了。

    这事在村子里传了开来,好多人都知道了,也传到了刘茂根贾彩兰耳朵里。二狗回到家里,刘茂根说道:“二狗,你知道二癞子的事了吗?”

    二狗说道:“我当时就在场,差点就把二癞子给打死了,这个东西太坏了,要是我们去晚一步,娟利就给他糟蹋了。”

    刘茂根恨恨地说道:“这个狗东西,就该好好收拾收拾他,大强跟着你哥去了城里,要是娟利出了啥事,最后还不埋怨你哥啊?”

    桃子听见了,想说啥张了张嘴,又忍住了。

    贾彩兰说道:“二狗,不管咋样,也不能打人啊,你真要把二癞子打出个这那,你自己咋办啊?”

    二狗说道:“妈,这你就别担心,我能掌握住,这次也不给他点颜色,他以后还会干这种事的。”

    贾彩兰说道:“快过年了,你哥他也该回来了。”

    桃子听到这里,抿着嘴自己笑了一下,大狗走了两个多月了,眼看着年关近了,是该回来了。

    贾彩兰对着桃子说道:“桃子,你有时间去看看娟利,你们年青人能说到一块,有些啥事给她多叮嘱一点,千万别再出啥事了。”

    桃子应了一声:“妈,我这就去。”

    桃子出了门,去了娟利家,娟利现在已经平息下来,一直待在屋子里没有出门,桃子来了,刚说了一句嫂子,娟利的眼泪就流出来了。

    桃子安慰她说道:“嫂子,这事过去了,别伤心了,那个二癞子太坏了,以后,咱们都躲着他。”

    娟利委屈地说道:“桃子,我以后咋出门见人啊?我真想一头碰死了算了。”

    桃子说道:“嫂子,谁不知道你是个正经女人?都是那个二癞子太坏了,和你没有关系,你千万要想开点。”

    娟利伤心地说道:“你能这样说,可村里的人不一定这么想,他们兴许会说我想男人了,守不住了。”

    桃子说道:“嫂子,快别这么说,除了二癞子,咱们村里的人都厚道着呢,咱们的男人在外边给咱们挣钱,咱们就要让他们放心,不管咋样,都要给自己的男人守住。”

    娟利点点头:“我能守住,桃子,嫂子问你一句体己话,大狗不在,你想不想他?”

    桃子两眼幽幽地,说道:“想啊,白天还好过一点,到了晚上就想他,可想也是白想,等了他该回来的时候就会回来的。嫂子,你想大强不?”

    娟利点点头笑了一下:“我也想,马上就要过年了,咱们的男人也该回来了。”

    桃子说道:“是啊,他们都该回来了,嫂子,你以后有时间了去我家窜门,咱们也好解解闷。”

    娟丽点头:“嗯。”

    桃子回到家不久,枣花就过来了,她钻进了桃子的房间,两个人就在一起叽里呱啦说了起来。

    在这之前,枣花一直对桃子心存芥蒂,就因为她和二狗之间那点事,不愿意见她,在小翠生娃那阵,桃子还跟她一起去了小镇,一直忙前忙后,到了最后,出现了那个蒙面人,桃子又和她在一起商量咋样逮那个蒙面人,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

    枣花一天不到桃子这来,就感觉心里空荡荡的,见桃子是一个目的,更重要的一个目的是想见到二狗。

    枣花这次来没见到二狗,她钻进了桃子房间,和她说起了二癞子的事。

    枣花先笑了一下说道:“桃子嫂子,你知道了二癞子的事了吗?”

    桃子点头,说道:“知道了,我刚才还去过娟利家,这个二癞子太不是东西了,害了娟利,我刚才去她家,她还哭哭啼啼,说是没脸见人。”

    枣花笑着说道:“我还听说,二狗和几个人打了二癞子,不知道是谁在二癞子那儿踢了一下,差点就把他踢成太监了。”

    桃子也咧开嘴笑了起来:“真的啊?这种瞎东西,就该让他当太监。”

    枣花捂着肚子笑,笑完了之后说道:“我一直想,那个蒙面人就是二癞子,你想想,他这么坏,不是他还能是谁?”

    桃子点点头:“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像他。”

    枣花说道:“这次二癞子挨了打,以后就会安宁下来了,我们就不用害怕了。”

    桃子思量了一下说道:“要是那个蒙面人不是二癞子呢?我们知道是他,我们就不用怕他了,就怕我们猜错了。”

    枣花笑着说道:“嫂子,不会的,我敢保证这个蒙面人就是二癞子,这次二狗教训了他,他以后见了我们都会躲着走。”

    桃子笑着:“我当时没在场,我是我在场,我就会抓破二癞子的脸。枣花,这两天我没去你家,你嫂子奶水下来了没有?”

    枣花高兴地说道:“下来了,那奶水哗哗的,娃根本吃不完,嫂子,你和我嫂子的都差不多大,以后有了娃儿,也会这样的。”

    桃子脸一红说道:“看你说的,我要生娃还早着呢。”

    枣花说道:“不早,我哥和我嫂子没结婚是就在一起了,结婚八个月就生娃了,让我算算日子,你和大狗哥结婚到现在也三个多月了,嫂子,你怀上了没有?”

    桃子摇摇头:“还没有,我也不知道咋回事,那个东西还月月来,不是迟几天就是早几天,为这事,我妈都不高兴了。”

    枣花笑着:“你别担心,我会看相,你让我看看,凭你这身段,勾蛋,保管能生十个八个的。”

    桃子就笑着挠枣花的痒痒,说道:“我要生那么多,还不成了猪下猪娃了。”

    枣花止住笑说道:“我出来时间太长了,也该回去了,你没事了就到我家去窜门。”

    枣花离开了桃子房间,桃子把她送到院门口。

    枣花回到了家里,先去了小翠房间,小孩已经安静地睡着了,小翠正在为奶水多得无法排出来发愁,又是揉又是挤,两只肉球还是憋得难受。

    枣花说道:“嫂子,你这是干啥啊?把奶水挤掉多可惜啊?”

    小翠痛苦地说道:“奶水太多了,小孩又吃不了多少,我这两只奶子都快要涨破了。我的手都累酸了,还是没挤出多少。”

    枣花担心地说道:“嫂子,那咋办啊?”

    小翠两只肉球涨的圆圆的,暗绿色的血管都能看到,面色痛苦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只能用这笨办法了。”

    枣花准备离开,说道:“那你慢慢挤吧,我走了。”

    小翠说道:“枣花,你等一下,你帮一下嫂子吧。”

    枣花停下不解地说道:“我咋样帮你啊?”

    小翠想了一下说道:“你去吧,你没办法帮我。”

    等枣花离开了房间,小翠又开始挤了起来,奶头上的通道好像堵住了,不管她咋样用力,每次挤出来都是很细的奶水,难受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到了这一晚,二狗吃过后就想出门,刘茂根叫住他:“二狗,你干啥去啊?”

    二狗也没看他,只顾向外走。

    贾彩兰说道:“二狗,你爸跟你说话呢。”

    二狗说道:“我出去转转。”

    刘茂根不高兴地:“外边黑灯瞎火的,转啥呢?好好待在家里。”

    二狗没理他这茬,还是出去了。刘茂根想骂他几句,没骂出口,自己先咳嗽个不停。

    贾彩兰说道:“他爸,你别跟娃生气了,娃大了,有时候还得让着他。”

    刘茂根一轮咳嗽结束,说道:“二狗变成这样,都是你惯的,啥事都依着他,还要我们这两个老家伙干啥?”

    二狗离开了家,先在村子里转了一圈,最后就到了二癞子家门外,找了一块石头垫在脚下,爬在墙头上向里面张望,他想看看二癞子晚上都干啥。

    二癞子家电灯还亮着,他坐在屋里吃着东西,然后又给花子喂了一点东西,就上了炕,不一会灯就灭了。二狗看了一下,没看出啥名堂,就悄悄离开了墙头,然后又在村里转悠了一会。

    二狗去了金锁家门口,金锁媳妇荷花早已经关了房门睡觉了,他又去了娟利家,正好娟利关闭的院门打开了,娟利出来提尿盆,看见不远处一个黑影,吓了一大跳,叫了一声:“谁?”

    二狗过来说道:“嫂子别怕,我是二狗。”

    娟利说道:“这么晚了你不在家睡觉,在村里胡转啥呢?”

    二狗说道:“嫂子,村里好几个男人都跟我哥去城里了,我心里有点不放心,害怕有人捣乱,就出来转转。”

    娟利说道:“哦,我差点就把你当成坏人了,二狗,外边这么冷的,你到家里坐坐吧。”

    二狗急忙说道:“不用了,你忙你的,我再去其他地方转转,嫂子,记住晚上一定要关好门,要是有啥事,你就喊。”

    娟利说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二狗离开,娟利心里想到,这个二狗,黑灯瞎火的干啥呢?就去茅厕提了尿盆,回到院子里,关上院门,感觉还不保险,又顶上一根木杠子,才提了尿盆回屋里去了。

    二狗在村里转了好几遍,等村里人其他人家的灯火熄灭了,这才向家里走去,走进院子,桃子房间里的电灯还亮着,他摸索着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也没有开灯,看到了那道从小洞透过来的光束,心里感觉暖洋洋的。

    他走进木板墙,取下那个小木塞,眼睛贴到那个小洞向桃子的房间看了一下,桃子已经睡在了被窝里,背对着他,一头乌黑的长发,他轻轻笑了一下,将小木塞放好,回到炕上睡觉了。

    小翠睡了一觉又给憋醒了,小孩睡在身边,她轻轻拍打着小孩的身体,那两只肉球憋得疼了起来,她拉亮了灯,自己又挤了几下,没有挤出奶水来,托起肉球,弯下脖子想含住奶头用力吸几口,可就是差那一点点够不着,她有点生自己的气了。

    小翠实在没办法了,大声叫着:“枣花?枣花!”

    枣花在旁边的房间里迷迷糊糊答应了一声,然后就过来了,揉着眼睛说道:“嫂子,你叫我啊?”

    小翠痛苦地说道:“小翠,你先关上门,嫂子难受死了,你帮嫂子挤挤吧。”

    枣花为难地说道:“这?要是我哥在,有他帮你挤多好啊,我给你挤,总感觉怪怪的。”

    小翠说道:“你没看嫂子都要难受死了,你在不肯帮我,我今晚上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上来吧,啊?”

    枣花想了一下说道:“那好吧。”

    枣花上了炕,小翠把小孩移到一边,给枣花腾出一块地方,两个人睡在一头,小翠撩起衬衣,露出那两个很夸张的大肉球,用眼神鼓励者枣花,说道:“枣花,快挤吧。”

    枣花伸出自己的手,伸向了小翠的肉球,随即停了一下,犹豫着,说道:“嫂子,这样好不好啊?我总感觉这事不好。”

    小翠用眼神哀求着她,说道:“枣花,有啥好不好?嫂子现在难受死了,你在不帮嫂子就没人帮了,你总不能看着嫂子难受吧?”

    枣花狠下心来,伸手抓住了那两只肉球,刚一抓住的时候,心里就升起了那种怪怪的感觉,她极力想排斥这那种感觉,想赶走那种感觉,可那种感觉就是缠着她。

    枣花就像挤羊奶一样挤着,最后两只手合力挤一只肉球,挤出了一点点,效果还不是很明显。

    枣花说道:“嫂子,还是不行啊?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出了这么一点。”

    小翠也在和自己挣扎,但她很快从那种感觉中挣扎了出来,说道:“枣花,那咋办啊?我真想自己咬住狠狠吸几口,可我就是够不着。”

    枣花说道:“那咋办啊?嫂子,你快说啊,我也不想你这么难受,只要能让你轻松一点,我会帮你的。”

    小翠眼神看着枣花,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肉球,渐渐移到了枣花的嘴边,枣花明白了小翠的意思,也看着她,停了一会,枣花张口就咬住了她的肉球,用力吸了起来。

    小翠闭上了眼睛,轻轻啊了一声,身体随着扭动了一下,两条腿绞在了一起。

    枣花吸了满满一口奶水,吐在了旁边的碗里,说道:“嫂子,你咋啦?我看你比刚才还难受了?还要不要吸了?”

    小翠眼光迷离,脸红扑扑地,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说梦话一样说道:“枣花,你快吸啊,你多吸几口,嫂子才会好受。”

    枣花得到了鼓励,对着那只肉球张开了嘴,满满含在嘴里,这次,她没有吐到碗里,而是直接咽了下去,她尝到了那甜中带咸的味道。不知不觉中,两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这一晚,枣花帮小翠解决了一直困扰她的难题,两人无形中又亲近了许多,不由自主就抱紧了,两个人的脸都红通通的,能听得见彼此的心跳。

    枣花知道这件事不对,但是又不能不帮着小翠,两人就这么稀里糊涂了过了一晚。

    到了第二天,枣花先醒来了,看了小翠一眼,小翠还闭着眼睛睡的很香,枣花手托腮看着小翠,过不了多久,小翠也醒过来了,两人都是相视一笑。

    枣花说道:“嫂子,这下感觉咋样?”

    小翠笑着说:“好多了,不过还有点憋,等一会娃醒来给他吃过后再看看。”

    枣花小声说道:“嫂子,这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也不能给我哥说,要不然,他会怪我的。”

    小翠抿着嘴笑了一下说道:“那当然,这是咱们两个的秘密,谁都不能告诉。”

    枣花也对着小翠笑着,说道:“嫂子,你说我们两个是不是变瞎了?”

    小翠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有啥?我们又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就这,那算瞎啊。”

    枣花说道:“你说不是就不是了,嫂子,你需要我帮忙了尽管吭一声,我哥不在,只好我给你帮忙了。”

    小翠说道:“枣花,我要你晚上还跟我睡,你来不来?”

    枣花说道:“你邀请我,我当然要来啊,时间不早了,我听见咱妈都起来了,我也该起来了。”

    枣花坐起来,一想起自己的棉衣还在隔壁的房间里,穿着里面的单衣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穿上了衣服。

    枣花妈给锅里坐了一碗鸡蛋羹,给锅灶下加上了柴火,看到枣花说道:“枣花,你嫂子咋样?还憋不憋?”

    枣花洗着脸,说道:“现在好多了,妈,马上就要过年了,我哥咋还不回来啊?”

    枣花妈说道:“我也不知道,应该快回来了,你盼你哥回来,是不是想让他给你买新衣服穿啊?”

    枣花说道:“他现在有我嫂子,那还顾得上管我啊?妈,我要你给我买新衣服。”

    枣花妈说道:“你现在和二狗虽然没订婚,但是大家都知道了你俩的事,我看这新衣服,还得二狗买。”

    枣花笑了一下说道:“指望他给我买衣服,我就只有光屁股了。”

    小翠也起来了,包着头到了外屋,听到这话笑着说道:“枣花,是不是你要光屁股啊?你放心,你不好意思说,我去给二狗说,让他给你买衣服。”

    枣花急忙说道:“嫂子,你千万别给他说,好像我嫁不出去了非要黏着他一样。”

    枣花妈也笑了笑,说道:“我看就是这样。”

    枣花不高兴地说道:“妈,我嫂子笑我,你咋也笑我?你们都欺负我。”

    枣花妈说道:“好了不说了,小翠,你还没出月子,不要下炕,赶快到炕上去,妈这火炕还暖活着,你快上去。”

    小翠应了一声,回自己房间抱了小孩,小孩已经醒过来了,睁着小眼睛四处看着,小翠脸上就露出了母亲对儿子特有的慈爱表情,抱起小孩到了外屋,端着小孩撒尿。

    枣花过来逗着小孩,说道:“小家伙,快点尿啊,尿完了姑姑抱你。”

    小孩子猛地尿了出来,差点就尿到了枣花的脚面上,枣花跳了起来,叫道:“小不点,你这么坏的,你尿到了我脚上了,等你爸爸回来,让他给我每一双新鞋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