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乡村猎艳 > 乡村猎艳最新章节 > 第12章 桃子你要喂饱我

乡村猎艳 第12章 桃子你要喂饱我


    第12章 桃子你要喂饱我 乡村猎艳 青豆

    小翠笑了起来:“枣花,你想穿新鞋了,嫂子给你买。”

    小翠抱着小孩上了火炕,拉开半个窗帘,小孩看着窗外的光亮,一双小手舞动着。小翠解开棉衣,撩起里面的衬衣,露出一个白大的肉球,把奶头塞到小孩嘴里,小孩小嘴蠕动着,吸着奶水。

    枣花也上了火炕,坐到了小翠旁边,看着小孩子吃奶。

    枣花妈拿着一个正在做的布鞋递给枣花,说道:“枣花,算做鞋着,一天要学着干点活,不然以后到了你婆家,干不了活让人家说。”

    枣花说道:“妈,现在都穿买的鞋,谁还穿做的布鞋啊?嫂子,你说是不是?”

    小翠抿着嘴不说话,小孩子吃了一会,她把小孩子换到了另一个肉球上,小孩子被奶水呛住了,哇哇哭了起来,小翠抱起小孩子,哄了几下,又把奶头塞到了小孩嘴里。

    枣花妈去了一趟屋外,看到天阴沉沉的,飘起了雪花,回到屋里说道:“天下雪了,我去揽点干柴禾去。”

    枣花高兴地叫道:“下雪了,好啊,我最喜欢下雪了,我要出去看看。”

    枣花下了火炕,登上鞋子就到了院子里,看到满天飞舞的雪花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扬起脸张开双臂,一副很陶醉的样子,有的雪花落到了她的脸上,冰凉凉的,瞬间就化成了小水珠。

    枣花妈拿了一个竹笼出来,把竹笼递给她说道:“你还把你当小孩子啊?快去揽点柴禾去。”

    枣花提了竹笼去了屋后的柴禾堆里,折了一笼包谷杆,装了满满一笼回到了家里。

    枣花妈从锅里把鸡蛋羹端出来,吹了几口,倒上酱油放到炕栏上,说道:“小翠,趁热快吃吧。”

    小翠说道:“妈,我不想吃,你自己吃吧。”

    枣花妈说道:“我现在不需要营养,你快吃吧。”

    枣花笑着说道:“就一碗鸡蛋,你们还让来让去,嫂子,你吃吧。”

    小翠皱着眉头说道:“枣花,别让我再受罪了,这鸡蛋还是给咱妈吃吧。”

    枣花端起鸡蛋碗递给枣花妈,说道:“妈,我嫂子的情况我知道,她真的不需要营养了,你还是你吃吧。”

    枣花妈说道:“妈都老了,还需要啥营养?你嫂子不吃,你吃。”

    小翠笑着:“妈,谁说人老了就不需要营养了?你快吃吧。”

    枣花妈说道:“好,我吃,你要是不爱吃鸡蛋,明天我就不弄了。”

    外边的雪下的越来越大,从屋里看出去,那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下来,不一会地上就落了薄薄的一层。枣花看了一会,心就痒痒了坐不住了。

    枣花说道:“妈,我出去一下。”

    枣花妈说道:“下这么大的雪,你干啥去啊?”

    枣花说道:“我去桃子家窜门去。”

    枣花妈追着她的身影:“你和二狗还没定婚,整天往他家跑也不是事啊,别去了。”

    枣花已经走远了,枣花妈叹口气回到屋里。

    小翠笑了一下说道:“妈,你就别管她了,她爱去哪儿就让她去哪儿,又丢不了。”

    枣花妈摇头说道:“小翠成大姑娘了,这样不注意,村里人要是说闲话,那就不好了。”

    小翠说道:“妈,那你也不能整天把她关到笼子里啊,她去找桃子,又不是找二狗,你就放心吧。”

    枣花出了家门就向二狗家走去,在上那一溜石阶的时候,脚下打滑差点摔了一跤,到了二狗家,一家人都在,贾彩兰见了枣花脸上全是笑,二狗只看了她一眼,就把脸别过一边,给黑子喂东西吃。

    贾彩兰给枣花拍掉身上的雪花,笑着说道:“枣花,今天来了就别急着走,和你嫂子多坐坐,一会就在家里吃饭。”

    枣花笑了一下说道:“婶,不用了,我就和桃子嫂子坐坐,等一会我还要回家做饭呢。”

    枣花和桃子进了桃子房间,两人上了炕,炕上的电褥子一直开着,被窝里很暖和,两人脚蹬着脚。

    枣花看见炕头也放着一双正在做的布鞋,拿起来看了一下说道:“嫂子,这是你做的啊?你的手真巧。”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我也不会做,原来在娘家见我妈做过,我这也是在学,一天没事,就当差心慌呢。”

    枣花用手指在鞋底上大概量了一下,说道:“大狗哥穿这么大的鞋啊?”

    桃子说道:“他弟兄俩的脚都大。”

    枣花说道:“我也想做一双鞋,你教我做行不行?”

    桃子笑着说道:“这有啥不行的?这就有现成的,你先学着做,那儿不会了我给你说。”

    外边的积雪越来越厚了,望出去白白的一片,桃子看着窗外,呆了一下,差点针就扎了手指。

    枣花看着桃子的神情说道:“嫂子,你是不是想我大狗哥了?”

    桃子说道:“咱们这下这么大的雪,不知道县城下了没有?如果县城也下了,你大狗哥他们就不能干活了,也该回来了。”

    外屋的贾彩兰开始做饭,桃子听见了,说道:“枣花,你坐着,我得下去帮忙。”

    枣花也下了炕,说道:“这么快就到饭时了?我也要回去做饭。”

    两个人到了外屋,枣花说道:“叔,婶,我回去了。”

    贾彩兰从面盘里拿出来一双面手,过来说道:“枣花,别回去了,就在我家吃饭,桃子,你和枣花上炕去,我一个人做饭就行了。”

    枣花急忙说道:“婶,不了,我还要回去帮忙做饭呢,我走了。”

    枣花踩着积雪出了院子,脚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她甩动着胳膊保持身体平衡,提防跌倒。

    枣花走后,贾彩兰叫说二狗:“枣花走你也不留她,你这人真够死板的。”

    二狗说道:“你都没留住我还能留住?”

    桃子转过身偷笑了一下,又转过脸来,看了一眼二狗,二狗有心灵感应似地也看了她一眼,她急忙躲开他的目光,去帮贾彩兰做饭去了。

    这天大中午的时候,小翠的两个肉球又憋得生疼,就抱了小孩到了自己房间,哄着小孩睡着了,枣花妈还在屋里,小翠悄悄叫了枣花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用手指指自己的前胸,枣花明白了小翠的意思,悄悄关上房门,两个人就上了炕。

    两人都没有说话,两人躺在被窝里,小翠撩起内衣,露出两个大白肉球,枣花一只手托着一个,用嘴含住吸了起来。小翠感觉到了另外一种的难受,闭上眼睛咬着牙拼命忍住。

    枣花吸了一只,还抬起头看着小翠的脸,看到她很受活的样子,由不得自己也受了感染,一只手轻轻捂到了自己的前胸上。

    县城里也下了大雪,工地被迫停工了。大狗和李强商量了一下,等这场大雪停下还要等几天,就是雪停了也不能开工,工地上的砂浆,泥土全冻住了,再加上年关快到了,就决定给工人放假。

    李强和孙红梅提了一个黑色的皮包到了建筑队,把工人都叫到一起,准备给工人发工资,孙红梅按着算好的工资,提前给工人们造了工资表,叫一个人的名字,然后把钱发给他们,再让他们签上自己的名字。

    李强给工人们说好了来年开工的时间,让他们到了时间一定回到建筑队来。等工人们逐渐散去,只剩下大狗的时候,孙红梅才给大狗发了工资,李强又拿出一个红包给大狗。

    李强说道:“这是我和红梅对你的一点心意,钱不多,只有五百块钱,你拿着,到了开春的时候,你把你村里的这些工人给我带过来。”

    孙红梅笑嘻嘻地看着大狗,说道:“大狗,李强对你咋样?够朋友吧?”

    大狗感动地说道:“你们对我都好,李强,你放心,不管咋样我都会跟着你,啥话都不说了,过了年我就来,给你们好好干。”

    李强在大狗的肩头拍了一下,笑着说道:“这就对了,身上有钱了,去街上给家里人买点东西,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大狗笑了一下说道:“是该给他们买点东西了,我买东西不在行,李强,你陪我一起去吧。”

    李强说道:“我还有点事,让红梅陪你去吧。红梅,你陪大狗好好转转,多买点东西,要是钱不够,你自己拿点钱给他。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孙红梅看着大狗笑了一下说道:“大狗,走吧?”

    大狗也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道:“要不,你到大门口等一下,我给柱子他们交待一下。”

    大狗去了大宿舍,好多工人都在收拾东西,宿舍里乱汪汪的。大狗找到柱子,柱子也在收拾东西,他给小翠买了一件礼物,小心翼翼地装进包里。

    大狗说道:“柱子,我要去大街买点东西,你们是先回去还是在这等我?”

    柱子说道:“我们一起上街,再采购点东西。”

    金锁笑着说道:“大狗和孙红梅一起去,人家有悄悄话说,我们去了还不是给人家当电灯泡。”

    大狗笑着骂了他一句:“狗东西,话从你嘴里出来就变味了,你们不去就在宿舍里等我。”

    柱子说道:“那你快点啊,你知道大家一个多月没见女人了,都想快点回家。”

    大狗说道:“保证晚上你们都能抱上自己的老婆,那我去了。”

    大狗出了建筑队大门,孙红梅等在大门口,两个人肩并着肩离开了那儿,踩着积雪到了大街,临近年关,街道上的人很多,有的商店把商品摆到了大街上,店主拿着自己的商品扯着喉咙喊着大甩卖。

    大狗看着啥都觉得新鲜,那儿人多就到那儿看着。他一只手塞进口袋里,紧紧攥着钱,生怕掉了。

    孙红梅说道:“大狗,你到底想买啥东西啊?你是给谁买啊?我也好给你参谋。”

    大狗说道:“我是给我媳妇买,我也不知道买啥好,红梅,你是女人,你知道女人都喜欢啥东西,你说买啥东西好?”

    孙红梅想了一下说道:“那好,你跟我走吧。”

    大狗跟着孙红梅到了一家卖内衣的商店,里面全是女人用的内衣内裤,还有裤衩胸罩之类的东西。一个模特穿了一件黑色的胸罩和裤衩,大狗在那模特面前看着。

    孙红梅过来笑了一下,说道:“大狗,你是不是想给你老婆买这东西啊?你老婆身材咋样?”

    大狗想了一下,说道:“和你差不多。”

    孙红梅会心地冲他笑了一下,说道:“那我就知道号码了,咱们到柜台上去。”

    两个人到了柜上上,买了一件带花边的黑色的大号胸罩,又买了一条黑色的裤衩,大狗准备付钱,孙红梅已经付过钱了。

    两人出了商店,大狗说道:“红梅,咋能让你付钱呢?多少钱,让我把钱给你。”

    孙红梅笑了一下说道:“大狗,到现在你还跟我客气啊?我给你老婆买礼物不应该啊?不过你拿回去了,别说是我买的就行。”

    大狗也笑着说道:“红梅,我不会说的。”

    孙红梅说道:“女人家还喜欢化妆品,我带你再去买点化妆品。”

    大狗说道:“我老婆从来不化妆,不买化妆品了吧?”

    孙红梅说道:“要不要在给你老婆买一件衣服啊?”

    大狗说道:“行啊,你看啥衣服好看,就买一件。”

    最后又到了卖成衣的商店,孙红梅挑了一件雪球颜色的外套,让大狗看,大狗也很喜欢,孙红梅脱下自己的羽绒服,穿上那件外套试穿了一下,感觉还好,就让卖衣服的包了起来,去开钱时,大狗说啥也不愿意了,孙红梅就让大狗开了钱。

    最后,大狗又给刘茂根买了一件帽子,给贾彩兰买了一双鞋,到了二狗,把他难住了,最后给他买了一条皮带。买好了东西,两人就向回走,快到建筑队的时候,两个人要分路。孙红梅的脚步慢了下来。

    孙红梅说道:“大狗,说心里话,我真不想让你回去,我也不知道这是咋啦,一想到这么长时间见不上你,我心里就难受。”

    大狗心里慌乱起来,说道:“红梅,可不敢这样想,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你有李强,我也有媳妇,咱们以后都好好的,好不好?”

    孙红梅眼圈红了,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道:“好,我听你的,大狗,回去好好过个年,过完年早早来,千万别把我忘了,就是和你媳妇在一起,也要想起县城里还有我在想着你。”

    大狗含糊地答应了一声,说道:“那我走了。”

    大狗提着买的东西,快步向建筑队走去,孙红梅轻轻叹息了一声,也回自己家去了。

    等大狗到了宿舍,其他地方的工人都走了,就剩下他门村几个,这几个人开始坐不住了,吵吵着想走,大狗回到宿舍,大家才安宁下来,几个人都背上简单的行李,出了建筑队,一路去车站坐车。

    他们坐上了车,车厢里还空着几个座位,金锁和大强不停催促着司机开车,司机没有办法只好打着了发动机,轿车喘了一阵,慢腾腾出了车站。

    等轿车出了县城,驶向了小镇方向,速度才快了起来,雪还在下着,到了下午,轿车到了小镇。大狗和几个人下了车,一路说笑着向桃花沟走去。

    几个人归心似箭,路上走得很快,两个多小时就到了村口,大强对着村子里喊了一声:“哎!我们回来了。”

    柱子笑着说道:“大强,你这是给野男人打招呼啊?悄悄地回去,你说不定还能把野男人逮住。”

    其他几个人就笑。大强说道:“你老婆才有野男人呢。”

    金锁笑着说道:“等回到家里,大家想干的第一件事都是啥?”

    柱子说道:“我饿坏了,先吃两碗面片子。”

    大强说道:“还吃啥饭啊,先跟老婆睡上一觉,这一个多月没见着老婆,比一年时间都长,把人都憋坏了。”

    几个人又笑了起来,说笑着就过了软索桥,一进村子,几个人就分头回家了。

    大狗心里其实想的和大强一样,但是他明白他没有大强这个条件,他家一屋子人,大白天的和桃子在房间里弄这事,一家人脸上都挂不住。

    大狗进了屋,刘茂根和贾彩兰坐在炕上,桃子也在自己的房间,刘茂根看见了大狗高兴地叫了一声:“大狗,你回来了?路上好好走吧?”

    桃子听见声音,差点高兴的流出眼泪了,急忙出了房间,冲着大狗傻傻地笑着。大狗把拿回来的包打开,把给爸妈和二狗买的东西分给了他们,然后递给桃子,挤了一下眼睛说道:“把这个拿到房子里去。”

    桃子就把东西拿进了房间,不一会又出来了,说道:“大狗,我给你做饭吃。”

    大狗一语双关地说道:“饿坏了,一会要多吃点。”

    贾彩兰也下来帮桃子做饭。桃子说道:“妈,不用你帮忙,你坐到火炕上去。”

    贾彩兰说道:“两个人做饭能快一点。大狗,你坐到火炕上去,暖一下脚。”

    桃子说道:“大狗,我那边电褥子也开着,坐咱房间炕上去,一会饭好了,我给你端过去。”

    大狗高兴地说道:“哦,那我去了,外边冷得很,两条腿都冻麻了,让我暖暖。”

    桃子和贾彩兰在外边做饭,大狗就到了自己房间内,手伸进被窝摸了一下,被窝里很暖和,就脱了鞋子到了炕上,背靠在被子上,想着桃子,脸上挂着微笑。

    不一会桃子端着一碗面就进来了,说道:“大狗,调和是按我的胃口调的,你先尝尝,要是缺啥我拿去再给你加点。”

    大狗端过碗说道:“都好着呢。”

    桃子看着他吃的馋相,笑了一下:“慢慢吃,没人跟你抢。”

    大狗一边吃着饭说道:“桃子,下边冷,你也坐上来。”

    桃子说道:“不了,等你吃完,我在给你盛一碗。”

    大狗一手端着碗一边拉住桃子,说道:“我这一碗就够了,你上来,我一会有好东西给你看。”

    桃子就上了炕,坐在他脚底下,大狗一只脚伸到她两腿中间,蹬着她那里,脚尖在交裆还动了几下,桃子夹紧了双腿,用眼睛瞪着他,也没说话。

    大狗吃着饭,说道:“你把刚才拿进来的包打开,看看是不是好东西。”

    桃子打开包,拿出那件雪球色的外套,惊喜地叫着:“这是你给我买的啊?太好看了。”

    大狗高兴地笑着:“当然是给你买的,你先穿穿。”

    桃子站起来,脱掉外边的棉衣,穿上新衣服,歪着身子前后左右看了看,说道:“大小刚合适,大狗,谢谢你。”

    大狗笑着说道:“你穿上这件衣服就更好看了,你要是到了县城,走在大街上,谁不把你当城里人。”

    桃子脱下衣服,重新穿上原来穿的那件棉衣,把新衣服叠好放进包里,她又看见了孙红梅买的那两件胸罩和裤衩,拿在手里看着,笑着,说道:“大狗,你买这干啥?还有这个,是啥东西啊?”

    桃子拿起孙红梅买的那胸罩和裤衩,笑眯眯地看着,那个胸罩她知道,那条裤衩她没看明白,就问了大狗。

    大狗笑着说道:“这你不知道啊?就是裤衩,你穿上绝对好看。”

    桃子难为情地说道:“这裤衩这么窄,让人咋穿啊?一下子就勒进沟渠里了,咋还能护住屁股蛋子?你一天就知道胡花钱,我不穿。”

    大狗笑的差点把饭喷出来了,说道:“你啊,一辈子都文明不了,城里人就穿这个。”

    桃子心里一紧,收起微笑说道:“大狗,你是见过城里人穿这个啊?你说,是不是你跟城里人相好了?”

    大狗见她认真起来,急忙解释,说道:“城里的女人咋会看得上我这个泥腿子啊,我是看见商店里的模特穿过,见人家穿的好看,才给你买的。”

    桃子还是不高兴,说道:“你说来说去,还是看见人家穿过,我一天在家里想着你,盼着你回来,谁知道你在城里没事了看人家模特。”

    桃子有点委屈,鼻翼抽动着,差点就哭起来了。

    大狗本来想博桃子一个欢喜,没想到适得其反,急忙放下碗哄她,说道:“桃子,你想哪儿去了?那个模特是假的,是塑料做的,商店里卖东西的都摆那玩意,就是看也看不出来啥名堂。”

    桃子不高兴地说道:“就是模特也不能看。”

    大狗笑着说道:“好好,你不让我看我就不看了,以后进了商店我就闭上眼睛,好了,别这样了,我刚回来,你就不能给我一个笑模样?笑一下?”

    桃子噗嗤一声笑了,说道:“赶紧吃饭,吃完了我再去给你盛一碗。”

    大狗很快吃完碗里剩下的饭,说道:“我吃一碗就够了,桃子,你别出去了,多陪我一下,我心里有好多话给你说。”

    桃子没听他的,准备下炕,说道:“就你肚里那点墨水,还能说出啥好话来?等我去把过锅碗收拾了再来。”

    桃子就端了空碗去了外屋,贾彩兰正在收拾锅碗,桃子自己要刷锅,贾彩兰说道:“桃子,不用你洗锅了,你去多陪陪大狗。”

    桃子放下碗又回到了房子,她站在地上,说道:“大狗,你不是有好多话要说吗?你说吧。”

    大狗看了一下门,说道:“你把门闭上,这都是咱们悄悄话,还能让家里人都听见啊?”

    桃子小声说道:“我不,我才不上你的当,大白天的多不好,等到了晚上再说吧。”

    大狗有点着急,说道:“那你上炕来,下边太冷了。”

    刘茂根一个人在院子里扫雪,扫了几下就咳嗽起来,差点就背过气去。喘了一阵能说出话了,叫大声叫着:“二狗,二狗,快出来扫雪。”

    二狗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动,也没有回应他的话。

    刘茂根就开始骂了:“懒东西,养你还不如我喂一头猪,就是喂一头猪,一年到头也能给我换几个钱。”

    桃子听见刘茂根的骂声,心里不安,对着大狗说道:“大狗,咱爸一个人在院子里扫雪呢,咱们去帮帮忙。”

    大狗一腔心思全在桃子身上,心里就像猫抓一样,正烦着呢,说道:“二狗不去,我也不去。”

    桃子笑着说道:“你真不去?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以后也不听你的话。快起来,我就喜欢堆雪人,你陪我去堆雪人吧。”

    桃子抓着大狗的手硬是把他拉了起来,又给他穿上鞋子,两个人到了院子里,大狗找到了扫把和锨,把锨给了大狗,大狗在前边铲着,她跟在他后边扫着。

    刘茂根说道:“大狗,你才回来,在屋里多歇着,这点雪我一个人就扫完了。”

    二狗已经拿着笤帚到了门口,听见这话,气呼呼地把笤帚扔在地上,又回屋里去了。

    刘茂根指着屋门,生气地说道:“你们看看,这个崽娃子,我叫了半天不动窝,刚出窝了一下没干又回去了。”

    桃子说道:“爸,就这点活,你也不用干了,有我和大狗干,你回去吧。”

    大狗也说道:“爸,你身体不好,不敢受凉了,你听桃子的话,回屋里去吧。”

    刘茂根摇头说道:“你和二狗都是我和你妈生的,咋没想到,他和你就差这么远,唉,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啊。那你们干,我就回去了。”

    桃子和大狗在院子铲雪扫雪,很快把院子里的积雪扫成一堆,两人都很高兴,桃子闹着要在院子中间堆一个雪人,大狗就依着她,很快就堆成了一个雪人,桃子找来了两个煤球做成雪人的眼睛,找了一根红萝卜做成雪人的鼻子,打远处一看,还真像回事。

    两人叫着笑着干完了活,看着自己的杰作,感觉很满意。

    桃子笑着看着大狗,说道:“大狗,以后每年下雪我都要你陪我堆雪人。”

    大狗点头说道:“你放心,我每年都会陪你,给你堆一个大大的雪人。”

    桃子和大狗相视一笑,大狗打了一个喷嚏,桃子关切地说道:“啊呀,你是不是感冒了?快回屋吧,都怪我,要不是我闹着堆雪人,你也不会这样。”

    大狗紧盯着她笑着说:“我这身体壮着呢,跟一头牛一样,这点算啥?”

    桃子说道:“那你别叫大狗了,叫大牛算了。”

    两个人又笑。大狗小声说道:“桃子,这天咋还不黑啊?我真想你了,到了晚上,我要你穿上我给你买回来的那两件东西,要让我好好看看。”

    桃子也小声说道:“我不,你想拿我和模特做比较,谁知道你还会想出啥办法折腾我。”

    大狗仍旧小声说道:“桃子,我一看到你,我就忍不住了,底下那东西早起来了,今晚上,你要好好让我吃饱,把欠我这一个多月的都补回来。”

    桃子脸红了,害羞地说道:“那次你都这样说,最后还不是一次就把你喂饱了?”

    贾彩兰在屋里叫着:“大狗,桃子,雪扫完了,还待在雪地里干啥?赶快回家吧。”

    大狗和桃子笑了一下,两人就回到了屋里,两人心里都巴巴地盼着天黑,从两人的眼神里都能看到对对方的期待。

    再说柱子回到了家里,看见小翠已经生了,而且生了一个男娃,高兴的合不拢嘴,先把小孩抱了起来,不停地说着:“快叫爸爸,叫爸爸,以后,爸整天抱着你。”

    小翠笑着:“娃这么小,哪里会叫爸啊?”

    柱子说道:“那啥时候会叫爸?我都等不及了。”

    在一旁做饭的枣花妈笑着说道:“最快也都要等到过岁,你小时候会叫啥都到一岁半了。”

    枣花说道:“妈,那我会叫人是多大啊?”

    枣花妈说道:“你比你哥早,你看看你那薄嘴唇,说话不饶人的样子,就知道你比你哥说话早。”

    柱子说道:“枣花,我还记着,你刚会说话那阵,说话咬不真,把裙子叫锤子,追着咱妈要锤子,说出来都把大家逗笑了。”

    枣花和枣花妈做好了饭,枣花先给柱子盛了一碗,其他几个人也吃了一点。吃完饭,枣花妈收拾锅碗,小翠抱着小孩就到了自己房间,柱子跟了进去。

    小翠坐到了炕上,小声说:“柱子,这些天你不在,可把我整惨了。”

    柱子笑着说道:“你真这么想我啊?”

    小翠打了他一下说道:“你胡说啥呢,我才没你这么坏,我生娃那天,你不在,你不知道我心里多难受,你惹下的事,却让我一个人遭罪,后来,奶水没下来,娃饿的直哭,我心里更难受了。”

    柱子说道:“小翠,你受的这些罪,我能想来,以后我好好对你,让你过好日子。”

    小翠说道:“等奶水下来了,娃又吃不了,我这奶子都快憋破了,就想让你好好吃几口。”

    柱子伸手在她胸上摸了一下,说道:“现在还憋不?”

    小翠说道:“娃刚吃了奶,还好一点。柱子,你也上来。”

    柱子上了炕,坐到了她身边,小翠小心地把小孩放到了另一边,靠在柱子身上,说道:“你不在的时候,我整天想你,盼你,有时候,我看到那些鸟,我想我要是它们多好啊,我就能飞到你身边去,跟你在一起。”

    柱子也动情了,说道:“我也想你,一个大宿舍里住的全是男人,一到晚上就说女人,说的神乎其神,一说起女人了,我就想你。”

    小翠笑着说道:“你们这些男人真没出息,几天不见女人就成这样了?”

    柱子说道:“那些罪你没受过,我给你说,有时看到女人,底下那东西就支棱起来了,一点都不听话。”

    小翠说道:“那要真有个女人让你干那事,你还真的干啊?”

    柱子说道:“看你说的,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谁要你干那事你要干不?小翠,你们女人在一起都说些啥?有没有说男人啊?”

    小翠笑了一下说道:“我们才不说男人呢,你们这些臭男人有啥好说的?”

    柱子的手慢慢到了小翠的前胸上,摸着了一只肉球,在那肉粒上不停动着,那奶水流了出来,黏糊糊的。柱子说道:“这么多奶水啊,人都不敢动了。”

    小翠心里有点想了,但她不知道自己没出月能不能干那种事,说道:“柱子,你只能摸摸,心里千万别胡想。”

    柱子不愿意了,说道:“自从你变成大肚子都现在,扛了我多长时间了?有三四个月了吧?再不行,我真要疯了。”

    小翠看他那种可怜巴巴的样子,心里不忍,真想答应他,但她还是没松口,说道:“柱子,你再忍几天,你要是为我好,就别想这事。”

    柱子没法了,说道:“那就再等两天,不过,你要让我吃两口。”

    小翠说道:“这个你不说我也会找你的,要不,你现在就吃吃。”

    小翠撩起内衣,一只手托着一只肉球,送到了柱子嘴边,柱子一看门还开着,急忙下炕关上门,对着小翠的肉球吞了下去。

    柱子吞住了小翠的肉球,一阵猛吸,一股甜中带咸的液体到了口里,他松开肉球,不知道该把那液体吐出来还是咽下去。

    小翠感觉到,柱子吸的时候撞着了身体内的那根神经,那根神经又连到了下边,下身就不由自主用了一下力,两条腿也加紧了,这种感觉和小翠吸的时候一样又不一样,她也不知道哪儿不一样,哪儿一样。

    小翠笑眯眯地望着他说道:“柱子,咋样啊?啥味道?”

    柱子勉强咽下那口液体,皱着眉说道:“咋是这种味道啊?我还以为是甜的。”

    小翠问道:“不是甜的,那还是啥味道啊?”

    柱子说道:“你小时候也吃过啊,你不记得啥味道了?”

    小翠笑了一下说道:“谁还能记得小时候的事啊?你快说,啥味道啊?”

    柱子没有说话,又含住她的另一个肉球,吸了一大口,然后松开肉球,找着了小翠的嘴巴,要把嘴里的东西吐到她的嘴里。

    小翠知道了他的意图,急忙躲开,笑着说道:“你干啥啊?别胡闹了,你自己吃了吧。”

    小翠捏住了柱子的鼻子,柱子没办法又把那口东西咽下去了。柱子还要吸,小翠不让了,说道:“行了,给儿子留着吧,这东西你尝尝就行了,还真想吃饱啊。”

    柱子还想吃,一张嘴拱着她的肉球。

    小翠坏坏地说道:“人家都是儿子吃他妈的奶,你这算那回事啊?你叫我一声妈,我才让你吃。”

    柱子也笑着:“你能有我这么大的儿子啊?你有这么大的本事吗?”

    柱子说完又叼住了小翠的肉球上的肉疙瘩,小翠使劲拽着,柱子不松口,把肉球拉的长长的。

    小翠笑着说道:“柱子,你看你,像不像一条狗,见了肉就没命了。”

    柱子松开肉疙瘩说道:“我就是狗,我就想咬你一口。”

    小翠抓住机会,急忙拉下衣服,说道:“好了,耍够了就行了。”

    柱子还不满足,一双手摸着她的肉球,捏着肉疙瘩。柱子说道:“小翠,那事你不让弄,让我亲亲总该可以吧?”

    小翠说道:“可以,但是你别胡想。”

    柱子抱住了小翠,嘴就凑到了小翠的嘴上,用嘴唇轻轻碰碰她的嘴唇,伸出舌头就挤开了小翠的嘴巴,舌头尖挤着她的舌头尖,然后舌头在她的嘴里搅合着。小翠眼睛也闭上了,一双胳膊自然地抱住了柱子。

    小翠开始哼哼唧唧起来,柱子知道小翠也想了,腾出一只手就去解她的裤带,小翠反应过来,急忙把他推开,说道:“咱们说好的,只是亲一下,你这是干啥?算了,都坐好。”

    柱子一张脸红红的,不甘心地说道:“你生了一个娃,影响了我多少事啊?早知道这样,就不要娃了。”

    这时小孩动了几下,灵醒过来,张开嘴想哭,小翠急忙把小孩抱起来,对着柱子说道:“看你说的,咱娃能听来话,已经给你提意见了。”

    柱子看着小翠抱着孩子,知道下来没戏了,沮丧地说道:“其他几个现在不知道跟自己的老婆咋样亲热呢,就我可怜,算了,你说等两天就等两天吧。”

    小翠笑了一下说道:“这还差不多,柱子,你说,你们男人都在一起说女人啥,说出来让我也听听?”

    柱子说道:“男人在一起,都五马长枪胡谝呢,是说一些自己跟自己的老婆在一起耍的事,也说和别的女人耍,不过我知道,他们都是吹牛。”

    小翠笑着:“这样谝谝就能解馋了?”

    柱子说道:“越谝越难受,都是给嘴上过生,那东西受罪。”

    小翠想了一下说道:“那你该不会把咱两的事也给别人说吧?”

    柱子笑了一下说道:“当然不会了,我说出去,害怕别人笑话,倒有一个整天缠着我让我说咱两的事,我就是不说。”

    小翠说道:“还算你嘴严实,要不,以后你要弄啥我就不答应你了。”

    柱子说道:“小翠,马上要过年了,啥时候咱们去镇上办年货啊?”

    小翠说道:“这个你自己看,今年我不能帮你了,你要去镇上,让枣花陪你去。”

    再说大狗,大狗和桃子扫完了院子里的积雪,两人回到了家里,闲暇无事,桃子就坐到了炕上,拿起一只布鞋再做着,大狗和刘茂根、贾彩兰说了一会话,也回到了房间里,到了炕上,坐到了桃子身边。

    桃子说道:“你离我远点,小心针把你扎了。”

    大狗从桃子手里拿走了布鞋,说道:“现在我挣钱了,以后买鞋穿,不用你做了。”

    桃子看了他一眼说道:“就你挣的那点钱,能有多少?还买鞋穿?这次你拿回来的钱呢?”

    大狗说道:“哦,我把钱给咱妈了,让咱妈保管。不过,我还留了一点,准备给你。”

    桃子伸出手掌,说道:“有多少?拿来。”

    大狗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给了桃子。桃子一张一张数了一边,又把钱压倒了墙角炕席下。

    桃子说道:“你把钱交给咱妈我不反对,咱两结婚的时候,花了好多钱,先把外债还了,在积攒点给二狗娶媳妇用。”

    大狗点头说道:“二狗和枣花的事咋样了?”

    桃子说道:“咱妈让生过嫂子去枣花家说过,就等着定日子订婚,可不知道是咋了,二狗就是不唾核,为这事,咱妈咱爸没少说他。”

    大狗想了一下,不高兴地说道:“我看,他心还在你这。”

    桃子蹬了他一脚,小声说道:“你小声点,说不定他能听见。大狗,你一天别胡说,其实,他和枣花好着呢,记得今年卖桃,枣花一直陪着他,我都看见了。”

    大狗压低了声音说道:“要是他真的对你有啥心思,你咋办?”

    桃子有点生气,说道:“都这么长时间了,我对你一心一意,你却这样不放心我,你要是这样,咱们过下去还有啥意思?干脆离婚算了。”

    大狗急忙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桃子,别生气了,好好,我不说了。”

    桃子和大狗两人都等着天黑,和衣倒在炕上睡着了,天渐渐晚了,雪还在下着,在房间里能听的见下雪时的簌簌声,刘茂根和贾彩兰早早睡了,二狗也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出来。

    天黑下来以后,大狗睁开了眼睛,屋子里一片漆黑,来了精神,伸手拉亮了电灯,用手推着桃子,桃子醒过来揉了一下眼睛,四下看看,窗子已经黑了下来。

    桃子坐下来说道:“到啥时候了?这一觉睡得真香。”

    大狗说道:“天黑了,咱爸咱妈都睡了,二狗估计也睡了,咱们就别睡了。”

    桃子说道:“你还不是想那事了,你去把尿盆提回来,再打一盆热水把你洗干净。”

    大狗得到了桃子这话,乐得屁颠屁颠的,急忙下了炕,先去了大门外提了尿盆,放回到房间里,又去外屋打了半盆热水回来,关上房门。

    大狗说道:“桃子,你还洗不洗?你不洗我就洗了。”

    桃子说道:“让我先洗。”

    桃子下了炕,解下裤带,把裤子褪到膝盖,对着盆子蹲下,伸出一只手洗着自己的那里。大狗低下头看着她洗,也没看清,桃子笑了一下,顺手给他撩了一点水,大狗擦了一下脸上的水急忙躲开。

    桃子洗完了,顺便就脱光了两条腿,上了炕钻到了被窝里,大狗很快洗了自己那东西,就像洗肠子一样洗干净了,也上了炕。

    桃子说道:“把灯关了吧。”

    大狗说道:“开着灯吧,我就喜欢开着灯,这样看着你干那事来劲。”

    桃子不再说了,大狗上来给桃子脱掉了上衣,还要脱里面的衬衣,桃子右手拉住,说道:“这衣服又不碍你事,别脱了吧。”

    大狗说道:“你就听我一回,你脱光了,把我给你带回来的那罩子和裤衩穿上,让我看看是啥样子。”

    桃子难为情地说道:“我不,这哪算裤衩,穿上就跟没穿一样。”

    大狗说道:“你就穿吧,穿上让我看看,人家模特穿上可好看了,人一看心里就痒痒,你让我看看,看看啥感觉。”

    桃子有点不情愿,但没在反对,说道:“你就会折腾人。”

    大狗脱掉了桃子的衬衣,把那两件东西拿过来,帮忙先给桃子戴上胸罩,这件胸罩算是大号的了,可戴在桃子身上还嫌小了一点,后边的扣子勉强扣住,把两个肉球勒起来,中间出线了一道很深的沟。

    桃子上身扭了一下,说道:“大狗,这东西太紧了,把我的还不憋坏了。”

    大狗笑着说道:“你知道个啥,这样才能保护你的东西,你要不用这罩子,以后这肉球垂下来,到了腰带上,就像三婶的一样,那才难看呢。”

    桃子笑着说道:“你才进了几天县城,学的东西倒不少啊,谁给你说的?”

    大狗怕说漏了嘴,急忙说道:“卖东西的人说的,桃子,还有裤衩,你穿上看看合身不。”

    桃子把两条腿从被窝里取出来,放在被子上,说道:“我让你给我穿。”

    大狗辨认了一下前后,就分开了桃子的双腿,把裤衩给桃子穿上,一直提到腰上,不大不小正合适。

    桃子看了一下,笑着说道:“你还挺有眼光的,大小刚好,穿上就是好看。”

    大狗也笑着说道:“那当然,你身上哪儿高哪儿低哪儿肥哪儿瘦,我都知道,买回来的当然要合身了。你这样子要是往商店里一站,这胸罩和裤衩就卖疯了。”

    桃子笑着:“你真舍得让别的男人看你老婆啊?”

    大狗说道:“我当人舍不得了,你只能让我看。就是你穿上衣服让别人看我心里都不愿意。”

    桃子站了起来,对着大狗挺胸摆臀,又扭了几下,加上穿着黑色的胸罩和裤衩,本来就很惹火的身材更加迷人了。

    大狗这边欣赏着桃子,不知道还有一个人也在欣赏着桃子的身体,天黑下来,二狗和大狗几乎同时灵醒过来,等那边灯亮起来,二狗就下了炕,到了木墙边,取下了那个松木漩涡,眼睛贴在那个洞口向大狗这边张望。

    大狗和桃子久未见面,两个人都像蓄满水的堤坝一样,急需要放一放,早早拉了窗帘,关闭了房门,要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大狗看着惹火的桃子,当下就抱住了她,一双手使劲揉着她包着罩子的肉球,又拉下罩子,嘴巴贴上去,对着一个肉球连吞带咬,另一只手到了下边,伸进了裤衩里。

    两人开始还盖着被子,你翻上来我又把你压下去,就像摔跤一样,身体在一起扭缠,最后两个人就到了被子上边,尽管数九寒天,这个时候也不觉得冷了。不一会,桃子身上本来穿戴很整齐的罩子和裤衩也被大狗揪掉了,扔在了一边。

    桃子轻喘着说道:“大狗,我想了,我要你。”

    大狗一双手还在忙活着,说道:“再等一下,让我再耍耍。”

    桃子撒娇着说道:“不嘛,我想你了,别再浪费时间了。”

    大狗没办法在拒绝了,就翻身上了桃子身上,拿着自己的东西对准了桃子那里一用力就进去了。

    开始桃子四肢不收,由着他,等了一会,就不由自主抱住了大狗的腰,大狗感觉使不上劲,取下她的手臂,又是一阵用力,两个人都很投入,就像决堤的水一样放开了。

    二狗这边眼睛不眨一下,看着大狗这边,看的他血流得快了,冲上了头,眼睛里都有血丝了。等大狗那边软塌下来,二狗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感觉自己被大狗还累,平息着急促的呼吸。

    二狗又看了一下,大狗和桃子一轮结束了,两个人都躺回到了被窝里,互相搂抱着说话,二狗估计下来不会在有好看的了,就轻轻把那个松木漩涡放回原处,悄悄上了炕,躺进被窝里。

    大狗那边算是解决了问题,心满意足一身轻松,可二狗到了受罪的时候,他体内不知有啥东西横冲直闯,想找个缺口出来,就是不得其门,他把自己的头埋进了被窝里,身体弯成一张弓一样。

    他心里一再说,今晚上让自己再梦见桃子一次,就像在桃园里那次做梦一样。他听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这句话一点都不灵,他几乎每天看着桃子,想着桃子,可做梦梦见桃子也只有那一次。

    大狗和桃子在那边还没睡,两人说着悄悄话,说一会笑一会。二狗凝神想听他们说啥,可他们的声音都很小,他没办法听到。

    大狗在给桃子说在建筑队里从工人们那里听来的笑话。桃子枕在他的胳膊上专注地听着。

    大狗说道:“你还想听不?你想听我在给你说一个。”

    桃子点着头,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你说我就听。”

    大狗想了一下说道:“有一对两口子,还有一个五岁大的儿子,到了夏天,屋里挂着蚊帐,到了晚上小儿子不睡觉,两口子想干那种事,没办法就把儿子放在蚊帐外边。这两口子在里面干的正来劲,听到小儿子在外边说,出来进去,出来进去,这男的把头伸出蚊帐外边骂儿子,狗东西,我和你妈干这事,还用得着你指挥吗?”

    桃子也笑,说道:“不是挂着蚊帐吗,这儿子咋看得见的?”

    大狗说道:“儿子当然看不见了,是儿子看见蚊帐上有一个小破洞,有一只蚊子从那个破洞里飞进去,又飞出来,等一会又飞进去,在说那只蚊子。”

    桃子握着拳头在大狗胸膛上砸了一下,笑着说道:“这个故事也能编出来啊,你们这些男人真是吃了没事干了。”

    大狗说道:“你还想听不?”

    桃子说道:“想听,但这种故事不想听,重新换一个有意思的。”

    大狗笑着说道:“我这还有一个故事,保证好笑。一个男人赶着几只羊去住店,店主人是个女人,这男人就想和这女人办那种事。”

    大狗没说完,桃子就打断他的话说道:“不听了,你三句话不离本行,一说就说到这事上来了。那后来呢?”

    桃子嘴上说不想听他讲故事,但还是好奇心驱使,还想知道后边的事。

    大狗顿了一下说道:“那女人就说,干一下送给她一只羊,那个男人舍不得他的羊,又想和那女人办事,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那男人和女人干事,一边还数着一只两只三只,数了一会,男人停下了,女人受不了了,就问他为啥停下来,男人懊恼地说他没有羊了,女人说你没有羊我有啊,你干一下我就送你一只羊,最后,那个男人不但把自己的羊要了回来,还挣到了女人好多羊。”

    桃子笑的合不拢嘴,笑完后说道:“你胡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女人,在吃亏也不能这样吃亏啊。”

    大狗说道:“你以为男人都想干这事啊?女人也想啊,其实,女人比男人更受活,你说,是不是?”

    桃子说道:“你胡说,女人才不想呢。”

    大狗说道:“你说不想就不想,桃子,我瞌睡来了,想睡觉了,咱们睡觉吧。”

    桃子笑着说道:“白天你还说要我把欠你这一个多月的都补回来,这才一下你就不行了?”

    大狗说道:“你饶了我吧,我真的不行了,等我睡一觉缓过劲来再说吧。”

    大狗伸手关了电灯,搂着桃子睡觉了。

    又过了一天,雪算是停下来了,近处的山沟河流,远处的大山,看过去白茫茫一片,太阳出来了,发出苍白无力的光,照在人身上也感觉不到温暖。

    再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桃花狗的人家都忙着采办年货准备过年,大狗和桃子也准备去一趟镇上,买点年货。

    桃子今天特地穿上了大狗带回来的那件雪球色的外套,心情很是愉悦。大狗说道:“爸,妈,我和桃子准备去镇上,你们看都需要买点啥东西?”

    刘茂根说道:“买点肉,咱平常都吃肉着呢,吃肉也不算啥稀罕的,少买点,在买点菜,你看着买,记住要买一串炮,大年三十放放,图个吉利。”

    贾彩兰说道:“哦,咱家的油没有多少了,记住买点,在买二斤盐。”

    桃子身上那件衣服一直吸引着刘茂根和贾彩兰的眼球,等大狗和桃子走后,刘茂根都囊:“桃子身上这件衣服值多少钱啊?这大狗真是一个海兽,不知道他挣了几个钱,这么好的衣服都敢买。”

    刘书田过来了,找大狗和二狗给他帮忙杀猪。

    刘书田说道:“茂根哥,我今天杀猪,等猪杀了,给你留一条后腿。”

    刘茂根说道:“哎呀,我不知道你要杀猪,大狗和桃子刚走,我还让他在镇上割肉,彩兰,你快追上去给大狗说一声。”

    贾彩兰答应一声急忙走了。

    刘茂根说道:“书田,一个后腿我吃不了,在肋条那给我打上三斤就行了。”

    刘书田笑着说道:“没问题,我那猪二指厚的膘,肋条肉没问题,一会开了膛你来看,看上那一块你拿那一块。”

    二狗跟上刘书田就走了,黑子摇着尾巴跟在后面,到了刘书田家,金锁和柱子也在,刘书田在外村请了一个杀猪匠,那个杀猪匠手里拿着一根带铁钩的木棍,一只手握着一寸宽一尺多长的戳刀,等人都到齐了,就到了猪圈里。

    几个人守在猪圈门口,等杀猪匠用铁钩勾住了猪的脖子,那猪就嚎了起来,几个人都跳进了猪圈里,两个人在前边提着猪的耳朵,后边一个人提着猪尾巴,到了院子里,把猪压在一辆独轮车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