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乡村猎艳 > 乡村猎艳最新章节 > 第16章 来一起睡

乡村猎艳 第16章 来一起睡


    第16章 来一起睡 乡村猎艳 青豆

    二狗说道:“我回来吃吧。”

    二狗说完就带着黑子走了,桃子开始收拾屋子,把自己房间里的被子叠起来,把那半盆药水倒在院子里,用开水烫了一下脸盆放到桌子底下,用笤帚把屋里屋外扫了一遍。

    桃子收拾完这一切,又进了二狗的房间。这是她第一次进二狗的房间,尽管二狗人没在,她还是有点紧张。二狗这家伙有点懒,被子也没叠,窝成一疙瘩堆在炕上,满屋子都有一种奇怪的味道。

    桃子使劲吸了几下鼻子,闻出这味道就是男人身上那种的味道,不过和大狗的又不相同。

    她看到今天的太阳已经出来了,知道是一个晴好天气,就把二狗的被子褥子拿到院子里晾晒一下,这样他晚上睡起来也舒服。等晾好了被褥,杨生过来了。

    杨生过看到桃子刚刚晾好的被子,笑着说道:“桃子,这是给你凉被褥啊?”

    桃子脸红了,说道:“不是,是给二狗凉的,他一天懒,被褥好长时间没见过太阳了,都快发霉了。”

    杨生过看了一眼屋里,小声说道:“二狗他人还在屋里啊?”

    桃子说道:“早去桃园了。”

    杨生过这才说道:“你爸住院,你妈在医院里照顾你爸,家里就剩下你们两个了啊,你要是想让嫂子晚上陪你,嫂子就过来。”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嫂子,不用了。”

    杨生过笑了一下说道:“桃子,嫂子问你一句话,你也别见怪,昨晚上那个二狗没对你咋样吧?”

    桃子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嫂子,看你说的啥话啊,就是借二狗一个胆他都不敢,安宁着呢。”

    杨生过说道:“这就好,嫂子一直担心这事,他以前一心想娶你,你也一心想嫁给他,可这都过去了,只要你们把这心都收起来,好好过日子就行。”

    桃子说道:“嫂子,这你放心,我向你保证,我现在嫁了大狗,心里就只有大狗了,不会在跟其他人了,即就是二狗有啥想法,我也不会答应他的。”

    杨生过笑着拉着桃子的手说道:“我没看错你,桃子,我早早就看出你是一个本分娃,现在你结婚了,二狗和枣花也订婚了,我和你爸你妈都放心了,你们家以后这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桃子笑着说道:“嫂子,去家里坐坐吧。”

    杨生过说道:“不了,我打你门前过,看见你了就来说几句话,你有时间了到我家去窜门。”

    杨生过说完就走了,桃子叹了一口气,还在琢磨着杨生过刚才说话的意思,心想着,我不用你叮咛,也不会干出丢人的事。

    桃子拿了那双没做完的布鞋,坐到屋门口的小板凳上扯着线绳子,太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一会就感到热了,她脱了外边穿的薄棉衣,穿着那件紧身的红毛衣,红毛衣裹缠在身上,胸前大肉球把红毛衣撑成两个大疙瘩。

    桃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做饭,先择好了菜,洗好切好,就开始和面了,一双手塞在面盆里揉着面团,没想到这时候下边又痒了起来,像爬进了一个虫子一样在那儿蠕动着,让她感觉很难受。

    她夹了一下腿,痒痒还没有缓解,想用手抠一下,可两只手上沾满了面,一看案板和自己下身高低差不多,就到了案板一边的角上,对准了使劲抵着,研磨了几下,下边的痒才有所缓解。

    桃子揉好了面团,用面盆扣住,就开始炒菜烧水,水烧开了,二狗还没有回来,桃子给锅灶下加好柴禾,就到了院门外,在门口站了一会。

    她看见了黑子,跛着一条后退向她跑了过来,亲近地磨蹭着她的腿,又想舔她的手背,她急忙举起手,眼光移到了远处的二狗身上。

    二狗走得很快,几步就到了院门口,桃子还站在那儿,二狗想侧身从她身边过去,桃子也没避让,二狗几乎是擦着她胸前的肉球进去了。

    桃子跟在二狗身后,说道:“你咋回来的这么晚的?是不是枣花也在桃园里?”

    二狗回到屋里,说道:“没有,她不是说她今天要和她妈一起去看咱爸吗?估计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桃子说道:“那你还回来的这么晚的?你不饿我还饿呢。”

    二狗说道:“下次我回来早点。”

    二狗看到院子里晾衣绳上晒的被褥,想着桃子心思细密,还特意把自己的被褥拿出来晾晒,心里感觉暖洋洋的。

    二狗说道:“嫂子,我的被褥脏,以后别动了。”

    桃子脸一红说道:“等有时间给你拆洗一下,褥子下边都有霉味了,在不晒一下,你人也就要发霉了。”

    两人回到屋里,二狗给脸盆里倒上水洗手,看到面已经擀好了,就自觉坐到锅灶下烧火。

    桃子到了案板跟前切面,说道:“你想吃面条还是面片?”

    二狗说道:“都行,你喜欢吃啥就吃啥。”

    桃子看他烧锅,说道:“二狗,你以前烧过锅没有?”

    二狗给锅灶下加柴禾,说道:“没有,这是第一次烧锅。”

    桃子说道:“等你和枣花结婚了,你就要给枣花烧锅了。”

    二狗不说话了,脸色变得很难看。桃子知道自己说的话二狗不爱听,就有点后悔。

    桃子就把擀好的面切成了面条,然后洒了一把干面,双手抖了几下,把面条放到面盆里,锅上的白汽已经冒了出来,桃子揭开锅盖,把面条下到锅里,又盖上锅盖。

    等面条煮熟了,桃子先给二狗盛了一碗,给自己也盛了一碗,二狗蹲到屋里吃起来,桃子坐到了屋门口,侧对着二狗。二狗一抬头就看到桃子的剪影,胸前的大肉球特别惹眼。

    桃子吃了几口说道:“二狗,吃完饭,我和你一起去桃园。”

    二狗说道:“桃园里热着呢,你不要去了,再说你去了也帮不上忙。”

    桃子说道:“桃树快开花了吧?”

    二狗说道:“还没有,咱们这气候凉,桃树要开花,还得等十多天。”

    桃子想了一下说道:“这时候,我家香椿树上的香椿该熟了,我记得一年到了这时候,小刚爬上树能折一大笼香椿,我和我妈把香椿洗净,切成小块,拌上辣子,吃起来才香呢,一想起来就流口水。”

    二狗说道:“咱们家没有香椿树,你要是喜欢吃香椿,我想办法给你弄点。”

    桃子转过头看着二狗说道:“咱们这没有香椿树啊,你到哪儿弄香椿去?”

    二狗很快吃完碗里的面条,说道:“这你就别管了,保证能让你吃上香椿。”

    二狗把饭碗放到案板上,抹了一下嘴,就去找了一根木棍,用一条铁丝一边弯成一个小钩,一边固定在木棍上,做成一个挽子,提起来就向外走。

    桃子急忙说道:“哎,二狗,你才吃了一碗饭,吃完饭再去吧?”

    二狗说道:“我吃饱了。”

    黑子看见二狗走了,也急忙跟了上去。

    桃子知道他是给自己找香椿去了,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二狗就认真了,又想起去年自己说喜欢吃酸枣,大狗就给她摘了好多酸枣,把自己都滚到沟里去了,想到这露出笑来。

    过了不久,二狗手里就拿着一捆香椿回来了,放在了案板上,桃子看见了高兴地说道:“二狗,你还真找到香椿了?”

    二狗说道:“咱这还能缺这种东西?只要你喜欢吃,保证天天都让你吃上。”

    桃子对他有了一丝感动,说道:“二狗,我想吃啥你都能给我找到,我要是想要天上的星星,你咋办?”

    二狗愣了一下说道:“只要你开口,就是摘不到星星我也要想办法。”

    桃子不再说了,不知咋的鼻子一酸,就想流眼泪,转过身背对着二狗,二狗拿起刚才自己吃过的空碗,去盛了一碗面,蹲在地上吃了起来。

    二狗吃饭,桃子在一边给黑子收拾吃的,把馍掰成碎块,放到狗食盆里,舀了一勺面汤,搅拌了几下,黑子开始吃了起来,一块馍烫着了黑子,黑子难受地想吐出来又吐不出,嗷嗷叫了几声,最后还是咽下去了。

    二狗带着黑子出门去桃园,走到村子里,遇到了二癞子,二癞子带着花子,在村里游荡,二狗一直怀疑二癞子就是那个蒙面人,对他没有好感,也不想招惹他。

    花子的肚子大了起来,怀上了一窝狗娃,估计是黑子的功劳,肚子沉甸甸的,差点就要挨住地面了,黑子见了花子,想亲近它,花子身子不方便,怕了它急忙躲在了二癞子身后。

    二癞子见了二狗说道:“二狗,你爸住院了,你家里就剩下你和你嫂子了,这机会多好啊,这下不用搂着枕头睡觉了,搂着你嫂子睡多美啊。”

    二狗没好气地说道:“放啥屁呢,这事只有你才能做出来。”

    二癞子笑了一下说道:“我要是有嫂子,那才不让她闲着呢,黑里白里折腾她,二狗,有句话咋说的,兄弟不玩嫂,树上不结枣,这嫂子就是让当兄弟的玩的,你要是不玩,那就太可惜了。”

    二狗来气了,说道:“二癞子,看你说这些话,臭不臭啊?是不是吃大粪了?”

    二癞子说道:“二狗,现在你家里只剩下你和你嫂子了,到了晚上大门一关,谁知道你们在里面弄啥啊?就是把炕弄塌了也没人知道。”

    二狗这下再也忍不住了,上前抓住二癞子的衣领,举起了拳头说道:“二癞子,你再敢胡说一句试试?看我不把你头子拧下来当球踢。”

    二癞子害怕了,急忙说道:“你厉害,你歪,我怕你了,我不说了行了吧?”

    二狗松开二癞子的衣领气呼呼地说道:“算你识相,以后见了我躲着走,小心我不高兴了拿你撒气。”

    二狗离开了二癞子,黑子还想跟花子缠绵一会,二狗回头招呼上黑子,带着它离开了那儿。

    二癞子等二狗走远了,整整衣领子,不服气地说道:“你张啥张,也就能在我跟前张,大狗抢了你媳妇,你屁都不敢放一个。”

    枣花和她妈今天一大早就去了镇上看望刘茂根,现在枣花和二狗订了婚,刘茂根住院,枣花和她妈不去看就说不过去了,让人会说大理不通。到了镇上,枣花妈在商店里买了一包鸡蛋糕,二斤杂拌糖,两人就去了医院。

    枣花妈坐在病床上和贾彩兰、刘茂根闲扯了一会,说起刘茂根的伤腿,又说了一会村里的家长里短,最后扯到了桃子身上,枣花先去打了一壶开水,过来就靠在门口听着他们说话。

    贾彩兰说道:“亲家,按说现在我的事都到头了,该放心了,可是桃子那让我不省心啊。”

    枣花听了这话心里打鼓,以为是说桃子和二狗的事,静静地听着。

    枣花妈说道:“桃子是多好的媳妇啊,你还不满意她?我就怕枣花以后进了你家的门,你的家教多,哪儿不顺你的心了咋办?”

    贾彩兰笑了一下说道:“亲家,你多心了,我是说桃子到现在都怀不上,我和他爸都怀疑她有病,可她却说大狗有病,这不是抬杠吗?把我都快气死了。”

    枣花妈说道:“不管是谁的病,检查一下不就得了?人吃五谷得百病,只要舍得花钱就能看好,到时误不了你抱孙子。”

    贾彩兰也笑着说道:“话虽这样说,可我心里着急啊,枣花,桃子要是不争气,我还要指望你了。”

    枣花害羞地低下头,但是听了这话心里很受用。

    贾彩兰和枣花妈又扯了几句,就站起来说道:“亲家,没事了我就要和枣花回去了,老东西现在躺着不能动,给他吃好点,早点让他出院。”

    刘茂根笑着说道:“我也想早点回去,整天躺在这就像关在监狱里一样。”

    贾彩兰说道:“亲家,你要走我送送你。”

    枣花妈让她坐下,说道:“我认得路,你别送了,那你们在,我就走了。”

    枣花冲着刘茂根和贾彩兰笑了一下,就跟着她妈离开了病房。

    枣花和她妈从镇上回到桃花沟的时候已是后半天了,枣花妈回家,枣花让他先回去,自己就去了桃园,她知道这时候二狗肯定在桃园里,趁着没人在跟他说说话。

    枣花在桃园里转了一圈,没有看到二狗,就觉得奇怪,心想着桃园里活路这么紧的,他不在桃园干活会去哪儿呢?会不会是在家里啊?他家里现在就剩下他和桃子了,放着活不干待在家里干啥?

    枣花想到这,越想越生气,噘着嘴一脸不高兴就向二狗家走来,上了那一溜石阶,院门紧闭着,她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大白天的关上门干啥?她推开门,轻手轻脚进了院子,走路就像猫一样轻,一直到了屋里都没发出声响。

    黑子没在家,估计二狗也没在家,枣花放下心来,进了桃子的房间,看到桃子背对着门口睡觉,她走到桃子身边喊了一声,把桃子吓醒了,然后笑嘻嘻地看着她。

    桃子也是刚睡下不久,刚才她把院子里晾晒的被褥收了,抱到二狗房间给他铺好了褥子,拉平了被子,手伸进被窝里摸了一下,太阳光的余温还在,暖烘烘的,她露出一丝笑,想着二狗晚上睡在里面肯定舒服。

    桃子忙完了这一切,就回了自己房间里上了炕,拉开被子盖在身上睡觉。刚睡过去,没想到枣花来了。

    桃子见是她,坐起来笑了一下说道:“死女子,你要吓死我啊?啥时候回来的?”

    枣花坐到她身边说道:“刚回来的,嫂子,咋不见二狗呢?”

    桃子说道:“你刚回来就想找二狗啊?他在桃园,你去找他吧。”

    枣花说道:“我刚从桃园里来,他没在桃园,黑子也不在。”

    桃子纳闷:“不在桃园?那他能去哪里?不管他了,你要是想见他,就在屋里等着,他到了晚上就回来了,到时你们谝你们的,我给你们腾路。”

    枣花说道:“我才不稀罕跟他谝,我是专门来找你的,嫂子,我听我嫂子说你和她去过医院了,病看好了没有?”

    桃子说道:“这话你嫂子都给你说了?你嫂子这嘴就跟沟子一样,一点都把不住门,枣花,我这病不是啥大病,吃点药洗洗就好了,这都两天了,估计快好了”

    枣花说道:“这就好,今天在医院里,我妈和婶还说起你的事,说你怀不上,估计是你有病了,这下病好了,我婶也就放心了。”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你说的是这啊?那方面我没病,是你大狗哥的事。”

    枣花不解地说道:“男人也会有病啊?”

    桃子说道:“你想想,这一块地里要是撒下瞎瞎种子,还指望着能长出庄稼来?就是连一棵草都长不出来。”

    枣花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桃子脸上有了一丝愁苦说道:“可他们就是不讲理,硬说是我的病,等我爸从医院里回来后,我就想去县城找打狗,我们都去医院看看,看到底是谁的病。”

    桃子和枣花说着话,忘了时间,一会外边的天色黑了下来,两人也没拉灯,就坐在房子里。

    枣花说道:“嫂子,你说男人心里是咋想的?二狗这鬼样子,我就是猜不透他一天心里想啥。”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咋啦?你说出来,让嫂子帮你分析一下。”

    枣花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说道:“二狗他摸过我,我想再让他摸,可他却不肯了,我真不知道他心里咋想的。”

    桃子惊讶地说道:“他,他摸过你了?”

    枣花看着桃花惊讶的表情,心里感觉很舒服,得意地说道:“是啊,就在去年卖桃子的时候,我们从镇上回来,路上下雨了,在崖下躲雨,他就摸了我。”

    桃子言语失措,说道:“这,我,这个二狗,咋能这样呢?他太不是东西了。”

    枣花伤感地说道:“我没怪他,反正我是他的人了,迟早都是他的,我就是让他摸摸也没关系,我就看不惯他摸了我以后再也不想摸我了,就是我让他摸他都不摸,没事人一样,有时我生气他真想抽他两巴掌。”

    桃子心里酸酸的,眼神躲闪着,有点失态,说道:“枣花,你现在,是想让他再摸摸你,是吧?”

    枣花说道:“我就是怕他难受,一个大男人一天不摸,你说难受不难受啊?嫂子,我说这话你可别笑话我,这事我给我嫂子都没说过,你千万要给我保密啊。”

    桃子说道:“我不会给人说的,枣花,这事我给你出不了主意,还得靠你自己。”

    桃子这时候对二狗除了失望就是生气,想着男人就不是东西,摸过自己的东西了,这才隔了多久就摸上枣花了,他要是当一个女人,那就是一个人人都可以上的贱女人。

    天黑下来,桃子还没有拉灯,她现在的脸色很难看,怕拉亮电灯枣花会看出她的脸色。

    外边院门响了一下,黑子先跑回了屋子里,接着二狗也进了院门。

    桃子说道:“枣花,二狗回来了。”

    枣花眼珠转了一下,笑道:“嫂子,你先待在房间里别吭声,让我吓二狗一下,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桃子不知道枣花咋样吓他,也没做声,屋里也是黑漆漆一片,二狗刚进了屋,没来得及拉亮屋里的电灯,枣花就从桃子房间里冲出来,紧紧抱住了二狗,一双胳膊勒着二狗的脖子,前胸上的肉球紧紧挤压着二狗。

    二狗一下子慌了神,他不知道是枣花,还以为是桃子,一颗心差点要蹦出嗓子眼了,惊慌地说道:“不敢,快放手。”

    枣花也不说话,紧紧抱着二狗,嘴巴就像二狗的嘴巴凑了过来,伸出舌头舔着二狗的嘴唇。

    这下二狗更紧张了,一只手推着枣花的身体,没想到碰到了她前胸上的肉球,这下更慌了,急忙缩回手,一动不动笔直站在那里,头左右摇摆着躲避着枣花疯狂舔他的舌头。

    桃子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她现在才明白了枣花的意思,是想假装她,想试探一下二狗和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一层关系,想着这丫头太鬼了。不过,枣花这样做,她也能看出来二狗到底对自己咋样了。

    桃子害怕二狗真的上当,要是二狗配合一点,她和二狗都说不清了,就急忙拉亮了电灯,二狗正在和自己挣扎,差点就要崩溃了,正要回应枣花,这时候电灯亮了,他看清了眼前抱着自己的不是桃子而是枣花。

    二狗有点生气,急忙甩开枣花,说道:“枣花,你干啥啊?”

    枣花却开心地大笑起来,弯着腰笑着,说道:“二狗,没把你吓着吧?你老实告诉我,你开始是不是把我当成桃子嫂子了?”

    二狗没好气地说道:“我咋连你也认不得了?一开始我就知道是你。”

    枣花依旧笑着说道:“二狗,你有这本事啊?还算你有运气,你要是刚才稍稍抱我一下,或是亲我一下,我这耳光就要到你脸上了。嫂子,你说是不是啊?”

    桃子在一旁不自然笑了一下,说道:“你们疯你们的,别扯上我。”

    二狗想着枣花说的***也对,他开始时就把枣花当成桃子了,想着桃子咋会这样,一见自己就猛扑上来,就像几天没吃饭的人见了好吃的一样,饥不择食起来,辛亏自己刚才忍住了,要是真放开了,对桃子和枣花都不好交代,不由后怕起来。

    枣花看着二狗说道:“咋啦?还没回过神来啊?”

    二狗笑了笑,掩饰一下内心的紧张,说道:“枣花,你胡闹啥呢,我都要饿死了,正好你在这,我今天要吃你擀的面。”

    枣花说道:“我还没正式嫁给你,凭啥要给你做饭啊?嫂子,你说对不对?”

    二狗嘴笨,一是反不上话来,只好说道:“你不做算了,等我们做好了你留下来吃,这下可以了吧?”

    枣花笑着:“还是算了吧,你一个大男人那会做啥饭啊?我和嫂子去做,做好了你来吃。”

    桃子和枣花都是做饭好手,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做饭,不一会饭就做好了,枣花盛了一碗碘面条,调好了端给二狗。

    枣花说道:“二狗,你尝一下,少啥调和我再给你调去。”

    二狗吃了一口,说道:“好着呢,正和我的口味。”

    桃子和枣花两人也端着饭碗吃了起来。

    桃子说道:“二狗,这碘面是枣花擀的,以后你想吃了日子长着呢。”

    二狗说道:“枣花,我以后想吃了,就去你家。”

    枣花笑着说道:“凭啥要去我家吃啊?种地的时候你给我家帮过忙吗?”

    二狗回答不上来,桃子帮他解围,说道:“你不去枣花家,把枣花请过来就是了,她现在是你未过门的媳妇,给你做饭也不为过。”

    桃子和二狗单独相处的时候,两人别扭,也说不上几句话,加上枣花,她和二狗说的话就多了,也没有了拘束。

    吃过饭,枣花和桃子很快收拾好锅碗。枣花说道:“嫂子,我要回去了,回去晚了,我妈又要说我了。”

    桃子笑着说道:“在我这婶不会说的,再谝谝吧?”

    枣花说道:“不了,我要回去了,你们在。”

    桃子对着二狗说道:“二狗,枣花要回去,你去送送枣花。”

    二狗就站起来,等着枣花走,枣花对着桃子摆了一下手,笑了一下,就走进了院子里,二狗看了一眼桃子,那意思说你等我我马上就回来,就急忙跟上枣花出去。

    出了院门,二狗说道:“枣花,你慢慢走吧。”

    枣花不走了,说道:“这离我家还有一截路呢,你就放心让我一个人回去啊?要是半路上那个蒙面人出来了,万一出了啥事,我倒没啥,就怕你吃亏。你送不送我?”

    二狗说道:“那好,我送你,走吧。”

    在下那一溜石阶的时候,枣花故意歪了一下身子,哎呀一声,顺势靠在了二狗身上,故意装出痛苦的样子说道:“二狗,你扶着我,我的脚崴了。”

    二狗没办法只好扶着枣花,说道:“你咋这么不小心的?走了几步脚就崴了?”

    枣花说道:“我又不常来你家,天又这么黑,咋知道这台阶这么难走啊?扶好我。”

    二狗一只手扶着枣花的胳膊,枣花弯起一只脚跳着向前走,自己感觉到胸前的肉球上下晃着,下了石阶,又走了一段小路,就要到枣花家门口了,枣花停下来不想走了。

    枣花说道:“二狗,你在陪我一下吧。”

    二狗怕她缠着自己,说道:“天这么黑了,你不回去,婶会担心的,你先回去。”

    枣花把头抵在二狗身上,一双胳膊搂着二狗的后腰,说道:“我不,我就想跟你多待一会。”

    二狗说道:“天这么黑了,咱们这样,要是有人看见就不好了,听话,你先回去,有啥话到明天白天在说吧。”

    枣花说道:“我就不,天这么黑,哪儿来的人?你就会搪塞我。”

    二狗心里还想着桃子,急于回去,着急地说道:“我不是,枣花,我是为你好,你还小,咱们也没结婚,你整天这样腻着我,万一要是我忍不住了,和你做出啥事来,还不是把你害了?”

    枣花听到这句话心里狂喜,说道:“二狗,你真的想了?”

    二狗感觉到枣花已经兴奋起来了,急忙说道:“不是,我只是打个比方,好了,时间很晚了,我要回去了,你也回家去吧。”

    枣花把脸贴在二狗前胸上,还是不舍他,说道:“再等一会吗,我就想跟你在一起。”

    二狗使劲掰开腰上枣花的手,推开她说道:“枣花,回家吧,你再不回去,你妈就要出来寻你了,好了,听话。”

    枣花没办法了,只好弯起一条腿,跳了几步到了门口,二狗向她摆了一下手就要走。

    枣花说道:“二狗,回去睡觉了一定要想我,我也会想你的。”

    二狗敷衍地说道:“你回吧,我会想你的。”

    等二狗走后,枣花放下那条弯起的腿,诡笑了一下,迈着双腿到了家门口,推开门进去。

    二狗急着回去是想通过木板墙上那个小洞偷看桃子,怕回去晚了啥都看不到了,他急急忙忙到了家,关上院门屋门,回到屋里,桃子正提了水壶向房间里走。

    桃子停下说道:“二狗,把枣花送到家了?”

    二狗说道:“送到她家院门口,刚出咱们家下石阶的时候,她的脚崴了。”

    桃子说道:“这个枣花,弄啥事都疯张少势的,刚才在家里她抱你的时候,没吓着你吧?”

    二狗说道:“吓着我了,起初我还以为……后来才知道是她。”

    桃子有点不自然,说道:“你也不用你那脑子想一下,我咋会那样?”

    二狗自嘲地笑了一下说道:“我想你也不会这样,但是她突然从你房间里出来,屋里没开灯,我哪里能分辨出来啊?”

    桃子说道:“还好,你呆在那儿没有动,要是真的做出啥事来,枣花还不怀疑咱俩?”

    二狗说道:“哦,还好,我只是吓呆了。”

    桃子想起一件事,说道:“二狗,枣花去桃园找过你,说是你没在桃园,一大晌的你去哪儿了?”

    上文桃子问二狗一大晌去了哪里,二狗嗫嚅着说道:“我,我没在桃园,我去找香椿了,但是没有找到。”

    桃子既感动又埋怨地说道:“咱们家有这些就够吃了,你放着正事不干,偏偏去干这没名堂的事,明天不准这样了。”

    二狗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睡吧,我也睡了。”

    二狗先进了自己房间,关上房门,桃子看着二狗的房门,脸上出现了很复杂的表情,拉灭了外屋的电灯,提着开水壶进了自己的房间。

    桃子到了房间锁上房门,放下开水壶,坐到了炕边,她想着昨晚上到今天发生的事,想起了昨晚上二狗到了自己房间门外推门,心里一阵激动,犹豫了一下,起身到了门口,打开门锁,轻轻把门虚掩着,又坐回炕边。

    二狗这时已经守候在木板墙的那个小洞口看着桃子这边,桃子去打开门锁,二狗已经看到了,他在想着桃子这是干啥,等他想明白了这是桃子给他留门,头发稍都兴奋起来了,心突突跳个不停。

    桃子坐在炕边,过了一会,起身又到了门边,把门锁锁住。桃子这开门锁门,虽然是简单的两个动作,内心也是经过了一番痛苦的挣扎,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关闭了那扇准备向二狗敞开的房门。

    桃子内心经过一番挣扎,二狗又何尝不是?他瞬间经历了一次冰与火的折磨,就像烧红的铁棒突然被浇上了一瓢凉水,让他备受煎熬。

    桃子和往常一样,脱掉裤子,开始清洗自己的下身。经过这两天吃口服药,再用药水清洗,已经起到了效果,下边再不像以前那样痒的厉害了。

    二狗看着桃子这边洗完,看着桃子和往常一样光着下身撅着屁股上炕拉被子,看着她两条腿伸进被窝,那m型的屁股让二狗痴迷很久。

    二狗身体滑到地上背靠着木板墙,痛苦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个二十多岁的身体健壮的和牛一样的男人,本身就对女人充满了强烈的渴望,再加上桃子是他梦寐以求的女人,每晚都能这么真切地看到她的一举一动,可就是不能动她,这其中痛苦的滋味可想而知了。

    等二狗下边坚挺的东西软塌下来,他的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了,他轻轻把那个松木漩涡放回到墙上,离开了那里,到了炕上躺进了柔软暖和的被窝里。

    二狗闭上了眼睛,他满脑子里想着的都是桃子春情勃勃的身体,她的两个圆滚滚的肉球,白光光的屁股,还有小腹下那神秘的黑乎乎的地方,这些都是足以让二狗致命的东西。

    二狗想了一阵,下身那东西不由自主又挺了起来,像跟他抗议似的,抗议他一直不给它找一个可以容纳畅快的地方。那东西把内裤高高撑起来,二狗拉下内裤,把那东西放出来透透气。

    桃子那边亮着灯睡着了,下身不在痒了,睡的很舒服。二狗这边也渐渐睡着了。

    这一晚,二狗做梦了,她梦里出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很抽象,像是桃子,又像是枣花,那一对肉球很夸张,像小孩的脑袋一样大,光着身子和他在一起,后来他们就抱在一起。二狗很想和她多弄一会,可是他的东西刚抵住了她的那里,他就打了水枪了。

    这时候,二狗就醒过来了,他懊恼极了,恨自己不争气,想着大狗和桃子在一起的时候,那一次没有十多分钟?自己连坚持一分钟都没有,而且还没有搞清楚女人两腿之间到底是咋回事就完事了,也怨恨自己从梦里这么快就走了出来。

    二狗闭上眼睛,想强迫自己睡着,想把那段梦延续起来,这次他睡着了,可是梦里的那个像是桃子又像是枣花的女人在没有出现过。

    到了天明,桃子起得很早,照常忙着打扫屋里屋外的卫生,二狗听到了声音,他也坐了起来,找到衣服穿上。

    二狗出了房门,看到桃子的身影,把她和梦里的女人做了比较,身材倒很相像,权且那个梦里的女人就是桃子吧,这么多长时间,桃子一直就没有出现在过他的梦里,能做这样一个梦就很不错了。

    二狗洗过脸,揭开锅盖、案上的面盆,想找到馍充饥,没有找到,知道是馍完了,就招呼上黑子准备去桃园。

    桃子说道:“二狗,你先去吧,我一会就把馍做好,给你送到桃园去。”

    二狗答应一声,带着黑子离开了。二狗出了门,看见了二癞子家的那只狗花子在他家不远处,四下看了一下,没看见二癞子,这才放心了,黑子过去在花子身体的前后端闻了几下,二狗招呼一声黑子,黑子才跑到二狗身边跟着他走了。

    桃子看看酵面已经发了,就开始准备蒸馍,给锅里添上水生上火,就把酵面倒在案板上,舀了几碗面倒在酵面上开始揉着,身子一前一后晃动着。

    等桃子做好了馍,放到锅里去蒸,给灶下加上柴禾烧了一阵,看着锅四周都冒出了白汽,给灶膛里添上一段树根,就不用烧了。

    桃子无意中看见二狗房间里被子揉作一团,心想着二狗一点都不知道爱好,连被子都不叠,就去房间里给二狗叠被子,她拉开被子,看见了被子里面有一团已经干了的东西,发出明晃晃的光,用手还摸了一下,知道那是啥东西了。

    桃子想到了这是二狗昨晚睡觉留下的,脸上一红,心里也慌慌起来,引起一阵遐想,呆了一下,才把被子叠整齐,就出了二狗的房间。

    桃园里,二狗踏在在梯子上给桃树剪枝,黑子在树下陪着他,二狗眼睛一直瞟着桃园的入口,想着桃子会出现在那里,给他送吃的来,可他一直没看见桃子的身影。

    桃子没来,枣花却来了,二狗远远就看见了枣花,刚才的好心情立时就没有了,一直忙着干活,也没有跟她打招呼,还是黑子远远去迎接枣花,又跟着枣花到了二狗旁边。

    枣花没说话先露出一张笑脸,冲着二狗看了一下,说道:“二狗,我来了。”

    二狗看了她一眼说道:“枣花,你不是脚崴了吗?我看你走路走的挺好的,一点都看不出来。”

    枣花嘴憋了一下,随即又笑着说道:“我的脚好了你不高兴啊?你不是说好了今天要陪我的吗?你站的那么高咋陪我啊?”

    二狗继续干活,说道:“我站的这么高,不影响和你说话啊,你想说啥你说吧,我听。”

    枣花寻思着该和二狗说啥,眼珠转了一下,说道:“二狗,我让你昨晚上回去想我,你想我了没有?”

    二狗说道:“想了。”

    枣花笑着说道:“你真想我了?你快说,你是咋样想我的?”

    这句话二狗真不好回答,说道:“你想让我咋样想你?”

    枣花想了一下说道:“我要你想我想的睡不着觉,一直想着我,就是睡着了做梦梦见我。”

    二狗想起了昨晚上做的那个奇怪的梦,说道:“我就是这样想的,而且我也梦见了你。”

    枣花来了兴趣,高兴地说道:“快说快说,我在你的梦里都干啥了?你有没有欺负我?”

    二狗当然不能说自己和梦里的那个既像桃子又像枣花的女人干的事,胡扯着说道:“我梦见你结婚了,是和山外的一个小伙子结婚的,你和那个小伙子很般配。”

    枣花有点不高兴了,说道:“你咋能做这样的梦啊,那我和别人结婚,你就没着急?你忘了我和你是订过婚的啊?你这个傻帽,我和别人结婚,你就没拦着?”

    二狗心里感觉很得意,说道:“梦里和现实是不一样的,在我梦里,你就是别人的媳妇,我和你没一点关系,我要是拦着你,那还不让人家把腿打断了啊?”

    枣花生气起来,撅起嘴说道:“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就盼着我嫁到山外去,就是在梦里都盼着我和别人结婚,你没良心,你不是人。”

    二狗开心地笑起来,枣花越是生气,越是着急,他就越开心,很满意自己这个恶作剧,说道:“枣花,这只是做梦,你当真了?好了,别生气了。”

    枣花想起自己绞尽脑汁喜欢这二狗,可是二狗对自己一点都不上心,已经委屈的眼眶里有了眼泪,想控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但还是没控制住,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二狗一看枣花伤心的哭了,心想这玩笑开大了,急忙从梯子上下来,到了枣花身边安慰着她,说道:“枣花,这么大的人了,还哭啊?别哭了,我就见不得女人哭。”

    枣花擦着自己的眼泪,说道:“你心里就没有我,就盼着我嫁到山外去,我不在你眼前,就不会影响你好事了。”

    二狗说道:“那不过是做梦,做梦你也当真啊?再说了,做梦和现实是相反的,我做那样的梦,才证明我心里有你,你说是吧?”

    枣花听了这话,情绪才稳定下来,说道:“你嘴上说不算,我要你证明一下。”

    二狗说道:“枣花,你要我咋样证明你才肯相信?”

    枣花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可是眼睛还红红的,睁着眼睛看着二狗,说道:“我要你摸摸我,我才相信你的话。”

    二狗这下为难起来,这要是放到其他男人,会高兴的蹦起来,可二狗就是不想对枣花做出啥事来,他犹豫着说道:“枣花,不要了吧,这事对你不好,我不想占你便宜。”

    枣花说道:“说来说去,你还是不喜欢我。二狗,是我让你摸我的,我愿意的,不算你欺负我,也不算你占我便宜,你就答应我吧。”

    枣花说完还故意挺起胸膛,眼睛看着二狗,眼神里全是对他的鼓励,二狗看着她胸前鼓起的两个肉球,真有点控制不住了。

    枣花很快捕捉到了二狗心里这瞬间的变化,急忙抓起二狗的一只手放到了自己的前胸上,手压着二狗的手,感受着二狗的手碰到自己肉球时那种令她颤栗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桃子走进了桃园给二狗和黑子送吃的,她和黑子走近了二狗和枣花,看到了二狗正在摸枣花的胸部,一时说不出心里有多难受,呆了一下,想走又不能走,想跟他们打招呼也不好意思。

    还是二狗先看见了桃子,急忙把手从枣花的前胸上拿下来,一张脸红的像猴屁股,慌乱地说道:“嫂子,你来了。”

    桃子不自然地说道:“没事,你们继续,你们辛苦了,我给你送点吃的,你们吃饱了也就有精神了。”

    枣花看到桃子来了,又发现了她和二狗之间的事,惊慌了一下,随即强作镇定下来,笑着说道:“嫂子,你来了啊,还拿来了吃的,我正好饿了,还是桃子嫂子疼我。”

    桃子和二狗对视了一眼,从桃子眼里二狗看出了她对自己的埋怨,二狗急忙低下头。

    桃子敷衍着枣花,说道:“枣花,我要是知道你在桃园里,我就不来了,打搅你们真不好意思。”

    枣花过去接过桃子手里的热馍,还有大半碗油辣香椿,闻着味道涎水都快流下来了,高兴地说道:“嫂子,看你说的,啥打搅不打搅的,二狗就是这人,说不定他啥时候就想我了,我不想让他动,他就求着我,我见了他还真有点害怕了。”

    二狗这时候又不能做任何解释,羞愧的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心里埋怨枣花胡说八道,说道:“枣花,你话那么多的?你不是饿了吗?那还不快吃啊?”

    枣花掰开一个馍,给里面夹上香椿,递给二狗说道:“二狗,你快吃吧,嫂子做的这馍真好,又大又圆的,保准好吃。”

    枣花又夹了一个馍让桃子:“嫂子,你也吃一个吧?”

    桃子摇头:“我不饿,你和二狗干活辛苦,你们快吃吧。”

    枣花看了一眼二狗,那眼神含着无限春情,二狗却像做错事的小娃一样,低着头只顾着吃馍。桃子看了一下他们,就想回去。

    桃子说道:“我不当你们电灯泡了,我回去了。”

    桃子说完就离开了,等桃子走后,二狗埋怨地说道:“枣花,你刚才胡说啥呢?我哪儿求着要摸你了?让嫂子咋想我?”

    枣花笑嘻嘻地说道:“咋啦?你这么介意嫂子咋想你的?这是我们的事,她爱咋想咋想。”

    二狗说道:“以后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枣花挨近他坐下说道:“二狗,你是不是很怕桃子嫂子啊?”

    二狗说道:“看你说的,我干嘛要怕她啊?我就是觉得咱们这样做不合适,以后你别再让我摸你了。”

    枣花满不在乎地说道:“我不,我就是喜欢你摸我,你不知道,你摸我的时候,我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哎,你摸我你就不舒服啊?”

    二狗既好气又好笑,说道:“我真不知道你一天咋想的,你上辈子到底是啥人啊?要是一个男人,那肯定是一个采花贼,要是一个女人,那一定是妓院里的妓女。”

    枣花这下不依他了,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说道:“呀,你把人家说的这么难听的,我就是跟你才这么的,要是换一个人,他就是想多看我一眼都不行。人家对你好,你还胡说人家,没良心。”

    二狗苦笑一下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要是真对我好,以后就别这样了,你把我逗硬了,那还不是折磨我。”

    枣花大声笑起来说道:“我真的把你逗硬了?我不信,你让我看看。”

    二狗又怕她了,说道:“好了别胡成了,吃饱了你也该回去了。”

    枣花心里痒痒了一下,求着他说道:“二狗,算我求你了,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你的那东西是啥样?你就让我看一眼,就看一眼,好不好。”

    二狗没想到她会真的要看自己的东西,当然不愿意了,说道:“不能看,小时候,你见过我的,早看过了。”

    枣花拉着他的胳膊说道:“那早都忘了,你还是让我看一下吧。你要是嫌吃亏,咱们可以交换看,我也让你看我的。”

    二狗挣脱她站起来,说道:“好了好了,我要干活了,你闲着没事干,把我剪下来的枝条拖到小屋那去。”

    二狗把梯子挪了一个位置,踏上了梯子,开始剪枝。枣花无计可施了,又不想走,说道:“二狗,我听我嫂子给我说过一个笑话,我给你说,你要是笑了,你就答应我的事,咋样?”

    二狗说道:“你还会讲笑话啊?”

    枣花扬起脸看着他说道:“那当然,你说行不行啊?要是把你逗笑了,你就要答应我让我看你一下。”

    二狗说道:“那好吧,要是逗不笑我,你以后就少拿这事来烦我。”

    枣花自己先笑了一下,说道:“是这样的,有一个小女娃,看到别的小男娃都长着那个小东西,自己没有,就哭了,她妈问她为啥哭,小女娃就说她没长那个小东西,她妈就说,你现在没有,等你长大了,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枣花说完看着二狗,二狗还是平静地剪着树枝,见枣花不说了,问他:“说啊?”

    枣花泄气地说道:“说完了,二狗,你咋不笑啊?”

    二狗说道:“这算啥笑话,还能把我逗笑了?咱们挂面调醋,有言在先,以后不许再烦我了。”

    枣花急忙说道:“这个不算,我再给你说一个,条件还是先前说的那样。”

    二狗说道:“那好,这是你最后一个,要是还逗不笑我,那你以后就跟我好好的。”

    枣花绞尽脑汁想着笑话,终于想到了一个,高兴地说道:“有了,二狗,你听好了,以前有一对小两口刚结婚,这个男的有一个兄弟,叫毛毛,一到晚上,毛毛就在窗下偷听他们说话,这一晚,毛毛听到他嫂子说,把毛毛分开,还说老二不听话,这毛毛就哭着去找他爸他妈,把这事给他们说了,他爸他妈也不高兴了,说这老大刚结婚几天,就想把老二分开?这老两口过去把小两口叫起来就问这事,小两口说他们没有这个意思,是说,是说那种事。”

    二狗这下想笑了,可是强迫自己忍住,说道:“枣花,这笑话你是从哪儿听来的?以后可不能给别人胡乱讲了,要是说给别人,他们都会说你有病。”

    枣花一直观察着二狗的表情,见他还是没笑,真泄气了,说道:“你不笑算了,这故事是我嫂子讲给我听的,以后,我还有更多更好笑的笑话,保证能把你逗笑。”

    枣花没辙了,只好去干活,等枣花离开了,二狗憋不住终于笑起来了。

    再说桃子回到家里,一路上她都气呼呼地,虽然她前几天听枣花说过二狗曾摸过她,她当时只是听她说,反应还不是很大,心里边还半信半疑,今天让她亲眼看见了,她不可能装聋作哑了。

    回到家里以后,她就进了自己房间,坐到炕上去,靠在被子上,心里还堵得慌,她不知道为啥会这样,按说枣花和二狗不论做啥,都没有她的事,可她心里就是不高兴。

    她一直躺在炕上,想着二狗和枣花现在在桃园里会做啥,想着刚才自己打断了他们,现在会不会继续啊,会不会摸完了肉球就会干那件事啊?桃子越想心越乱,到了饭时也没打算起来做饭。

    桃子听见黑子回来的声音,黑子到了屋里,又到了她房间门口,看着她,二狗也进了屋,一看冰锅冷灶的,知道桃子生气了,没做饭,就去拿了一块馍吃了起来。

    桃子平静了一下心情,下了炕,用梳子梳光了头发,找到镜子照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明显眼圈有点发红,她放下镜子,出了房间。

    二狗抬起头看了一眼桃子,说道:“嫂子,刚才,在桃园,是枣花作弄我的,不是我真心的。”

    桃子强作笑脸,说道:“给我说这些干啥?你们想弄啥弄啥,和我有啥关系?”

    二狗知道桃子说的这是气话,说道:“嫂子,我,你也知道枣花,她每天都缠着我,变着法子整我,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嫂子,我保证以后不这样了。”

    桃子知道自己再较真,就证明自己心里还喜欢着二狗,他可能会会错意,后果就很难预料了,笑了一下说道:“好了好了,不用给我保证,我看见你们两个好,高兴还来不及呢,我睡过头了,忘了做饭,现在就去做饭。”

    桃子把二狗手里咬了一口的馍拿走了,就去做饭了,二狗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黑子温顺地躺在他脚下。

    二狗的目光追着桃子的身影,看到她心里就觉得很充实,很温暖,桃子也感觉到二狗在她背后看她,时间长了她也就习惯了,已经不以为然了。

    二狗说道:“嫂子,几天都过去了,不知道咱爸腿上的伤好的咋样了?”

    桃子在案板上擀面,说道:“那天听医生说,打了石膏要过四五天才能换药,咋啦,你想去医院看去?”

    二狗说道:“桃园里的活明天就能干完了,等桃园里的活完了,我想去看看咱爸。”

    桃子哦了一声,说道:“你去的时候,叫上我,我也想去看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