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乡村猎艳 > 乡村猎艳最新章节 > 第17章 一心一意的爱

乡村猎艳 第17章 一心一意的爱


    第17章 一心一意的爱 乡村猎艳 青豆

    二狗想了一下说道:“咱爸腿好着的时候,在家里就看我不顺眼,但我知道他心里疼我的,现在我哥不在,我就要对他好一点,省的他说养了两个儿子都白养了。”

    桃子说道:“这样就对了,我还害怕你心里一直记恨着咱爸,以前,我也埋怨过他们,要不是他们……咱们,唉,过去的事还说他干啥?覆水难收啊。”

    桃子这话戳到了二狗的痛处,他脸色变得很难看,说道:“没办法啊,谁让他们是做长辈的,以后我要是有了儿女,我就不会干涉他们的婚姻。”

    二狗看见桃子给锅里添水,他就自觉坐到锅灶下烧锅。

    两个人吃过饭后,二狗回自己房间里,想躺一下,看到桃子把自己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想起自己昨晚上做梦留下来的东西,心里慌了一下,想着那东西要是让桃子发现那就惨了。

    桃子在外屋说道:“二狗,你的被子脏了,要拆洗,今晚上你别盖了,我这还有一床新被子,你先用着吧。”

    二狗一听这话心里打鼓,知道桃子是发现被子上的东西了,一下子脸红到了耳根,桃子说完就去自己房间,抱了一床新被子到了二狗房间。

    二狗急忙坐起来说道:“嫂子,不用了,你这新被子,盖在我身上不合适,你快拿过去。”

    桃子把被子放在炕上,说道:“有啥不合适的?我说合适就合适。”

    二狗抱起被子给桃子递到怀里,桃子坚持着要给二狗放下,两人你来我往,互相推搡着。

    桃子有点急了,说道:“二狗,你再不要,我就真生气了,快松手。”

    二狗没办法只好松开手,桃子把被子放下,抱起二狗那一床脏被子就走了,二狗躺在床上,拉开桃子的那床新被子盖在了身上,头埋在被子里使劲吸了一下,感觉被子里有一股清新玫瑰花香的味道。

    二狗知道,这被子桃子盖过的,现在又盖在了他的身上,他不由心醉了。

    这一晚,二狗在看完桃子之后,就上了炕,心满意足躺进了桃子那柔软的带着花香的被窝里了,拥着被子,二狗想入非非,想着桃子曾经盖着这被子的情景,也想起了大狗和桃子在这被子里干那事的情景,一会把自己弄得难受起来了。

    桃子那边的灯还亮着,那一束光透过木板墙照射过来,把二狗心里的火苗撩拨的旺了,他在猜想着桃子现在睡了没有,如果没睡,在想啥?在干啥?

    二狗分析着桃子昨晚上打开门锁最后又关上门锁的事,想着桃子在那一刻已经愿意自己了,可也就是那一瞬间的事,自己要是在那一刻推门而入,他想桃子是不会拒绝他的。

    他不知道这样的机会以后还会不会再有,如果有了下一次,他一定不会再错过的。

    到了第二天,二狗照例去了桃园,他要在加把劲,争取今天把桃园里的活干完,明天就能和桃子一起去镇上医院了。想到要和桃子一起走过那长长的山路,二狗心里就充满了期待和幻想。

    枣花也来到了桃园,这两天她心里很高兴,在桃园里能和二狗无拘无束的说话,她也看出来了她已经打动了二狗的心,只要再做一下努力,二狗就会答应她,最好和他有了那种事,那她就吃下一颗定心丸了。

    枣花来的时候,还煮了两个鸡蛋,准备给二狗吃,她远远看见二狗就叫了起来:“二狗,二狗?”

    二狗一看到她就皱起了眉,也没理她,等枣花到了身边,二狗说道:“枣花,你咋又来了?”

    枣花根本不理会二狗厌烦的表情,笑着说道:“二狗,我给你带好吃的,你快下来吧。”

    二狗说道:“我已经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枣花拿出那两个鸡蛋,说道:“我专门给你煮的鸡蛋,你要不吃我就生气了。”

    二狗没办法只好下了梯子,到了枣花身边,枣花把那两个鸡蛋塞给二狗,笑了一下说道:“这还差不多,二狗,以后要听我的话啊,我让你干啥你就得干啥,我就会奖赏你的。”

    二狗苦笑道:“那你叫我跳崖我也要去啊?”

    枣花白了他一眼,说道:“我是让你跳崖吗?真要有那么一天,我不让你跳崖,我自己先跳下去。快吃吧,鸡蛋还热着呢。”

    二狗剥了一个鸡蛋,先给了黑子吃了,然后自己吃第二个。

    枣花瞪了他一眼说道:“二狗,你这是啥意思啊?我好心好意给你拿来了鸡蛋,你却给黑子吃了,看我以后还给你好吃的不。”

    二狗说道:“你就当我吃了,你不是说过,我还不如黑子吗?给黑子吃你也生气啊?”

    枣花憋不住又笑了说道:“你当我真生气啊?你要是有黑子对我一半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二狗吃完了,准备上梯子干活,枣花说道:“二狗,你准备啥时候去镇上啊?我也想去,你去的时候叫上我好不好?”

    二狗犯难了,他准备明天和桃子一起去镇上医院,要是枣花掺和进来,那自己就不能和桃子一起去了,这两个女人醋劲都很大,那一个都得罪不起。

    二狗说道:“哦,这事啊,等我忙完了桃园的活再说。”

    枣花眼珠转了一下说道:“那一天,我和我妈,咱妈一起去医院,听见他们说桃子嫂子这啦那啦的,想不到会这样。”

    二狗心里一紧,说道:“他们说桃子啥话了?”

    枣花说道:“我听他们说,嫂子不生,嫂子结婚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怀上,估计身体那地方出了问题。”

    枣花说完这话,自己也感到吃惊,心想着自己为啥要把这话说给二狗?桃子已经给她说过了,还说这事可能会是大狗的问题。

    二狗想起桃子和大狗结婚大半年多了,两人在自己眼皮底下也没少弄那种事,可桃子的肚子依然没有动静,想着枣花说的话也对,当下对枣花说道:“枣花,大人说话,你别偷听,还有,这话再不能给别人说了。”

    枣花说道:“我当然不会给外人说了,我只是为嫂子感到惋惜,这病要是看不好,那就麻烦了。”

    二狗说道:“好了,这不是咱们该操心的事,我要干活了,你也别闲着,把这些树枝拖到小屋那边去。”

    枣花今天给二狗说这个话,就是要让二狗明白,桃子虽然长得好看,那也只是一个花瓶而已,要打破二狗对桃子的那点幻想,让他一心一意爱着自己。

    枣花看似不经意的话,对二狗来说却无疑像当头一棒,他在担心着桃子,在农村一个女人要是不生,那就像判了她死刑一样,以后永远都抬不起头来了。枣花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他说话,他也无心回应她了。

    到了吃饭的时间,二狗从梯子下来,枣花过来说道:“二狗,咋啦?”

    二狗说道:“我该回去吃饭了,枣花,咱们都回去吧。”

    枣花笑了一下说道:“我帮你干了一大晌的活,你就不请我回去一块吃?”

    二狗说道:“脚在你腿上长着,你想去就去吧,正好帮着嫂子一起做饭。”

    枣花说道:“算了,我回我家吃吧,我回去咱妈把饭就做好了,省的我动手,哎,二狗,吃完饭我还来。”

    二狗收拾好东西,说道:“你爱来就来。”

    二狗把梯子收起来,放到了小屋内,枣花还在桃园里等他,他过去和枣花一起出了桃园。进了村子,两人就分手了,各回各家。

    二狗心情烦闷地回到了家里,桃子已经擀好了面,烧开了一锅水等着二狗,她一看见黑子,就急忙坐到锅灶下烧锅。

    二狗看着桃子,心里替她难过,脸色也不好看,桃子很快下好了面条,煮熟了盛了一碗端给他,看到他不高兴的样子,说道:“二狗,你咋啦?枣花去没去桃园?是不是她惹你了?”

    二狗摇了一下头说道:“她去桃园了,她没惹我。”

    桃子不愿意看到二狗这个样子,说道:“那你是咋啦?今天回来一点都不高兴。”

    二狗吃了一口饭,挤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说道:“没啥,我高兴着呢。”

    桃子知道二狗心里有事,想知道到底啥事,可二狗不说她也没办法,说道:“没啥就好,快吃吧。”

    二狗说道:“枣花说也想跟我去镇上,我还没答应她。”

    桃子笑道:“那好啊,咱们一起去,正好有个伴。”

    二狗就不说话了,很快扒了几口面条,桃子去给自己盛饭,一看二狗没有接自己的话,就看了他一眼。

    桃子想着二狗是不是不愿意三个人一起去?试探着问道:“哦,那你们先去,以后有时间了我一个人去。”

    二狗急忙说道:“不,咱们说好的,明天咱们先去,等过几天我在陪枣花一起去。”

    桃子的心动了一下,很快给自己盛好了饭,给碗里面放了一些油辣香椿,坐到门口吃了起来,她知道这时候二狗准会看她,吃饭的动作很优雅。

    两人都吃着饭,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很沉闷。桃子说道:“二狗,桃园里的活完了吧?”

    二狗说道:“哦,剩不多了,吃过饭后我再去干会就能完了。”

    吃完饭后,二狗回了自己房间,今天还是桃子来给他叠了被子,床单也拉的很平整,他上了炕,拉开被子盖在自己身上,一只手拿着被角,在脸上摩挲着。

    他心里还想着枣花说的那番话,想着桃子不生的事,心里很难受,他不知道桃子知道不知道这件事,看她还是那样平静,该说时说,该笑时笑,不知道她是强装的还是真的,心里就更不好受了。

    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瞬间闪了一下,桃子不生,要是跟她干那种事,也不会有啥后果啊?他全身颤栗了一下,为这个念头激动不已,但随后他又为自己有这个想法感到羞愧,不管咋样,自己都不能做出伤害桃子的事,就是自己在渴望她,他都不能。

    桃子收拾完锅碗,就把拆下来二狗的被褥面子里子放到脸盆里,拿到院门外的小水潭边去洗了。

    这个水潭里的水清澈见底,是二狗从屋后半山中的泉水用竹竿引过来的,平常家里人就吃这的水,靠近她家的几户人家也到这里挑水。

    桃子洗着,不一会脸盆里的水就变黑了,心说道这个二狗真够肮脏的,这被褥多少年没洗了?他一天盖着这样的被子也能睡着?

    她找到了二狗流东西的那块地方,涂了一点肥皂使劲搓洗着,她知道这东西最难洗,以前大狗不小心流到床单上就洗不掉,洗过之后还留下一片污渍,每次她和大狗来事的时候都要提醒他小心。

    二狗在房间里躺了一下,想了一会心事就起来了,他看到桃子没在屋里,路过桃子房间门口时不经意向里边看了一眼,瞥见桃子平常戴在胸前的那个黑色的罩子放在炕头上,一下又让他想起每晚看到桃子时她戴着黑色罩子的情景。

    他向门外看了一眼,桃子不在院子里,急忙进了桃子房间,抓起那个黑色的罩子,放在鼻根下闻着,上边还残留着桃子玫瑰花味道的体香,他使劲吸着鼻子,闭上眼睛酒喝醉一样。

    他还想找到那条黑色的裤衩,那闻起来才带劲,又在被子衣服堆里翻了一下没有找到,只好算了。

    外边有了响动,二狗急忙把那黑色的罩子放回原处,出了桃子房间,到了屋门口看到桃子端着一盆洗好的东西到了院子里,晾到晒衣绳上。

    桃子看到二狗急忙说道:“二狗,你愣着干啥?快来帮忙啊。”

    二狗急忙到了桃子身边,知道桃子今天没戴那个罩子,还特地在她前胸上看了一眼,帮着她把洗好的东西晾到绳上。桃子冲二狗笑了一下,二狗也回应了桃子一个笑。

    二狗说道:“谢谢你啦。”

    桃子大眼睛看了他一眼说道:“谢啥?你把我从狼嘴里救出来,我还没好好谢你呢。”

    二狗心有点动,带着挑逗的语气说道:“那你准备咋样谢我?”

    桃子脸一红,尝出他话里的意思,火辣辣的目光看着他说道:“那你要我咋样谢你?”

    二狗胆怯了,他低下头不自然地说道:“说着玩的,我还真要你谢我啊?好了,我该去桃园了。”

    二狗出了院门,看见花子在他家不远处游荡,黑子看见它就想过去跟它打招呼,黑子打了一声呼哨,黑子才停下了。

    二狗四下看了一下,没有看到二癞子,稍稍放下心来,他又回到了院子里,桃子还在那儿,对着桃子说道:“嫂子,这几天你没看到二癞子吧?”

    桃子不解地说道:“没有,你问他干啥?”

    二狗担心地说道:“我看到了二癞子家的那只狗,连续两天都在咱们家门口,我怕他来骚扰你,你一个人在家要小心一点。”

    74被窝里的老鼠

    桃子听到二狗说起要她提防二癞子,她心里就害怕了,从二癞子她马上就想到了那个蒙面人,现在还没搞清楚他俩到底是不是一个人,蒙面人可怕,这个二癞子也挺怕的。

    桃子又想到了二癞子大白天的去娟利家,抱着娟利要跟她弄那种事,要不是有人发现了,那还不让二癞子得逞了?

    桃子紧张了一下,随即笑笑说道:“我知道了,他不敢到咱家来,要是来了,我会对付他的。”

    二狗这下有点放心,说道:“那我就走了,有事你就喊,村里人听见了就会过来的。”

    二狗说完就走了,等二狗走后,桃子到了门口,看着二狗和黑子离开,目光随意扫了一遍,果然看见了花子,肚子沉甸甸的,在她家不远处溜达,她没有看到二癞子,心想二狗神经绷得太紧了,看见花子都会大惊小怪。

    桃子感觉身上有点热了,毛衣已经穿不住了,就回到屋里脱掉了毛衣,给内衣外边穿上一件外套,穿衣服的时候,用手在胸前的肉球上抓了几下,感觉一下是不是变软了下垂了,还好,那一对东西还是原来那样坚挺饱满。

    她找到那双正在做的布鞋,坐到屋门口开始做了起来,这双布鞋做好长时间了,想起来做几针,有事了就放下了。她想着只要等大狗下次回来跟上穿就行了。

    娟利抱着小娃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竹笼,里面放着一个小铁铲。桃子急忙给她让座。

    桃子笑着说道:“娟利,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你这几天忙啥呢?”

    娟利说道:“打了两天的柴禾,又没事了,桃子,你阿公这几天咋样了?你没去看他?”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我还是前几天送我阿公去的医院,估计要好好养一段时间,娟利,那天多亏你了,要不是你,我阿公现在还不知道咋样了。”

    娟利说道:“这有啥,谁看见了也要回来叫人的,这几天你阿公你婆不在,你洒脱了啊?”

    桃子说道:“还不是和以前一样,该干啥干啥,你没有阿公婆,大强不在,你那才叫洒脱。”

    娟利笑着说道:“还洒脱?快难受死了,没有男人,没人说话,没人疼着搂着,白天还好过一点,和大家伙谝谝时间就打发过去了,晚上那才叫难受呢。”

    桃子笑嘻嘻地说道:“没想到你瘾这么大的,不和男人弄那事还真受不了啊?”

    娟利说道:“是有点,桃子,你给我说,你男人不在你晚上是咋过来的?”

    桃子说道:“这有啥,天黑了就上炕睡觉,头挨上枕头就睡着了,一觉睡到大天亮。”

    娟利大声地笑着:“你老汉都那么老实的,没想到你这么会吹牛啊。桃子,大狗不在,不是还有二狗吗?让他给你帮忙。”

    桃子不高兴地说道:“娟利,快别胡说了,这事不敢开玩笑,咱们随便说说,要是传到二狗耳朵里,他脸皮薄,说不定受不了。”

    娟利说道:“哦,那我不说了,桃子,现在地里的麦起身了,有好多野菜,炒着吃下到锅里吃,还能包饺子,都好吃着呢,你去不去?”

    桃子说道:“我不去,你没看见,我拆洗了被褥,等晒干了还要缝呢,你去吧。”

    娟利说道:“那好吧,你忙着我走了,桃子,记住没事了到我家去坐坐,自从你到了桃花沟,到我家就去了一次,我一直给你记着呢。”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好,有时间我去找你。”

    过了一会,桃子过去摸摸晾在绳上的东西,已经干了,她就在院子里铺了一张大席,就开始缝被子了。

    到了快天黑的时候,桃子才把被子和褥子缝好了,这时候,黑子和二狗也从桃园里回来了。

    二狗抱着缝好的被褥回到了屋里,抱进自己的房间内,他看到炕上桃子的那床被子,抱起来想还给桃子,到了门口主意又变了,他还不想这么快把被子还给桃子。

    桃子卷好了院子里的芦席,用一条绳子拦腰捆了,抱回了屋子放好,二狗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了,桃子没有看到他把自己的被子送回到房间里,愣了一下,也没在意。

    桃子说道:“以后有东西洗了给我说一声,有媳妇的人了,一天要把自己收拾的干净一点。”

    两人搭伙做饭,吃过之后,天已经全黑了。

    桃子说道:“院门关了没有?”

    二狗说道:“还没有,我去关。”

    二狗去了院子里,关上了院门,脚步轻快地回到了屋里,桃子已经提了一只热水壶往自己的房间里走。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二狗,你累了一天了,也早点睡吧。”

    二狗应了一声,看着桃子好看的身影进了房门,那扇门瞬间关上了,看不到桃子,二狗的心变得失落起来。他关掉了外屋的灯,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回到房间,就急不可待到了木板墙那里,轻轻取下墙上那个小木塞子,眼睛贴到小洞口看着桃子那边。

    桃子今晚上和往常又不同了,她已经把自己脱光了,电灯的光照在她身上,让她本来就光滑洁白的身体发出了炫目的光,她胸前的两对肉球喷勃欲出,身体稍动一下就颤呼呼动着。

    二狗添了一下嘴唇,眼睛死死看着桃子,他的目光又移到了桃子的下身,她白光光的小腹下,有一片黑黑的绒毛,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下身有了强烈的反应。

    桃子给脸盆里对了一些热水,侧对着二狗这边,蹲在地上,拿着毛巾蘸着脸盆里的水开始擦洗着自己的身子。

    二狗离开了那个小洞,揉了一下眼睛,又把眼睛贴上去,桃子这时候用手搓着身上,她身体很干净,没有看到有垢痂搓下来,她的手到了前胸,搓着那两个大肉球,到了最后变成了揉.搓和抚摸,她仰起头闭着眼睛,一副很陶醉的样子。

    二狗呼吸声加重了,眼睛仍死死看着桃子,看着她揉摸着肉球,桃子每动一下,都牵动着二狗这边脆弱的神经。

    良久,桃子才洗完了,她站起来,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水珠,然后就光溜溜上了炕,拉上被子盖住了身体,整个无事人一样靠在墙上,却不知道她把二狗害惨了,另一边的二狗已处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可怜的二狗彻底被击垮了,他脸色灰白,全身无力瘫坐在那里,被大狗从桃子身上下来还要累。他顺着木板墙溜到地上,坐了一会才缓过劲来。桃子那边已经没有声响了,他轻轻把小木塞放回原处,小木塞在他手心里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二狗拖着两条腿上了炕,把自己重重地放倒在土炕上,下身的东西没有吃到东西还昂然挺立,抗议着他,他把桃子的被子抱在怀里,用下身的东西狠狠顶着被子,这时候,他痛苦的就要哭了。

    到了最后,二狗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到了半夜的时候,桃子这边睡得正香,墙角一个小洞里露出来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四下看了一下,就跑了出来,原来是一只小老鼠。

    这只小老鼠在地上到处跑着,找寻着食物,在桃子的鞋子上啃了几下,没有啃动,就又到了炕边,顺着炕边爬上了炕,钻进了桃子的被窝里。桃子全身一丝不挂光溜溜地睡着,那小老鼠在被窝里乱钻,爬到了她身上。

    桃子感觉身上痒,随意用手去抠,碰到了小老鼠,那毛茸茸的感觉一下子把桃子惊醒过来,她惊叫一声,揭开被子,那小老鼠已经不见踪影了。

    桃子吓坏了,一脸的惊慌,不知道刚才被窝里是啥东西,缩成一堆,躲在炕角,还再叫着。

    二狗听见了桃子的叫声,一骨碌爬了起来,不知道桃子这边发生了什么,急忙跳下炕,拉开门出了自己的房间,就去推桃子房间门,推了一下没推开,使劲撞开房门,冲了进去。

    二狗看见了光溜溜的桃子,来不及多想,问道:“桃子,你咋啦?”

    桃子忘记了自己还光着身子,吓得都要哭了,惊恐地说道:“我被窝里有东西,有东西啊。”

    二狗在地上查看着,不时瞟一眼桃子光溜溜的身体,说道:“你别怕,让我看看到底是啥东西。”

    二狗在地上没发现有啥东西,又去翻桃子的被子,这时桃子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穿衣服,急忙拿了一件外衣护住前胸,但是护了上边,下身却暴露着。

    二狗拿起被子在地上抖了抖,还是没有发现东西,斜着眼睛看着她两腿之间,说道:“你看清了没有,到底是啥东西?”

    桃子情绪还没稳定下来,惊慌地说道:“没看清,但是我的手碰到它了,长着毛,都爬到我身上了。”

    二狗把被子放回到炕上,安慰她说道:“没事了,它已经不见了,你放心睡吧。”

    桃子把被子拉到自己身上,到这时候她身体还微微抖动着,说道:“你快找到它,要不然,等我睡着了它还会出来的。”

    二狗说道:“你别害怕,它可能是一只老鼠,到了明天,我把这房间里的老鼠洞堵死,它就出不来了,你放心睡吧。”

    桃子多少有点放心了,说道:“是老鼠啊,老鼠我也害怕,你明天一定要把老鼠洞堵死了,千万别再让它出来了。”

    二狗走到门边,看了一下门锁,试了一下看能不能锁上,说道:“嫂子,门锁已经坏了,到明天我们去镇上重买一把锁子,我把它装上。”

    桃子坐在那儿没动,说道:“哦,明天吧,你过去睡吧。”

    二狗出了房间带上门,他先去了院子里,找到尿桶撒了一泡尿,打了一个尿颤,随即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他回到房间里,没有上炕,到了木板墙边,悄悄取下那个小木塞,眼睛贴到小洞口看着桃子这边。

    桃子逐渐从恐慌中走了出来,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她知道二狗回自己房间了,也没穿衣服,下了炕试了一下门锁,门锁的确坏了,她看了一眼木板墙,有点担心二狗,思索了一下,过去把房间里的那张桌子拖过来,顶在门上。

    二狗在另一边看着桃子吃力拖着桌子的情景,她的多半身体让他都看到了,又让他心里一阵狂乱,等桃子上了炕,用被子盖住了全身,他才离开了那个小洞,回到了炕上。

    他感到下边那东西又要起来了,心里念叨着别起来,老实待着,可那东西已经不由他控制了,早已昂起了头。

    75去镇上

    第二天,二狗不用再去桃园干活,就多睡了一会,他听见桃子已经起来了,在屋里忙活着,打扫完屋里屋外的卫生,又给黑子喂吃的,听见桃子和黑子唠叨着啥,自己也笑了。

    二狗伸了一个懒腰,感觉非常惬意,想着他和桃子永远能这样就好了,不要其他人掺和进来,也不要外界任何人来打扰,那该有多好啊。

    桃子在他门外喊了一声:“二狗,赶快起来,太阳照着屁股了,你忘了今天我俩还要去镇上呢。”

    二狗应了一声,开始找衣服穿上,出了屋子,桃子已经热好了馍,捞了半碗酸菜和香椿一起放在小饭桌上。

    二狗很快起好了脸,坐到小饭桌旁边,桃子看见他炕上被子还没有叠,笑了一下说道:“二狗,你这习惯可不好,每天起来都不叠被子,以后枣花进门了,看她咋收拾你。”

    二狗说道:“我从小就这样,咱妈在屋的时候,有咱妈给我叠。”

    桃子进了二狗房间去给他叠被子,看到自己昨天缝好的被褥纹丝不动放在旁边,二狗还盖着自己的被子,抿着嘴笑了一下,很快叠好了被子,准备抱回自己房间,瞬间又改了主意,把被子放了下来。

    二狗吃着馍,说道:“嫂子,你也来吃点吧。”

    桃子说道:“哦,我就来了。”

    桃子过来拿了一块馍,夹了一些香椿,就离开了小饭桌,坐到了门口,小嘴巴动着。二狗一边吃着一边看着桃子好看的身影。

    桃子说道:“我想给我娘家爸妈捎句话,咱爸住院了,我爸妈应该去看一下,如果不去,人家会笑话的。”

    二狗说道:“哦,今天咱们就去镇上,要是看见你村里的人,就捎句话,其实,看不看都没啥。”

    桃子把馍块掰成碎块塞到嘴里吃着,咽下一口馍说道:“二狗,等吃完了,你先走,过了村口的软索桥,在那儿等我。”

    二狗说道:“我知道了。”

    二狗很快吃完了,又一口气喝了半碗开水,把黑子栓到屋门口,就准备走。二狗说道:“嫂子,那我先去了,你也快一点。”

    桃子向他点点头,说道:“注意点,别让村里的人看到。”

    二狗会心地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那我走了。”

    桃子看着二狗出了院门,把最后一小块馍塞进嘴里,就起身回了自己房间,拿起小镜子开始收拾起来,梳头发,把上次和小翠去小镇时买的那个发夹戴上,给脸上涂了一点雪花膏,拿起口红想染红嘴唇,想了一下又放下了。

    桃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一下,露出两排很整齐的洁白的碎牙,感觉很满意了,这才放下镜子,接着找出一件很合身的上衣穿上。

    出了房门,拿起给刘茂根准备换洗的衣服就出门了,锁了屋门和院门,下了那一溜石阶,左右看看,没人看见她,急忙向村口走去。

    桃子过了软索桥,看见二狗站在那儿等着她,轻声问了一句:“你出村有人看见没?”

    二狗说道:“没有,我是从小河上边绕过来的,不会有人看见的。”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你傻啊?跑那么远的路?好了,咱们走吧。”

    桃子说完向前走去,二狗跟在桃子身后,和她始终保持着一米多远的距离,这样二狗就能很自然看到桃子的背影和她摆动的屁股。

    上了去小镇的山路,两人就不怕有人看到了,桃子放缓了两步,等二狗到了身边,说道:“二狗,这路还长着呢,说说话吧。”

    二狗有点拘谨,说道:“行啊,你想说啥就说吧,我听着呢。”

    桃子说道:“昨晚上要不是你,我就让那只老鼠给吓神经了,这老鼠也太胆大了,居然敢跑进我的被窝里了。”

    二狗说道:“老鼠饿了,想找东西吃。”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我被窝里能有啥好吃的?”

    二狗笑着说道:“那只老鼠怕是一只公老鼠。”

    桃子知道他想说啥,他一直很少跟自己开玩笑,心里高兴起来,笑了一下说道:“胡说啥呢,只可惜了那把锁子,二狗,你当时看到我没穿衣服的样子了没有?”

    桃子这是明知故问,自己那么长时间都光着身,二狗不会看不见她的。

    二狗感觉自己心跳的快了,说道:“只看了一眼,不过也没看清楚,哦,我不是故意的。”

    桃子说道:“你哥去了县城,咱爸妈都不在屋,我就怕村里人说啥闲话,二狗,嫂子求你,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二狗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是我嫂子,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不会胡想的。”

    桃子放下心来说道:“这就好,二狗,我听枣花说过,去年你两个卖桃回来天下雨了,在哪儿躲的雨?”

    二狗有点不自然了,看着前边说道:“就在前边不远处,拐个弯就到了,那儿有一个土崖。”

    桃子只是嗯了一声,又走了一会,两人就到了那个土崖的地方,桃子特意向土崖下边看了几眼,二狗就变得慌乱起来,想起和枣花在土崖下躲雨的情景,害怕桃子还问啥,还好,桃子只是看了几眼,又向前走了。

    两人到了小镇,去了卫生院,进了刘茂根所在的病房,刘茂根还躺在病床上不能动,贾彩兰坐在一边,他们看见二狗和桃子同时进来,两人互相先看了一眼,又看看二狗,再看看桃子,想看出啥不一样来。

    桃子让他们看的浑身难受,放下刘茂根的衣服,站在一旁。

    二狗说道:“爸,这两天感觉咋样了?”

    刘茂根说道:“腿不疼了,就是不能动,拉屎尿尿都得让你妈伺候着。”

    二狗说道:“那医生没说,啥时候能好啊?以后会不会留啥后遗症?”

    刘茂根说道:“那倒没说,只让我们继续住着,住到这啥时候是个头啊?每天花钱,我心里就难受,这跟烧钱差不多,我真想回家去。”

    二狗说道:“爸,医生说的话要听,医生让啥时候走咱们啥时候再走,花钱你别害怕,等今年桃子卖了,咱们就有钱了,再说,我哥在县城里挣钱着呢,咱们家还怕花钱啊?”

    贾彩兰说道:“我也是这样说的,可你爸整天都囔着要出院,我都快烦死了。”

    桃子说道:“爸,妈,这病急不得,要慢慢养着,等好利落了咱们在出院,省的以后落下后遗症。”

    刘茂根不说了,贾彩兰说道:“对着呢,你爸他说由他说去,他现在不能动,啥事还不是要听我们的?”

    刘茂根说道:“屋里啥都好着吧?”

    二狗说道:“都好着呢,你和我妈就不要操心屋里的事了,一心一意先把病看好再说。”

    贾彩兰说道:“那就好,有你们在家,我就放心了。这也没啥事了,你们早点回去吧。”

    二狗说道:“不着急,我还想陪陪我爸,以前我爸整天看我不顺眼,见了我就想骂几句,我现在还不得好好表现啊。”

    刘茂根不高兴地说道:“好小子,当爸的骂你几句,你还给我记着啊?想算帐是不?我不要你表现,也不要你陪我,你快走吧。”

    桃子看见刘茂根火气上来了,急忙笑着说道:“爸,没事了那我们就走了,需要啥东西,就给我们捎话,我们给你们送来。”

    二狗就和桃子离开了病房,等他们走后,贾彩兰小声说道:“他爸,你说,他们两个在家里,会不会做出啥丢人的事啊?”

    刘茂根没好气地说道:“你又来了,我说过他们不敢,你就是不信,借他们一个胆子看他们敢不?”

    贾彩兰说道:“我啥都不担心,就担心这个,只要他们都能安分点,折我两年阳寿我都愿意。”

    再说桃子和二狗去了小镇街道,今天不逢集,大街上没有多少人,桃子四处瞅着,想看到娘家村里的人,但是没看到一个。

    二狗说道:“嫂子,咱们先去买一把锁子吧?”

    两人进了供销社的大商店,看了几家没找到合适的,最后就进了上次桃子和小翠去的那家,那个卖货的男人先看见了桃子,热情极了,说道:“你来了,想喝水不?到里边喝杯水咋样?”

    桃子眉头皱了一下说道:“不渴!”

    二狗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啥关系,也不好说啥。

    那卖货的男人说道:“那你要买啥东西,我帮你看。”

    桃子冷冰冰地说道:“不需要,我们只是随便看看,你忙你的去吧。”

    那卖货的男人这才发现二狗原来和桃子是一路的,眼里流露出嫉妒的神色,说道:“这是你对象吧?我看不咋样啊,你要是嫁人,一定要嫁一个有工作的,就像我这样的,多好啊?”

    桃子这下不高兴了,说道:“你见了每一个女娃都这样吧?你快卖你的货去,小心领导扣你工资。”

    桃子和二狗顺着柜台看了一圈,这里还没有合适的锁子,正在这时候,桃子的眼睛被一双手捂住了,把桃子吓了一跳,她不知道是谁,大气都不敢出。

    二狗看到了,是一个和桃子年龄差不多的女娃,长的很好看,用眼睛看着二狗,示意他不要给桃子说,二狗就不吭声了。那个买货的男人爬在柜台上一直看着他们。

    桃子用手掰开捂在眼睛上的手,回过头一看,原来是白女,她笑着轻打了一下白女,说道:“是你啊,把我吓死了,你从村里来的啊?穿的这么好看的?”

    白女笑着说道:“我从村里来的,桃子,咱们还是去年啥时候见的,也不见你回去,怪想你的,这个男人是谁啊?也不给我介绍一下?”

    卖货的男人在心里念叨了一句:“桃子,她叫桃子啊?这名字怪好听的。”

    桃子说道:“这就是二狗,二狗,这是我村里的,跟我关系最好的,叫白女。”

    白女伸出手想和二狗握手,二狗不好意思,伸出了手又收起来,在自己头上挠了挠。

    白女笑着说道:“咋啦,害羞了?没看出来啊,一个大男人还这么小气的。”

    二狗对着桃子说道:“你们谝,我去买锁子。”

    等二狗离开,桃子和白女也出了供销社,到了大街上。白女一直拉着桃子的手,说道:“桃子,大狗不在,你可以啊,带着二狗出来逛街了,真应了那句话,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你的嘴还是这样不饶人,我阿公腿摔断了,在这医院里住院,我俩今天来看他来的,你千万别胡想。”

    白女说道:“那谁在这伺候你阿公啊?我想你不会吧?”

    桃子说道:“大狗他妈伺候着呢。”

    白女笑着说道:“那好啊,家里就剩下你和二狗了,天不收地不管,那还不成了你俩的天下了?”

    桃子说道:“你又来了,我不让你胡说,你偏这样。”

    白女想了一下说道:“桃子,大半年了我没见上你,真想你了,我今天不回村了,去你家,咱们晚上好好谝谝。”

    桃子为难地说道:“这啊,那好吧。”

    76妖艳的客人

    桃子和白女在大街上说着话,等着二狗,白女性格开朗,一说一笑的,惹得过往的人都多看他们几眼,白女也不在意。

    二狗终于在一家商店里找到了和桃子房门上一样的锁子,买了下来,出了商店门,他特意从钥匙环上卸下来一把,装进贴身的衣服口袋里,做完这件事,就像做贼一样感到紧张。

    他看见了桃子和白女还站在大街一边,就走到了她们身边。

    桃子问道:“锁子买到了吗?”

    二狗说道:“买了,和门上的一模一样。”

    桃子转向白女说道:“白女,你要是没事了咱们就走吧。”

    白女对二狗笑着说道:“二狗,我要到你家去,你欢迎我不?”

    二狗不自然笑了一下说道:“欢迎啊。”

    桃子说道:“白女,二狗就是这样的人,实在,就是不会说话,你别介意啊。”

    白女说道:“不会不会,我就喜欢实在的,那咱们走吧。”

    三个人离了小镇踏上了去桃花沟的山路,一路上,白女和桃子手拉着手说着话,显得非常亲密,二狗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看着她们俩的背影,悄悄在心里把她们做了一个比较,觉得还是桃子好看。

    走了一阵,白女先停下来,等着二狗说道:“二狗,我听说你订婚了,你对象有我漂亮吗?”

    二狗说道:“都差不多吧。”

    白女说道:“呦,差不多是个啥话啊?她还有我长得漂亮啊?我不信,我去了一定要看看,说好了,要是没有我长得漂亮,我就要抢你了。”

    二狗脸红了,说道:“这,这不行啊。”

    白女就大声地笑了起来,二狗有点难堪,桃子急忙过来给二狗解围,说道:“白女,你别为难二狗了,他平时和女娃一说话脸就红,遇到你这么泼辣的,就要他命了。”

    白女笑嘻嘻地说道:“那好,二狗,你叫我一声姐我就饶了你。”

    二狗说道:“你没我大,你应该把我叫哥才对。”

    白女仍笑着说道:“叫声哥没问题,你可要给妹子礼物啊,你准备给我啥礼物?”

    二狗又给将住了,支吾着不好回答。

    白女说道:“我也不要你花钱买,我叫你一声哥,你就让我亲你一下咋样?”

    二狗急忙说道:“这不行,我还是给你买礼物吧。”

    白女看着二狗这样感到很好笑,就多想跟他谝谝,心想着自己去了他家,还有好多机会,心里也很高兴。

    三个人回到了桃花沟,有白女陪着,桃子和二狗也不害怕遇见村里的人了,遇上了栓娃婶,打了声招呼,三个人就回了二狗家。

    走进院子,黑子看见白女,低吼了一声,脖子上的毛都竖起来了,白女吓了一大跳,顺势就靠在二狗身上,搂着他的脖子,说道:“这狗这么厉害的,咬人不啊?”

    二狗冲着黑子呵斥了一声,黑子才乖乖地卧到门口,白女躲在二狗身后进了屋。

    二狗说道:“我这狗通人性呢,你只要对它好,它就会对你好。”

    白女说道:“二狗,我要是对你好,你对我好不好?”

    二狗躲避着白女火辣辣的目光,说道:“这不一样。”

    桃子笑着说道:“白女,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黑子的时候,把我都吓晕过去了,现在,它对我可好了,说出来你都不信,它还救过我一命呢。”

    白女坐下,桃子给白女倒了一杯水,白女说道:“哦,黑子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快说说咋回事?”

    桃子说道:“过年我和大狗去出门,回来时候遇到了三只饿狼,把我们撵到沟里了,要不是黑子,我和大狗都成了饿狼的美餐了。”

    白女惊讶地说道:“乖乖,这事我要是遇上了,那就填了狼肚子了。”

    二狗说道:“你要小心,这三只狼还没打死,就在咱们这一带转悠着呢,说不定哪天就等住你了。”

    白女脸上变色说道:“二狗,求你别吓我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一个人跑这么远的路了。”

    二狗拿出买的那锁子去给桃子的门上换,很快换好了,锁上门拿着钥匙试着开了一下,就把钥匙放在桃子房间内的桌子上。

    白女笑着说道:“桃子,你把二狗指教的可以啊,他给你啥活都干。”

    桃子说道:“这有啥,一家人分的那么清的还行?”

    白女说道:“对啊,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肉烂了都在锅里,谁吃都可以,你说是不?”

    桃子瞪了白女一眼,然后笑着说道:“你又来了,你在胡说,我就不依你了,我让二狗好好教训你一下。”

    两个女人在屋里叽里呱啦说着话,二狗觉得别扭,就到了门口,解下拴在黑子脖子上的铁链,准备到外边去。

    桃子冲着二狗说道:“二狗,我们马上要做饭了,你回来早点。”

    二狗应了一声就走了,白女不想让二狗离开,还想逗他,但也没法留住他,心中有点失望。

    桃子说道:“白女,你想吃啥饭?让我今天好好招待你一下。”

    白女说道:“我从来对吃的不讲究,只要让我穿好就行,你做啥饭我就吃啥饭。”

    桃子笑着说道:“这么多年你还没变,你外边穿的这么好,里边穿的啥啊?该不会是补补丁的吧?”

    白女说道:“晚上咱们睡到一起了我让你看,桃子,做饭吧,我真有点饿了。”

    桃子说道:“好好,做饭,你今天是我的客人,我不能把你慢待了。”

    桃子就去做饭,白女给她打下手,很快就擀好了面,看着马上就要吃饭了,还不见二狗回来,桃子有点着急。

    二狗刚才出了门,去了屋后的山坡上溜达了一圈,山坡上的青草已经长出来了,踩上去软绵绵的,黑子四处跑着,二狗就躺在山坡草地上,给嘴里塞了一根草茎嚼着,眼睛望着蓝天白云。

    看了一会,他想起口袋里的那把钥匙,拿出来在手里看着,虽然只是一把普通的钥匙,二狗却对它寄托了很多的期望和幻想,想着有朝一日有用得着它,又小心翼翼收了起来。

    以后有了这把钥匙,他就可以随时打开桃子那扇门了。想到这,心里不由激动起来。

    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这才感觉到饿了,黑子也无心陪着他,一心想早点回屋里去,在旁边心不在焉起来,二狗从草地上爬了起来,和黑子一起回家去了。

    三个人吃过饭,外边的天就渐渐黑了下来,屋里亮起了电灯,二狗出去关上院门回来,准备回自己房间去睡觉。

    白女叫住他说道:“二狗,这么早的咋睡得着啊,咱们三个在一起谝谝。”

    二狗说道:“你们两个谝,我要睡觉了。”

    白女说道:“我们两个女的谝有啥意思啊?二狗,是不是桃子发话你才听啊?在路上你让我把你叫哥我还没叫呢,哥,你就答应我吧。”

    二狗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看着桃子,桃子笑了一下说道:“二狗,白女诚心要和你谝,你就和她谝谝。”

    二狗无奈说道:“好吧。”

    白女先进了桃子的房间,二狗也进去了,桃子在外边的活还没干完,洗刷着锅碗,可她一直不放心房间里的白女和二狗,她知道白女疯,要是她真的做出啥出格的举动来,二狗不好招架。

    桃子急忙洗刷好锅碗,关了外屋的电灯进了自己的房间,还好,白女还算规矩,坐在炕边,二狗站在门口,两人隔着一米远的距离。

    白女笑着说道:“桃子,我们就等主角了,你不登场,我们这戏就没法唱了。”

    桃子笑道:“你们谝你们的,我是啥主角啊?来了只能碍你们的事。”

    白女笑了一下说道:“哦,这下你敢说大话了,二狗,听见了没有,咱两个上炕,演一台戏让桃子看。”

    白女上了炕,拉开被子,脱掉了外套,她里面穿着一件粉红颜色的衬衣,非常艳丽,胸前的肉球丰满挺拔,直追桃子了,说道:“二狗,上啊,还愣着干啥?”

    二狗当然不敢上了,局促地说道:“你们在上边,我就站在下边。”

    白女笑着:“这么大的小伙子一点都没出息,我和桃子原来说过,还想嫁给你给你当老婆呢,要不是你订婚了,我肯定能当你的老婆,咱们还算有点缘分,还这么见外的?”

    桃子说道:“白女,别难为他了,他就这样,让他去睡吧,咱们谝才能放开,你说是吧?”

    二狗听了这话,冲白女笑了一下就带上门走了。

    白女一看二狗走了,抱着桃子摇了几下,说道:“桃子,你就想坏我的好事,我不管,二狗走了,你晚上要好好陪我。”

    桃子笑着说道:“好好,我把你得罪了,我向你道歉。”

    二狗回到了自己房间,没有睡到炕上去,而是到了木板墙那儿,轻轻取下那个小木塞,他要通过这个小洞好好看看桃子和白女。

    他的眼睛贴到了那个小洞口上,屏住呼吸看着桃子这边,他看到桃子和白女两个人靠着墙坐着,白女靠在里面,桃子靠在外边,她们两个说着话。

    桃子问白女:“白女,现在说下对象了没有?”

    白女说道:“嗨,说下了,是山外的,可我不喜欢,没办法,我爸我妈都愿意,我不愿意也不行了。”

    桃子笑着说道:“山外的好啊,山外的人都有钱,能过上好日子,你为啥还不愿意呢?”

    白女叹口气说道:“咱俩好,我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那是个二婚头,离过婚的,被我年龄大了好几岁,还带着一个娃,你说,这有啥好啊?我这么水灵的让他一个半老头子糟蹋,你说我心里好受吗?”

    桃子心里也挺难受的,说道:“其实就这回事了,大几岁就大几岁,大狗被我大好几岁呢,还不这样过来了?”

    白女说道:“那不一样,那个瞎东西,见我第一面就想弄那事,让我扇了一个耳把子,他催着我结婚,我就是不答应,在扛扛他,让他算受罪着。我才不想把我的第一次交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要不然我就亏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