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乡村猎艳 > 乡村猎艳最新章节 > 第19章 现在就要你

乡村猎艳 第19章 现在就要你


    第19章 现在就要你 乡村猎艳 青豆

    桃子挤出一个微笑说道:“嫂子,我书田哥他回来没有?”

    杨生过气呼呼地说道:“没有,这弟兄俩不知道弄啥呢,人家都能回来就他俩不能回来,他走的时候,还说这舍不得我那舍不得我,看来说的都是假话。”

    桃子说道:“嫂子,他们回不来,肯定是走不开,你不是说过等啥时候了要陪我去县城吗?那时候我们就能见上他们了。”

    杨生过说道:“这也好,桃子,你准备啥时候走?”

    桃子想了一下说道:“现在我要是走了,就没人给二狗做饭了,还是等我爸出院了咱们在去吧,你看?”

    杨生过说道:“那也好,就等你爸出院了咱们在去,等见上他们,我要好好说说他们,桃子,二狗,那你们在,我就回去了。”

    桃子拉住杨生过说道:“嫂子,我才蒸的槐花,你吃一碗在走吧?”

    杨生过笑着说道:“这槐花又不是啥稀罕的的东西,我想吃了去坡上捋点,我不吃了。”

    杨生过说完就走了,桃子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没有了。

    二狗心里不忍,说道:“嫂子,你想去城里你就去吧,我一个人能行。”

    桃子说道:“那不行,还是等咱爸出院了我在走。”

    二狗说道:“咱爸伤到了骨头,一时半会那能好?等咱爸出院要等到啥时候啊?你还是和嫂子去吧。”

    桃子摇头说道:“我主意定了,就等咱爸出院我在去。二狗,这几天没看见枣花到咱家来,她见了我也不说话,是不是咱们去镇上的事让她知道了?枣花心事多,你去找找她说说好话,哄哄她。”

    二狗说道:“她不找我我才安宁,我不去。”

    桃子白了他一眼说道:“这哪行?她毕竟是你未过门的媳妇,你们千万不能闹别扭,听嫂子的话,去找枣花哄哄她。”

    二狗不愿意去,坐在那儿不动。

    桃子柔声说道:“二狗,枣花迟早是咱家的人,现在跟我见了面都不说话,你看这多尴尬啊?你就是当为了我去哄哄她,啊?”

    二狗听了这话不好再拒绝了,站起身来说道:“嫂子,那我去了。”

    桃子看着二狗出门,她心里的委屈一下子迸发了,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扑簌簌顺着脸蛋滚落下来,她回了自己房间,爬在被子上哭出声来。

    二狗到了枣花家门口,不好意思进去,在门口转悠着,黑子可不管这一套,到了枣花家门口那有不进去的道理?低着头摇摆着身子就进去了,二狗也没叫它,想着枣花看见了黑子也许就出门来了。

    小翠和枣花在屋里做饭,柱子抱着娃逗着,黑子进来,就到了枣花身边,想跟她亲热,没想到枣花很讨厌它,根本不理它。

    小翠笑着说道:“黑子来了?你饿了吧?枣花,给黑子找点吃的。”

    枣花没好气地说道:“它和二狗都不是好东西,饿死了活该。”

    柱子笑了一下说道:“枣花,你这是咋啦?你不是很喜欢二狗的吗?你们现在订婚了,还说这样的话?”

    枣花生气地说道:“以后你们别在提二狗,我听见这名字就恶心,以后嫁不嫁他还说不定呢。”

    小翠说道:“枣花,可不能耍小娃脾气了,你和二狗吵嘴,肯定是怪你,我当嫂子的可要说你几句,以后要温柔一点,再不敢像个男人婆一样了。”

    枣花着急地说道:“嫂子,你不知道内情,这事是他二狗的错,我再温柔,他二狗也瞧不上眼。”

    柱子说道:“枣花,二狗能有个啥错?黑子来了,说不定二狗就在外边,你去找找他,把事说开那不啥事都没有了?”

    枣花噘着嘴说道:“我才不去,这次就要给他一点颜色,要不然他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

    小翠猜测着枣花说这话的意思,自己先笑了一下,也没说破。

    柱子也明白过来,说道:“枣花,真要是这样,我就要说说二狗了,不管咋样你们还没结婚,就不能弄这事,我去说说他去。”

    枣花看见柱子会错了意思,更着急了,跺着脚说道:“你这是干啥啊?谁说二狗要弄这事了?他才不像你。”

    柱子看到枣花脸红了,笑着说道:“那你还不快去?你不去我就要去了,你知道我这当哥的见了二狗准没好话。”

    枣花说道:“你们这是胳膊肘向外拐,不帮着自己人帮外人,没法了,我去找他吧。”

    枣花和黑子出了院门,看到二狗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看见了他心里就来气,一直用眼睛瞪着他。枣花生气地说道:“二狗,你还来干啥?你家里不是啥都有吗?以后别找我了。”

    二狗以为桃子在生自己和桃子一起去镇上的气,走到枣花身边说道:“枣花,前几天我和嫂子去镇上看我爸,走的急没叫上你,我来给你认错。”

    枣花没好气地说道:“你们两个想弄啥弄啥,跟我有啥关系?”

    二狗说道:“你想去了,我明天陪你去,你别生气了,也不要生嫂子的气。”

    枣花鼻孔哼了一声,说道:“二狗,你有本事啊?我算服了你了,我不想以后进了你家门在受气,趁现在我陷得不深,还是早点结束。”

    二狗不知道枣花这是说的气话,还当真了,说道:“我以前劝过你,你不听,现在明白过来了就好,你要是真有这意思,就去给生过嫂子说,退婚也行。”

    枣花这下更生气了,她抬起脚使劲在二狗脚上踩了一下,伤心地说道:“好啊,原来你早就有这意思了,怪不得你敢和桃子干不要脸的事,我恨死你了。”

    枣花说完就流着眼泪跑回家去了,二狗捂着脚疼的呲牙咧嘴,他听不懂枣花说这话的意思,还想解释,可枣花已经回屋里去了,还关上了院门。二狗呆了一阵,没法子了只好和黑子回家去。

    二狗进了自家院子,听见了桃子嘤嘤的哭声,心里着急紧走了几步,到了桃子房间门口,看着里面爬在被子上哭啼的桃子,也难受起来,说道:“嫂子,你咋啦?别哭了,我哥不是东西,等他下次回来我帮你出气。”

    桃子急忙坐起来,擦了一下眼泪,肩膀还是一耸一耸的,说道:“二狗,我没事,你别管我。”

    二狗看见带着泪花的桃子,心里对她更加怜爱了,一天桃子高兴他就高兴,桃子难受他被桃子更难受。

    桃子逐渐平静下来,说道:“二狗,你见过枣花没有?”

    二狗想了一下说道:“我见了,她说要跟我早点结束,还说我和你干那种事,也不听我解释,我想我们这次真的要完了。”

    桃子忘了自己的委曲,替二狗着急起来,说道:“她真的这么说?这个枣花,别人要是胡说咱们也能想下去,她咋也这样胡说啊?不行,这事我要亲自找她解释。”

    二狗犹豫了一下说道:“嫂子,这事枣花是误会了,昨天早上我还睡在炕上,白女光溜溜地到了我房间,硬要和我弄那事,我没有答应,她就爬在我身上舔我的脸,让枣花看见了,我想她肯定是把白女当成了你。”

    桃子惊愕地长大了嘴巴听着,等二狗说完,她生气地说道:“这个白女疯了,她咋能这样啊?这下就是给枣花解释,她也不信了。”

    二狗着急地说道:“那咋办?总不能就这样下去吧?”

    桃子说道:“二狗,这事还得靠你,枣花很喜欢你,一直想让你摸她,你找个机会跟她好好亲热一下,等她高兴了,把这事说明,也许枣花就相信了。”

    二狗心里不情愿,但是除了这个办法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好说道:“那好吧,到了下午,我去桃园等她,你想办法给她带个口信。”

    桃子想了一下说道:“我现在去也不合适,我让生过嫂子去说,唉,咋会出现这种事啊?要知道会这样,我就不让白女到咱家来了。”

    却说枣花去见了一次二狗,回来后就哭的像个泪人一样,这次任谁劝都不行了,把自己关在房子里,柱子和小翠轮番敲门,说着好话,都没能叫开枣花的门。

    两人无计可施,干急没办法,杨生过风摆柳一样进了门,见了柱子和小翠,没说话先笑出了声。

    小翠也笑着给杨生过递凳子倒水,杨生过坐下说道:“小翠,还是柱子有心,走了不到一个月就回来看你,给你的地里浇点水,多好啊,谁想我那口子,心里就没有我。”

    柱子笑着说道:“嫂子,书田大哥心里想着你呢,整天念叨着你。”

    杨生过说道:“他是嘴上念佛,心里截活,心里没有我,我这次才算把他看透了。”

    小翠也笑着说道:“嫂子,书田哥是怕耽搁挣钱,他一回来,就能给你拿大把大把的钱,你就等着数钱吧。”

    杨生过又笑了一下:“到现在我还没见他一分钱,唉,别说他了,枣花呢?”

    枣花听到杨生过来了,就止住了哭声,她心里更狠二狗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让杨生过来了,这时候二狗要是在她跟前,不狠狠咬他一口才怪。

    小翠笑着说道:“嫂子,枣花在房间里,我去把她叫出来。”

    小翠过去敲了几下门,说道:“枣花,生过嫂子来了,你快开门出来。”

    枣花在屋里气呼呼地说道:“我不出去,他二狗要退婚,就让他退婚,她今天退婚,我明天就找人结婚,我就不相信没人看上我。”

    82这个办法挺管用

    门外的三个人一听这话都愣了,小翠和柱子互相看了一下,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

    杨生过不解地说道:“这是咋回事?好好的退啥婚呢?”

    小翠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道:“嫂子,你别介意,这两天枣花和二狗吵嘴了,动不动就要退婚,嫂子,枣花说的话不算数。”

    杨生过笑了一下说道:“是这样啊,怪不得桃子要我来找枣花,枣花,千万不敢有这样的念头,其实,二狗是喜欢你的,他让我给你带话来,说是吃过饭让你去桃园,他在桃园里等你。”

    杨生过说完等了一下,看见枣花还没开门,对柱子和小翠说了声就走了,柱子和小翠把她送出院门。

    房间里的枣花听了杨生过最后几句话才放下心来,原来杨生过来不是说退婚的事,是来带话的,是她想歪了,想着二狗在桃园里等她,心里不由兴奋起来。

    枣花打开门出来,柱子和小翠送过杨生过正好回到屋里。

    柱子想笑又忍住说道:“枣花,嫂子说二狗在桃园里等你,你刚才还要闹着跟他退婚,就让他在那儿干等着,不要去了。”

    枣花说道:“这是我的事,我想去就去,不想去就是八抬大轿抬我我都不去。”

    小翠笑着说道:“枣花,这次见了二狗好好跟他说,以后在不要闹矛盾了,你这闹开了,大家都不得安宁。”

    枣花嘴角动了一下想笑,说道:“要我跟他好好的,还要看他的表现,他要是再敢惹我生气,我就真的要和他退婚了。”

    话没说完,枣花妈就从地里回来了,她看见了柱子也很高兴,说道:“柱子,你回来了就好,妈给你做一顿好吃的,你想吃啥饭?”

    柱子说道:“我想吃煎饼了,妈,你给我摊煎饼吃。”

    小翠把娃塞到柱子怀里,就去给枣花妈帮忙,枣花脸上还有泪痕,眼睛和鼻头还红红的,一直不敢和她妈打照面。

    二狗吃过饭后,还坐在屋里磨蹭着不肯去桃园,桃子催促着说道:“二狗,时间差不多了,快去吧,要是让枣花等急了,她又该生气了。”

    二狗知道这次自己去见枣花,免不了要去摸她向她示好,一想到这心里就不痛快,说道:“嫂子,你知道枣花,她很烦人的。”

    其实桃子心里也不愿意二狗这样,但是二狗和桃子已经订了婚,就是真的有了啥事她也无法阻止,说道:“那有啥?她让你干啥你就干啥,记住了把那件事解释清楚就行,快去吧。”

    二狗起来,给自己打了打气,又看了一眼桃子,看到了她一脸复杂的表情,叹口气出了屋子,黑子悄悄跟上他,出了院门就向桃园走去。

    一路上二狗没有遇到人,这条小路是直通桃园的,他到了桃园,穿过桃树,看到了一颗桃树上有一个粉红色的花蕾,心里高兴起来,心想着桃花就要开了,桃子说过,等桃花开了还要来看的。

    二狗在桃园里转了几圈,想找到一朵开了的桃花,给桃子带回去,可他只看到了花蕾,有点失望,他到了桃园的小屋门前,看到那一堆剪下来的枝条,想着自己反正是等人,还不如干点活,就打开小屋门,取出斧子,在外边开始劈柴。

    过了一会,枣花来了,她一直板着脸,不像以前那样见了二狗就笑,她站在二狗旁边,一双手塞在上衣的口袋里面,说道:“你让我来桃园做啥?”

    二狗看着她笑了一下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枣花,早上说的话,我说的有点重了,你别往心里去。”

    枣花冷冰冰地说道:“我根本就没听见,你有事没?没事我就走了。”

    二狗说道:“其实也没啥事……”

    二狗话没说完,枣花就转过身就向桃园外走,二狗这下有点急了,急忙撇下斧子起来,几步到了枣花身边,说道:“枣花,没啥事就不能见你了?陪我说会话吧。”

    枣花脸看着别处说道:“我嫌你恶心,竟然和自己的亲嫂子弄那种事,要是传出去还不让村里人的唾沫给淹死了。”

    二狗正发愁咋样才能把话题说到这来,见枣花主动提出来,急忙说道:“枣花,你误会了,那个女的不是我嫂子。”

    枣花瞪着二狗,气呼呼地说道:“你骗鬼啊?你家只有你和你嫂子,不是你嫂子还会是谁?”

    二狗说道:“真的不是我嫂子,那天在小镇上,我们遇到了我嫂子村里的一个女娃,她硬要来我家,最后就来了,谁想到她是那种人。”

    枣花冷笑着说道:“你就给我编,还有啥,你快编啊?”

    二狗有点着急,脱口而出说道:“谁要是说假话骗你日谁他妈,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枣花想笑忍住了,说道:“你为了让我相信,连你妈都搭上了啊?这样我就更不能相信了。”

    二狗说道:“我,我还有证人,那天我送那个女娃走,二癞子看见了,你不信找他去问。”

    枣花说道:“你让我找二癞子?你就不嫌他把我糟蹋了?这话你都敢说?你不珍惜我我还顾忌啥呢,我这就去找他。”

    二狗伸出手拉住了枣花,说道:“枣花,算我求你了,我就是再瞎,也不可能跟我嫂子弄那种事啊?你就相信我吧。”

    枣花心软了,可她相信了二狗说的话,但是还生气他和那个女娃在一起,说道:“就算你没有和嫂子弄那事,可你和那个女娃弄也不行,我还是不能原谅你。咱们这事,这次真的算完了。”

    二狗举起一只手说道:“要不我再发一次誓?那天她刚到了我房间,你就来了,当时就吓坏了,我那东西一下子就变软了,那还能弄事?真的没有。”

    枣花看着二狗的脸问道:“那你有没有想着和她弄?我要是晚去一会,你们就会弄上了。”

    二狗说道:“你就是不去我也不会弄的,我看不上谁,谁就是脱光了摆到这我都不会弄的。”

    枣花继续追问着他说的:“那你想了没有?你快说你想弄她了没有?”

    二狗着急说道:“我真的没想,没有,你就放过我吧,我现在连女人那长啥样子都不知道。”

    枣花不依不饶地说道:“你没想?你没想你那东西咋会变硬的?你心里还是想了,这事我还是不能饶你。”

    二狗说道:“枣花,你要是一个男人遇到那阵势你硬不硬?我要是连这都硬不起来,那还算是男人吗?那就成了太监了。枣花,不信你逗逗我,看我硬不硬?”

    枣花听了这话,心里就痒痒起来了,今天早上她撞到了柱子和小翠在一起卖力地弄那事,她当时就弄了一个大红脸,好久都没回过神来,一直想着男女之间的那点事。

    她对二狗和桃子的恨全消了,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看着二狗,期待着二狗对她有啥动作,谁知道二狗没有动,埋怨地说道:“你真是一根木头,每次都要我主动啊?”

    二狗手足无措,慌乱地说道:“你要我咋样主动?我对这事不会啊?”

    枣花满面含春,说道:“你摸我啊,就是瓜子也知道见了女人该咋样,你该不是故意装的吧?”

    二狗抬起一只手,到了她胸前迟迟没有下手,说道:“枣花,那我要摸了,我真的要摸上了,你别生气啊。”

    枣花眼神鼓励着他,嘴上说道:“你这人真啰嗦,我让你摸的,咋还会生气?快摸吧。”

    二狗的手就到了枣花的肉球上,两只手捂着肉球,轻轻压着,又左右动着,他的手心触到了枣花肉球的那个小疙瘩,枣花呀的叫了一声,二狗感觉到枣花肉球上的那个小疙瘩渐渐变大了。

    枣花脸红了,出气也变粗了,眼神迷离地看着二狗,说道:“二狗,把手伸进衣服里去摸,隔着衣服不舒服。”

    二狗很听话地把两只手伸进枣花的衣服里面,这次摸上去感觉又不一样了,肉乎乎磁嘟嘟的,手感太美妙了,他用手指捏着她两个肉疙瘩,枣花就难受的直夹腿,都快站立不稳了。

    这时二狗下身那东西昂起了头,裤裆起了一个大包,枣花看到了,也萌发了摸他那东西的念头,伸出一只手,隔着他的裤子抓住了那个东西,感觉到硬梆梆滚烫的,心里越发乱了。

    二狗很快从枣花的胸前拿下手,枣花一下子没有了舒服的源头,不知道二狗咋啦,急忙说道:“二狗,你咋啦?咋不摸了?”

    二狗看到枣花还抓着他的东西,撅着屁股想挣脱,说道:“枣花,你别动那东西,你要是把那个东西惹急了,它可不好哄,你快放开。”

    枣花还是没有松开,说道:“你放心,它要是急了,我帮你哄它,保证能把它哄乖。”

    二狗取下枣花的手,说道:“枣花,今天咱们就到这吧,你也知道了我的东西一看到好看的就会硬起来,这就够了,证明我没骗你就行了。”

    枣花觉得自己的内裤有湿湿的东西,刚才大狗摸自己肉球时那里流出来的,还没有干,大腿根那空荡荡的,就想让二狗这东西狠狠戳几下,可二狗这时却不想再往下发展了,心里有点着急,说道:“二狗,你还算是个男人啊?是男人到了这份上还不想啊?”

    二狗的目的达到了,该解释的已经向枣花解释清楚了,就不想再跟她玩下去了,说道:“好了枣花,咱们来日方长,还怕没有时间弄这事?咱们没有结婚,万一把你肚子搞大了,那还不让村里人耻笑啊?你说你想,我被你还想,咱们都忍着点,千万别干傻事。”

    二狗这一说,枣花有点理解他了,说道:“没想到你还挺正经的嘛,你在我面前正经不算,要在桃子面前正经才算正经男人。”

    二狗有点不高兴了,说道:“你别把我和桃子往一起扯,我说过我和她不可能,就是拿绳子把我们捆在一起,我们都不会弄那事,你以后就别胡思乱想了。”

    枣花笑了一下说道:“好啊,这话可是你说的,以后记住你说的这话,把你裤裆里那东西管好,要知道那东西是我的,谁都不能给。”

    二狗苦笑道:“好了,我把它卖给你了,是你的,现在没事了,你也可以回去了。”

    枣花说道:“那你呢?你不回我就不回。”

    二狗说道:“我既然来了,就想把这些柴劈完,你想待在这也行,只要安分点就行。”

    枣花笑着说道:“好啊,我在这陪着你。”

    大狗在那儿劈柴,枣花就手托腮坐在旁边看着他,想了一会,自己笑了一下,二狗不知道她想啥,也不去问她。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枣花就主动来找桃子了,两人见了有说有笑,桃子脸上也笑着,可心里挺别扭的,她知道二狗已经摸过她了。

    83如获至宝

    这几天,二狗几乎天天往桃园里跑,他在关注着桃花啥时候开,那天在桃园里看到了花蕾,就想着桃花就要开了,他知道桃子最喜欢看桃花,就想满足她这一个心愿。

    这天他带着黑子到了桃园,看着满树的花蕾,心里很高兴,要不了多长时间桃花就会开了,他在一棵树上看到了一朵硕大的桃花,只有这么一朵,迎风怒放着,他高兴起来,急忙爬上树把这朵桃花摘了下来。

    二狗现在只有一个心思,就是把这朵桃花送给桃子,先让她高兴一下。他小心翼翼拿着桃花,带着黑子向家里走去。

    桃子还是面带愁容,她心里想着大狗,想他是不是把自己忘了,别的人都能回来,就他不能回来,他以前在家的时候,几乎天天都要和自己弄那事,现在一走这么长时间,就能这么容易扛过去。

    二狗一只手背在后面,兴冲冲地进来了,桃子不好在她面前耍脸色,露出一丝微笑来。

    桃子说道:“二狗,你回来了,要是饿了先吃一块馍,我马上就做饭。”

    二狗笑着说道:“我不饿,嫂子,我给你带了一件东西,保证你喜欢。”

    桃子脸上泛出红光,高兴地说道:“二狗,你能给我带啥好东西啊?快拿出来让我看。”

    二狗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了那朵桃花,举在桃子眼前,说道:“嫂子,你看这是啥?”

    桃子高兴地说道:“桃花?桃园里的桃花开了吗?我要去看。”

    二狗说道:“桃园里就开了这一朵,我把它摘下来了,你要看桃花,再等两天,满园的桃花就全部开了。”

    桃子拿着桃花在鼻子底下闻了一下,说道:“真香啊,只可惜了,你把花摘下来,就会少结一个桃子。”

    二狗笑着说道:“咱们家那一大片桃园,还在乎一个桃子啊?到时候要多少有多少。”

    桃子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很开心,她拿着桃花进了自己房间,把桃花插到了头发上,拿起桌子上的那面镜子,左右看了一下又把桃花取下来,心情逐渐好了起来。

    桃子出了房间,刚才桃子在头上插桃花的时候,二狗就趴在门边看她,看见桃子要出来了,就急忙坐到了屋里的那把椅子上。

    桃子说道:“二狗,我去做饭,你想吃啥饭?”

    二狗说道:“啥饭都行。”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那你说个饭名我也好下手啊?”

    二狗说道:“只要是你做的饭,我都喜欢吃。”

    桃子心里紧了一下,收起笑容去了案边准备做饭。二狗的目光很快定在了桃子身上。

    这时候,栓娃叔进来了,站在门口说道:“二狗,你妈让我给你捎话,说你爸明天就能出院,让你拉着架子车去接他。”

    二狗到了门口说道:“叔,进来坐会吧。”

    栓娃叔说道:“不了,我还要回去呢,买了一点菜秧子,要赶快栽上。”

    二狗回到屋里,心里忽然沉甸甸的,明天就要去接他爸了,他爸他妈都要回来,屋里多了他们两个人,他和桃子两个人之间的这种微妙的关系就要被打破了,二狗再也不能像这么开心了。

    桃子一边擀面一边说道:“咱爸明天就要出院,不知道好的咋样了,按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有二十多天啊?”

    二狗从桃子的话里也听出来,桃子不喜欢他爸早点回来,他心里又是一阵激动,说道:“他想回来就让他回来,以后要是落下后遗症别怪我们就行。”

    到了下午,桃子被娟利叫出去了,屋里就剩下二狗了。二狗心里一直闷闷的,好像压了一块石头,这一晚是他和桃子共同度过的最后一个晚上了,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憋屈。

    他悄悄拿出桃子房间的那把钥匙看了看,他没事了就拿出来看一下,现在被他的手磨得铮亮,看见桃子的房间门开着,就过去把门锁上,用那把钥匙打开了房门,走进了桃子的房间。

    桃子的房间很整洁,炕上的被子叠的方方正正就像豆腐块一样,床单也拉的平整,他轻轻坐到炕边,倒在炕上,抱着桃子的一只枕头,脸紧紧贴在枕头上,这是桃子枕过的,他不由对这只枕头也充满了爱意。

    这时候,他看见眼前不远处有一根弯弯曲曲的毛发,来了兴趣,急忙把那根毛发捏在手里,举起来看着,想着这毛发会是桃子身上哪儿掉落的?最后他明白过来,这毛发就是她小腹下那一片黑色的绒毛。

    二狗一下子兴奋起来,拿着那根毛发左看右看,爱不释手,他在炕上四处寻找着,看能不能再找到一根,可是除了这根外再没有找到。

    他把自己移动过的东西放回原处,尽量做到不留痕迹,然后拿着那根毛发出了桃子房间,他在屋里到处找着,想找到一个可以保存这根毛发的东西,最后找到一本发黄的书,把那根毛发夹在里面,然后把书放到了自己褥子下边。

    二狗感到很欣慰,有了这根毛发,等以后想桃子的时候拿出来再看。

    桃子还没有回来,二狗坐在屋里静静地等着她。一想到明天爸妈就要回来,他的心就不由得烦躁不安。

    二狗感觉到了自己心里有个东西蠢蠢欲动,他不止一次有过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和桃子弄那事,如果要弄,今晚上就是最好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了。

    二狗不停地给自己鼓勇气,下边那个东西也向他提出抗议,他想着自己即就是和桃子有了那事,也不会把他的肚子搞大,拔了萝卜坑还在,谁也没有损失啥,况且,桃子这么长时间没弄那事,心里早想了。

    二狗这样一想,那个念头就膨胀开了,占据了他的脑子,理智的一方显得苍白无力了。

    二狗到了院门外,朝着娟利家的方向张望,还没有看到桃子的身影,想着这两个女人有啥说不完的话?到了现在还不早早回来。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桃子才回来了,二狗关了院门,眼睛可怕地瞪着桃子的身体,身下那东西高挺着,就像一把刀子,恨不得把桃子身上戳好几个窟窿才满意。

    桃子没有觉察到二狗可怕的眼神,只是看到了二狗裤裆那里有一个大疙瘩,好像揣了一件东西一样,心里还琢磨二狗这东西就是被大狗的大,大狗除了名字有一个大字以外,其余的都不如二狗。

    桃子说道:“二狗,没事早点睡吧,明天咱们还要去镇上接咱爸呢。”

    二狗嗯了一声没有动,等桃子转过身,他的目光罩着桃子,桃子提了一壶开水,就向自己房间走去。

    二狗开始一直犹豫着,看见她就要走了,费了好大劲才张开嘴巴说道:“嫂子,我……”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你咋啦?说啊?”

    二狗在她眼睛的逼视下败下阵来,首先收回目光,说道:“我,我没啥,你也早点睡吧。”

    桃子冲着二狗笑了一下,就提着水壶回自己房间去了,桃子关上房门,那锁子咔嗒一声响,二狗所有的幻想都没有了,刚才还发着光的眼睛变得昏暗起来,自己也像被阉割的狗一样沮丧。

    二狗回过神来,急忙关了外屋的电灯,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房间,来到木板墙旁边,取下那个小木塞,把眼睛贴上去。

    桃子先给脸盆里倒上开水,把开水壶放到桌子上,看到了桌子上的那朵桃花,她拿在手里,放到鼻子底下吸了一口气,桃花因为失去了水分有点蔫了,但是颜色还很好看。

    桃子看了一眼木板墙这边,笑了一下,把那朵桃花**摘下来,撒到了脸盆里,水盆里漂着粉红色的**,很是好看。

    二狗这边看着,笑了一下,心想着桃子也真会耍,洗下身还要撒些**,这么一想,下身那东西就强硬地昂起了头。

    桃子开始脱衣服了,她只穿了一件厚一点的衬衣,脱下来就能看见她戴着黑色罩子的饱满肉球。二狗想着这罩子有点小了,以后他要是有机会去县城,就给桃子买一件大一点的。

    桃子脱完了上衣又开始脱裤子,把裤子扔到炕上,身上只有那很小的罩子和裤衩了,雪白的身体加上这两件黑色的东西,格外惹眼,招人喜爱。

    桃子稍停了一下,坐到炕边,从腰间开始往下扯那件黑色的裤衩,往下卷着,裤衩就像一个黑色的环一样,她然后抬起两条腿取下裤衩,放到了炕上。

    桃子对准了脸盆蹲下身,一只手从前边伸下去撩着水洗着那里,她的手触到了一个很敏感的地方,像过电一样打了一个颤,很快离开了那个地方,用力洗了几下,等洗干净了,就爬上了炕。

    她躺到了炕上,心里还寻思着刚才手指碰到那里啥地方了,会出现那么厉害的感觉?她想看看清楚,就爬着去把镜子拿过来,两条腿分得很开,形成一个很夸张的W形状,然后看着镜子里的东西,想看清刚才那个啥东西会给她带来这么厉害的感觉。

    桃子坐在炕上,张开双腿把镜子放在那儿,想找到那里有啥东西不敢动,她终于从镜子里看到了,那里有一个粉红色发亮的黄豆大小的肉芽,这东西平常裹在肉里,轻易不出来。

    她以前也见过这东西,但是没想到它这么厉害的,稍碰一下就会全身过电。

    桃子看到那个肉芽,就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过电的感觉从那里传了出来,她全身一震,轻轻叫了一声,心中渴望着那种感觉,手指又动了几下,那感觉就像浪一样一波连着一波,她又体会到了那种要飞起来的感觉了。

    二狗看到桃子这样,一颗心几乎要跳了出来,呼呼喘着粗气,脸涨得通红,身体里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开始横冲直闯,要找一个地方出来。

    桃子上身向后仰着,一只手还在那里不停动着,含混不清的声音越来越大了,两条腿弯着也在使着劲,变得僵硬,身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二狗用手抓着自己下身的东西,也揉了起来。

    桃子大声叫了一声,手指停了下来,躺在那儿一动不动,两条腿还分开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过了一会,她才恢复了过来,收起两条腿伸进被窝里,准备睡觉了。

    二狗揉着自己的裤裆,等桃子躺进了被窝,他心里像猫抓一样,一腔心思全在桃子那儿,他知道今晚上是最后的机会,要是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他很快找到了那把钥匙,悄悄出了自己的房门。

    他摸着黑轻手轻脚到了桃子门口,拿着那把钥匙,摸索着想插进钥匙孔里,可是他的手抖得很厉害,费了好大劲才插进去。

    正当他要转动钥匙的时候,从后门吹过来一阵冷风,他激灵打了一个冷颤,脑子也一下清醒了,急忙从钥匙孔里拔出钥匙,回了自己房间。

    钥匙插进钥匙孔里发出轻微的声音,桃子隐约听见了,但是她还没确定是不是钥匙插锁孔的声音,向锁子那边看了一眼,接下来,钥匙从锁孔里拔出来的声音她听的很真切,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桃子用被子紧紧裹住了自己的身体,惊慌地看着门锁,她知道了二狗有自己房门上的钥匙,是他刚才想打开她的门,二狗咋能这样啊?他不是给自己保证过吗?现在咋还有这样的想法啊?

    还好,二狗没有打开门,又回到他房间去了,桃子的心稍稍放了下来,但是一想到二狗有自己房门上的钥匙,以后这门锁就不起作用了,如果他想进来,随时都能进来,她每晚上咋还能放心睡觉啊?

    桃子想着这件事可不是小事情,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把钥匙要回来,自己房门上的钥匙不能留在二狗那里。

    今晚上咋办?他已经试着开了一次门了,要是到了后半夜,自己睡着了二狗再来开门进来,那后果不想而知。想到这,桃子很快光着下身下了炕,拖着桌子顶到了门上,就是二狗用钥匙打开门,他要推开门也不容易。

    桃子做完了这一切,才放下心来,上了炕安心去睡觉。二狗还在木板墙的那个小洞口看着,看见桃子拖动桌子顶在了门上,他心想着桃子是不是发觉了自己开门的事?

    如果是这样,岂不是向桃子说明了自己的心思?桃子会把他看成啥样的人啊?一天还咋跟她见面?他心里全是羞愧和懊悔,狠狠在自己的脸上扇了一下,心里骂着自己不是东西。

    二狗把那个小木塞放回原处,一脸沮丧地回到了炕上,把钥匙装回口袋里,躺下睡觉,刚才还挺拔的下身已经变得温顺起来,规矩地躺在大腿根那里。

    到了第二天,桃子照旧起得很早,她一边收拾着屋子一边看着二狗紧闭的房门,二狗听见了桃子在外边干活的声音,也穿上衣服起来,到了外屋。

    桃子寻思着钥匙的事,看见了二狗说道:“二狗,现在买锁子一般带几把钥匙啊?”

    二狗正准备去洗脸,一听这话心里一阵紧张,急忙说道:“哦,带四把钥匙,咋啦?”

    桃子知道他没说实话,也没点破他,说道:“没啥,我只是随便问问,快洗脸吧。”

    二狗洗着脸,心里还慌乱着,知道了桃子发现了他昨晚上用钥匙开她门的事,尴尬的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桃子说道:“今天早上没有吃的,快去套架子车,把咱爸接回来一起吃。”

    二狗哦了一声,就去套架子车了,平常桃子每天早上都给自己准备吃的,是不是因为昨晚上的事,才对自己这样了?活该你,谁让你昨晚上想入非非想进桃子的房间。

    二狗和桃子在去镇上的路上都没说话,桃子有点后悔,早上不该问二狗钥匙的事,闹得现在两人都不好意思,桃子张了几次嘴想跟二狗说话,见他只是闷着头拉车,也就不说了。

    两人到了镇上去了医院,刘茂根和贾彩兰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在病房里焦急地等待,埋怨二狗到现在还不来,这个时候,桃子和二狗来了。

    二狗说道:“爸,你的腿好的咋样了?才住了多长时间就闹着要出院?妈,你也不劝劝我爸。”

    贾彩兰叹口气说道:“我劝了,你爸就不听,整天跟我缠线蛋子,非要出院不可。”

    刘茂根急忙说道:“住在医院里就跟关在监狱里一样,把人快闷死了,还要花那么多的钱,我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二狗说道:“爸,你既然想出院,我们也没办法拦着你,以后你要是有了啥事,可别埋怨我们。”

    刘茂根来气了,说道:“我埋怨你们干啥?我还能有个啥事?一天就爱废话,快扶我起来。”

    贾彩兰急忙说道:“医生说了,你爸还不敢走路,你把你爸抱到架子车上去。”

    二狗过来抱起刘茂根,把他抱到外边的架子车上,桃子很快收拾好东西,贾彩兰提了一包药,二狗拉起架子车,几人就离开了卫生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