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寡嫂 > 寡嫂最新章节 > 2第2285章 我姐比嫂子还爱哭

寡嫂 2第2285章 我姐比嫂子还爱哭


    我回来几天了,每天都是为嫂子以后怎么办纠结。

    以后的现实,我不得不想。嫂子瘫痪了,留在我身边,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还跟家里有关。

    丫的,我回来这几天,都没上班,现在我纠结的还是钱。以后的事以后再说,钱是最急需的。

    靠,我想钱,想了好几个人,也想到雪姨,她最有钱。不过,让我跟她开口借钱,也相当于跟她要钱,说不上借。

    真没办法,下午我一个人,还是坐在山坡边,想着钱的事。周围的石头边,还有草丛中,开着的各色野花多也香,但我脑子里,想的都是钱。

    “你还纠结没完呀,天,你要不成人样了。”柳云湘的声音响,我眨眼睛也往她瞧。

    “你想什么呀,来了几天,天天都是发呆。”柳云湘又说完,往我身边坐。

    我抬手挠脑袋,我不发呆我不是正常人了我。这几天,要不就是杜莉,要不就是柳云湘,还有兰姐。星期天还有林姐都跟我说了不少话,但都只是安慰,没能解决问题。

    “现在我想钱。”我也说。

    “今天,生态园员工,都在给你嫂子捐款,你不知道呀。”柳云湘又小声说。

    我摇摇头:“杜莉说过,不过我不想麻烦。”

    “你不想麻烦,整天又这样发呆,瞧瞧你,不是十九岁,而是九十岁。”

    柳云湘说着,手朝我的脸放。

    “哎呀,我嫂子需要的钱,不是员工捐款能解决的。”我小声又说。

    “你这家伙,想昏了,能解决一点是一点,你整天发呆就是办法呀。”柳云湘说话美眸也带嗔。

    “我就想办法,才发呆的嘛。”我也说。

    “什么办法,能比你这样让人担心呀!”柳云湘说大声点。

    我不说话了,我发呆不就是想办法嘛。

    “你就是让人着急。”柳云湘说完了,突然,温厚的娇红朝着我凑,好重也好柔地亲我一下。

    我看着这个大凶美女,亲得我这样重,还是看着我的眼神,是很着急的样子。

    “没钱,跟干妈借。”柳云湘又说。

    “才不,我跟她借,是跟她要钱。”

    我才说完,柳云湘抬手朝着我的肩膀轻轻打一下,双手又放我脸上。大声说:“你想钱整天发呆,还死要面子,想到明年还想不出办法。”

    我当然要面子,让我跟雪姨要钱,我就是放不下面子。

    “你能有什么办法呀……”柳云湘着急得后面的声音还拉长,可能是习惯吧,放我脸上的双手,将我的脸往她饱也柔的上班服口子凑。

    丫的,这个大凶女人,是真饱也真柔,蜂蜜似的芳香也好香。但饱的是雪肤,又不能饱出人民币。

    “生态园和酒家的股份,都不是你的,你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还有什么可以想的。”柳云湘说完,放开我的脸也站起来。

    我没说话,我是没有钱路可以想,但又不得不想。

    “下班了,一天又过去了,你就继续想吧。”柳云湘说着话,抬手理一下上班服口子,转身走人。

    下午是又下班了,一天又是过去,我感觉我整天发呆,真的也呆不出办法。站起来往生态园走,现在我每天三顿饭,都在食堂里吃。

    真丫的,我吃完饭,又是往茅屋走。真没办法不想钱,我只想,有钱用上最好的药,嫂子的双脚就能创造出奇迹,就能站起来。

    钱呀!傍晚的山坡,群鸟吵得我好烦。我想喝茶,走进茅屋,却是拿出还有半瓶的洋河酒。

    酒好,我喝点酒,再想办法。打开酒瓶,往嘴巴凑,喝一小口酒,咽下了感觉真不一般爽。

    酒鬼是不是,就是这样练成的,我看着酒瓶也眨眼睛,我可不想当酒鬼……

    搞什么,我酒鬼还当不成,突然听着摩托车的马达声,朝着茅屋越来越近。

    我站起来,拿着酒瓶往茅屋走。

    摩托车,在茅屋前停了,然后,朦胧的暮色中,我更加傻。是许珊珊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出现在茅屋边。

    “你回来了,我嫂子怎么办?”我不爽地大声说,许珊珊回来了,就让嫂子孤零零躺在省城医院里。

    许珊珊没说话,翘着带黑痣的小嘴巴,丹凤眼瞪着我:“你跑回来,整天喝酒呀?”

    “我才喝一口。”我又不爽地说。

    “你这模样,还只是喝一口呀!”许珊珊不但大声说,丹凤眼还搞出一层薄薄的泪光。

    我昏,我这模样,可能神情不大精神,手里还掂着酒瓶,百分百确实是酒鬼。可我真的,来了这几天,才喝一口酒。

    “先别说我喝酒,你回来了,不先跟我说一下,我嫂子就自己在医院里呀。”我说着,往茅屋边草地里坐。

    “嫂子有护工护理,我来了,明天你才去不行呀。”许珊珊边说边往我身边坐。

    “我不放心。”我又说,右手拿着的酒瓶,又往嘴巴凑。

    许珊珊突然手一伸,抢过我手里的酒瓶,往一边放大声也说:“我和嫂子都怕你,回来了会怎样,才不跟你说就回来。你就是这样喝酒,能将嫂子的脚喝好吗?”

    天,许珊珊说完了,蒙着的泪光也变成泪水,冲出眼眶了。

    “你哭什么,我才喝一口。”我又说。

    “我哭什么,我为嫂子哭,看着你这样,我更加想哭。”许珊珊边说着话,边抬手抹着泪水。

    我没说话了,碰上一个更加爱哭的,我能说什么。

    “你这样,嫂子还没出院,你先……”

    许珊珊说没完,不说了,双手朝着我肩膀放,还挂着泪水的脸也往我凑。

    “嫂子的脚都这样了,你也这样,谁不担心呀。”许珊珊又说,然后,还没合上的娇红也朝着我凑。

    我真是有点昏,许珊珊娇红凑上我,我刚刚喝一口酒,也感觉纯纯的清香更加清新。不过,我昏的是,清澈的泪水从她丹凤眼,冲出来好快。

    “嗯!”许珊珊出一声,娇红稍离开我,又说:“嫂子现在这样,只有你,才能给她活下去的希望,你别这样好不好,叶天!”

    我才要说话,许珊珊娇红又是朝着我凑。

    天!我感觉,许珊珊真的以为我很消沉,有责任让我振作起来的样子呀。娇红又一次凑上了,也送给我好温好嫩的灵动。

    真是的,许珊珊就是要以女人的温柔,让我振作的意思。好温好嫩的灵动,也好轻柔地婉转,婉转得就是柔,也婉转出清香更加温的洋溢。

    我又昏,许珊珊好温好柔的婉转,渗着丹凤眼冲出来更大的泪水,还婉转出热情,什么意思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