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扶明录 > 扶明录最新章节 > 第1291章 热身

扶明录 第1291章 热身


    天色大亮,铜陵城内百姓纷纷走出家门准备一天的劳作,说是劳作实则不过到处溜达探听些消息,这几日城头变幻大王旗,明明睡觉前还是贼占区一夜醒来后便被官兵收复,且城内到处都是官兵身影,城上城下街头巷尾有人估计有上万人,还听说城外被贼军给包围了,随时都要开打。

    哎,又要打仗了!百姓们暗自叹息,打来打去争来争去反正苦的都是老百姓,对他们来说谁当家谁做主都没有地里那几分收成重要。

    不过唯一让他们庆幸的事,城中官兵虽多却无袭扰之举,与往日有天壤之别,让老百姓一时有些不适应。

    常宇就在城中,谁嫌命短敢去扰民,官兵不敢,投降的贼军也不敢。

    便是往日嚣张骄横的王杂毛此时也夹着尾巴老老实实和几个心腹借住在一户人家里。

    “王将军,那太监当初许的官还算不算数了,怎么感觉自从王体中投降后,咱们都不怎么受待见了?”唐虎低声咬牙道。

    “就是,这投诚之后若无改变还在王体中手底下混日子,那还没咱们当义军时候自在呢”邓丘嚷嚷道,王杂毛随手捡起一根柴和砸了过去:“你他么的能小声点么”说着四下看了一眼:“那太监不会骗我的,只是眼下我手头无功而已,不像王体中他本就是比我官大,又有献繁昌,铜陵两城之功,坐在我头上也正常不过……”

    “哎呀,咱说了半天不还是这么个事么,当初就该找机会把王体中给干掉”心腹潘大虎低声咬牙切齿道:“如今又弄他手底下听令真是瞎折腾”。

    “老子何尝不想杀了他,只是当时哪有机会……现在倒是有机会但不能杀呀,若将其他杀了那小太监必然不会饶我……之前我先降阴了他这厮心中怀恨必然会给我穿小鞋……”王杂毛叹口气,潘大虎一跺脚:“弄的啥事哦,瞎忙活……”

    “却也未必吧,至少不全是瞎忙活”王杂毛突然冷笑起来:“王体中现在看着风光,但你们没瞧见小太监一直在防着他么,他虽还在我之上,然则手里无兵,咱们投诚的六千兄弟如今都在我手里握着,他手里能发号施令就是百八十号人……”

    “老大的意思是……”潘大虎和邓丘对视一眼:“那太监用您来牵制王体中?”

    王杂毛嗯了一声点点头头:“确切说是互相牵制,但老子手里有兵上位的机会就大,只要有机会建功,那太监便无法推脱了,当时许俺啥就得给俺啥……”

    “大将军来了……”就在这时院内传来说话声,王杂毛几人一个激灵赶紧起身朝外走去,就见王体中独自一人沉着脸走进院子瞧了王杂毛等人一眼道:“准备一下,待会出城!”

    “要打了么?”王杂毛和潘大虎对视一眼略显激动,王体中眉头一挑:“你好像期待的样子”。

    “将军难道不期待么,咱们投诚不就是为了建功立业么?”王杂毛笑嘻嘻的说道,王体中看着他沉默片刻,然后点了点头:“没错,建功立业!”说着转身离去:“提三千人,半晌午出城!”

    城中很快就变得喧闹起来,各部都在调集兵马,虽说并非全面开战,但常宇的热身运动却也是大场面,令吕大器挂帅督战,徐弘基率南京官兵二千,王体中率降兵三千主攻,吴三桂同马科各率千骑压阵脚观战助威!

    说白了,这次扛大梁的还是王体中的降兵,其他人都是来看他表演的,特殊点的是徐弘基他率部参战主要是磨炼士兵,其同吕大器原本有兵三千行至此能战仅千余加上自个家丁以及金声桓的数百骑兵正好凑了个两千参战。

    近晌午时乌云尽去天空放晴,吕大器一声令下率各部从南门出城,常宇登城观战,手持千里镜朝正南瞧了许久然后缓缓放下,白旺老贼果真是老奸巨猾!

    眼见官兵出城行数里贼军却不为所动,竟未遣兵马迎战,显然是畏惧官兵骑兵故而不离阵地,等着官兵送上门来。

    王体中率部行在最前,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直勾勾的盯着远处贼军阵地时而回首瞧着身后王杂毛:“建功的时候到了!”

    没错,建功立业就在今时!王杂毛或许是这次参战力最激动的将领了,投降后他就一直想着找机会干一场胜仗好翻身上位,现在终于等到了。

    对于王体中的眼神他领悟的透彻的很,投诚之后他之所以忍着没对自己恶语相向实则心里清楚他想建功也得靠自己,因为兵权在王杂毛手里攥着。

    “胜败在此一举,都打起精神来”王杂毛呸了一口吐沫恶狠狠的说道,身边潘大虎唐龙和邓丘几个心腹用力点点头,难掩心中亢奋,却也又有些担忧:“白旺有上万人,小太监让咱们这点人去打,是不是成心削弱咱们!”

    声音有点大,被前边的王体中听见回头道:“或许有这心思,但却也用的堂堂正正,白旺扼守山水之间要道,地势狭窄投入太多兵力并无益处!”说着回头张望一眼“其实投入也不少,吕大器那糟老头子手里有两千,后边还有吴三桂和马科的两千骑,兵力与贼相差不多,何况白旺手底下还有很多都是流民充数,只要诸位尽力此战咱们胜算很大,若打赢了建了功自然不会亏待诸位的!”

    “我等听大将军,您让俺们怎么打就怎么打,绝不拖后腿!”王杂毛几人立刻拍着胸脯嚷嚷起来,看上去非常的团结又忠诚!

    相比王体中一众人的摩拳擦掌,同吕大器并肩的徐弘基却难掩紧张之色,望着远处不时的咽着口水,这也难怪,从南京出来之后他一直躲在后方,今儿是第一次领兵上前线,而且兵力还不多,重要的是那个心灵支柱小太监还不在身边,心里怎能不慌。

    “吕尚书,咱们都发兵五六里了,怎么尚不见贼军有动作?”徐弘基侧头问道,吕大器嗯了一声,看向远处眼睛眯成一条线:“贼人不善马战便在扼守要道挖坑掘路是要将咱们引入阵地厮杀”。

    徐弘基恍然大悟哦一声回头看了一眼:“那吴三桂和马科的骑兵岂不是鸡肋!”吕大器嘿嘿笑了:“你当他们来是助战呢?”

    徐弘基一惊:“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吕大器微微叹口气:“这就是那小督主的厉害之处,其遣吴三桂和马科两千骑前来名为助战,余部将士皆知二人铁骑无敌,这样无形中可助涨士气,亦可震撼敌军,然一旦开战若有临阵退缩者必为其所杀,若吾等不敌溃败时其又可助断后,但其不会轻易参战的!”

    “这……合着他们只是来督战的!”徐弘基原本以为吴三桂和马科也参战心里还有些底,此时惊闻是来督战便愈发心惊。

    “小点声”吕大器眉头皱了一下:“勿乱了军心”徐弘基赶忙住口。

    吴三桂和马科各率千骑在后压阵,两人算是最轻松的了并肩骑行时不时还说着笑,如同吕大器猜测那般,常宇暗中就是那般叮嘱二人的,助战督军,若胜跟进,若退断后。

    二人都是沙场老将闻言便知小太监今日出兵不过是试探之举,结果输赢都不重要,心中自然轻松。

    白旺的帅帐是扎在东边山岭上居高临下可纵观数里,昨夜其同常宇会晤逼也装了狠话也撂了,然则回到营里却是一夜无眠,因为他知道自己面临的什么样的处境,论兵力他不及官兵,论后勤他还是不及据城而守官兵方便,论战力特别是马战根本就是天壤之别,唯一的优势就是地势之便,所以他必须好好利用地势方能阻敌南下。

    天亮方才迷迷糊糊睡下,转眼间又被惊起,数千官兵出城已至五里外!白旺慌忙爬起来走到帐篷外的一块打石头上观望,果见数千官兵前为步后卫骑杀气腾腾奔来。

    “这小阉狗倒是个急性子啊”白旺冷笑,昨晚刚唠完嗑今儿就发兵进攻,火气不小呀。

    麾下王义恩就要率兵前去拦截,被白旺喝住:“放他们过来,他们的骑兵在这没用!若只是步卒又有何可惧!”

    这数日之间,白旺已下令将道路掘断挖深沟数十条横七竖八,又取乱石成堆无数,别说战马难行便是步卒也要左右腾挪。

    随后白旺下令,王义恩和袁三忠率部分东西两翼迎敌,中路放空官兵若进便会被左右包抄,若不进则要分兵应对,且战场狭窄西边为江滩人马易陷,东边为山岭,山坡上有弓箭手和滚石准备着。

    要想过此路,留下命来!白旺站在巨石上看着山脚下越来越近的官兵,脸上笑意愈发阴冷!

    转眼之间官兵已至贼军阵前,相隔不及百步,便见乱石堆里,壕沟里外皆是凶悍叫嚣的贼军,大声嚷嚷有种就放马过来。

    王体中依然面无表情,侧头看向王杂毛:“不要手下留情”。

    “大将军开什么玩笑,俺不杀他们就会被他们所杀,哪里会手下留情!”王杂毛嘿嘿冷笑:“大将军只管下令,俺立刻冲过去杀他个几进几出,将那白旺擒来给大将军献功!”

    老子信你的邪,当真擒了白旺你他妈的会给我?早就颠颠跑小太监跟前领功去了,王体中心中暗骂,嘴上却一声轻叹:“何时下令不是本将说的算”

    这当口的话事人是吕大器,此时正眯着眼观察贼军阵地,脸色愈发难看,这么狭长的区域遍布乱石深沟,除了硬打硬拼外别无他法,可是这条路据说有近十余里长还有个大弯道怎么可能一口气打过去!

    “吕尚书,可以下令进攻了么?”徐弘基咽了口吐沫低声问道,吕大器扭头看了他一眼:“国公爷想从哪边打?”

    “从……”徐弘基瞧了贼军分兵两翼,一边靠山一边靠江,心中犹豫不决一时开不了口,身后金声桓低声道:“卑职有骑兵走江边比走山边好些”。

    “那就选西边!”徐弘基吼了一嗓子。

    吕大器点点头:“那就打吧!”

    淡淡一句话,渐渐演变城怒吼声,数千官兵挥刀冲入贼军阵地开始厮杀,此时正值晌午,原本是烈日当空突的一下乌云蔽日,远处阴云翻滚而来。

    “打了!”城头上李慕仙低声说道,身边举着千里镜的常宇也嗯了一声:“半仙猜个输赢呗”。

    李慕仙微微一笑:“重要么?”

    “重要”常宇放下千里镜,目光投向西南江畔:“至少那边输赢很重要!”

    …………………………

    喜欢就投票,随意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