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神医毒妃 番外9 大婚


    有风吹过,山林沙沙地响。

    就像有人在回应,也像有人在为她送上祈福。

    白燕语笑了起来,“你从来都是这样,只希望我好,从不愿我一直陷在你这里走不出去。

    现在你如愿了,我走出来了,我能好好地叫你一声哥哥了。

    可是你知不知道,我是宁愿自己永远都走不出,也想要你活着。

    哪怕你活着娶别人,哪怕你活着,我站在你面前,好好地叫一声哥哥。

    至少人是活着的呀,不用像现在这样,我想看看你,还要爬这么高的山。”

    “哥,我知道当年七殿下为什么在那样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他没瞒着,同我讲过了。

    所以我觉得这桩婚很适合,他为了救赎,我为了遗忘。

    或许在这一场救赎与遗忘中我们彼此都动了真心,但是人这一生,总会有一些经历一些事情和一些人,是不可能忘得一干二净的。”

    她跪得累了,换了个姿势,干脆坐到地上。

    这地儿来得次数多了,也就没有太多讲究,在这里一坐一整天都是常有的事。

    “我曾经那么憎恨我的父亲,因为他让我们成了兄妹,因为他在我们中间放置了一道迈不过去的沟壑。

    可是如今又觉得不该恨他,反而要感谢他。

    至少我们现在还是兄妹,不管你在何方,我嫁与了谁,我都是要叫你一声哥哥的。

    有这么个关系,总比没有任何关系要好得多。

    哥,你说是不是?

    所以我不恨他了,也不惦记你了,经过了这么多年,我终于放过了我自己。

    哥,你会为我高兴的,对吧?”

    从后山下来时,天都蒙蒙黑了,不知不觉又在山上坐了几个时辰。

    对此,白燕语习惯了,白花颜也习惯了。

    这些年都是她陪着三姐过来的时候多,因为二姐和四姐都嫁人了,就她闲人一个。

    两人没急着回京,在白花颜家住了一宿。

    谈氏早带着白花颜在天赐镇落了脚,两人有一个二进的小宅子,不大,但也足够亲戚往来住一住。

    谈氏到是不意外白燕语在这时候又回了天赐镇,后山上有这孩子放不下的牵挂,要是不来一趟那才叫人看不明白。

    晚饭简简单单四菜一汤,谈氏不多问什么,只是在吃完饭后嘱咐她们二人不要太晚睡,明日一早尽快回上都城去,不能耽误了后天的大婚。

    这些年天赐镇跟上都城之间已经没有多少荒地了,随着红家和凌安郡主府把地皮都买下来,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到京都之外来开辟财路。

    更有一些生活不太富裕的人家,不愿意继续蜗居在上都城里,于是携家带口地走了出来,在上都城与天赐镇之间买下宅地,住得比城里宽敞,吃穿用度也比在城里开销要少得多。

    这一块地带的铺子也有谈氏的份额,虽然不多,只有三小间,但足以让她过得比从前小白府还在时要富足。

    当然,这是谈氏的,白花颜的私人产业不算在内。

    她是白家最小的女儿,无论白鹤染还是白燕语又或是白蓁蓁,谁都不愿意亏待了这个小妹妹,就连红忘都偏疼她一些。

    所以上都城里里外外的商铺有许多都挂到了白花颜名下,算是兄姐送给她的产业,希望她这一生能够有所依靠。

    白花颜也算争气,这些年跟着哥姐学做生意,如今也是有模有样,足以独挡一面。

    所以一来二去的,白家五小姐也成了一位有钱的主儿,此番给她三姐添嫁妆也是豁出去大手笔,几乎送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家。

    白燕语其实并不想拿她这么多,晚间临睡时还在同白花颜讲:“你还没有嫁人,这几年前前后后给你那么多铺子,就是为了让你给自己多攒些嫁妆。

    好不容易手里有些银子了,这一下都给了我,你今后怎么办?

    再说我也不缺银子,三姐比你有钱。”

    白花颜听了就笑,“三姐还好意思同我说这些,当年你给二姐姐添妆,不也是这么干的吗?

    二姐姐难道还缺钱?

    咱们家最有钱的就是她了。”

    “我那是……”白燕语说我那是想表达心意,想表达没有二姐姐,就没有现在的我。

    可是在想想,白花颜不也是在表达心意吗?

    一路从文国公府走出来的孩子,哪一个不是对帮助过自己的人心怀感激。

    “三姐,你真不用惦记我今后怎么办。

    铺子还在,生意还在,钱没有了还可以再赚啊!每个月都有新的进项,每一笔进项都是我花不完的。

    何况就算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们还能看着我没吃没穿?

    到时候我就住你家去,你养我就行了。”

    白燕语失笑,“三姐肯定会养你,你二姐四姐也会养你,但你还是要寻自己的伴侣,没有人可以自己过一辈子的。”

    “怎么就没有?”

    白花颜的笑容里有些苦涩,但却异常坚定,“我就一个人过一辈子好了,什么伴不伴侣的,我没那个心思。”

    白燕语一听这话就皱眉,这些年她不只一次听白花颜这样说话了。

    以前总觉得最终走不出来的那个人肯定是她,如今才发现,竟是白花颜。

    “我记得你从前喜欢六殿下来着,可惜六殿下前些年已经大婚,我们家小五不做侧室,回头姐再帮你留意更好的。”

    “那就回头再说吧!”

    白花颜明显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再说下去,什么正室侧室,她什么都不想做。

    什么六殿下,她如今连那六殿下长什么样子都记不太清了。

    十岁时相中的人,如何能做得数的?

    她就想一个人,陪着二婶,陪着几个姐姐,有哥哥疼爱,还有小外甥和外甥女一起玩耍,这样的日子多好。

    人为什么一定要有伴侣?

    她为什么一定要找伴侣?

    这一年盛夏,凌安郡主大婚,嫁越王君慕南。

    她终于要离开那个人留给她的府邸,终于要跟那个人彻底告别,终于要成为别人的妻了。

    恍惚间,似又回到从前在文国公府时的岁月,似又听到父亲说:你们这些庶女该要多想想,今后的路如何去走,才能为家族争取最大的利益。

    不过不想也没关系,听话就行,为父会为你们打算的。

    到头来,白家的哪一个人他都没打算着。

    可是又每一个人,都被他打算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