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仙师无敌 > 仙师无敌最新章节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异界(三)

仙师无敌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异界(三)


    庞小南出了东力军校的北门,这里有一条小路通往凤凰大道,这条路叫学府路,路的两边也有很多店铺,更有很多是在校的大学生经营的。大学里的学生已经早就不是那种埋头读死书的状态了,商业氛围早就在校园里蔚然成风。

    出了学府路,就是凤凰大道了,庞小南走进一栋大楼“华美电子市场”,这是凤凰大道最大的一个电子交易市场,里面包罗万象,庞小南看着指路牌,直接上了四楼。

    四楼是华美电子市场最凌乱的楼层,为什么说凌乱呢?这里什么都有,大部分是散户,租金也最便宜,你总能在这里发现各种新奇的玩意。而所有的修理商户,都集中在这一层,在这一层闲逛,会让你有一种淘宝捡漏的感觉。

    庞小南的目的很简单,找一部二手智能机。他在四楼转来转去,没有任何人注意他,这里跟外面的店铺不同,外面看到一个客人都会打招呼抢生意:“靓仔,要买什么?过来看看啊。”但是在华美电子市场,人家忙的团团转,分分钟几十万的生意,根本没功夫搭理你。

    在一个角落里,庞小南看到一个招牌“万能修理师:手机、电脑、电器、汽车、飞机、火箭”,庞小南笑了笑,这老板真敢写,就差没把航空母舰标上去了,庞小南好奇的走了过去。

    档口里堆满了各种修理仪器和工具,一个戴着黑边眼镜的年轻人正在拿电焊枪焊接一个元器件,庞小南问:“老板,有二手手机吗?不用太好的,只要能打电话,我不玩游戏。”

    老板抬起头看了庞小南一眼,淡淡的说:“你是学生吧?哪个学校的?”

    “东力军校的。”

    “哦?那我们是校友。呶,”老板从抽屉里取了一个手机放在了庞小南面前,“大米手机,去年刚出的款式,旗舰机,友情价800给你。”

    庞小南瞄了一眼,确实是很新的一部机子,但是他没有拿,“老板,还有没有便宜一点的,我不用旗舰机。”

    老板重新打量了一下庞小南,又掏出一部机子,“这个200,我100收来的,换了几个部件,没赚你一分钱。”老板显然看出了庞小南的经济状况,虽然没赚钱是假的,但是他的工钱怎么也值几十块。

    庞小南拿起手机试了一下,很流畅,他从裤兜里掏出200元钱递给了老板,“谢谢老板,我就要这部了。”

    老板接过钱,又问:“你还没有电话号码吧?”

    “是的。”庞小南差点忘了手机必须要插卡才能用。

    老板又掏出一摞卡,道:“你挑个号码,月租8块,包100分钟通话,流量1块钱1g,不用不花钱,外面没有这种卡了,已经绝版了,看你是我的师弟,免费送一张给你。”

    庞小南知道手机套餐没有几十块下不来,几块钱的月租确实在市面上找不到,他感激的看着老板说了声“谢谢”,就在那一摞卡里面随意选了个号码。

    “你是哪个院系的?”在庞小南挑卡的时候,老板问他。

    “量子力学系。”庞小南答。

    “量子力学系?很难的专业哦。”老板扶了扶眼镜,“我是动力系的。”

    “动力系?那师兄为什么在这里修手机?”庞小南好奇的问道。

    “修手机只是我的一个职业,”老板指了指招牌,“我的爱好就是修东西,什么我都能修,在学校里没有太多实践的机会,所以我才租了这个档口,来磨炼一下手艺。”

    “师兄不用上课吗?”庞小南最关心的就是,东力军校的学生如何能丢掉学业出来创业,因为他也需要大量的时间去修炼。

    老板摆摆手道:“我都读研究生了,哪还有什么课,只要完成导师的课题就行了,大把的业余时间,不出来摆摊都是浪费!而且我跟你说,做生意比帮导师做事赚钱多了。”

    “是吗?师兄能不能带带我?”庞小南想到自己那么缺钱,不禁对眼前这个年轻的老板大有好感,不过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这个小档口再赚钱,怕是也赚不了太多。

    老板正眼看了看庞小南,拍了一下柜台说:“我看你也是穷苦出身,跟当年的我差不多,行,我就带带你。这样,我们加个联系方式,到时我们在网上交流交流,你有兴趣的话就跟着我干。对了,我叫方正。”

    互留了联系方式后,庞小南走出了华美电子市场,往学校回去。这些天来,庞小南吸收了大量的灵气,并利用以前的功法将灵气转化为了自身的修为,修为提升后,原本瘦弱的身子开始强壮起来,四肢隐隐有了肌肉。

    不过庞小南也感到了提升的短板,光靠吸收灵气,修为提升有限,必须赚钱去购买一些高阶药材炼丹服用了。庞小南想到的最快来钱的方法,是治病救人,利用自己的医学知识,治疗一些疑难杂症,应该是很赚钱。但是想到自己并没有医生的职业资格证,他一下子就泄气了,这毕竟是现代法治社会,谁会相信他一个年轻的学生。

    正低头想事,前面传来了一个呼声:“有人晕倒了!”庞小南抬头一看,远处不少人围了一圈。

    人都爱热闹,庞小南也朝人群走去,挤进去一看,是一个老人家倒在了路边的草丛中,左手捂着胸口,却没了知觉。

    没有一个人上去,大家都在窃窃私语:“不知道谁家的老爷子,这么不小心,倒在了外面。”“是啊,他家里人应该看好他的。”‘“谁说不是呢?有病就不要出来乱晃悠了嘛。”“哎呀,看他的穿着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大爷,怎么不带保姆出来呢?”……

    一对学生打扮的情侣经过,其中的男生看到老人摔倒了,就要上前去扶,却被女朋友拉住了:“你干什么?”

    男生说:“我送老人去医院,就这么光天化日躺在这里,太危险了。”

    女生拉下了脸,道:“你傻呀,这么多人都不去扶,就你学**,要是这老人是故意摔倒的,到时讹上你了,我看你怎么办!”

    男生一脸焦急道:“应该不是故意摔倒的,你看他的脸色,那么苍白,肯定是病倒的。”

    女生还是拉着男生不放手,苦口婆心劝说:“好,就算他是病倒的,你也看到了,他脸色那么苍白,万一你扶的时候出了意外,他家里人硬说是你弄的,你到时有理也说不清!”

    庞小南摇头苦笑,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他一个箭步冲上前,蹲下身子,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往老人的左手腕一搭,启动灵识一探,“不好,老人急火攻心,再不救治就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庞小南握住老人的手,注入一丝灵力,暂时吊住老人的一口气,然后背起老人就往东力军校附属军医大学跑。这些天庞小南在东力军校周边转了很多圈,大多路线都烂熟于心。

    根据庞小南的诊断,老人这是旧伤复发,在他的胸口有一个旧伤,那伤压迫了心脏的一部分神经,时不时的会引发一些病情,如果救治不及时,就有生命危险。

    转过了几个路口,庞小南终于将老人送到了东力军校附属军医大学,看着老人进了急救室,就在他要离开医院的时候,医生叫住了他:“走,跟我去办住院手续。”

    庞小南答道:“我不认识他,我是刚好路过看到他倒在路边。”

    “哦?”医生显然不相信现在还有这样的好人,“那你也不能走,是你把人送过来的,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你都有关联的。”

    庞小南急了,这要真出了事,可真就说不清了。就在这时,医院的走廊尽头冲过来一个健壮的男人,看样子是军人,迷彩裤配黑色短皮靴,上身一件绿色圆领t恤。他跑到急救室外,冲里面观望,发现旁边有医生,连忙问道:“老人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你是?”医生不解的问。

    “我是老人的保镖。”听男人的口音是北方人。“对了,是谁把老人送过来的?”

    医生指了指旁边的庞小南,说:“是他。”

    庞小南舒了一口气,对男人说:“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走了。”

    男人握住庞小南的手,诚恳的说道:“谢谢你,小兄弟,我在监控里都看到了,是你背着老爷子跑过来的,所以我才追到了这里,辛苦你了,你先回去休息,以后我会当面感谢你。”

    庞小南出了医院,想起保镖同志没头没脑的话,有些好奇:“看监控跟我到的这里?上哪看的监控?那路口的监控是想看就看的?还反应这么快?当面感谢我,靠,这排场话随口就说,连我的联系方式都不留,还当面感谢,去哪里找我?还不如人家张窈靠谱,随手就给了我1000!”

    庞小南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回了学校走到东湖边就拨通了一个电话,是一个中年女人接的电话:“喂,找谁?”

    庞小南说:“王婶,我是庞小南啊,能叫我妈接下电话吗?”

    王婶是庞小南家的邻居,就住在隔壁,在庞小南小的时候也经常接济他们家,不过王婶自己家里条件也一般,有两个儿子要养,所以也帮不上太大忙。

    听出是庞小南,王婶很高兴,说:“是你啊,小南,你总算给家里来电话了,怎么样,在大学里还好吧?我听说你们吃饭不要钱,伙食怎么样啊?吃的饱吗?”

    “伙食很好,吃的饱,王婶,你身体还好吧?”庞小南记起小时候被王婶报在怀里,那感觉就像王婶是除了他妈以外最关心他的女人,可惜王婶的两个儿子都不怎么爱读书,大儿子跟庞小南同岁,庞小南考了军校,他去当兵了。

    王婶笑着说:“好着呢,不用担心你婶,你自己多注意身体。你等着,我这就找你妈去。”

    庞小南家里没有电话,平时都是通过王婶的手机转接,庞小南记起王婶的那个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功能机,键盘上的漆都掉光了。“回去一定给王婶换个手机!”

    “小南啊……”电话里传出一个颤颤巍巍的苍老女声。

    “妈……”庞小南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的涌了出来,电话那头是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的这世上最伟大的妇女,而这个妇女,还要照顾一个瘫痪在床的男人,她那瘦弱的身子饱受生活的折磨,却始终屹立不倒。

    但是庞小南不能哭,他是男子汉,不能让自己的母亲担心,他强忍泪水,对着话筒说:“妈,你最近还好吧?”算上彷小南跨界过来之前的日子,庞小南已经离家一个月了。

    “小南啊,在学校里还过的好吧?不用担心妈,妈很好,你爸也好,你爷爷奶奶都好,自从你上了军校啊,全家都为你高兴。妈还是对不起你啊,本来你可以上华大的……”

    “妈,你别说了,东力军校比华大好的多,我们毕业后都能当军官呢,都不用找工作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那你在学校好好用功,钱不够问妈要,啊!”

    “妈,学校里用不到钱,还有补助发,你就别操心这个了,钱你留着自己花,我挣了钱就给家里寄回去。”

    娘俩只聊了几分钟,却觉得聊了很久很久。

    最后,庞小南他妈说了句:“行了,你回去学习吧,我会跟你爸说你来过电话了。”就挂断了电话。庞小南他妈虽然是个农村妇女,却是坚强和识大体的,一个破碎的家被她收拾的干干净净,虽然穷却穷的有骨气。

    庞小南知道他爸,颓废了很多年了,父子俩平常也没话说,电话里更是不好说什么。不过因为庞小南考上东力军校的事,庞小南他爸倒是心情愉悦了起来,时常跟上家来的乡亲父老说上几句话,话语里都是对自己儿子的赞美和骄傲。

    庞小南挂了电话,准备回宿舍。此时已是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在湖面上,荡起柔和的光晕。

    “庞小南!你让我们好找。”庞小南一转身,一个男生正从远处走过来。庞小南仔细一看,似乎是上次跟着王刚强找陈俊佳麻烦的高年级学生。

    “有事吗?”庞小南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以防这帮人偷袭报复。

    “敢不敢跟我走一趟?我们强哥找你有点事。”男生用商量的语气对庞小南说,他上次在庞小南手下吃了痛,不敢再嚣张。

    “对不起,我没空。”庞小南冷冷道,转身就走,他可不傻,上次是险胜,这次王刚强找他,说不定找了什么利害的角色来对付他。

    “庞小南!你等一下,”男生有些急了,“强哥说了,只要你去赴约,他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只要他能办到的都可以。”

    “哦?”庞小南顿住了,这是个诱人的条件,以王刚强的能量,应该能帮到庞小南很多忙。

    思考片刻后,庞小南对男生说:“你带路吧。”庞小南认为这个险值得冒,王刚强虽然霸道,但还是信守承诺的,比如自从上次一战后,他就再没有打扰过陈俊佳,也没有找过庞小南班里的同学麻烦。

    还是老地方,田径场的那个沙池,王刚强正在那里守着,他旁边有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人,身材魁梧,脸部轮廓如线条般深刻,左脸颊还有一条刀疤。

    此人是华海市所在的总部位于华南州的黑曼巴公司总教官,也是王刚强的武功师父之一,名叫贝大军。黑曼巴公司是华国最大的武装保安公司,为政要、富豪、银行等提供顶尖的保安服务,拥有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

    就在王刚强带领众人群殴庞小南失利后,王刚强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他会打不过庞小南,因为庞小南的招式平淡无奇,都是最普通的打架手段,而且毫无章法,都是见招拆招,但却打得他们一群人无话可说。

    王刚强能获得多次格斗比赛的冠军,并不是一介莽夫,他在对阵其他对手时,从来不会轻敌,所以他在一开始就对庞小南用上了八成功力,并不是他看不起庞小南,实在是他怕出手太重打残了庞小南瘦弱的身躯,那样就不好收场了。

    可是交手之后王刚强才发现,他严重低估了庞小南,就算王刚强尽全力一战,仍然是占不到半点便宜,最后只得使出了阴招,虽然重创了庞小南一脚,但后面的发展却让他始料未及,庞小南的反扑迅猛无比,逼得他最后要以多欺少。

    在王刚强看来,一个男人以多欺少是莫大的羞耻,但当时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一个大一新生让他颜面尽失,他才不顾一切的让同伴们一起出手。

    王刚强的这些同伴,或者叫跟班,虽然实力比不上王刚强,但也都是各个院系的打架好手。他们有的是体育系的,有的是各个院系特招的体育生,论身体素质,都是个顶个的好手,但是却被庞小南一人尽数打趴下。

    事后,王刚强冥思苦想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是的,庞小南之所以这么强,就是他看清了王刚强每次的出招。而唯一那次被踢中的时刻,是因为王刚强掀起了沙子蒙蔽了他的双眼。

    另外就是,庞小南的抗击打能力也很强,因为在团战中,他并非没有挨打,但是都没有倒下,站到了最后。

    “庞小南一定是练过内家功和身体速度的选手!”王刚强喜欢分析对手,这也是他经常能在格斗比赛中获得名次的优良传统。

    但是王刚强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他非得让庞小南服输不可,所以他去找了他的功夫老师--贝大军。贝大军一开始不答应:“什么?你让我去挑战一个大一新生?你是不是有病?就算打赢了,我脸上又有何光?”

    堂堂一个黑曼巴总教官去教训一个大一新生,确实是说出去让人耻笑。但是王刚强苦苦哀求道:“师父,你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气啊,我被人打输了,也是在打你的脸啊,别人会说你教导无方的啊!”

    贝大军不为所动:“你少用激将法,谁敢说我教导无方,那就是说我黑曼巴都是没用的软蛋!再说了,打别人不赢是你自己学艺不精,干我什么事!”

    王刚强就差跪下了,拉着贝大军道:“师父,你答应我这一次,我改天一定好好谢谢你!上好的烟酒茶,只要你开金口,我就给你送过来!”

    “我差你那点烟酒茶吗?”贝大军推开了王刚强,佯装生气。

    “内供大华烟!内供茂泰酒!”很显然,王刚强是拿他爸的口粮做交易。这内供的烟酒可都是外面买不到的,只有军队的高级领导才有权享用,贝大军虽然是黑曼巴总教官,平常也很少能够享受到。

    “切!”贝大军对烟酒并无特殊的喜好,况且习武之人讲究养生,烟酒能少沾就尽量少沾。

    “极品大红袍!”王刚强见贝大军不为所动,只好使出了杀手锏。

    “这还差不多,首先说好,必须是你爸办公室里那种大红袍!”贝大军上次喝过一泡王司令亲手泡的大红袍,那感觉从未有过的美妙。王刚强却觉得心在滴血,那大红袍可是他爸的心头肉,平时都藏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偷是不可能偷到的。

    贝大军答应王刚强,如果到大学城这边公干,就抽空去东力军校会一会庞小南,但是一定要保密,不能被人看到,否则他贝大军欺负一个大一新生的消息要是传出去,影响就太坏了。

    今天傍晚,正好贝大军办完事路过东力军校,王刚强立马纠集人马寻找庞小南,并清退了操场内的闲杂人等。

    庞小南的眼神接触到了贝大军,立刻感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他启用灵识探查了一番,“此人不简单!”

    在修炼成凝气境之前,庞小南对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武力值进行了排序分阶,分别是武道初阶、武道中阶、武道高阶、武道巅峰和武道宗师,然后再是凝气境。

    以庞小南的判断,眼前的这个高级军官贝大军,是武道高阶般的存在,而之前败在庞小南手下的王刚强,最多是武道初阶。庞小南对自己现如今的武力值估算,也就是武道中阶,最多是武道中阶往武道高阶靠近的段位。

    看到庞小南来到沙池边,王刚强挑衅道:“庞小南,今天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高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师父,黑曼巴总教官!”看到庞小南,其实王刚强有些诧异,多日不见,庞小南的身材完全变了。

    之前的庞小南,瘦不拉几,一看就是营养不良,但是今天的庞小南,虽然穿衣显瘦,但是他那鼓鼓的肌肉却是从不太合身的衣服里凸显了出来。就算疯狂的加强体育锻炼,也没有这么快就变身肌肉猛男的。

    这都是庞小南这些日吸收天地灵力,辅助功法修炼的结果,但是王刚强只是稍微楞了一下,就不在意这些了,他今天带着贝大军来,就是要打败庞小南羞辱庞小南,他一心想要庞小南出丑,巴不得贝大军马上出手。

    庞小南不急不躁的说:“王刚强,不管你想干什么,我过来就想知道,你是不是说话算话,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答应你一个条件?什么条件?”王刚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带庞小南过来的那个男生赶紧上前,在他耳边咕隆了几句。

    “靠,我就是让你把他找来,谁让你乱开条件的!”王刚强有些恼火,训斥了那跟班后对庞小南道,“行,只要你打赢我师父,我就答应你任何条件!”

    “那不行,你说的我过来就答应我一个条件,如果要打架,那得再答应我一个条件。”庞小南得寸进尺道。

    “你!”王刚强没料到庞小南这么厚颜无耻,脸都涨红了。片刻他咬牙切齿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打赢我师父,我答应你两个条件!”

    贝大军在一边尴尬的很,他这不争气的徒弟为了报仇,只答应他这个师父送点烟酒茶,却答应庞小南两个条件,贝大军狠狠的盯了王刚强一眼。

    王刚强自知理亏,对贝大军讨好道:“师父,你一定要帮我打赢庞小南,省得他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贝大军不再理会王刚强,对庞小南道:“这位同学,听说你打赢了我的徒弟,今天我就是过来看看,我那不争气的徒弟输在哪里。还请同学不要怪我以大欺小。”

    庞小南抱拳道:“前辈言重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上一次我不过侥幸赢了王刚强,既然前辈不吝赐教,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庞小南虽然知道自己肉身的实力比不上贝大军,但是他还有法宝阴阳灵犀,正好他也想锻炼一下自己的修为。修炼的道路上,除了吸收灵气,辅助丹药提升,与强大的敌人对战也是不可或缺的手段。

    贝大军暗暗吃惊,庞小南不过是一个大一的学生,但是从他待人接物和言谈举止来看,却是老练娴熟,这绝对不是一个未踏入社会的学生能够有的表现。

    但是贝大军坚持认为,眼前的庞小南不是自己的对手,他纵横战场多年,以前当特种兵的时候,死在他手里的敌人就不计其数,有些就是被他徒手打死的,他对自己的身手十分有自信,即使庞小南实力不俗,但也绝对没有他的实战经验丰富。

    “同学,那我就不客气了,请务必当心!”贝大军话没说完,就朝庞小南打出一记重拳,意在试探庞小南的深浅。

    庞小南心里一惊,贝大军的拳势极其刚猛,若是硬接,后果不堪设想,他连忙朝后面退去。只听得王刚强在旁边提醒:“师父,你要注意,这小子躲避的功夫很厉害,不要吃了他的暗亏。”

    贝大军经过一拳的试探,加上王刚强的提醒,已经了解了庞小南的打法,这小子速度果然不错,是避其锋芒的打法。贝大军冷笑一声,他能在乱军当中取敌人性命,速度又怎么会落了下风,只见贝大军脚下发力,朝庞小南逃开方向逼了过去。

    庞小南感受到了贝大军的速度,在躲避途中连忙解下挂在脖子上的阴阳灵犀,右手紧握,灌入灵力,灵识一闪“护”,阴阳灵犀即散发出一层卫气护住庞小南全身上下。

    与之前和王刚强打斗的时候比,这次阴阳灵犀发出的卫气更加深厚,因为庞小南的灵力经过这些天的修炼已经增强了,因此阴阳灵犀的功能也相应的更强大了。

    庞小南不再一味躲避,“砰”的一声,他右手挡住了贝大军打过来的一记左拳,贝大军暗暗吃惊,因为庞小南这一挡,让他的拳头有些麻了,而庞小南竟立在原地没有被打退,“这小子的身子相当抗打!”

    接着庞小南发动了攻击,贝大军左格右挡,庞小南的拳头如雨点般落在了贝大军的肩上、胳膊上,让贝大军只顾招架,却无还手之力。

    庞小南这边也不好过,虽然他攻势正猛,但是每打出一拳打在贝大军身上,就像打在铜墙铁壁上一般,拳头都隐隐作痛,那痛感还传到了小臂。“对方内功深厚,有罡气护体!”

    想到这里,庞小南停住了拳势,一个边腿重重的向贝大军头部扫去,心想,你能挡住我的拳头,就试试我的脚力吧!

    贝大军反应很快,双手呈十字交叉护住左路,庞小南的边腿重重的轰在了贝大军的双臂之上。贝大军大喝一声,双手发力,把庞小南的右腿往前一推,庞小南单脚不稳,就往后边飞了出去,跌到在地。

    贝大军毫不迟疑,一个箭步跟上,对着地上的庞小南就是一脚踏下,直取肋骨,庞小南连一个驴打滚,避开了这刚猛的一击。贝大军的脚掌重重的踏在沙土之上,激起飞扬的尘土。

    ()

    全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