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唐不良人 第五章 外戚


    过了半支香时间,李博手捧着卷宗过来了。

    和长安城的信息比起来,宫里的卷宗并不多。

    苏大为接过,翻开后细细查阅。

    一边查,一边向李博问道:“对贺兰敏之那边,有派人盯着吗?”

    “这几年一直有眼线盯着,但贺兰敏之身边的明崇俨极难对付,我怀疑他们早就察觉了。”

    “所以没查到有用的东西?”

    苏大为翻着卷宗,头也不抬的问。

    “目前没有发现可疑处。”

    “我离开这几年,长安城里有诡异伤人的事吗?”

    “没有。”

    “宫中?”

    “那就更没有了。”

    “嗯?武顺还有贺兰敏月,都入宫了?”

    苏大为翻动卷宗的手,突然停了一瞬。

    李博不明所以,下意识的道:“武顺去岁入宫,封韩国夫人,其女贺兰敏月,封魏国夫人,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姐妹,母女,同侍一夫?

    这在后世是不可想像的,会激起极大的道德舆论。

    但在大唐,简直再正常不过。

    太宗杀建成、元吉,又纳了他们的女人。

    还有徐惠妃,是太宗的女人,她的妹妹徐氏,又是李治的徐婕妤。

    更何况李治还把太宗时的才人,武媚娘给纳了,甚至封了皇后。

    现在再纳了武媚娘的姐姐,顺带把姐姐的女儿一起收了。

    好像……

    也没什么不对。

    但是苏大为脑子里此刻只有两个字,“固宠”。

    李治固然是需要武媚娘。

    两人的感情也确实很好。

    夫唱妇随,一起经营大唐帝国,这么大的事业。

    甚至上尊号都是“天皇、天后”。

    但如此受宠的武媚娘,显然竞争压力也极大。

    后宫中美女才女层出不穷。

    要想留住李治的心,连武媚娘都需要把自己的亲姐和姐姐的女儿拉入宫做帮手。

    后宫简直是个修罗场。

    苏大为不在其中,很难想像其中的云波诡谲。

    但光凭今天宴席间发生的事,就不难想像。

    权力引发的冲突斗争,是何等剧烈。

    自己不过是一个远赴百济征战的将军,回来第一天就被人刺杀。

    第二天在“家宴”上,就先后出现贺兰敏之和那个道士郭行真的针对。

    这还不算李义府偷偷挖坑,在李治面前想阴自己。

    定了定神,苏大为翻动着卷宗,终于找到他想看到的部份。

    “郭行真,据说此前在终南得仙人传授仙法,一直在山中修炼,后来李弘因病,陛下和武后则放榜求天下名医高士,有能为太子治病则,赏千金,封伯。

    这郭行真不知何时来到长安,竟与武顺结识,后来经武顺介绍入宫。

    陛下与武后试过此人,见他道术通玄,便命其替太子诊治。

    此道言如果能炼成上丹,不但能医好太子,就算连陛下的身体,也能一并医好。

    之后又屡次展露神通,陛下与武后甚信之。”

    苏大为念完关于郭行真的这一段文字。

    看了看时间。

    这道士来长安,刚刚半年。

    半年时间,从一个山野中修炼的野道士,一跃而成为帝国天子座前红人。

    可谓是一飞冲天。

    “他提了许多次炼丹,不知炼丹究竟需要哪些药材,好像不太容易凑齐?”

    苏大为翻了翻卷宗,没看到,抬头问李博。

    “这个……都察寺没查到,或许宫里有人知道,但陛下和武后有意封口。”

    “知道了。”

    苏大为便不再继续问下去。

    只是心里,暗暗对此事上心。

    那道士,今天在宴上都数次提到炼药的物事。

    以苏大为推断,如果此人真是妖道,要么为钱财,要么为名利,要么,就是有其它不可告人的目地。

    总之须得加倍提防。

    “要是炼丹能治好肺结核,那他真该去领诺贝尔奖了。”

    苏大为冷笑一声,语气里带了一丝嘲讽。

    李博站在桌案前,有些诧异的问:“什么贝?什么奖?”

    “没事,无须在意这些。”

    苏大为摇摇头,皱眉又翻动着卷宗。

    许多事,看起来零零碎碎,但是一起看完,在他的脑中,渐渐拚凑出新的形状。

    “武后现在……”

    “什么?”

    “想不到,武后的亲族,已经有这么大的势力。”

    苏大为暗自皱眉。

    看了卷宗中关于武后的资料,可谓触目惊心。

    自武媚娘成为皇后,虽然李治一直有意限制,几乎没有官员明里投靠武媚娘。

    但暗中支持的人,还是有一些。

    这些不足为奇,真正令苏大为在意的是,外戚。

    武媚娘入宫,引武顺和贺兰敏月、贺兰敏之、母亲杨氏为援。

    其中武顺被封韩国夫人,贺兰敏月封魏国夫人。

    杨氏封荣国夫人。

    而外甥贺兰敏之起家便是是尚衣奉御,这等肥差。

    接着又授太子左庶子,迁左散骑常侍、弘文馆学士。

    出继外祖父武士彟,赐姓武氏,袭封周国公。

    拜太子宾客、检校秘书监。

    在贺兰敏之身边,已经聚齐起不少奇人异士,势力不小。

    而荣国夫人和韩国夫人、魏国夫人,光是人家送的宅子,便有四座。

    占地上百顷。

    此外还有人暗送家财,送田产。

    在长安城外,上好良田,便有人一次赠予千顷。

    除了田产,各种域外奇珍,金银器皿,绫罗绸缎,珍宝香料,更是令人瞠目结舌。

    杨氏的三女武氏嫁与郭孝慎,此时自然也沾到喜气,一荣俱荣。

    杨氏出自弘农,杨氏这边的亲族,之前在武媚娘无名的时候,一个也不见。

    现在也如雨后春笋一般,一下子冒出来许多。

    凡是沾亲带故的,皆有赏赐。

    在武媚娘身边,光是母亲这边的亲族,便已聚成一个极大的利益群体。

    这还不算在父族那边的武氏。

    因为早年武氏欺凌杨氏和武媚娘,武元庆和武元爽这两个异母的混帐哥哥,倒没沾到多少光。

    武元庆被武媚娘外放为龙州刺史。

    龙州,大概在后世广西崇左市辖,龙州县一带。

    说是刺史,等同流放了。

    武元爽开始还好,武媚封后,他被升为少府少监。

    但是没多久武媚娘让他出任濠州刺史,后又因事流放振州。

    后世海南三亚。

    一个海南,一个广西,在唐朝,基本都是原始丛林,蛮荒瘴疠之所。

    发配去那边,基本就是阎王爷点名。

    除了这两个倒霉蛋,其他但凡能和武媚娘沾上一星半点关系的,无不鸡犬升天。

    此时的武媚娘,早已非是当年一心许佛的明空法师。

    在她身边,身后,已经形成庞大的外戚利益团体。

    这还是李治擅于平衡内外,有心压制的结果。

    若不然,按汉时的情况,只怕武媚娘的亲族会膨胀得更加可怕。

    “权力……权力真如怪兽一般。”

    “寺卿,你说什么?”

    “没什么,对了……”

    苏大为将卷宗合上,微微闭眼回忆了一下,方才看到的内容。

    过了片刻,将卷宗推向李博:“可以还回去了,还了过来,我再和你说一下昨日被刺的案子。”

    “是。”

    李博拱了拱手,将这些卷宗收起。

    捧在怀里归还给档案室。

    苏大为脑中,趁此功夫,还在翻来覆去的想。

    武媚身边的那些人,那些关系和人脉,已经复杂如蛛网。

    别说郭行真,在武后身边,现在的道士,又何止一个郭行真。

    如潘师正、刘道合,这些都是鼎鼎大名的道家高人。

    那些没听过名字的各道各派,就更多了。

    贺兰敏之身边,都聚了不少能人异士,何况在武媚娘那里。

    李治是否知道这一切情况?

    他应该是知道的。

    李治的手段好像是尽力打压武媚在朝中的势力渗透。

    是一种既用,且防的策略。

    因为他的身体不好,需要武媚帮他处理繁杂事务。

    同时推武媚出去,可以吸引朝臣的火力,所有朝臣的针对目标,都朝着武媚。

    李治可以藏在武媚身后,从容布局,去推动自己想做的事。

    所以武媚娘对他来说,不可替代。

    但李治也是英明之主,他也防着武媚娘坐大。

    所以对朝中朝臣和武媚娘的关系,盯得还是比较紧。

    一些明显倾向武媚娘,妨碍了整体平衡的官员,都会被李治找到借口,一一定点拔除。

    在权势上李治是压制武后一族。

    但是在钱财和名望上,李治就不太管束了。

    大概李治是不太看得起所谓江湖上的异人之士。

    真正有本事的,大多都投效朝廷,比如太史局。

    所以也任由贺兰敏之去折腾。

    将这些问题想透,苏大为再看贺兰敏之和郭行真,便有些明悟。

    自己,算是武媚娘身边唯一的异类。

    自己投资武媚娘,或者说抱定武媚娘的大腿,是在武媚娘做为明空法师,最落寞的时候。

    所以与武媚娘建立起的交情和信任,非旁人可别。

    这一点,恐怕是贺兰敏之这样的人,难以想通的。

    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比亲人更得武媚娘的信赖。

    何况武媚身边,最缺的就是朝中势力。

    苏大为虽不在朝中,但他身在战场,掌握军权,属于军中实权人物。

    而且上升潜力巨大。

    哪怕他现在回长安了,一但边疆有事,李治随时都得起用。

    到那时,手握至少数万大唐精锐的苏大为,将是武媚娘最可靠的羽翼。

    更何况,苏大为用兵有一个特点,最擅长召集仆从。

    他打西突厥,打百济,打倭国,大量都是就地征召仆从,而且发挥出不俗的战力。

    而府兵精锐,苏大为往往就带上三个折冲府,两千余人。

    能打出这样的战绩,实在令人侧目。

    据方才卷宗上的资料,李治在接到苏大为征倭的奏折,在看到他的兵力配置时,当时是惊得站了起来。

    那么胖大的皇帝陛下,平时连坐着都喘气的人。

    在那一瞬间,居然几乎跳着站起来,惊呼:“此人将为朕之臂掖乎?”

    张帝国臂掖,收尽边疆土地。

    数百年前大汉,张掖之故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