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生南非当警察 1688 精兵


    英法空有数百年的殖民经历,其实真不知道应该如何管理殖民地。

    相对来说英国算是不错了,还知道随着时代的发展,适当调整自己的殖民政策。

    法国就是瞎折腾,病急乱投医那种,看看世界大战后法国的殖民政策,随意引进殖民地人口补充本土,迟早是要出大问题的。

    严格说起来西非、俩刚果,以及以前的马达加斯加,其实也是南部非洲的殖民地,对这几个国家,南部非洲就很聪明,不会一味的横征暴敛残酷压榨,当压榨开始披上文明的外衣时,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

    西非加入南部非洲之后,对西非的政策也在进行调整。

    人口自由流动肯定是不行的,只有白人和华人可以自由流动,西非的非洲人,严格说起来也不算西非人,自然不可能直接加入南部非洲国籍,想加入南部非洲国籍要看对南部非洲的贡献,参考南部非洲的移民等待期,西非人加入南部非洲国籍的等待期是10年。

    也就是说不管是参军还是务工,只要达到10年标准,就可以加入南部非洲国籍。

    所以105师这些基层的非裔军士长,都有机会成为南部非洲人,所以他们的忠诚和努力程度是不需要怀疑的。

    就在安琪和米德尔顿面前的训练场上,数个连队的新兵正在接受训练,负责训练他们的都是资深军士长。

    这些资深军士长的服役年限大多已经超过十年,他们的年龄普遍不超过30岁,却都是经历过尸山血海百战余生的老兵,平时多流泪战时少流血的道理自然是都懂,所以对于训练的要求非常严格,任何一个动作不到位,都会遭到严厉惩罚。

    和南部非洲不同,这些新兵在参军之前大多没有接受过教育,让他们在短短六个月内成为一名合格的士兵很困难。

    不过对于这些军士长们来说,这种情况他们早就很熟悉了,所以处理起来并不算很难,新兵们也都很听话,训练很刻苦,不过限于他们的受教育程度,他们只能从最基础的列兵开始,稍微复杂一点的战术都很难理解。

    还是得慢慢来。

    “这些新兵虽然学的比较慢,不过他们训练的热情很高,所有新兵都是以加入南部非洲国籍为最终目标,不过要实现这个目标,最起码要在部队中服役十年以上,我们现在是用荣誉和奖励来激励他们,效果还不错。”米德尔顿对这些非裔士兵很满意,军人嘛,有时候想太多了也不好,单纯点的话更有利于管理。

    说到荣誉和奖励,这方面南部非洲就太擅长了。

    法国的殖民地仆从军为什么士气不高,歧视性待遇占很大一部分原因。

    同样都是士兵,法国士兵不说大鱼大肉,基础营养还是可以满足的,隔三差五能改善个伙食什么的,这就是时下大多数部队的后勤标准。

    这还得是法国这样的老牌殖民国家,才有能力提供这种级别的后勤。

    换成是世界大战期间的俄罗斯,有的吃就不错了。

    和法国本土部队相比,殖民地部队的待遇就差多了。

    最大的问题还不是待遇差,而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法国的殖民地部队,军官同样都是法国人,土著士兵吃猪食,殖民地军官开小灶,这样还想让殖民地士兵为了法兰西卖命?

    想太多。

    南部非洲以前也一样,军官开小灶,士兵大锅饭。

    联邦政府成立后,这种情况得到有效改善,部队的待遇越来越好,士兵的伙食和军官的伙食差距越来越小,现在军官们和士兵基本上都是同样的伙食,军官吃什么,士兵就吃什么,千万别小看这一点,也就南部非洲这种实力才能做到,美国或许也可以,英国法国都不行。

    就算英国政府和法国政府想这么做,那也得军官们愿意放弃自己的特权才行。

    “干得漂亮,接下来我们可能要扩军,需要更多的职业军人。”安琪了解更多内幕,装甲第一师和罗德西亚北部师都已经接到任务,联盟部队也不会闲着。

    当然要部署到位还需要一段时间。

    伊丽莎白港好说,基础设施什么的都比较完善,主要是驻地建设,建成之后随时可以部署到位。

    婆罗洲就比较麻烦,一直到二十一世纪婆罗洲都可以称得上是地广人稀,这个时代自然没有几个人,基础建设等同于空白,要从零开始,难度不是一般般。

    好在婆罗洲四面环海,不需要环岛公路铁路什么的,否则仅此一项就至少需要十年时间,南部非洲开始基础建设都已经三十年,到现在还没有停止。

    婆罗洲就是加里曼丹,面积74.33万平方公里,世界第三大岛,比马达加斯加还大一圈,要修环岛铁路的话,十年都算是少的了。

    “这没关系,西非几百万非洲人,努力下三、五十万人还是可以凑出来的。”米德尔顿轻笑,英法那种没有兵源的困扰,南部非洲不存在。

    英法的人口基础没问题,本土人口虽然少了点,殖民地人口很多,印度那种几个亿的就不说了,法国本土和殖民地加起来,总人口同样轻松破亿。

    关键是对殖民地的管理,法国空有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殖民地,恐怕连殖民地有多少人口都搞不清楚,充分整合资源也就成为一句空话。

    南部非洲不同,对于人口,南部非洲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西非加入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之后,南部非洲联邦政府耗资近400万兰特,目的就是为了搞清楚西非到底有多少人。

    统计结果还算不错,现在的西非一共486万人口,其中15岁以上到40岁以下的男性共96万,按照这个比例来说,五十万可能有点多,三十万真不算多。

    现在南部非洲联盟部队中,西非人组成的部队共两个师,每个师都是15000人,加起来才30000人。

    “那就先弄几个工程兵部队出来,让他们去修路架桥,留着他们在家生孩子吗——”安琪冷酷,和南部非洲其他州相比,西非的基础交通建设也很差。

    西非加入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之后分拆成为三个州,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现在一共25个州,西非这三个州,不管是人口数量还是经济总量统统垫底。

    这样肯定不行的,西非自然条件其实也不错,石油天然气什么都不说,三个州加起来可开垦的土地面积大约3500万公顷。

    可惜西非人空守宝山不自知,到现在已经开发的面积连十分之一都不到,潜力还是有的。

    这也不能怪西非人懒惰,另一个时空的2014年,西非已开垦的土地也才350万公顷,堪堪十分之一。

    并入南部非洲,随着南部非洲资本的进入,西非经济很快就会有起色,不过前提是基础交通设施得能跟得上,罗德西亚公司和尼亚萨兰公司擅长管理农场,但是不修路,除非是那种修条路,路两边十公里以内的土地免费送那种。

    不过这种好事,自从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成立以后就很少发生了。

    和经济相比问题同样突出的还有人口,西非虽然自然资源丰富,就算不工作西非人也饿不死,但是限于西非糟糕的医疗水平,以及恶劣的自然环境,西非人整体年龄很低,486万西非人,60岁以上的人口连五万都不到,西非人的生活水平可想而知。

    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对这种情况肯定不能放任自流,所以要给更多的西非人找到工作,让他们从山窝里走出来看到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他们才有改变生活环境的动力。

    “这边孩子是多了点,一个家庭十几个孩子很正常,以前的西非政府也想模仿咱们南部非洲推广义务教育,可惜西非政府财力不足,最终只在罗安达等少有的几个大城市修建了一些学校,有资格读书的几乎都是白人家庭的孩子。”米德尔顿对以前的西非政府怨念十足。

    这也正常,要是没差距,谁会向往南部非洲呢。

    “咱们在西非还是要推行义务教育的,最起码得让下一代西非人学会说汉语。”安琪直接没有提英语,布尔语就不用说了,南部非洲早就把布尔语踢出通用语行列了。

    米德尔顿听到安琪的话眼神复杂,最终长叹一声什么话都没说。

    这也不能怪安琪,南部非洲脱离英联邦之后,去英国化的呼声越来越高,很多具有英国特色的地名比如“伊丽莎白”啊,“伦敦”啊什么的都已经开始更换了,英语的地位也直线下降。

    当然了,换地名容易,要把英语踢出通用语行列估计很困难,毕竟南部非洲还生活着两千多万白人呢,他们的主要语言就是英语。

    就在安琪和米德尔顿聊天的时候,训练场上一名正在站军姿的非洲裔士兵似乎是体力不支突然晕倒。

    站在队伍对面的军士长一动不动,其他正在站军姿的新兵们也不敢动,一直守候在训练场旁边的医护兵马上冲过去,用担架把晕倒的士兵抬走。

    其实训练到这一步,就已经是精兵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