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生南非当警察 1689 有挑战的工作


    南部非洲联盟部队的训练,完全按照南部非洲《陆军操典》进行,这根英法那种炮灰部队截然不同,真正是按照精兵的标准来要求。

    对的,就算是非洲裔组成的部队,也是按照精兵的标准来要求。

    毕竟南部非洲是文明国家,跟以前的西非不同,以前的西非对境内非洲人的压榨有多残酷,看看上一章里面的人口比例就知道。

    不残酷的话,总人口四百多万的西非,六十岁以上的人口也不至于连五万都不到。

    而且这五万还绝大部分都是白人,非洲人中,大概也就只有酋长,或者是部落长老能活到六十岁。

    安琪在罗安达检阅部队的时候,几名内政部派出的官员刚刚抵达罗安达以东350公里的马兰。

    马兰是马兰州的首府,西非中部较大的城市之一。

    说是较大,其实也没多大,100万平方公里的西非,486万人口,平均每平方公里还不到五个人,城市想大也大不了,10万人就已经是超大城市了。

    马兰城市常住人口只有可怜的四万人。

    汉克对这种情况早就习以为常,8000万人口的南部非洲,很多小城也就三四万人。

    当然城市规模虽然差不多,城建水平的差距就大了,南部非洲的城镇再小,哪怕只有几百人,城镇中心也必定会有水泥铺设的广场,城镇内的道路要全部硬化,稍大一点的城镇就会有火车站甚至机场,二十年前南部非洲的开发还要沿着河流进行呢,现在城镇的建设早就围绕着国道或者是铁路进行。

    西非还停留在沿河流开发的阶段,马兰同样是一个跨河而建的城市,比较奇特的一点是,西非的河流大多都是向北流动汇入刚果河。

    也不算是奇特,非洲南部地形地貌复杂,河水向哪流的都有,奥兰治河是向西流,赞比西河是向东流,开普敦周围的河流都是向南流。

    和西非其他城市一样,马兰也有明显的富人区和南部非洲城市里已经消灭了的贫民窟,以城市中心的河道划分,河东岸是富人区,西岸是贫民窟,河道上连坐桥都没有,真的是泾渭分明。

    “没钱修桥啊,西非可不是你们南部非洲——”刚当选州长不久的兰德尔还没有习惯自己的身份,话刚出口就意识到失言,然后哈哈大笑着补救:“——不过以后就好了,希望联邦政府能给我们更多的资金,帮助马兰州进行更好的建设。”

    对于这种要求,内政部第三司司长萨洛扬就笑笑不说话。

    要钱可以,先想想为联邦政府做了多少贡献。

    说到贡献,马兰州地处西非腹地,经济支柱是木材和水泥。

    说起来让人难过,马兰州的木材和水泥,主要销往南部非洲,自己却连铺路的水泥和盖房子用的木材都没有,河对岸的贫民窟就是证明。

    不过也正是因为马兰州多多少少还有些工业基础,所以才会有城市里的贫民窟出现。

    否则以非洲人的习惯,他们应该更喜欢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远离城市的部落里。

    “这些非洲人都是些懒惰的家伙,如果没有鞭子驱赶,他们什么都想干,每天最惬意的事是在太阳底下捉虱子,我们的水泥厂有时候招工人都招不到,他们对于金钱这个概念很不敏感,也同样没有赚钱改善生活这个概念,除非肚子饿了才会找东西吃——”兰德尔对这些非洲人也是没办法,非洲实在是太富饶了,富饶到不需要工作就衣食无忧,这种环境下非洲人的一些行为就可以理解了。

    “可是他们看到河对岸的豪宅,以及干净整洁的环境,难道就没有丝毫向往吗?”萨洛扬今年40岁,对于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成立之前的南部非洲,印象并不深刻。

    “当然会向往,他们也想住在豪宅里,也想周围的环境干净整洁,不过他们不会自己动手改善环境,也不会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财富,更不会主动打扫卫生,就算富人区和贫民窟调换一下,用不了几年,情况还是和现在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兰德尔本人就是马兰州最大的木材商人和水泥厂主,要不然也不会当选为马兰州州长。

    萨洛扬和兰德尔现在就在兰德尔豪宅的阳台上,可能是心理作用,萨洛扬感觉河两侧的河水颜色都不太一样。

    “应该把这些贫民窟全部拆除,至少那样环境会整洁一些。”萨洛扬不是随口说说,以前就算了,现在西非已经加入南部非洲联邦,这种情况肯定是要改变的。

    “拆除容易,可是拆了之后,把这些非洲人安置到哪儿去?”兰德尔还不习惯南部非洲的工作方式,对贫民窟的存在早已熟视无睹。

    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在乎这个问题,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需要贫民窟的存在彰显他们的优越感,要不然辛辛苦苦创造财富还有什么意义。

    当然对于萨洛扬来说肯定不是这样,贫民窟的存在会导致很多问题发生,按照联邦政府的要求,是必须清理的。

    “让他们去工作,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有工作能力,就得让他们去工作。”萨洛扬不妥协,这么多人整天无所事事待在贫民窟里,迟早会出问题的。

    “没有那么多工作岗位。”兰德尔很为难,西非可不是南部非洲。

    “那就创造工作岗位!”萨洛扬坚持,工作岗位嘛,挤一挤总会有的。

    转天萨洛扬就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和兰德尔一起去对岸的贫民窟视察。

    过河的时候乘坐的是兰德尔的游艇,游艇上的工作人员全部都是非洲人,所以才要鼓励富人消费,兰德尔家里有数百人为兰德尔一家服务。

    上岸的时候,兰德尔递给萨洛扬一个口罩。

    萨洛扬没拒绝,不过也没戴,既然是视察,就要对贫民窟进行全方位的了解。

    情况确实很糟糕,污水四溢,尘土飞扬,车窗外的空气里到处都是灰尘,话说地上到处都是污水的情况下,空气里的含尘量还这么高也是很神奇了。

    萨洛扬下车的时候,兰德尔连车都不想下,担心会弄脏了他昂贵的手工皮鞋。

    萨洛扬没这么娇贵,他对西非还是不了解,或许是因为很少有汽车出现在贫民窟里,马上就有很多人出现在汽车周围围观。

    让萨洛扬很不习惯的是,卫生条件确实是太差了,包括成年人在内,很多人的衣服已经分辨不出原本的颜色,这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纯粹就是个人习惯,既然有钱买衣服,那么脏了洗一洗难道会死?

    当然也不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责问,对于这些生活在贫民窟里的人来说,他们或许就只有这一件衣服,很多孩子身上的衣服明显不合身,也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或者是从父兄哪里继承的。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南部非洲这才富了几年,很多人已经忘记了贫穷的滋味。

    也不能说忘,或者说正是因为品尝过贫穷的滋味,所以才要努力工作,创造更加幸福的生活。

    和大多数贫民窟一样,萨洛扬沿着贫民窟中间的街道走了很久,都没有看到一栋像样点的房子。

    这些房子都是利用各种材料搭建的窝棚,很多房子的屋顶都是铁皮,上面还有阿丹公司的标志和字样,明显就是阿丹公司使用的油桶。

    很多房子连门都没有,院墙自然就想都不用想。

    而且让萨洛扬想不通的是,贫民窟里的房子密集程度很高,几乎就是密密麻麻一间挨一间,按说这里的地皮应该是不收费的,那为什么还住的这么挤?

    这大概也是生活习惯问题。

    想想正常非洲部落的生活状态,他们大概也应该没有家庭这个概念——

    对,这或许就是原因所在,另一个时空一直到21世纪,很多非洲人还是没有家庭概念,所以才会有那么茫茫多的非洲人成长在单亲家庭。

    要说单亲家庭,白人和华人中也不罕见,但是单就比例来说,肯定是非洲人的比例最高。

    大概是看萨洛扬并没有西非白人的横行霸道,很快就有胆子比较大的小孩,来到萨洛扬身边主动询问萨洛扬是否需要帮助。

    这不是乐于助人,而是希望为萨洛扬提供服务,然后获得一定报酬。

    这还算正常,不过看萨洛扬没有拒绝,马上就有更多的孩子围过来直接向萨洛扬伸手讨要。

    这就有点过分了,兰德尔挥挥手,马上就有一群警卫拎着警棍冲过来,小孩们顿时一哄而散。

    “就是这样了,你准备怎么做?”兰德尔满头大汗,估计是紧张,毕竟天气并不怎么热。

    西非大部分地区都是高原地形,虽然比较靠近赤道,但是温度真不高。

    “不不不,这不是我的工作内容,我的工作内容是了解西非的情况,汇总之后提交给联邦政府,具体怎么做还要看正义宫的决定。”萨洛扬这时候才意识到,南部非洲能有今天的成就,经历了多少困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