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生南非当警察 1691 无法得到的尊重


      按照白人给非洲人的设定,非洲人懒惰、愚昧、智力低下、无可救药,所以就只能世世代代接受欧洲白人的奴役,而且还得感恩,因为没有白人的施舍,非洲人连饭都没得吃。

      这很明显就是瞎扯嘛,白人没有殖民非洲的时候,非洲人已经在非洲生活了几千年,虽然这几千年都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成就,不过很明显也没有沦落到饭都没得吃的地步。

      南部非洲还没有这么恶劣,至少在拿走非洲人的资源的时候,会给非洲人应有的回报。

      虽然看上去这种交换有点不合理,但总比白人那种红果果的抢劫好很多。

      至于非洲人的懒惰和愚昧,关键还是教育,平均智商67,并不代表不会诞生150以上的天才,而社会从来都是由精英阶层推动的。

      当然教育也是个双刃剑,另一个时空的六、七十年代,英法在非洲确立的殖民体系为什么会崩溃,美国人的煽动固然是主要原因,非裔的觉醒同样重要。

      话说在南部非洲,已经有人开始这方面的思考。

      刚果王国,马蒂尔达。

      木木成为刚果王国国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首都利奥波德维尔的名字改成时任南部非洲首相菲利普的姓氏。

      其实在这之前利奥波德维尔已经改成了“自由之城”,不过这个名字的使用率并不高,就连刚果王国的正式公文上,大多数时候用的还是“利奥波德维尔”,反正卢泰泰也看不懂。

      木木担任国王之后,亚亚也终于从幕后来到台前,担任刚果王国的首相,已经从尼亚萨兰大学法律系毕业的沃尔夫担任刚果王国的司法部长。

      对于沃尔夫这个长子,亚亚还是抱有很大期望的,曾经亚亚希望沃尔夫毕业后能留在南部非洲工作,但是南部非洲那种环境,沃尔夫一个黑白混血明显机会不大,亚亚倒是可以用钱给沃尔夫砸出来一个前程,但是就算亚亚砸的再多,也肯定砸不出来一个司法部长。

      南部非洲现在的司法部长还是小斯。

      想抢小斯的职位?

      呵呵,想多了。

      曾经沃尔夫的理想是娶一个华裔女孩。

      只可惜就算有庞大的财富加成,这个理想还是没能实现,最终沃尔夫还是选择了一位来自小亚细亚半岛的奥斯曼贵族后裔,这不是最优解,却是沃尔夫现阶段最好的选择。

      不过让亚亚遗憾的是,沃尔夫的第一个孩子,非洲人身上的特征依然很明显,这都已经经过两代的基因改良了,只剩下四分之一非洲血统,却还没有明显变化,只能说非洲人的基因真强大。

      “慢慢来,总有一天会实现的。”亚亚不气馁,两代不行就三代,改良基因是个漫长的过程。

      “其实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沃尔夫心态明显和亚亚不太一样。

      “差别大了,难道你在南部非洲,没有遭到过特殊对待,没有感受过旁人异样的目光?”亚亚冷笑,没什么不好?幼稚!

      其实这方面南部非洲已经做得很不错了,至少亚亚一家人在北海尤利塞斯的时候,并没有遭到尤利塞斯当地政府的特殊对待。

      当然明显的针对虽然没有,旁人异样的目光还是让亚亚感觉到如芒在背,虽然因为亚亚的财富,别人不会当着亚亚的面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可是亚亚知道就算他再有钱,南部非洲人还是不会真正尊重他。

      为了获得南部非洲的尊重,亚亚往菲丽丝的基金会捐了很多钱,给尤利塞斯捐赠了很多公益设施,尤利塞斯可以以亚亚的名字命名亚亚捐赠的图书馆,却不会给亚亚那一本薄薄的户籍证明。

      没有户籍证明,就无法真正地融入南部非洲。

      或者说就算有了户籍证明,也无法真正融入南部非洲。

      至少现在这个时代还不行。

      “正是因为特殊对待和异样的目光,才让我有继续前进的动力。”沃尔夫接受过完整的系统教育,思维跟亚亚肯定不一样。

      考虑到南部非洲的义务教育水平,沃尔夫接受的也可能是全世界最好的系统教育。

      再加上沃尔夫本人学习的是法律,所以会思考一些亚亚从来没有思考过的问题很正常。

      “没错,只有做出真正的贡献,才能得到南部非洲人的尊重。”亚亚其实是想让沃尔夫去当一名科学家的,如果不行的话,去当一名工程师也行,要知道律师这个职业,在南部非洲并不会受到和欧美同样的尊重。

      南部非洲尊重的是真正能对社会做出贡献的人,一个成熟的社会,需要各行各业的全面发展,律师这个职业虽然也有贡献,但是对于南部非洲来说,贡献明显不如其他行业。

      不要把讼棍和立法这两个职业混淆了,尼亚萨兰侯爵的第一顺位继承人都在洛城搞科研,你说律师的社会地位比科研人员更高?

      呵呵,又想多了。

      沃尔夫沉默了一下,看一眼亚亚的脸色,最终还是开了口。

      “我不这么认为,我们给南部非洲的贡献已经够多了,可是依然没有得到南部非洲真正的尊重。”沃尔夫已经是个成年人,有自己的思想。

      “你想说的是什么?”亚亚这时候才意识到,沃尔夫的成长轨迹,已经和亚亚的设定出现了巨大的偏差。

      看着亚亚锐利的眼神,沃尔夫深呼吸,鼓足勇气。

      “我的意思是说,依靠以前的那些方式,我们无法获得南部非洲的尊重,所以我们要更换思路,刚果王国是个不错的平台。”沃尔夫不敢说的太明显。

      “来吧,我们坐下来好好聊一聊”亚亚肯定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不过没有沃尔夫思考的那么深入。

      或者说以亚亚的思维能力,就算发现了问题,亚亚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说起来,自从你去尼亚萨兰上大学,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坐下来聊天了。”亚亚微笑,他其实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有些事就算要改变,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遥想三十年前,亚亚还是克里斯蒂安手下的一个监工,然后一步步成为克里斯蒂安的左膀右臂,最终成为南部非洲最大的人力资源公司总经理。

      好吧,说是人力资源公司,内核是什么大家都知道,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明显,毕竟南部非洲不允许奴隶贸易。

      “南部非洲不会真正接纳我们非洲人,永远不会。”沃尔夫一上来就捅破了温情脉脉的窗户纸。

      “为什么这么说?”亚亚看一眼壁炉上的杯子,沃尔夫马上心领神会给亚亚倒酒,话说在察言观色这方面,沃尔夫还是挺不错的。

      这里就不得不说,亚亚有时候表现的真的太明显。

      刚果王国这种地方,一年四季连毛衣都不用穿,真的用得上壁炉?

      就跟很多暴发户买了新房子一定要布置一个书房一样,书架上满满的新书估计从来都没有翻开过,但是必须有。

      这都已经不错了,还有专门购买那些只有封皮的装饰品的,看上去像是书,里面都是泡沫板,这还不如摆个招财猫呢。

      “看看现在的南部非洲就知道,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家,从南到北超过4000公里,从东到西超过3000公里,可是现在南部非洲却连一个非洲人都没有,这都是原本属于我们非洲人的土地,南部非洲现在和我们非洲人有关系的,只有名字里有非洲。”沃尔夫眼神痛苦,他有时候真希望自己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里,这样他就会浑浑噩噩度过一生,不会思考这些让他痛苦的问题。

      亚亚不说话,毕竟沃尔夫说的是事实。

      “布尔人和英国人统治南部非洲的时候,至少那片土地上还有我们非洲人存在,这样我们就会有机会,等我们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们终究会是那片土地的主宰现在没机会了,那片土地已经彻底不属于我们非洲人,而真正让我担心的是,会不会有一天,我们刚果王国也和莫桑比克王国、马达加斯加、以及西非一样被南部非洲吞并,到那时我们怎么办,难道继续向北迁移吗?”前段时间沃尔夫也跟随亚亚前往比勒陀利亚,参加了在比勒陀利亚召开的南部非洲联盟会议。

      话说亚亚原本是希望沃尔夫能留在比勒陀利亚,担任刚果王国常驻南部非洲联盟代表的。

      只可惜沃尔夫坚决不同意,亚亚也没有强求。

      毕竟生活在一个完全由华人和白人组成的城市里,对于非洲人来说真的是痛苦。

      在尤利塞斯,亚亚就很少出门。

      因为一出门,亚亚就有一种身处动物园的感觉。

      不是游客,而是关在笼子里被游客参观。

      区别只是一个被关在笼子里,一个坐在汽车里。

      可是汽车这种奢侈品,无法给亚亚带来任何心理上的安慰。

      有钱又能怎么样?

      就是看不起你!

      “南部非洲不会的,在南部非洲和法国之间,需要一个缓冲区。”亚亚对局势的判断还是准确的。

      刚果王国以北,就是法属中非殖民地。

      “可万一有一天,法国在非洲的殖民地,也像葡萄牙殖民地和比利时的殖民地一样崩溃了呢?”沃尔夫冷笑。

      亚亚终于沉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