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生南非当警察 1692 老人家


    三十年前英国赢得布尔战争的时候,谁都没想到非洲会变成现在这样。

    南部非洲的扩张速度太快了,葡属东非、西非,德属西南非洲、坦葛尼喀,法属马达加斯加,以及尚未被南部非洲兼并,但随时可能被兼并的俩刚果,南部非洲以一种君临天下的姿态雄踞非洲南部,刚果王国根本无力阻挡。

    如果说之前南部非洲因为不想承担非裔的责任,所以没有吞并西非和俩刚果,那么在西非并入南部非洲之后,这个唯一的障碍也已经被突破,现在看上去,南部非洲吞并俩刚果只剩下时间问题。

    真正的强者不需要盟友。

    “这得看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如何对待西非的非洲人,如果南部非洲愿意给西非的非洲人国民待遇,那么加入南部非洲,也不是不能接受。”亚亚对南部非洲的观感还是很不错的,如果还是布尔人或者是英国人统治南部非洲,那么亚亚基本上不可能积累起这么大的财富,刚果王国也不大可能成为一个独立国家。

    虽然看上去,刚果王国的独立,受到南部非洲的极大限制,但和殖民地相比还是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刚果王国隔壁就是法属中非殖民地,法国人在殖民地是如何作威作福的,刚果人都看在眼里,虽然南部非洲人和法国人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但是南部非洲人允许亚亚和木木他们这些非洲人分享权力。

    这已经足够了。

    “呵,来自亚洲的新移民,抵达南部非洲之后就可以分配农场,子女可以入学就读,工作不受任何限制,如果参军的话,移民等待期只有短短三年——可是西非的非洲人呢,就算参军,等待期也足足长达十年,这难道不是对我们非洲人的歧视吗?”沃尔夫心情很不爽,曾经沃尔夫认为只要努力,就会获得南部非洲人承认,但是再一次短暂的恋爱失败后,沃尔夫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那还是在尼亚萨兰大学读书期间,沃尔夫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客观上说,沃尔夫的那些新朋友很不错,就算他们不喜欢沃尔夫的肤色,也从来没有当着沃尔夫的面表现出来过。

    这就给了沃尔夫一个错觉,让沃尔夫认为自己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南部非洲人。

    凭借着亚亚给予的庞大财富,沃尔夫的吃穿用度都很精致,因为出手大方,在同学们之间也颇受欢迎。

    读三年级的时候,沃尔夫终于按耐不住,向一个暗恋已久的华裔女孩发起追求。

    然后沃尔夫就被毫不留情的拒绝。

    这时候沃尔夫才发现,他引以为傲的身家,和长期以来的努力,在暗恋的女孩看来,都抵不过对沃尔夫肤色的厌恶。

    那个女孩现在和一位洛城的警官组成家庭,生活的很幸福。

    然后沃尔夫就逐渐黑化。

    “这已经不错了,布尔人和英国人统治时期,加入南部非洲的等待期是十五年——而且只有白人才有等待期。”亚亚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在歧视这个问题上,南部非洲其实已经很不错了:“说到歧视,非洲人或许只有在刚果王国,和北非的阿比西尼亚(埃塞俄比亚)才不会受到歧视。”

    “可是我们为什么不能改变这一切呢?”沃尔夫愤怒异常,他想改变现状,但是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式。

    “你想改变什么?”亚亚表情看不出喜怒,上位者嘛,喜怒不形于色是基本素质。

    “改变刚果王国对南部非洲的从属地位,建立一个真正属于我们祖鲁人的刚果王国,不用在忍受南部非洲人的压榨,自给自足,繁荣富强。”沃尔夫踌躇满志,有理想是好事,但是不切实际,理想就会变成幻想。

    “沃尔夫,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其实不属于比利时人,也不属于我们祖鲁人,而是属于泰泰拉人、亚克马人、甚至俾格米人,对于刚果王国来说,我们也是外来者。”亚亚先纠正沃尔夫的错误,然后画风突变:“——你说的那种情况基本上不存在,从来没有一个国家能从无到有建设起来,强大如南部非洲,都要依靠联合王国才度过最开始的艰难阶段。”

    沃尔夫想说话,被亚亚抬手制止。

    “看看你身上的衣服——”

    沃尔夫低头看一眼自己身上手工制作的三件套,一头雾水。

    “你的钻石手表——”

    伊特诺出品的高端男士腕表,每一块售价都在5000兰特以上。

    “你脚下的地毯,你脚上的皮鞋,甚至你坐的椅子,全部都是南部非洲制造的,如果完全脱离南部非洲,这些都将不复存在,我们刚果王国甚至连子弹都无法制造,如果真到了你说的那一步,信不信法国人的殖民地仆从军,明天就会向刚果王国发动进攻,到时候你又准备怎么办?”亚亚很失望,沃尔夫已经不是年轻人了。

    虽然在南部非洲,还不到30岁的沃尔夫肯定是年轻人。

    但是在平均寿命还不到35的非洲人中间,沃尔夫都可以算是行将就木。

    “别以为只有你会思考这些问题,聪明人有的是,卢泰泰也不想生活在南部非洲的阴影下,但是卢泰泰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所以我才有机会担任刚果王国的首相;刚果共和国的艾赛亚·张伯伦也是很有才能的人,但是就因为想太多,所以才因病去世——记住我的话,在你没有能力改变你周围的环境的时候,你就要学会适应环境。”亚亚其实是想拿罗克举例的,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不能给孩子太大打击。

    罗克那种,不能用正常的逻辑来解释。

    说人话简直不是人。

    “如果不努力一下,有怎么知道有没有改变环境的能力呢?”沃尔夫不甘心,南部非洲都已经脱离英联邦了,沃尔夫感觉自己努力下,未必就做不到。

    “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思维,我能给你的忠告是,不管你做什么,都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亚亚不强求,他儿子多得很,以后还会有更多孙子,大号练废了就练小号。

    “我只是——不甘心——”沃尔夫仰天长叹,道理他都懂,但是就是不甘心啊。

    “没什么不甘心的,威廉二世也对德国的地位不甘心,所以发动世界大战,结果你知道,刚果王国能和德国相比吗?没有足够的实力,就不要做不该做的事。”亚亚疾声厉色,他虽然小号多,但是机会并不多。

    说白了练小号这种事也是看脸的,亚亚就算位高权重资源丰富,但是如果沃尔夫一着不慎全盘皆输,那么亚亚整个家族都会被连累,说不定连刚果王国都会被连累,这种事亚亚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真到了那种程度,都不用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动手,亚亚自己会主动清理门户。

    就在亚亚教训沃尔夫的时候,刚果王国正在配合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扩军。

    和南部非洲国防军不同,南部非洲联盟部队的薪水是很低的,所以组建部队的成本就很低。

    为了应对经济危机,南部非洲国内的大型工程还没有完成,南北马达加斯加的建设才刚刚起步,后面还有罗安达、马兰州在排队,可以说到处都需要人手,工程兵永远不嫌多。

    “十个师,十五万人,会不会太多了——”木木诚心诚意向贝尔·格兰特请教。

    贝尔·格兰特是木木聘请的政策顾问,南部非洲人,剑桥大学毕业,曾在英国殖民地事务部任职,经验丰富。

    “不不不,应该是太少了,刚果王国的基础太差,要做的工作很多,如果要把刚果王国建设成南部非洲那种程度,恐怕需要很多年。”贝尔·格兰特比较委婉,根本不拿尼亚萨兰说事。

    按照木木的要求,刚果王国的建设,是要对标尼亚萨兰的。

    最起码要把马蒂尔达建设成洛城那样,才能满足木木的要求。

    这个要求的难度有多高,看贝尔·格兰特的表情就知道了。

    全世界只有一个尼亚萨兰,也只有一个洛城,不客气的说,洛城现在已经成为南部非洲的工业中心和文化中心、经济中心,金融中心努力下,也可以和比勒陀利亚争一争,比勒陀利亚的优势其实就在于兰德金矿,如果没有金矿的加成,比勒陀利亚在洛城面前没有任何优势。

    这种情况下,马蒂尔达想和洛城竞争。

    贝尔·格兰特只能说木木确实有理想。

    “十五万人,对于刚果王国来说并不算什么,毕竟刚果王国有接近800万人,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刚果王国就会在和刚果共和国的竞争中落后。”贝尔·格兰特从现实出发,尼亚萨兰洛城什么的纯属想多了,刚果共和国才是刚果王国的目标。

    木木就只能一声长叹,情况怎么样其实木木很清楚,可是人如果没有理想的话,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ps:昨天上午临时有事,今天看能不能补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