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3。神秘妞弗斯【8/100】


    “斯科鲁人和克里人的战争已经进行了近万年。敌人与敌人之间总是互相了解最深刻的,我阅读过最高智慧下辖的历史文献,在数千年前,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克里帝国的术士们,也抱着和你一样的想法。”

    弗斯坐在吧台上,一边喝着酒,一边对梅林侃侃而谈:

    “术士们认为斯科鲁人的伪装能力只是流于躯体表面,无法改变灵魂的形态。他们提出了‘灵魂辨识’的战略,得到了最高智慧的认可,但直到计划执行的时候,术士们才愕然发现,他们制作的能量塔,横扫过斯科鲁人藏身的星球,却没能发现任何一个异常的灵魂。”

    外星女士叹了口气,她低声说:

    “那场计划失败了。”

    “而后来,我们的科学家不断的研究斯科鲁人的变形能力,我们发现,斯库鲁人的伪装能力几乎是完美的...他们的模仿能力能到达dna层面,这意味着,如果他们变成某个人,那么他们真正的就是那个人!从存在意义上来讲,这两个人没有任何区别。”

    “而血肉的躯体,是灵魂的载体。在克里术士的认知中,灵魂如水般存在于躯体的容器中,一旦容器发生改变,灵魂也会随之改变...这应该能解释斯科鲁人的伪装能力。”

    弗斯耸了耸肩,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她说:

    “克里帝国曾经的失败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当斯科鲁人伪装的时候,他们的灵魂也会随之改变形状。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吗?梅林。”

    “嗯?让我猜一猜?”

    梅林就像是听讲的学生一样,发问到:

    “如果他们可以从dna层面模拟一个人,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如果他们模仿你,也会具有发射光炮的能力?”

    “不,我是特殊的。”

    弗斯摇了摇头,她看着自己的手指,说:

    “斯科鲁人无法模仿我的光子炮能力,没人知道为什么,但他们就是不能。我也是因此被选入克里星际战队,但其他人的能力,却统统能被斯科鲁人模仿,甚至包括那些神秘的术士...”

    弗斯指着梅林的胸口,对梅林说:

    “如果他们变成你,就也能施展你的魔法。”

    “唯一的缺点是,他们模仿的时候,只能具备短期记忆,而且无法全面记忆一些小细节。克里军团就是利用这一点,慢慢清除了帝国中的斯库鲁间谍,然后通过全面战争,让我们占据了上风。”

    “但现在在你们的星球上,似乎有对斯库鲁人很重要的东西,没准就是他们秘密制作的,用于逆转自己战争劣势的武器。”

    梅林的面色微变,他说:

    “你的意思是,他们很可能,很早之前就已经...”

    “是的,梅林。”

    弗斯说:

    “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我们克里人是高贵的战士,不管那些变形者想做什么,我都会阻止那他们的计划的!”

    “是吗?那看来我们得谢谢你。”

    梅林笑了笑,他伸出手,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然后看了弗斯一眼。

    这一刻,他的表情微变,但却没有说什么,又重新戴上眼镜,几分钟后,他对弗斯说: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高贵的克里战士。”

    “问吧。”

    弗斯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她似乎并不在意将这些消息告诉梅林。

    梅林看着弗斯的侧脸,他低声问到:

    “天马计划...是什么?”

    弗斯仰头喝酒的动作,停了停,她回头看着梅林,她眼中闪过一丝戒备,她说:

    “你从哪里知道这个名字的?”

    “在网吧。”

    梅林如实说:

    “也许下一次你在网上搜索东西的时候,应该学会清理浏览记录。”

    “嗯?”

    弗斯皱起眉头,她疑惑的问到:

    “c-53星球上的网络设施没有自动清除和个人隐私保护功能的吗?”

    “呃,这个嘛。”

    梅林耸了耸肩,他喝了口水,说:

    “我们毕竟比较落后嘛,不过现在看来,落后的科技也有好处,对吧?”

    梅林的这句话让弗斯露出了笑容,但在笑完之后,她的表情却稍显落寞。她的手指抚摸在酒杯的边缘,她轻声说:

    “我其实也不知道天马计划是什么。”

    “嗯?”

    梅林疑惑的看着她:

    “你若不知道,为什么又要搜索呢?”

    “因为它是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梅林。”

    弗斯双眼茫然的看着前方,她的眼睛似乎失去了焦距,她说:

    “我来到c-53...地球,并不完全是个意外。之前我跟随战队前往某个星球追捕斯科鲁间谍,但意外被抓。在斯科鲁人的飞船上,他们用某种科技,将我的记忆打开。”

    “很多画面,那些我从没经历过的,我根本不知晓的画面。那些人,那些在记忆里和我很捻熟的人,也许他们是我的朋友,但我记不起来。就是另一个我,你能理解这种感觉吗?”

    弗斯仰头喝了口酒,她低声说:

    “我就像是看着另一个我在地球上生活,经历那些事情,然后是一场灾难,爆炸...我因此昏迷。”

    “我的本能在告诉我,那些东西都是虚假的。我是一个克里人,我血管里流淌着蓝色的鲜血,我出生在克里帝国的边陲城市,因为一场斯科鲁人的袭击而失去一切,奄奄一息的我被送到哈拉,接受最高智慧的帮助...最终,我加入了星际战队。”

    弗斯握紧了拳头,她咬着牙说:

    “那才是我!那个高贵的,发誓要将邪恶的斯科鲁人赶尽杀绝的星级战队的战士,那才是我!”

    “但那些记忆,那些陌生的记忆,我却不能忽视它。天马计划,温蒂.劳森博士,还有一个我忘记了名字的女人,我能感觉到,那些记忆,对我很重要...那些记忆中,隐藏着秘密。”

    “我要找到它们!我要找到那些秘密,我要弄清楚...我,我到底是谁。”

    “轰隆隆”

    就在弗斯说完的那一刻,一阵低沉的螺旋桨转动的声音,在酒吧之外响起。

    梅林向外看了一眼,扭头对弗斯说:

    “是弗瑞!”

    弗斯的双拳握紧,她摇了摇头,对梅林说:

    “不一定!在面对斯科鲁人的时候,你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因为你看的一切,都不一定是真的。”

    “好吧。”

    梅林抽出了魔杖,对准了酒吧入口,弗斯站在他身边,双拳紧握。

    于是弗瑞推开酒吧门走进来的时候,一道障碍咒悄无声息的加持在他身上,无形的壁垒将他固定在了原地,让他不能动弹分毫。

    “梅林!你在干什么?”

    弗瑞看着梅林,他大喊到:

    “放开我!”

    “说一个斯科鲁人绝对编不出的生活细节,弗瑞。”

    梅林将魔杖对准弗瑞,他说:

    “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

    “你是疯了吗?”

    弗瑞瞪了一眼梅林,又看了看他身边的弗斯,后者的态度就比较鲜明了。

    那两只闪光的拳头正对准了他,拳头上蓝色和红色的能量交织,而弗斯一脸冷漠,也许下一刻,答不上问题的弗瑞就会被轰掉脑袋。

    “好嘛,你们现在倒是好朋友了。”

    弗瑞哼了一声,他在壁垒中摊开双臂,他说:

    “我不吃斜着切开的面包!”

    “为什么?”

    梅林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他故作严肃的问到:

    “为什么你不吃呢?”

    “见鬼!”

    弗瑞骂了一句,咬着牙说:

    “因为我在越战战场上,遇到过伪装成三角形面包的炸弹!这够了吗?”

    “当然。”

    梅林活动手腕,挥出了一个停止咒,将障碍咒消弭,而弗斯也放下了双拳,她看着弗瑞,对弗瑞说:

    “看到你还活着,我真高兴,弗瑞特工。”

    “但我可不怎么高兴。”

    弗瑞走上前,坐在椅子上,他没有去看弗斯,而是看着梅林,后者对他微微点头,示意弗斯暂时没有危险。

    于是弗瑞又扭头看着眼前这位金发女士,他说:

    “坐下来吧,女士,让我们谈一谈,关于你的事情。”

    弗斯并没有立刻坐下,她扭头看着梅林,她说:

    “你刚才说,弗瑞特工是你的上司,对吧?”

    “嗯。”

    梅林坐在吧台的椅子上,端着水,说:

    “弗瑞经常说自己是特工之王!”

    “很好。”

    弗斯坐在了弗瑞对面,她用一只拳头撑着下巴,她说:

    “那么特工之王先生,你的保密权限肯定够高,你知道...天马计划吗?”

    听到这个名字,弗瑞猛地抬起头,看向梅林,他眼神严肃,梅林无辜的耸了耸肩,对弗瑞说:

    “别看我,我连那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实际上,这个名词,还是弗斯女士告诉我的。”

    弗瑞又看向弗斯,他语气慎重的问:

    “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东西的?”

    “它和斯科鲁人有关,弗瑞特工。”

    弗斯解释到:

    “斯科鲁人来到地球,就是为了寻找它。按照我的猜测,那应该是斯科鲁人在地球上制造的战争武器,如果你能帮我找到它,那么我和我的同伴们,就愿意帮你们清除潜入地球的斯科鲁人。”

    “你的同伴?”

    弗瑞眯起了眼睛,他说:

    “你的意思是,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克里人来到了地球?”

    “暂时没有。”

    弗斯坦然的说:

    “但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呼唤他们前来这里。”

    “弗瑞!”

    弗瑞还想问些什么,但被梅林打断了。后者对弗瑞打了个眼色,于是弗瑞站起身,和梅林走到了酒吧边缘。

    梅林挥起手,将阴影笼罩在弗瑞身体上,来遮蔽两个人谈话的声音。在阴影的笼罩中,他对弗瑞说:

    “带她去那个什么天马计划。”

    “为什么?”

    弗瑞反问到:

    “你知不知道那个计划的保密等级有多高?别说带着你们进去,我自己进去,都要经过繁琐的验证程序。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梅林,那个计划和什么斯科鲁人根本没关系...那是我们在80年代开启的一项研究,它在89年就被终止了。”

    “不,弗瑞,听我说。”

    梅林伸手摁在弗瑞的肩膀上,他靠近弗瑞的耳朵,用耳语的声音说:

    “弗斯不是克里人!她是个地球人!”

    “什么?”

    弗瑞瞪大了眼睛,他看着梅林,他说:

    “但她自己明明说,自己是个克里人战士。”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梅林解释到:

    “我问过她,她告诉我,克里人是没有伪装能力的,他们改变不了自己的灵魂轮廓。而我刚才悄悄看过她的灵魂,那灵魂的轮廓和你我一模一样,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一点...她是个真正的地球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克里人洗脑了,而且变成了他们死忠的战士。”

    “但弗斯刚刚告诉我,因为斯科鲁人的试验,导致她脑海里出现了一些她在地球生活过的记忆和片段,她说她看到过,自己曾经是天马计划的基地里工作。这说明克里人对她的洗脑,或者是记忆屏蔽什么的玩意已经被打破了。”

    梅林的话,让弗瑞眼睛眯了起来,他说: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将她带入天马计划那边,她没准会回忆起来自己的身份?”

    “对,最不济也能找到一些对我们有用的资料。”

    梅林轻声说:

    “克里人给她洗了脑,告诉他斯科鲁人是邪恶的战争贩子,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克里人显然是把弗斯当成炮灰在用,但她本该是属于我们这边的。不管斯科鲁人在地球上找什么,弗斯都能帮上大忙。”

    “所以,我的建议是,把她带进去,看着她,然后看看她到底要找什么。”

    “这有风险,梅林。”

    弗瑞皱着眉头说:

    “你也看到那悍妞的能力了,一旦她发起飙,到处乱扔光炮,我们可控制不住她。”

    “弗瑞,刚才我和弗斯聊了聊,在她身上,我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梅林回头看着坐在椅子上,孤独饮酒的弗斯,他对弗瑞说:

    “她现在困惑于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过去的人生有什么是真的,她很沮丧,很茫然...但她依然没有失去判断对错的能力。”

    “弗瑞...”

    “我们不需要控制她!我们只需要帮助她,让她想起自己到底是谁。在那之后,她会自己选择阵营的。”

    梅林笑着拍了拍弗瑞的肩膀,他说:

    “你其实也有超能力,弗瑞...”

    “你总能在一片黑暗中,为我们找到前进的路。去帮她找到回家的路吧。”

    “就像是你当初帮我找到新人生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