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41。晚餐的意外来客


    在梅林满身疲惫的赶到梅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9点钟了。

    他敲了敲门,几秒钟之后,门被打开,一脸担忧的梅出现在他眼前。这位感性的表姐看到安然无事的梅林的时候,脸上的担忧顿时消散。

    她拉着梅林的手,一边打量着他,一边说:

    “你没事吧,弟弟。你刚才打电话说你在医院,这可把我们都吓坏了。”

    “没什么事。”

    梅林摇了摇头,他对自己的表姐说:

    “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孩子,他为了帮一个老人,结果遭遇了车祸。”

    他对梅说:

    “那孩子的双眼被泄露的化学液体侵染了,这一辈子可能都...”

    “上帝啊。”

    梅是个还算虔诚的泛信徒,她听到这件可怕的事情,顿时在胸口划了个十字,为那个素昧蒙面的孩子祈福。

    “这太可怕了。”

    几分钟之后,在客厅的沙发上,知晓了这件事的本也满脸惋惜的说:

    “那孩子的人生还没开始,就这么被夺走了光明。这太不应该了,他的父母...太失职了。”

    “我在地狱厨房听人说过杰克。”

    埃里克坐在查莉身边,这个快成年的小子对其他人说:

    “他们都说杰克不算个好人,在前些年还和一些黑帮分子有关联。但杰克很爱他的孩子,在他的孩子出生后,他的妻子抛弃了杰克和他的孩子,但从那之后,杰克就变成了一个本分人。他每天在地狱厨房的地下拳场里,依靠打拳养活自己和儿子。”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梅林打开冰箱,将两杯饮料递给埃里克和查莉,他脱掉外套,又看了看干净的餐桌,他楞了一下,问到:

    “你们还没吃饭吗?”

    “没有啊。”

    查莉虽然只在梅家里待了半天,但她俨然已经很熟悉这个家了。

    她一脸不满的对梅林说:

    “大家都在等你!梅太溺爱你了,她说,如果你不回来,我们就不能先开始吃饭。我现在很饿,梅林,我这一天就吃了顿一点都不健康的飞机餐!”

    “哦?是吗?”

    坐在查莉身边的埃里克转了转眼睛,他对查莉说:

    “那也许,今晚我可以带你去米克小馆,那里的披萨很美味,而且那里也是个很安静的地方,刚好可以让我们互相了解一下。你看,梅林是我的监护人,他也是你的临时监护人,理论上说,你还应该叫我哥哥呢。”

    “你?”

    漂亮的少女查莉上下打量了一下埃里克,她故意露出一股嫌弃的表情,她说:

    “算了吧,你不是我的菜。”

    “埃里克!”

    梅林瞪了一眼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养子”,后者耸了耸肩,并没有因为查莉的话而伤心。

    他是个很聪明,而且情商很高的孩子,通过这大半天和查莉的相处,他知道,查莉并不讨厌他。

    这代表着,他还有机会追到这漂亮大方的姑娘。

    “还在聊天吗?”

    梅从厨房中探出头,对客厅里的男人们喊到:

    “有时间的话,哪位绅士能过来帮我切一下蔬菜?”

    “我去吧。”

    梅林站起身,他对本说:

    “姐夫你也工作一天了,就好好休息吧。我这几天都在休假,很闲。”

    他走入厨房中,活动了一下十指,拿起餐刀,以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娴熟动作,在非常有节奏的舞动中,将一大篮子蔬菜飞快的切成了粗细几乎一模一样的长条。

    在他身边,穿着围裙的梅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娴熟的刀工,她忍不住问道:

    “你很会用刀嘛,梅林...你真的是一个桥梁隧道设计师吗?”

    “我是啊。”

    梅林脸色如常的回答到:

    “要不要再看一看我的工程师证件?至于用刀,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学着自己做饭了...说起来,姐姐,我一直听说本有个弟弟?为什么我们相认都快6年了,但我还是没见过他?”

    “哦,你说理查德啊。”

    梅一边从烤箱里取出烤好的披萨,一边回答说:

    “理查德确实不怎么和本联系,我和本结婚都快11年了,一共也只见过他不到20次,而且基本上都是在每年的圣诞节,但他们兄弟关系很好的。”

    梅说:

    “哦,对了,理查德的孩子刚刚在3个月前出生了,我和本还去参加了那孩子的洗礼。”

    听到梅提起这个问题,梅林终于问了深埋在自己内心中的疑问,他放下刀,回头看着自己的表姐,压低了声音。

    “说起来,梅,你和本已经结婚这么久了,你们打算...”

    “什么时候要孩子?”

    梅似乎猜到了自己的弟弟要问什么,她手里忙碌的动作停了停,然后面色如常的说:

    “实际上,我不打算要孩子。”

    “嗯?”

    梅林的眉头皱起,他说:

    “莱利家族可就剩下我们两个了...”

    “传递血脉是你的事情,梅林。”

    梅瞪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她说:

    “我和本曾经都是不婚主义者,因为我的母亲,也就是你的姑妈,有过一段失败的感情,我至今都没从小时候的阴影中走出来。本是个善良的人,他在大学里追了我整整四年,毕业后有痴心等待,我被他感动了,但不意味着我就一定要有个孩子来继承我的什么。”

    她甩了甩头发,洒脱的说:

    “我和本只要过好我们的一生就好了,还是说,你对我的决定有什么意见吗?”

    “呃,好吧。”

    面对突然强势的姐姐,梅林耸了耸肩,他说:

    “我当然尊重你的决定,姐姐,我只是有些遗憾,你明明那么喜欢小孩的。”

    “这不一样,梅林。”

    梅将酸奶洒在蔬菜沙拉上,她对自己的弟弟说:

    “我喜欢小孩,我喜欢照顾其他人,我喜欢帮助其他人,不代表着我自己就需要一个孩子。你看,你也27岁了,也不小了,但你却一直一个人生活,我其实挺担心你的。你什么时候找个好姑娘结婚,然后生几个孩子,我一定会替你照顾好他们的。”

    “见鬼。”

    梅林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

    “我是发了什么疯,主动提起了这个话题。忘记这个话题,梅,该吃饭了。”

    梅林将热气腾腾的披萨端到桌子上,查莉发出了一声欢呼,她冲到餐桌边,准备吃东西。而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

    本愣了一下,然后跑去开了门,片刻之后,梅林就听到了本和其他人说话的声音,接近者,一个提着手提包的男人,和一个抱着婴儿的女人,就跟在本身后,走入了客厅里。

    “理查德?”

    正端着蔬菜沙拉走出厨房的梅看了一眼身后的来客,她惊讶的说:

    “我刚才还和我弟弟说起你呢,这可真是太巧了。快,和玛丽去洗手,把小彼得放在卧室里,然后来吃饭吧。”

    看着梅和来人寒暄,坐在了椅子上的梅林,也好奇的打量着那两个走向卧室的夫妻。

    理查德.帕克,还有玛丽.帕克。

    这是两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家伙。

    梅林在6年前和自己的姐姐相认,在这一段时间里,他和表姐姐夫常常见面,基本上维持在一周一次的频率。

    从表姐梅那里,他知道本还有个弟弟,而且相比目前只是个普通工程师的本.帕克,那稍显神秘的弟弟理查德就显得光鲜的多。

    根据本的说法,理查德.帕克是一位生物学家,而他的妻子玛丽.帕克是他在实验室里的助手。

    夫妻两人为政府工作,听说从几年前开始就在主持一个大型项目,所以很少回家,也很少和本联系。最少在这6年里,梅林是没有见过这位家庭成员的。

    但今晚,他们却突然出现了。

    梅林本能的感觉到,这其中,可能有一些他不怎么熟悉,但确实存在的因素在起作用。

    他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或者说,看着天空的尽头。

    他在思索着什么。

    几分钟之后,理查德夫妇也坐在了餐桌上,他们夫妻都带着眼镜,看上去有一种研究者特有的书卷气,看上去稍稍有些沉默。梅林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打量着理查德。

    这是个和本有6分相似的男人,他带着谦虚的笑容,坐在椅子上,和本以及梅说着话。他的笑容很浅,笑的时候眼睛总是弯起来,给人的第一感觉很温和。

    但梅林注意到了,在他打量理查德的同时,理查德也在用隐秘的审视目光,打量着周围的人。

    那种眼神梅林很熟悉,基本上,在神盾局的每一个特工身上,都有这样的眼神。

    那是同类的眼神。

    这...就让梅林来了兴趣。

    “理查德,这是梅林,梅的弟弟,我对你说起过他。”

    本拿起一块披萨,笑呵呵的给自己的弟弟介绍了一下。理查德脸上带着笑容,对梅林点了点头。

    “你好,梅林,我是理查德,本的弟弟。”

    梅林也回以虚假但足以以假乱真的笑容:

    “你好,理查德。”

    他得体的回应了一句,然后朝着理查德举了举酒杯,后者也用苹果汁回应,两个初次见面的人,看上去交流的非常友善。

    但两人的眼中却闪耀着不那么友善的光芒。

    梅林推了推眼镜,他习惯性的将黑暗感知向外扩散了一下,结果这一下,却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在他们身后的客厅中,理查德将自己的手提包放在沙发上。那是个看山去普通的公文包,但在那手提包中,梅林除了感应到了一些纸质的文件之外,还感应到了一件冰冷的小玩意。

    如果他的感知没出错的话,那应该是...

    一把枪。

    而且从轮廓来看,还是梅林很熟悉的那种枪械,因为他自己也有一把一模一样的。

    那是特工们的配枪,最重要的是,在那配枪的弹夹中,有几颗子弹散发出了圣银特有的冰冷感触。

    这就有意思了。

    梅林稍稍挑了挑眉头,据他所知,目前配备圣银弹的部门,似乎只有神盾局一家。

    他看着正在和本聊天的理查德,他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理查德.帕克,是他的同行?而且还是同事?

    “理查德,我听本说,你为政府工作吗?”

    梅林端起酒杯,喝了口酒,看似随意的问到:

    “说来也巧,我也是个公职人员呢。”

    “哦?是吗?”

    理查德回头看着梅林,他脸上带着一抹伪装的笑容,他说:

    “你在哪里上班啊,梅林?”

    “纽约桥梁隧道管理局。”

    梅林轻声说出了这个伪装用的机构名,他盯着理查德的眼睛。后者的表情微微有些变化。

    他知道!

    他果然知道!

    这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可满不过梅林。

    理查德确实是神盾局特工!

    这一点已经毫无疑问了,现在就是不知道,他是哪个部门的,特工等级有多高?

    片刻之后,面对梅林的注视,理查德露出一个略显疑惑的表情,他说:

    “我从没听说过这个机构。”

    “那你呢?”

    梅林反问到:

    “你在哪里工作啊?”

    “这个,是机密。我不能透露。”

    理查德有些为难的说了一句,他抬起头,看着梅林,然后微微摇头:

    “我只能告诉你,我的工作性质和你稍有些区别,我是做研究工作的。”

    “哦,了解了。”

    梅林点了点头,他明白了理查德的含义。

    很显然,理查德并不愿意让自己的哥哥本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梅林,他是个科研特工,那应该是在后勤部。

    怪不得梅林没有见过他。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也算是同行了。我偶尔也会研究一些...略显古怪的东西。”

    梅林笑了笑,理查德也笑了笑,他点了点头,说:

    “确实如此。”

    “哦,对了,忘了介绍。”

    理查德伸手挽住了妻子的肩膀,他对梅林说:

    “这是我的妻子,玛丽。”

    理查德介绍到:

    “她和我一起在实验室工作。”

    玛丽.帕克的脸色有些糟糕,她似乎有些悲伤,她很勉强的对梅林露出了一丝笑容,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她压低声音,对理查德说了一句什么。

    理查德的表情,在这一刻也变得稍显悲伤了一些。

    玛丽说的那句话很轻微,正常人根本听不到,但却瞒不过将感知扩散到了整个房间中的梅林,他听得很清楚。

    玛丽对理查德说:

    “该走了,明天的飞机很早,回去还要收拾东西呢。”

    这句话,让梅林的眼睛,眯了起来。

    自己的这两位同事,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