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明日传奇(上)


    塔利亚,忍者大师的独女,刺客联盟目前的临时领袖。

    这个拥有完美外表的女人,毫无疑问是个天生尤物。但在那美丽的外表之下,隐藏的,是一个充满野心和渴求的灵魂。

    尽管梅林和塔利亚的接触并不多,但他也能察觉到,塔利亚对于权力和认同感的渴望非常执拗,甚至达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

    这一点在梅林当初和塔利亚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表现出来了。

    为了得到她父亲,也就是刺客大师的认可,当时还很年轻,而且算是个菜鸟刺客的塔利亚,就敢冒着被击杀的风险,偷偷的潜入英国魔法部偷东西。

    而在她和梅林之前进入被袭击的南达尔巴特的时候,面对被丧钟袭击的忍者大师,塔利亚也是在冷漠的权衡了利益得失之后,才请求梅林上前帮忙。

    也就是说,如果在当时,放任忍者大师被丧钟杀死,更符合塔利亚的利益的话,这个美女,很可能还会阻止梅林介入那场战斗里。

    在这种情况下,说她工于心计都是一种赞扬了。

    而在梅林心中,塔利亚那完美勾人的外表形象,已经和“冷血”这两个字挂上了钩。

    不过,这个女人对于自己的儿子却有一种真正堪称“无私”的感情。

    这一点同样得到了证实。

    在之前,在瑞士的时候,梅林还不知道戴米安的身份,他利用那孩子威胁塔利亚的,而这个女人对儿子展现出的那种关心和保护欲,同样是无法作假的。

    戴米安是她的软肋,这一点毫无疑问。

    因此,在梅林提出,让塔利亚将戴米安送到哥谭的建议的时候,塔利亚的表情,立刻就变得阴冷起来。就像是雪山中刮起的致命寒风一样。

    “你管得太宽了,梅林。”

    塔利亚毫不客气的说:

    “戴米安的未来如何,那是我们母子的事情,和你没什么关系!和布鲁斯更没有什么关系!他是我的儿子,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儿子!”

    “我并没有要抢走他的意思。”

    梅林没有因为塔利亚不客气的指责而反驳她,相反,梅林认真的解释到:

    “你被忍者大师委以重任,要在茵特拉肯重新组建刺客联盟的大本营,哪怕有其他的指挥者辅佐你,这个过程也会很漫长...我和忍者大师聊过,我知道刺客联盟现在衰落的事实,在你一力支撑起刺客联盟的复兴的时候,你真的有精力去照顾自己的孩子吗?”

    塔利亚下意识的就要反驳,但面对梅林的解释,她一时间也有些茫然。

    确实,刺客联盟这样的组织要进行迁徙,绝非那么容易的事情,也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而且她没有她父亲那种不容怀疑的威望,在父亲离世后,她能不能顺利的接管刺客联盟在世界各地的分支都是个未知数。

    一旦她处理不好,导致组织再次出现内部分裂,那么塔利亚心中那刺客联盟在她带领下的复兴之路,就只会变得更艰难。

    梅林看到了塔利亚眼中的纠结,他不动声色的又添了把火。

    “更何况,你应该还没忘记丧钟吧?”

    梅林说:

    “他只是被击退了,被他的狐朋狗友们救走了,他没死...以他对拉尔斯.艾尔.古尔的憎恨,如果他决定再次袭击,你能在如丧钟对南达尔巴特的这种全方位攻势下,保护你尚且年幼的儿子吗?”

    “我确实没有把握。”

    塔利亚说:

    “但你觉得,布鲁斯就可以保护戴米安吗?”

    “他当然可以。”

    梅林毫不怀疑的说:

    “我没有怀疑过布鲁斯保护他儿子的决心,最重要的是,别忘了,布鲁斯击败过你的父亲。虽然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但不可否认的是,布鲁斯要远比你想的强大。”

    “而且戴米安的年纪,正是性格成长的关键时期...那孩子已经被忍者大师那一套扭曲的思维荼毒的够惨了,是时候让他向自己那更符合英雄形象的父亲学习了。”

    “说话小心点!”

    塔利亚不满的警告道:

    “你在质疑我的父亲,在南达尔巴特,这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

    “但你也应该知道,我说的是对的。”

    梅林轻声说:

    “你对你父亲的某些行事风格也有不满,不是吗?塔利亚,我们很早就有过交集,最少在这方面,你是瞒不过我的。”

    “我...”

    塔利亚最终还是没有反驳,她沉默的,带着梅林来到了戴米安的房间前,她将钥匙递给梅林,在被武士们护送着离开的时候,塔利亚轻声说:

    “关于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嗯,相信我吧。”

    梅林说:

    “孩子天生就该待在父亲身边长大,如果真是为了戴米安好,你就该给他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他已经在你身边待了7年,也该让他和他的父亲相处一段时间了。也许,布鲁斯会带给你一个惊喜呢?”

    “布鲁斯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塔利亚不满的哼了一声:

    “从进入南达尔巴特到现在,你一直在为他说话!甚至因为他拒绝了我,梅林,你是不是喜欢上布鲁斯了?”

    “呵呵。”

    对于塔利亚带着恶意的猜测,梅林笑了笑,他说:

    “关于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和你抢男人的。说实话,如果我要抢的话,塔利亚,你根本不可能有机会的。”

    “闭嘴吧。”

    塔利亚恨恨的说了一句,然后飞快的离开了这处被重重守卫的地方。她很忙,她有太多的时间需要处理了。

    梅林走上前,在那些负责保卫少爷的武士们的默默注视下,他伸手打开了眼前那道门的锁,然后推开门,走入了壁炉燃烧,而显得很温暖的屋子里。

    戴米安小子,正孤独的坐在壁炉的火焰前。

    他没有了之前在瑞士的那种和年纪不相符的冷漠气质,现在的他,在最崇拜的亲人逝世的打击下,更像是一个孤独无助的,7岁的孩子。

    戴米安在擦拭着手里的一把黑色的袖剑,那应该是忍者大师在离世前交给他的遗物。

    梅林并没有立刻走上前,去打扰这孩子对于亲人的思念。

    他知道,现在戴米安需要不是来自其他人的安慰,这孩子需要的,是摆脱心灵中的迷茫。

    说起带孩子的事情,梅林并不陌生了。

    他从自己21岁的时候,就开始和小埃里克一起生活,之后还有查莉,小彼得,小艾娃,以及最近才加入他家庭的马特。

    他并不缺乏和孩子交流的经验,因此,梅林安静的靠在温暖的屋子的墙壁上,直到好几分钟之后,戴米安擦完了袖剑的时候,他才开口说道:

    “你应该知道,就算你把那把剑擦得再亮,你的外公也不会因此复活的吧?”

    “滚开。”

    戴米安语气萧索的说:

    “我没心情和你吵架。”

    “真巧啊。”

    梅林并不生气,相反,他笑呵呵的说:

    “我也没心情来看一个小屁孩故作深沉,如果不是你妈妈请求我来照顾我,我甚至不会多看你一眼...戴米安.韦恩,看着自己心目中英雄般的偶像,在和普通人一样的虚弱中悄然离世,离去的悄无声息,这想必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吧?”

    “砰”

    戴米安一脚踹翻了身边的椅子,他回过头,恶狠狠的看着抱着双臂的梅林,他说:

    “你是想打架吗?巫师!”

    “不,我不想。”

    梅林上下打量了一下戴米安,他认真的说:

    “我的意思是,我确实想活动一下筋骨,但我不想欺负一个快要哭出来的小矮子。瞧瞧你脸上的泪痕,昨晚休息的时候,是偷偷躲在被子里哭过了吧?小家伙。”

    “闭嘴!”

    梅林这带着恶意的话,几乎是顷刻间就点燃了现在心情很差劲的戴米安内心的怒火。

    这7岁的孩子尖叫着,以完全不符合他年纪的敏捷和凶狠的动作,握紧了拳头,朝着梅林的脸狠狠的捶了过来。

    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

    虽然有成年人一样的力量和速度,而且从小被自己的外公当成战争机器一样训练,但面对早已经是身经百战的秘密特工,戴米安的武力值,确实还稍微差一点。

    “砰”

    他砸下的拳头,被梅林伸出的手轻易的扣在手中。

    梅林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他手腕翻转之间,戴米安就被扔回了原地。

    梅林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他勾了勾手指,被戴米安放在一边的黑色袖剑,就在无形的力量推动下,落入了梅林手中。

    他把那忍者大师的遗物上下抛了抛,在戴米安想要杀人一样的目光中,梅林语气平静的说:

    “戴米安,你知道,袖剑对于刺客的意义吗?”

    戴米安怒视着梅林,他没有回答。

    梅林也看着眼前的孩子,他叹了口气,他将黑色的袖剑放入了自己那如无底洞一样的口袋里,他说:

    “忍者大师也真是的,这么危险的东西,就这么随便交给孩子当玩具...我先帮你收着,戴米安,等你配得上它的时候,我再把它还给你。”

    呵,这句话就恶毒了。

    梅林的意思分明就是:小子,你现在还配不上它!

    这让从小就被以天之骄子的身份培养起来,心高气傲的戴米安小少爷如何能忍?

    再加上梅林言语间对他外公的不尊重,这彻底引燃了戴米安内心中最后的一丝冷静。

    “啊!去死啊!”

    戴米安尖叫着,就像是发怒的狼崽子一样,他一把抽出手边作为装饰品,摆放在壁炉边的单手利刃,在愤怒的驱使下,他握着利刃,就毫不留手的,朝着梅林直刺了过来。

    而就在那利刃接触到梅林躯体的前一刻,戴米安看到梅林伸出手指,轻轻交错之间,伴随着一声响指声,一团耀眼的蓝色光芒,就将梅林和它的身影彻底吞没。

    “噗”

    下一刻,在移形咒的光芒消散的时刻,戴米安整个人就以自由落体的姿态,从3米高的空中砸下,整个人都摔在了寒冷而厚实的积雪之中。

    他手忙脚乱的拍打着身上的雪花,以战士应有的矫健动作从雪坑里爬了起来,然后警惕的握着剑,打量着四周。

    这里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鹅毛大雪从灰蒙蒙的天空中落下,在他脚下,是厚达好几英寸的冰冷积雪。

    戴米安呼出一口寒气,只穿着训练服的他感觉到了一股寒冷,他打了个哆嗦,回过头,就看到了这悬崖下方,那属于南达尔巴特的模糊轮廓。

    该死的梅林,把他传送到了寒冷的,足以在十几分钟内冻死人的雪山高峰上。

    “唰”

    梅林的身影,也在这一刻出现在了这寒冷的冰天雪地中。

    但和戴米安的狼狈相比,穿着一身灰色休闲西装,衣角还在寒风中轻轻飘荡的梅林,看上去就飘逸了很多。

    他右手插在裤兜里,左手垂在身边,就站在距离戴米安5米远的雪地上,悠闲的就像是个在纽约街头漫步的慵懒年轻人一样。

    在看到梅林出现的瞬间,戴米安就又发出了一声稍显稚嫩的咆哮,他整个人在雪地上奔跑,挥刀,在鹅毛的落雪中,将利刃砍向梅林。

    “铛”

    伴随着梅林的左臂抬起,一截从他袖口探出的银色利刃,在间不容发之间,精准的将戴米安砍下的利刃挡住。

    在武器交错的火星跳动之间,梅林的手腕向外一挥,在那力量的推动下,戴米安在空中转了两圈,然后又落回了雪地里。

    梅林将左手横在身前,圣银袖剑的锋芒在雪中闪耀着,他看着戴米安惊讶的脸,在这只有他们两人的冰天雪地中,他轻声说:

    “别看我会用魔法...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也勉强算是一位刺客大师呢。”

    “我知道忍者大师的逝世让你很痛苦,但传奇之人的逝世不该以哀悼纪念,你应该用更有力的行动来缅怀。戴米安,你外公在天之灵在看着你呢。”

    “他一直认为你是个天生的战士,而不是个懦弱的孩子。”

    “所以...”

    “给我表现的,像样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