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第二百八十七章 无心插柳


    质子府里,住的是云泽国仅剩一脉的皇妃,公主,还有太子。

    赵玄机攻陷云泽国后,改云泽国为奴州,云泽国皇室被灭,仅剩一脉被押入玄京。

    在玄京,他们也没遭到什么刁难,待遇堪比王侯。

    云泽皇妃自然是感恩戴德。

    “砰!”

    一声脆响,银瓶落地炸为碎片四射。

    寝室中,一个身穿白衣的俊朗少年满面怨恨愤怒,拳头紧握,狠狠扫落银瓶。

    听闻动静,很快有人来了。

    是一位端庄大方,温柔动人的俏美妇人,身披雪白宫裙,行走之间透着翩翩淡雅之气,又有三分雍容华贵。

    “狩儿,你为何生气?”

    俏美妇人走进屋中,见地上碎瓷片一滴,少年怒气冲冲,便柔声问道。

    少年一咬牙,却没有说话。

    见此,俏美妇人望向旁边的侍卫。

    “禀皇妃,太子,不,公子是见到大玄神勇王乘皇子车辇出行,这才生了闷气。”

    侍卫老实回答道。

    “唉。”

    宫裙妇人闻言幽叹一声,挥了挥玉手。

    侍卫躬身退去。

    很快,一个青色长裙的女子走进屋中,蹙眉训斥道:“哼!堂堂七尺男子汉,居然摔东西出气,简直是丢了我泠家的脸!”

    听到这话,白衣少年一咬牙,转头就要反驳。

    “狩儿!”

    俏美妇人连忙抓住他的肩膀,安抚一声,又给了青裙女子一个制止的眼神。

    随后,三人进了里屋的精铁密室。

    轰隆一声,密室大门关上。

    “娘!儿臣实在忍不下去了!”

    白衣少年发出一声怒吼,右拳狠狠锤向铁墙,打出一个拳印。

    “成何体统!你还记得你是云泽国太子?跪下!”

    俏美妇人脸色一变,冷面带煞,当场呵斥道。

    温柔如水的双眸也变得锐利冰寒。

    白衣少年咬咬牙,最终还是双膝一弯,跪在美妇人面前。

    “哼!说,你为何发怒?”

    美妇人冷面叱问。

    “娘!孩儿,孩儿见那大玄神勇王乘皇子车辇出行,不禁回想起往日,孩儿在云泽国都……但现在,孩儿却在这玄京寄人篱下,受尽指指点点,白眼嘲讽!孩儿血气方刚,如何能不怒啊!”

    白衣少年发出含恨怒吼,脸上满是不甘之色。

    此话一出,美妇人,青裙女子都不禁神色一黯。

    “狩儿,记住!你要忍辱负重!”

    美妇人眼眶微红,咬牙切齿道:“灭国之仇,永生难忘!你现在是我云泽国最后的血脉!你得忍下去!”

    “娘?真的能忍吗?”

    白衣少年猛地抬头,眸中满是绝望:“赵玄机武力无敌,所向披靡,连太上皇等七个半步武圣都被他一拳打死,孩儿自知资质愚钝,恐怕连法相外景境都修炼不到!复国从何谈起,报仇又要等到何年何月?”

    这一番话,让美妇人,青裙女子脸上都浮现出一丝悲伤。

    “那你想怎么办?自杀么?”

    美妇人抿了抿嘴唇,冷声问道。

    “哼!同归于尽!玉石俱焚!”少年眸中射出仇恨冰冷的锐光。

    “跟赵玄机?”

    旁边的青裙女子皱眉问道。

    “不!是跟那赵玄机的私生子,神勇王,陆乾!”

    白衣少年杀意已决,斩钉截铁道:“赵玄机灭我云泽国,我就要让他儿子死在他的眼皮底下!陆乾那厮乃是天纵奇才,十九岁就有六十窍的修为,还将九蝉不灭金身劲这门极难修炼的天阶神功修炼到第二层,可见其资质之惊人!不出意外,他就是下一任皇帝,大玄二世!”

    “你拿什么跟他拼?你只不过是三十五窍的修为,连他的金身都破不了!别白日做梦了!”

    美妇人冷声斥道。

    一旁的青裙女子叹道:“弟弟,我知道你心中郁结怒火仇恨,但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根本不值得去赌。”

    “姐姐,我知道你体内有龙珠!用龙珠,可以杀死陆乾的!”

    白衣少年目露凶光,杀气腾腾道。

    此话一出,青裙女子眉头蹙了起来。

    她体内的确是有龙珠。

    但那是云泽国的镇国之宝,传国之秘,拥有无上威能,一旦动用,确实可以灭杀一个罡气境武者。

    可,值得么?

    用他们一家人的性命,去换赵玄机一个儿子的性命?

    “姐姐,莫非你怕死?”

    白衣少年冷声问道。

    “狩儿,龙珠是葵儿修炼到法相外景的希望,怎能轻易泄露动用?况且,陆乾若真是赵玄机私生子,赵玄机一怒,伏尸百万,恐怕云泽国皇室血脉彻底断绝!”

    美妇人神色十分肃然凝重。

    “不!”

    白衣少年猛地摇头:“我知道,父皇擒住神龙之时,早已经将一支血脉送出国都!我云泽国皇室血脉永不灭绝!与其在这忍辱偷生,像狗一样看人脸色苟活,还不如血溅五步!杀了那个陆乾!”

    “……”

    美妇人,青裙女子相视一眼,心中幽叹。

    她们何尝不想仰人鼻息,但势必人弱,不得不低头啊!

    沉吟片刻,美妇人咬牙道:“狩儿,你还是灭了这念头吧!好死不如赖活!娘总不相信赵玄机能够无敌一辈子!如今鬼罗国,大运王朝都出现了武圣,将来说不定……”

    “娘!”

    还没等她说完,白衣少年怒吼一声打断,双眼红得如同受伤的野兽:“你知道那个八皇子赵崖为什么突然交好我么?”

    八皇子赵崖?

    美妇人楞了一下,惊疑道:“他不是想跟你切磋武学?”

    “根本不是!”

    白衣少年咬着后槽牙,发出沉重的怒喘:“赵崖那贼子,他说,他说……”

    后半句似乎极难启齿。

    终于,白衣少年猛地一锤地面,咬牙切齿道:“他说娘亲姐姐你们两个人看起来……很润!”

    唰。

    美妇人,青裙女子两人脸色煞白,眸中浮现恼怒之色。

    白衣少年又咬牙道:“此贼竟然要我将你们献给他,然后护佑我在玄京生活!若不然……让我混得比乞丐还凄惨!!”

    瞬间,美妇人母女皆是脸色异常的难看。

    “真是岂有此理!”

    青裙女子眸光冰冷无比:“士可杀不可辱!弟弟,我有一计,可杀那八皇子赵崖,还有那个神勇王陆乾!”

    “哼!我云泽国皇室,岂能如此受辱?狩儿,葵儿,娘亲与你们共进退!”

    美妇人银牙紧咬,杀心已定。

    说罢,她将白衣少年扶起来,转头问道:“葵儿,你究竟有什么计谋,能杀得了赵崖,陆乾二人?”

    “哼!赵崖觊觎美色,他定然上当,但那陆乾还须花费一些手脚!弟弟,你去打探一下陆乾的每日行程!”

    青裙女子冷道。

    “好!”

    白衣少年直接起身离去。

    很快,质子府传出一道消息。

    云泽国公主,将在三日之后的朱雀长街抛绣球招亲,择出佳婿。

    这消息掀起不小的波澜。

    虽说云泽国已灭,但毕竟是个公主,若是真能娶到,嫁妆也不少,足够平民之家一跃成为巨富。

    再说了,那云泽国公主是个绝世美人!那肌肤光滑白皙,吹弹可破,仿佛能掐出水来!

    一时之间,京城云动。

    另一边,一列铁牛飞车奔驰如电,正在赶往京城。

    “幽雪,你也不必着急。这铁牛飞车大概有三日路程,就能到京城了。”

    一个车厢单间内,方天老对频繁望出窗外的方幽雪呵呵笑道。

    方幽雪抿了抿嘴唇,玉白秀脸浮现出一丝绯红。

    方天老打趣道:“你莫非担忧陆乾在京中招花惹草?”

    方幽雪脸蛋白里透红,宛如四月桃花:“我是怕那些狂蜂浪蝶涌到他身边。另外,我让明月帮忙看着他。”

    不知为何,她心中有一丝不安。

    是错觉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