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第三百零三章 血饮魔功


    一想到陆乾有父皇撑腰,只能暂避锋芒了!

    打定主意,赵鳞虎目一眯,射出两道寒光:“我明天就将一些底子不干净的人扔进大牢!彻底撇清干系!”

    “殿下请放心,我会安抚好这些人,不会给殿下造成麻烦的。”

    言踏月立刻说道。

    “劳烦太傅了。”

    “殿下客气了。”言踏月呵呵一笑:“殿下贵不可言,皇位将来一定是殿下的,这点小风波,根本无需担心。至于那陆乾,被陛下利用完,绝对没有好下场!杀人的刽子手,朝堂之上,谁又会喜欢?”

    “没错!”

    赵鳞心中大定,冷笑道:“那陆乾一道推恩令,得罪我赵家所有皇族,他绝不可能登上皇位的!也绝不可能善终!这时候,就让这小子嚣张一会吧!哼哼,小人得志,能猖狂多久?他一日不成飞天,随便一个飞天境高手都能灭杀他!说不定,明天‘意外’就降落在那陆乾头上!”

    “正是这个道理。殿下英明。”

    言踏月点点头,提议道:“另外,殿下不妨闭关修炼一段时间。现在陛下清除旧臣,殿下牵涉太深,恐怕会引得陛下不喜。”

    “太傅言之有理!本王明日便闭府修炼!”

    赵鳞肃然道。

    一旁的陇陵游叹息一声:“既然陛下动了清除旧臣的心思,老夫也该退位了。明日,老夫就向那苏秋雨交出手中虎符。”

    此言一出,赵鳞脸色微变。

    言踏月神色也凝重起来。

    一番密谈之后,二人还是没能劝住陇陵游。

    于是,言踏月心事沉沉离去。

    马车上,他惯例竖起耳朵,收纳方圆百里的声音:

    “没想到马国公居然这么大胆,敢勾结云泽国公主,刺杀神勇王。”

    “听说鬼罗国使团送来了几个绝世美人,还有宝石无数,是准备神勇王,为韩仲之事赔礼道歉的。”

    “大运王朝那边直接来了个公主,似乎想要跟神勇王和亲!”

    “百万两黄金啊!不知道是哪个神通广大之人,居然能够得到如此巨额悬赏!”

    ……

    言踏月眉头微蹙,静心倾听起来。

    最终,脸色阴沉如水,眸中浮现出一丝冰冷寒骨的微光。

    回到府上,他挥了挥手,直入言府西北角的一处宅院,银月高挂,直直照在他的身上,仿佛披上一层雪霜。

    吱呀。

    言踏月推开门,一阵尘霉气味扑面而来。

    他冷着面庞,瞳孔之中浮现出一点红光,一眨眼,瞳孔变得鲜红如血,宛如鬼魅一般渗人。

    睁着血瞳,言踏月寸寸扫看地面,墙角,窗户,并没有一丝发现。

    但他仍不死心,看了许久,最终一步踏入黑暗角落,嘴皮微微翻动,似乎有无形波动传出。

    片刻之后,轰隆一声,石壁移开,显露出一条幽黑通道。

    浓烈无比的血腥味立刻汹涌如来。

    恍惚之间,言踏月仿佛看到幽黑通道之中,血水汹涌如浪,从通道深处轰然冲出,要将整个人间淹没。

    一眨眼,幻觉消失。

    言踏月深呼一口气,踏入通道之中。

    随即,石壁合拢,那一股血腥味强烈得让人作呕,隐隐约约,似乎还有水流之声传出,仿佛整个人就站在了血海岸边。

    进入密道地底深处,是一座空旷石屋。

    石屋的半空,悬浮着一把黑色长剑。

    这长剑四尺余长,纯黑如墨的剑身,没有雕刻一点的花纹,看起来很是朴实无华。

    在黑剑之下,盘坐着一个躯干奇伟的中年男子,一身染血战袍,散发着一种所向披靡,无可匹敌的气势。

    他一手五指连环指地,一手拈莲花法印,定在胸膛正中,一看就是佛家法印,有点玄奥味道。

    一手垂下,接触地面,一手中指,十指结成环,

    “老臣拜见冠军侯!”

    言踏月上前一步,深深躬身一拜。

    眼前这人,赫然是四百多年前,传言已经死去的大幽冠军侯!

    “出什么事了?”

    冠军侯睁开眼,一道凛冽威煞之气透射而出,慑人神魂。

    当年,就是他带着五千大幽神林军,连破三十六州,持剑纵马千万里,血战无敌,一直杀到鬼罗国王庭之下,吓得鬼罗国皇族割让城池,上贡无数金银宝物,还有绝世美人。

    他本应早已死去,却没想到还存活在言踏月的地下密室中。

    这时,言踏月肃然拜道:“侯爷,那个同样修炼九蝉不灭金身劲的陆乾,他的百万悬赏已经收回去了。老臣唯恐他已经找到饮血剑的线索,特来请侯爷离京避一避。”

    “不必惊慌。”

    冠军侯镇定自若,有一种被千万兵马围困而不惧的从容:“那个陆乾若是找到线索,赵玄机定然会直接杀上门来!赵玄机没出现,说明陆乾没找到线索!”

    “但稳妥为上,还请侯爷避一避!侯爷你是大幽复国的唯一希望啊,只差一步,就能突破武圣,纵使有万分之一的危险,也不值得去试!”

    言踏月郑重劝道。

    这一番话忠心耿耿,谁也没有料到,言踏月竟是对大幽如此的忠诚。

    “赵玄机是真的闭关了!”

    冠军侯目中精光慑人:“在那颗龙珠引动九天雷霆时,皇宫之中没有一丝动静。若不是最后关头雷光被那个陆乾吸收,那个陆乾定然身死在龙珠引出的煌煌雷暴之下!”

    听到这话,言踏月浑身微微一震:“那侯爷打算……”

    “找机会将那个陆乾带过来,我要逼问出他修炼九蝉不灭金身劲的诀窍!再天才的妖孽,也不可能在十九岁修成第二层的九蝉不灭金身劲!等逼出他的秘密,我要用饮血剑吸尽他的肉身血气,凝作一滴血珠,为我踏出最后一步!直觉告诉我,那个陆乾,是我踏出最后一步的关键!”

    冠军侯杀气腾腾说着,大手虚抓一下。

    咻。

    半空中的黑剑飞射下来,落到他的手中,微微颤动着,开始绽放出妖艳邪异的血光。

    被血光一照,言踏月双瞳立刻变得猩红,浑身散发出暴虐,狂躁的杀意。

    立刻,他闷哼一声,浑身金光一闪,将眸中杀意压制下去。

    见到这一幕,冠军侯浓眉微皱:“踏月,你借助饮血魔功突破法相外景那么多年,还是没能突破到血饮魔功第六层?”

    “是老臣资质愚钝了。”

    言踏月退后一步,盯着那把血光流转的黑剑,面上略带一丝惊恐。

    谁能想到,七十二神兵之一的饮血剑,居然刻着一门无上天阶绝学,血饮魔功。

    这门魔功讲究的是以战养战,血越少,招式爆发的威力越高。

    一旦击中敌人,就能立刻吸取敌人身上的精血元气,为己所用,回复己身伤势,罡气,很是诡异霸道。

    当年,冠军侯正是凭着血饮魔攻,日月不停,杀穿三十六州,一直杀到鬼罗国王庭之下。

    但魔功厉害是厉害,也有缺点,在修炼前几层的时候,很容易被饮血剑的嗜血之意影响,陷入癫狂杀戮状态,变成只知杀戮的怪物。

    这时,冠军侯眉头微皱道:“也不怪你。武圣气机无比灵敏,你若是修炼到血饮魔功第六层,一身血液转化成魔血,很容易被赵玄机发现。”

    “侯爷,是不是有点太冒险了?那个陆乾怎么说也是堂堂神勇王,他一死,恐怕……”

    言踏月还是有些迟疑。

    “放心吧。”

    冠军侯抚着饮血剑,运筹帷幄在心:“赵玄机在闭关,没有两三个月出不了关!在这两三个月内,我必成武圣!到时,联手鬼罗国,大运王朝,大幽复国在望!你也会成为大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并肩王!也不是现在唯唯诺诺,给一个皇子呼来喝去的内阁大学士!”

    “是!”

    言踏月精神一震,目中放出贪婪血光,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大幽之时,他想怎么捞好处就怎么捞好处,但在大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装孙子,还要帮赵鳞那个头大无脑的草包出谋划策。

    他已经受够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将冠军侯从坟墓里刨出来,藏到自家地底密室的缘故。

    冠军侯是第一个将九蝉不灭金身劲修炼到第九层的人,死而复活,他真的做到了!

    苏醒的那一日,他就是半步武圣。

    等他踏出哪一步,就是真真正正的无上武圣,不死不灭!足以抗衡,甚至灭杀赵玄机,复辟大幽!

    想到这,言踏月一拱手:“侯爷,请静候佳音!”

    说罢,转身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