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第1044章 解酒圣药


    “你这药,到底叫做‘解酒圣药’,还是叫做‘千杯少’?”

    很快,听说药厂新产品已经出来的成子钧也来了,他拿着那盒红彤彤的东西,有点狐疑不定。

    “不是‘解酒圣药’,也不是‘千杯少’,就叫‘解酒圣药:千杯少’。”

    李少爷回答。

    成子钧看见陈牧没说话,就问:“你怎么看?”

    陈牧面无表情:“我没什么看法。”

    成子钧说:“你必须有看法。”

    陈牧转眼看了看成子钧:“什么个意思?”

    成子钧理直气壮的说:“这事儿你是牵头的,你必须发表一下看法。”

    陈牧指了指李少爷:“他才是牵头的,我其实就是个投资者。”

    “你只是投资者吗?”

    成子钧翻了个大白眼,振振有词的说道:“厂子里的产品是按照你说的来做的,连带原料都是从你那里购买的,现在东西做出来了,你说你就是个投资者?”

    “……”

    陈牧感觉自己被讹上了,虽然他没有什么证据。

    不过这种时候的确不能一味的推卸责任,孩子没教好,当父母的肯定有责任,陈牧觉得自己必须承担起来。

    他又看了一眼那大红盒子,对李少爷试探的问道:“这包装,能不能改一改?”

    “不能改了,广告都打出去了。”

    李少爷直接回答。

    微微一顿,他脸上又露出很诧然的表情来,问道:“这已经很好了呀,你还想怎么改?”

    好你妹哦……

    陈牧实在有点无可奈何,广告都打出去了,你还拿来给我看个毛啊?

    略一思索,他怀着试一下的心态问道:“你这个……给晨平哥看过了吗?”

    “我哥你那里我说了,他说这种事情我拿主意就行,他就不管了,所以我才第一时间拿给你们看的。”

    李少爷说道。

    就知道是这样的……

    陈牧真心无语了,这事儿但凡让李晨平看一眼,李晨平肯定不能任着弟弟乱来的,现在这样……已经有点为时已晚了。

    陈牧和成子钧顿时相对无语了,都觉得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包装设计成这样,肯定影响销路啊。

    不管是什么样的饭局,喝解酒药这种事情一定是要偷偷喝的,谁愿意让人知道啊。

    现在李少爷把包装弄成这个鬼样子,想低调都不能,随便亮一下就有可能被人看出来,哪还能藏得住?

    李少爷肯定是没应酬过,不知道酒桌上那些人的疯狂,所以没考虑这一点。

    不过……

    李少爷想不到这事儿,药厂其他人没理由想不到啊,陈牧忍不住问道:“药厂市场部的人,也同意你这个弄法?”

    李少爷有点不好意思,讪笑道:“他们当然是不同意的,只是我没理会他们提出来的方案,定了这个……他么也没有办法。”

    陈牧实在不想说话了。

    关键是这事儿已经没啥好说的。

    李少爷排除万难弄出来的,肯定花了很多心思。

    而且现在广告都已经出去,还能改什么?

    只能就这么办了……

    唯一能期盼的就是希望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解酒药的效果够好,能把客人拉住。

    成子钧看见陈牧不说话,他担心李少爷下不来台,就和了一句稀泥:“这包装看起来是特别了一点,不过特别有特别的好,以后上市了能更容易被人认住,说不定还有奇效呢……嗯,我看就这么着吧!”

    这一句随口说的话儿,在解酒药上市以后,居然一语成谶。

    ……

    借着鑫城集团的渠道,“解酒圣药:千杯少”在全国各大小药行统一上市。

    红彤彤的包装盒,就像精美礼包似的,看着就很喜庆。

    这样的东西,原本应该和“脑钻石”之类的东西放在一起的,成为逢年过节送礼的礼品。

    可它偏偏只是解酒药,根本没人会拿着解酒药当礼品送人。

    所以,从上市第一天起,“千杯少”的销量就不好,摆在那几款解酒药里虽然有点鹤立鸡群的效果,可却着实没有人会买。

    深市购物公园附近,因为已经过了下班的点,路上的行人、车辆都渐渐稀落下来。

    高耸的大厦底下,有一家中诚药店仍在营业中。

    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两名营业员在闲聊着,打发时间。

    “顾姐,你能不能再教教我,应该怎么去和客人推销我们的药?”

    其中一名营业员,看起来比较年轻,脸上仍有点稚气未脱。

    另外那名被称作“顾姐”的营业员笑了笑,说道:“小徐,你也不用着急,有些事情需要时间一点一点适应的,你慢慢上手就是了。”

    那名小徐摇了摇头,很坚持的说道:“顾姐,我今天大半天下来,一瓶药都没卖出去呢,你就再教教我嘛。”

    在药店里做销售,讲究业绩。

    她们的基本工资没多少,赚钱全靠业绩撑,这是小徐来到深市以后的第一份工作,她想尽快让自己熟悉环境,适应进来。

    顾姐是店长,手底下销售的业绩,有她一份,所以她也不用藏着掖着。

    听了小徐的话儿,她说道:“其实想要把药推销出去,首先就要学会观察客人,这里面有一些小技巧。

    例如,当客人进门以后,你和他的目光接触,先不要急着推销什么,只要向他点头问好就行,让他继续在店里浏览,这样才能让客人放松下来。

    如果客人进门以后左顾右盼,他很可能是想找某些药,但却不知道在哪个柜台,这样你就可以过去主动招呼。

    当客人一来就向你打听询问,却又不买东西的时候,你要学会怎么客气的应付,尽量不要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

    有些客人因为担心病情,所以什么药都想买的时候,你最好能够友善的给他进行提醒,告诉他每一种药都是有有效期的,不要购买过多而浪费,这样会让客人更信任你……”

    顾姐一边说,小徐一边记,她甚至还拿出了小本本,在上面写几个字,记录一下。

    就在这时候——

    门外突然急匆匆的走进来一个人,那人全身西装笔挺,胸前还挂着一张名牌,一看就是在附近那些大厦上班的白领。

    他一进门,就在殿内的各个架子上穿行,目光扫来扫去。

    小徐一看这人的样子,顿时活学活用起了顾姐教的东西,这人显然是有想买的药物,只是不知道放在哪里。

    所以,她立即就走了过去,和气的问道:“您好,请问您是想找什么药吗?”

    那人点点头,说道:“解酒药放在哪里?”

    小徐一听,立即就引着那人走向其中一个柜子:“我们的解酒药都在这里,您可以看一看。”

    虽然才刚到岗,可是小徐很努力,已经把店里各种药品品类的位置记了个大概,一些品牌上的差别,或许就需要一点时间了。

    那人走过去,冲着柜子里的解酒药看了起来,不过他一时间也没有决定,似乎在暗暗比较。

    小徐按照顾姐刚才所说的,偷偷看了客人一眼,又问:“您想看哪一款药?要不要取出来看看?”

    那人略一思索,摇了摇头,快言快语道:“这样,你每款都取一盒给我。”

    “啊?”

    客人的这个要求有点出乎小徐的意料之外,刚才顾姐没教,让她有点手足无措。

    那人抬头看了小徐一眼,说道:“你给我拿药啊,发什么愣呢?我赶时间的。”

    “啊……好的,您稍等!”

    小徐连忙求助的看了顾姐一眼,等看到顾姐在另一边轻轻的朝她点了点头,她才连忙走到柜子前,把里面的各款解酒药都拿了出来。

    拿东西的时候,小徐的心里总算冷静了一点,她回想了一下顾姐之前教过的东西,便假装随口对客人说:“先生,这些药都是有有效期的,宁买那么多,能用得完吗?需不需要我给宁介绍一下,宁挑选其中的几样就好了。”

    那人摇了摇头:“不用,你按照我说的,每种都给我拿一盒就行了。”

    既然客人这么要求,小徐索性什么也不说了,只管每种解酒药都拿出来一盒,放在桌子上。

    看见小徐拿了一盒红彤彤特别喜庆的东西,那人眉头轻轻一皱,问道:“这也是解酒药吗?”

    小徐点点头:“是的,这也解酒药,刚上市没多久,广告打得很厉害,据说不但解酒,还能保肝。”

    那人把红彤彤的那盒解酒药接过去,挺不信任的打量起来:“解酒圣药……千杯少……解酒……保肝……”

    这种包装的解酒药还真是少见……

    产品说明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想靠包装出奇制胜……

    这样的东西,那人原本是不想要的,可想了想还在公司等着自己的上司,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直接对小徐说:“你帮我算一下,这些多少钱?”

    小徐很快打单,报了个价。

    那人也没有嫌贵,直接微信就把钱付了,然后让小徐帮他把东西都装好,提着就直接出了门。

    小徐看着客人的背影,还有点懵懵的。

    今天上班那么久都没卖出去东西,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卖了那么多,让她有点感觉不真实。

    那人离开药店后,直接往附近一栋大厦走。

    待会儿有个酒局,需要应酬甲方公司的人,上司正在公司里等着他。

    他提着东西进了一间很大的办公室,上司一看见他就忍不住问:“张刚,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李莎姐,我这……久吗?”

    张刚有点无奈地说道:“我一下去就按你说的把药店里所有的解酒药都买回来了,一点都没耽搁呢。”

    他的老板是个大美女,三十岁的年纪,整个呈现出一份成熟的风情。

    张刚从一毕业出来,就被老板李莎招进公司,成为李莎的助理。

    这位美女老板不但是他的上司,还是他在职场上的领路人,教会了他很多的东西,两个人的关系就像师徒,平时私底下说话也比较随便。

    “好,快迟到了,我们走吧!”

    李莎立即拎上包,拉着张刚就往外走。

    一边走,她一边嘱咐:“待会儿这些解酒药就放在口袋里,我们进去前先喝一瓶,进去以后见机行事……呃,反正就是找机会多出来几趟,喝解酒药。”

    “好,我知道了!”

    张刚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微微一顿,他又问道:“李莎姐,我们用得着买那么多解酒药吗?我记得以前看新闻,好像这玩意不顶用的,什么解酒的功效都骗人的。”

    李莎说道:“管他呢,喝就是了,以前遇上这样的饭局,我基本上每一款都喝,哪怕有一点效果就算值了。”

    张刚想了想,说道:“李莎姐,待会儿你要是喝不了,就给我打眼色,我尽量替你喝。”

    “只怕是难了,瞿总出了名的难缠,你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

    李莎苦笑。

    “我看他就是不安好心……”

    张刚看了女上司一眼,没继续说后面的话儿。

    李莎知道张刚想说什么,只抿了抿嘴,什么也没说。

    两人上了车,很快来到一家会所前。

    车上,两人把解酒药拿过来,准备进门前先喝一点打底。

    “先喝哪个呢……”

    李莎一边查看着袋子里的解酒药,一边说:“待会儿往口袋里塞几瓶,如果不方便出来,就去洗手间喝。”

    突然,她拿起那个红彤彤特别喜庆的盒子,皱眉道:“这是什么?”

    张刚说道:“这也是解酒药,据说是新上市的产品,广告打得很凶。”

    李莎随手往车后座一扔,说道:“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先放放。”

    说完,她挑选了另外一款解酒药,和张刚一人一瓶,先干为敬。

    然后,两人又往口袋里塞了几瓶,这才下车,朝着会所大门走进去……

    ……

    十二点以后。

    张刚搀扶着李莎出来了。

    张刚自己就已经一身酒气,醉醺醺的。

    可是李莎比他更惨,整个人几乎连站都站不了了,醉眼朦胧。

    她被徒弟搀扶着出来,嘴里喷着酒气道:“今晚幸好有你……不然……就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