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氏虎子 第540章:薛敖


    『ps:饭后吃了人工牛黄甲硝唑胶囊打了会盹,睡过头了,第二更要很晚了,大家可以明天看。

    ————以下正文————

    赵虞原本以为,参与守卫梁城作战的晋方军队,或许只有他颍川郡军,还有河南郡军、梁郡郡军,外加一部分从陈留郡溃败下来的军队,没想到今日清晨,童彦却亲自来到了他与李蒙共同建立的营寨,且告诉他们,朝廷派来了一位大人物。

    『大人物?莫非是那位陈太师亲自出面了?

    当时赵虞心中砰砰直跳。

    尽管他从未见过那位陈太师,但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单单是那位陈太师‘数十载未逢一败’的骇人战绩,就足以震慑赵虞这种想要浑水摸鱼的家伙。

    不过后来才知道,童彦所说的这位大人物,并不是指太师陈仲,而是指他的义子,与章靖、韩晫二人一同被人称作‘陈门五虎’的车骑将军,薛敖。

    好吧,老虎没来,来的是一个虎儿子。

    调侃归调侃,即便如此,赵虞亦不敢掉以轻心,就像他不会因为韩晫、章靖二人败给了公羊先生就小瞧了这两员虎将,因为他切切实实领教过章靖的武艺与谋略,当年险些就栽在其手中。

    倘若此番来的薛敖,是个类似于章靖的人物,那赵虞就必须更加谨慎,免得暴露。

    不过,陈门五虎到底是指哪五个人呢?

    曾经赵虞倒没怎么关注这件事,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打听打听。

    找谁打听?

    那自然就是找这段时间与他关系逐渐加厚的河南都尉李蒙咯。

    在与童彦、李蒙等人前往大河附近迎接那薛敖时,赵虞向李蒙提出了这个疑问。

    不得不说,当他提出这个疑问后,李蒙可谓是满脸惊愕,那神色仿佛是在说:你这堂堂颍川都尉,竟连朝中名声响亮的陈门五虎也不知?

    对此赵虞只能讪讪表示孤陋寡闻。

    好在李蒙也知道赵虞乃山贼出身的经历,在一阵惊愕之后,便若无其事般地向赵虞解惑:“陈门五虎,即指陈太师膝下五名义子,这五人分别是虎贲中郎将邹瓒、车骑将军薛敖、驻济南将军章靖、驻江夏将军韩晫,以及后将军王谡。”

    “陈太师没有自己的子女么?”赵虞好奇问道。

    听到这话,李蒙朝着四周看了看,旋即才低声提醒赵虞道:“陈太师待五人视如己出,周都尉日后千万莫要说这类话……”

    “哦哦。”赵虞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话有些不妥,连忙点头答应。

    见此,李蒙才对赵虞方才的疑问做出回答:“相传,陈太师只有一房正室,但陈老夫人一生并没能为太师诞下子女,并且于陈太师不惑之龄过世。相传当时陛下与朝臣皆劝说太师续弦,但太师却婉言回绝了此事,随后若干年,陆续收养了邹瓒、薛敖、章靖、韩晫、王谡五人作为义子……”

    “年过四旬才收养的五虎?”赵虞惊愕问道:“敢问陈太师高龄?”

    听闻此言,李蒙脸上亦露出了微妙的神色,压低声音说道:“应该是七十八、七十九岁左右吧。”

    『好家伙……这都奔八十了啊。

    赵虞目瞪口呆,愕然问道:“可我所知,前几年那位陈太师还率军出征塞外……”

    “哈哈。”

    李蒙笑着说道:“太师的身体可结实地很呢!不过,考虑到终归是上了年纪,故而,邹瓒、王谡两位将军,始终伴随于太师左右,而这些年,太师亦逐渐将军权移交给了邹赞……”

    『邹赞、王谡……

    赵虞暗自将陈门五虎剩下两人记在心中。

    大约赶了半日路程后,一行人便来到了大河旁。

    此时赵虞便看到,在那波涛汹涌的大河上,已有人架起了一座桥梁,有一支军队正徐徐度过这座桥梁。

    『骑兵!

    赵虞眼中瞳孔微微一紧缩。

    迄今为止,他是首次看到成建制的骑兵,而且数量是如此的众多,怕不是有近万骑?

    “那是……骑兵?”

    赵虞故意探李蒙的口风。

    “是太原骑兵。”

    河南都尉李蒙一脸羡慕之色,抬手指了指远处那支骑兵的旗帜。

    果不其然,赵虞在那些军中旗帜上看到了‘太原’、‘车骑将军薛’等的字样。

    『轻骑?还是重骑?

    在仔细观察那些骑兵的同时,赵虞心底泛起一个疑问。

    轻骑、重骑,那是两种用法截然不同的骑兵。

    轻骑兵注重对敌军的牵制、骚扰、截击,待敌军精疲力尽、难以兼顾时再采取攻势;而重骑兵,通俗的说法即重甲骑兵,它的用途并没有轻骑兵那么宽泛,但有一点是轻骑兵所不能比拟的,那就是无法阻挡的冲锋——当重骑兵凭借坚不可摧的甲胄向敌军发起冲锋时,没有任何一种兵种可以抵挡,最好的结果也不过两败俱伤。

    判断一支骑兵到底是轻骑兵还是重骑兵,可以通过骑兵与战马的甲胄来判断,而此刻所见到的骑兵,那些战马并未佩戴马甲。

    换而言之,这些是轻骑兵?

    不不不,鉴于重骑兵只有在作战前夕才会给骑士与战马佩戴上重甲,未必就能断定这些骑兵是轻骑兵,可能他们的重甲正由其他余裕的战马驮着呢。

    当然,不管是轻骑兵还是重骑兵,这支骑兵的到来,对汇聚于梁郡的江夏、豫章、江东三股义师,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三支义师,都没有成建制的骑兵,这就意味着义师在平原作战可能要吃亏。

    更有甚者,倘若那几路义师的渠帅、将军们不知骑兵的厉害,搞不好会被这些骑兵拖死。

    『麻烦了啊……

    赵虞暗暗替那几支义师捏了把冷[无错小说网 wcks.xyz]汗。

    而就在这时,梁郡都尉童彦在不远处招呼他与李蒙二人:“周都尉、李都尉。”

    听闻此言,李蒙便转头对赵虞说道:“薛将军应该快到了,周都尉,咱们先过去吧。”

    “好。”

    赵虞点点头,驾驭着坐骑,与李蒙一同来到童彦身边,三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起来。

    不多时,远处的骑兵队伍中,有一小股离开了队伍,大概十来人的样子,朝着童彦、赵虞、李蒙等人所在的位置缓缓而来。

    为首一人,身穿鲜亮的甲胄,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

    “来了。”

    童彦向赵虞、李蒙二人提醒了一声,继而翻身下马,主动迎上前。

    见此,赵虞也只有翻身下马,与李蒙一同迎了上去。

    而此时,童彦已快步走到为首那位将军模样的人面前,拱手抱拳道:“梁郡都尉童彦,拜见车骑将军。”

    『那就是车骑将军薛敖……

    此刻已快步走至童彦身后的赵虞,一边抱拳行礼,一边暗自观察面前那位仍跨坐在战马上的将军。

    按理来说,童彦、赵虞、李蒙三名都尉亲自出来相迎,哪怕车骑将军的地位要远远高于都尉,这薛敖也该下马表现一下自己的气度与礼数。

    然而,这个薛敖却依旧跨坐在战马上,神色淡然,居高临下地看着童彦。

    而就当赵虞以为这是个难以相处的人物时,李蒙上前问候了薛敖:“车骑将军,还认得我李蒙么?”

    “我当然记得你小子。”

    在赵虞惊讶的目光下,那薛敖翻身下马,大大咧咧地一拍李蒙的肩膀,笑着说道:“前些年我回了一趟邯郸,听说你小子官拜河南都尉……在河南混地如何?”

    被薛敖拍了一下肩膀的李蒙露出了吃痛之色,揉着肩膀苦笑道:“唉,不提也罢,那些该死的叛军,今年差不多把我河南郡的农田都毁地差不多了,幸亏颍川郡今年还有个不错的收成,否则我河南百万人,恐怕连今年冬天都挨不过……哦,对了,我向车骑将军介绍一位豪杰。”

    说着,他转头指着赵虞介绍道:“这位便是新任的颍川都尉,周虎。……周都尉可了不得,在昆阳县以少胜多,击败了关朔的长沙叛军……”

    “像当年那般叫我一声薛大哥就行了。”

    薛敖左手反手一拍李蒙的胸膛,很是随意,旋即,他转头看向赵虞,上下打量道:“呵,途中我听说了,听说颍川郡换了一个都尉……”

    说着,他朝着赵虞伸出右手。

    『这是……

    赵虞犹豫了一下,旋即伸手握了上去。

    刚一握住那薛敖的右手,赵虞便感觉到薛敖的右手宽厚而坚硬,布满老茧。

    就在他暗暗吃惊之际,忽然间,那薛敖开始猛地收力。

    『这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么?

    赵虞心下猛地一惊,不知自己在哪里得罪了这位薛将军,以至于此人当见面就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可没想到的是,就当赵虞暗自忍耐时,那股力道却忽然一收,旋即,那薛敖自来熟地拍拍赵虞臂膀,笑着说道:“看来周都尉长于谋略……很好,老子就喜欢聪明人。”

    『……

    赵虞微微一愣,旋即立刻明白过来。

    这薛敖,方才并不是要给他下马威,而是在通过握手,从手掌的厚实、老茧来判断他武艺方面的实力。

    所以这薛敖才会说:看来周都尉长于谋略……

    『这家伙……绝对不止是个莽夫。

    看着那正与李蒙嘻嘻哈哈说笑,一副神经大条莽夫做派的薛敖,赵虞活动了一下微微有些吃痛的右手,心下暗暗想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