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赵氏虎子 > 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 第543章:薛敖(四)

赵氏虎子 第543章:薛敖(四)


    “啪。”

    “啪。”

    “啪。”

    寂静一片的筵席间,唯有听到两根木棍触击的声响。

    在场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神色凝重地旁观着许武与薛敖二人的切磋。

    赵虞原本以为,在那许武全力施为之后,多少能带给薛敖一点压力,但没想到……

    “啪。”

    薛敖再一次用棍头顶住了许武下劈的棍势,硬生生将后者的攻势打断,令许武不得不后退。

    太准了……

    赵虞面色凝重地暗暗想道。

    他说的准,指的是薛敖的眼力,以及出招的精准。

    在对手挥出的攻势还未落下时,便抢先用短棍的一头抵住,将其打断,这需要极强的眼力跟与之匹配的身手协调,毕竟木棍一头的触点就那么点大,倘若没能精准顶住对手挥出的那一击,那非但会出丑,且会让自己陷入被击中的窘境。

    但那薛敖,却表现出仿佛闭着眼睛都能做到这一点的从容,一次又一次地打断许武的攻势,眼力与直觉,超乎常人。

    “呼……呼……”

    连番抢攻下来,许武累得喘声如牛,目光亦不如之前那般淡定。

    差距,居然有这么大么?

    许武简直难以置信。

    之前,由于感觉自己被小瞧,他已施展出了最起码九成的实力,包括力气,然而,连番强攻却始终无法对那位薛将军造成有效的威胁,对方始终是风清云散,或刺、或挑,便借巧力化解了他的攻势。

    若不是那位薛将军始终没有进攻,他恐怕早已落败。

    “……我输了。”

    在深深吸了口气后,许武向对面那位薛将军低下了透露。

    尽管他心中有诸多不甘,但他已经意识到,就像他上司李都尉所说的那样,他几乎不可能伤到那位薛将军。

    可能是注意到了许武的失落,薛敖笑着赞许道:“是场不错的切磋。……虽不及我,但你也算是少有的猛将了,比魏璝厉害多了。莫要垂头丧气,败在我薛敖手中,可没有什么丢脸的。”

    这倒也是……

    许武的面色顿时好看了不少,毕竟眼前这位,那可是陈门五虎之一,而且还是自夸最具武力的那位。

    “多谢薛将军赐教。”

    朝着薛敖抱了抱拳,许武将手中的木棍放回那口木桶,返回了自己的席位。

    此时,薛敖将目光投向赵虞麾下的部将们,目光在王庆、牛横、曹戊、秦寔、贾庶、乐贵、刘屠等人身上逐一扫过除张季担忧童彦认出他而没有赴宴,赵虞此番带来的诸将,其神色皆被薛敖看在眼里。

    “你等,可有兴趣与我过过招?”薛敖笑着说道:“挑战‘五虎’的机会,可不多哟。”

    曹戊、秦寔、贾庶、乐贵、刘屠几人互相看了一眼。

    说实话,他们倒是有心与这位陈门五虎过过招,但考虑到方才那许武败地那么‘惨’,众将难免有些嘀咕。

    他们方才看得清清楚楚,李蒙手下的许武,其实实力相当不错,可是在薛敖面前,却好似跟个孩童一般,输给陈门五虎没什么丢脸的,但若是像那许武一样,连番抢攻却一次都没有对那薛敖造成有效的威胁,这就难免有点打击信心。

    就在众人迟疑之际,忽见王庆站了起来,以罕见的严肃神色说道:“倘若薛将军不介意,我想再试试与五虎的差距!”

    “哦?”薛敖饶有兴致地看向王庆,在略一思量后,笑着问道:“你与我家老三章靖交过手?”

    “是。”

    王庆缓步走到场中那个木桶旁,伸出双手从中抽出两根短棍,转头对薛敖说道:“在下擅使双刀,若薛将军不介意……”

    薛敖哈哈大笑着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旋即饶有兴致地问道:“你当初在老三手中能过几招?”

    听闻此言,屋内许多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们当然知道,薛敖口中所说的老三,便是驻济南将军章靖。

    就连魏璝等薛敖手下的将领,都惊讶地看向了王庆。

    在众人的注视下,王庆随口说道:“日子久了,记不住了。”

    “哦?”

    薛敖眼眸中闪过几丝异色,旋即笑着说道:“就是说过了不少招嘛,哈,看来薛某要当心了。”

    王庆也不接茬,选好趁手的木棍后,朝着薛敖抱了抱拳:“请赐教。”

    “请。”薛敖微微点头示意。

    见此,王庆的神色猛地一变,旋即整个人向前窜出,左手手上的木棍嗖地一声径直刺向薛敖。

    “啪。”

    薛敖一挥手,将王庆左手那一击挑开。

    而就在这时,王庆右手手中的木棍朝着薛敖的腰际挥了过去。

    然而,只听啪地又一声,薛敖及时回防,将王庆这一击亦弹开。

    ……棍子太轻了。

    见薛敖轻而易举就挡下了自己擅长的招数,王庆暗自皱了皱眉。

    在他看来,倘若换做正常的兵器,这薛敖绝没有那么快就回防。

    “啪!”

    “啪!啪!”

    “啪!啪啪!”

    一时间,堂内噼啪声乱响,众人惊诧地看到,王庆手持两根木棍,上下齐攻,攻势极其凶猛,然而让众人震惊的是,面对着王庆两根木棍的齐攻,薛敖丝毫不见惊慌,单凭一根木棍,便有序地悉数将其挡下。

    期间,王庆也曾做出佯攻,试图让薛敖误判,但却一次都没能骗过薛敖,后者仿佛浑身都长满了眼睛,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王庆的每一个招式,甚至于将前后顺序计算地清清楚楚,这才能以一根木棍抵挡两根木棍的凶猛攻势,挡得滴水不漏,甚至于还要几分美感。

    ……吃亏在力道上么?

    在旁观瞧的赵虞心下暗暗猜测道。

    别看赵虞武艺还谈不上出众,但眼力还是有的。

    在他看来,王庆显然就是吃亏在力道上,虽然进攻的速度是很快,但那薛敖总能以果决而充满力道的一击,将王庆的攻势或挑开、或卸掉,倘若王庆能有牛横的力气,相信薛敖绝不会挡得那么轻松。

    足足抢攻了数十息,王庆终归是没能给那薛敖造成任何有效的威胁,自己反而逐渐乱了呼吸。

    忽然,他退后了两步,在略一沉默后,抱拳说道:“是我输了。”

    “这就认输了?”

    薛敖笑着说道:“明明还有力气不是么?再试试说不定能有奇效呢。”

    听到这话,王庆摇了摇头,哂笑道:“我已经了解了差距。……多谢薛将军赐教。”

    “……”

    薛敖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了几眼王庆,点点头称赞道:“你这实力,也着实是一方好手了,怪不得能与我家老三过招。”

    说罢,他目视着王庆走回席位,旋即,他将目光投向了坐在赵虞身边的牛横,笑着说道:“那莽汉,可有兴趣与薛某过过招?”

    牛横平日里最感兴趣的事,无非就是吃佳肴、喝美酒,另外再跟有实力的人交交手,今日遇到薛敖这等强者,他早就按捺不住了。

    “成么?”牛横小声询问赵虞。

    众目睽睽之下,赵虞哪里好驳了薛敖的兴致,只好点了点头,旋即叮嘱道:“莫要受伤,点到为止。”

    “我记得了。”牛横点点头说道:“我不会伤到他。”

    赵虞简直要无语了,还伤到对方?他是怕牛横受伤。

    没见那薛敖就跟逗小孩玩耍似的,就让许武与王庆知难而退了?

    场中的薛敖也听到了牛横的话,不过他倒不生气,反而笑着说道:“那莽汉,要伤到薛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此时,牛横已从那口木桶中抽出了一根半丈长的棍子,皱着眉头在手中掂量了几下,在听到薛敖的话后,他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粗鲁地介绍道:“俺叫牛横,牛将军牛横。”

    ……

    赵虞尴尬地舔了舔嘴唇。

    然而那薛敖却丝毫不以牛横的粗鲁手势为杵,闻言哈哈大笑,说道:“哈哈,好名字,我看你就壮实得像一头蛮牛,来,牛横,咱们先痛痛快快战一场,再痛痛快快喝酒!”

    “好嘞。”

    牛横闻言兴致满满,旋即,见薛敖已摆好架势,他便踏步上前,手中的长棍朝着薛敖挥了过去。

    明明只是单手一挥,但却隐隐伴随着破空之声,可见力道之猛。

    薛敖稍稍一愣,旋即故技重施,再次以短棍的一头精准地抵住了牛横的棍身。

    然而,与先前跟许武、王庆时所交手时不同的是,这次薛敖竟有点握不住短棍。

    唰地一下,原本握着棍子末端的手,一下子就滑到了棍子中间。

    面色顿变的他,立刻下意识握紧棍身。

    “……”

    原本神色淡然在观战的魏璝,神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下一息,只听咔嚓一声,牛横手中的长棍应声而断。

    “啊。”

    瞧了瞧手中断成两截的棍子,牛横转身从木桶内又抽了一根长棍。

    “……”

    薛敖摊开右手,看向自己那不慎被磨得生疼的掌心,旋即惊讶地看向牛横。

    晚上亥时前后,赵虞与李蒙一同带着吃饱喝足的麾下将领,出城返回营地,而薛敖与其麾下以魏璝为首的一干将领,则被童彦盛情留宿。

    待童彦府上的仆从收拾好客房退下后,魏璝询问坐在桌旁一脸醉意的薛敖:“如何?”

    听闻此言,薛敖脸上的醉态立刻就收了几分,轻笑道:“不错。……李蒙手下的许武就不错,周虎手下的王庆更胜一筹……”

    “那个叫牛横的莽夫呢?”魏璝故意问道:“此人的臂力,恐怕还在将军之上吧?”

    “你这家伙……”

    薛敖没好气地看了一眼魏璝,旋即一脸惋惜地说道:“尽管彼此都未尽全力,但此人臂力,或许在之上。可惜只有蛮力,不知技巧,兼之岁数又大了,倘若他年轻时能得到老头子的教导,如今倒是可以与我一较高下,可惜、可惜……”

    魏璝微微一笑,旋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又问道:“将军觉得那个周虎如何?听说他是山贼出身,但我完全看不出来。”

    “这个人确实有点意思……”

    挠了挠下巴处的胡须,薛敖轻笑着说道:“只要不是个蠢货,拖累我击溃叛军,管他呢。”

    说罢,他收敛脸上的笑容,抬起右手猛地攥拳,沉声说道:“根本无需老头子亲自出马,有集结于梁郡的这十万军队,老子就足以将全部反贼……尽数击溃!”

    “将军就是过于自负,太师才不放心……”

    从旁,魏璝幽幽说道。

    说归说,可他的脸上却露着淡淡的笑容,就好似……

    他也坚信这一点。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