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他从地狱里来 > 他从地狱里来最新章节 > 295:幕后大佬浮出,杳杳病情恶化(一更

他从地狱里来 295:幕后大佬浮出,杳杳病情恶化(一更


    棠光一双长腿懒懒地伸着:“我们lyg物流和他们lys电子,两个分部合并。”

    “合并是什么意思?”老赵立马抓住了重点,“谁管理谁?哪边向哪边汇报?”

    大海姓杜,真假不知道,他接了话:“不管哪边管事,底下的人都会不服。”

    锡北国际是战斗王国,都是硬骨头,谁也不服谁。

    话少、不爱动脑的傅潮生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不服就把他治服。”

    他当初代管lyg,下面的人也不服,收拾几顿就好了。

    “没必要。”戎黎说,“不用谁管理谁,做加法的目的是想让那些不安分的人收敛起来,两个分部相互合作,但独立运营。”

    他只是很轻描淡写地说出来,但那股游刃有余的野劲儿给人一种“哇,这就是大佬”的感觉。

    老赵其实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戎黎,lyg上一任老大说的对,戎黎是天生的领导人,有与生俱来的王者气。

    景老三抖着那条已经瘸了的腿:“可以是可以。”可问题是,“我们lyg为什么要跟你lys合作?我们有利益共同体吗?”

    有啊,徐檀兮。

    棠光面不改色地瞎扯淡:“没有。”

    景老三心里更愿意lyg自己占山为王:“那我们为什么要和合并?”独自美丽不香吗?

    “大概因为,”棠光用下巴指了指戎黎,笑得像个颠倒众生的山大王,“我暗恋他。”

    “……”

    全场安静。

    美色误人啊,啧啧。

    “潮生,”棠光没打算再商量,直接表态,“你去拟合同,下午发消息。”

    傅潮生叼着包子去办了。

    景老三他们几个其实有点不愿意,但没办法,棠光不喜欢有反骨的人,在她底下做事,绝对服从是最基本的。

    事情谈完了,戎黎和何冀北也不逗留。

    “一起回去?”棠光问。

    戎黎说:“人多眼杂,分开走。”

    棠光把人送到电梯:“回见。”

    在lyg众人眼里,自家老大这是被人灌了迷魂汤。

    电梯门关上之后,景老三忍不住了:“老大,你真暗恋戎六爷?”

    棠光往武器室那边走:“现在明了。”

    景老三陷入了深思:其实仔细想来,也不是无迹可寻,这几年老大暗中帮了lys不少,以前还猜测是不是在进行什么特殊战略,原来是想多了,只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而已。

    戎六爷那张脸……真的跟他牛批哄哄的履历很不相符,以前他们私底下还调侃过,说要是哪天戎六爷倒台了,估计要被这样那样。

    原来自家老大也想对戎六爷这样那样。

    关键是人家有主了。

    景老三也不是多有道德的人,他就是觉得他们lys的老大没必要单相思,要什么美男没有,多少都没问题。

    他真心实意地建议:“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老大,你可别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

    棠光回头,眼风一扫:“嘴还闭不上了你?”

    景老三闭嘴了。

    下午两点,lyg物流和lys电子一前一后发了声明,合并的消息一出来,不止锡北国际内部,很多跟lyg、lys有过业务往来的权贵们也都惊掉了双眼。

    尤其是戎六爷的敌人们,又要睡不安稳了,以前还能雇雇跑腿人,保护保护自己、谋害谋害戎六爷,现在呢,还是苟且吧。

    不到半晌,合并的消息就传遍了帝都。

    两点十几分的时候,官四爷还在自家的场子里跟女人们玩得不亦乐乎。

    “四爷。”

    来人叫李道观,是lyh的四把手,他脚步匆匆,火急火燎:“四爷。”

    他没敲门就冲进包厢里。

    包厢里的姑娘们都脱得差不多了,淡定地在跳舞。

    官鹤山在给一个白嫩漂亮的小姑娘涂指甲油,跟个老变态似的。

    老变态被扰了兴致,十分暴躁:“大白天的,还让不让人消停?”

    别看四爷成日花天酒地,其实锡北国际里整人法子最多的就是这位爷,他进锡北国际之前,是个屠夫,最擅长开膛破肚、扒皮抽筋。

    他虽然蠢了点,但手段狠辣,下面敢动歪脑筋的人真没几个。

    李道观就很怕他,亲眼见过他把叛徒片成渣的样子,他缩头缩脑地说:“大事不好了,四爷。”

    官鹤山对着姑娘家涂了红指甲的脚吹了吹:“最好是大事,不然抽你。”

    李道观说:“lyg物流和lys电子合并了。”

    官鹤山虎躯一震,把指甲油震花了:“你说什么?”

    “合、合并了。”

    官鹤山一把把坐在他身上的女人推开:“棠光回来了?”傅潮生只听棠光的,不可能自作主张。

    李道观支支吾吾,说不知道。

    官鹤山抓了瓶指甲油,用力砸过去:“你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吃,饭桶!屎桶!”

    李道观不敢动,脑袋被砸中了,红色的指甲油像粘稠的血液一样,从眼皮上流下来。

    “纪秘书呢?”官鹤山让女人们都滚出去,“纪秘书哪去了?”

    李道观声音小得不能再小了:“不知道……”

    官鹤山左右动动脖子:“给老子死过来。”

    李道观上前。

    “趴下。”

    他趴下。

    官鹤山把皮鞋脱了,按着人抽。

    不止官四爷,顾五爷也收到了消息。

    “五爷。”

    此处是医院,帝都第五人民医院。

    本该在国外的顾五爷从病房里出来,嗓音低沉:“小点声。”

    他把病房门带上,动作小心翼翼。

    他其实长了一张很英俊的脸,是混血,瞳孔像深海的颜色,轮廓硬朗,眼神深邃。但从来不会有人去评价顾五爷的长相,他是个气场盖过了容貌的男人。

    楚未压低声音:“棠光和戎黎合作了。”

    他嗯了声,态度事不关己。

    楚未小心请示:“那我们?”

    “他们要相互咬,就让他们咬,咬死少一个少一个。”

    这时,病房里传来女人的声音。

    “少泽。”

    少泽……

    五爷大名顾起。

    他为了病房里那位,名字都不要了,

    “以后没我允许,不准来医院。”

    他说完,回了病房。

    楚未还在门外,听见那个他无比熟悉的声音变了调:“头还疼不疼?”

    外面的人怎么形容顾五爷,两个字,言简意赅——变态。

    变态也有轻声细语的时候。

    “不疼。”女人声音无力,还在病着,“是谁来了?”

    “不认得的人,他走错路了。”

    楚未想到了那位戎六爷,败给女人的戎六爷,五爷似乎也在走他的老路。

    有种要完蛋了的感觉。

    *****

    “叩、叩、叩。”

    敲门声,三下。

    屋里的人说:“进来。”

    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走进了书房,叫了声先生:“lyg物流和lys电子合并了。”

    “先生”手里捧着一本书,一本纸页泛黄的书:“把路华浓弄出来。”

    这时,门外女孩子叫了句:“哥。”

    屋里的人道:“什么事?”

    “温家的人来了。”

    温家人上沈家提亲来了。

    “先生”起身出了书房,那本泛黄的书放在了桌上,窗外一缕阳光铺在上面。

    《轮回》

    这是书的名字。

    温羡鱼和沈湘君订婚了,在三月二十六号。

    “檀兮呢?”温鸿落座后,问温时遇,“她怎么还没到?”

    温时遇回:“她身体不舒服,在养病。”

    温鸿神色不悦:“又是养病,也不知道换个理由。”

    温时遇起身。

    宾客都在,温鸿压低声音:“你去哪?”

    温时遇对宾客说了声失陪,没回答温鸿,直接出了大厅,屋外的月色正好,地上的影子温柔。

    路过的宾客喊他温先生。

    他颔首回应后,走到一旁,拨了通讯录的第一个号码。

    “杳杳。”

    那边应:“还是我,棠光。”

    徐檀兮的意识已经沉睡两天了,这两天,她睡的时间很多,大都在梦里,醒的时候大部分是棠光出来,光光只是偶尔出现。

    因为她状态太不好,不适合舟车劳顿,回南城的时间又推了两天。

    戎黎给心理医生打了电话。

    黄文珊问:“徐小姐最后一次意识清醒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

    “很依赖我。”戎黎背对窗户,眼睛灰暗,像蒙了尘,“她最近睡不好,而且经常做噩梦。”

    “她有没有受过什么刺激?”

    “有被人绑架过。”

    黄文珊又问:“绑匪对她做了什么吗?”

    ------题外话------

    ****

    独孤求票:早安,仙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