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江月渐欲谜人眼 Chapter Ending


    原本,姜承彬的确没有现在就坦白的打算。

    毕竟钟月白还没成年,他是打算等她生日那天再公开的。

    至于今年必须要拿到冠军的理由,因为今年的s赛冠军,拳头官方会发一枚纯金的冠军指环,并且可以刻字,他想刻上她的名字,在她生日那天,送给她。

    但是,喜欢……不对,是爱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藏得住呢?

    他真的太喜欢mist选手了,一贯是光明正大的偏爱,念叨着mist长、mist短的,现在就更想大声告诉全世界,他们在一起了。

    而且,刚才权正珉的话,给了他一定的心理压力。

    倒不认为mist选手会因为比赛输了和自己分手,而是只要一想到分手,他就觉得心痛得不能自已。

    分手?那怎么行呢?

    他谈恋爱,是奔着和她结婚去的。

    只要等她成年,就订婚,然后等她20岁,就立马去拿红本本,把她牢牢地牵在手里。

    这么想着,公开也就顺理成章了。

    thesky后台休息室的气氛有些低闷,因为是有机会争夺这个冠军的,所以亚军的结局才更让人遗憾。

    钟月白沉默地整理着背包,忽然,一只手拍上了她的肩膀,随之陆行的声音响了起来,“没关系,我们明年再来。”

    钟月白本来是不想哭的,但听到他的安慰,突然就鼻子一酸,委屈地流下了眼泪。

    陆行吓了一跳,被她通红的泪眼瞪着,略微迟疑了一下,张开双臂,安慰地抱住她,轻拍她的后背,“我的错我的错,最后一局没压死对面。”

    钟月白却嫌弃地推开他,“就你这小身板,压得死谁。”

    然后直播屏幕恰好放到了前台的采访。

    听到riddle一口一个mist选手,陆行调侃她,“看你把人家孩子吓的,都开始当舔狗了。”

    mist别过脸,故意在他面前置气,“我才不要理他。”

    然而,下一秒,便听到riddle承认他们在一起了。

    陆行震惊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还以为这俩暧昧个没完了,竟然已经确定关系了么?

    钟月白也被他直白的坦诚震惊了,随后就变成了心虚。

    其实,那天姜承彬问她,能不能做他女朋友的时候,神情比她还羞涩,她还以为他不会在别人面前提起这件事。

    可没想到,他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承认了。

    还wefellinlove.

    钟月白的脸蛋立马就变得粉嘟嘟的。

    下一秒,胳膊忽然被抓住,她惊了一下,转过头,却见原先躲在角落,一身低气压的容易突然一扫阴霾,抓着她的胳膊摇啊摇,眉眼间颇有几分焕然的兴奋,“我没幻听吧?你们在一起了?”

    陆行看了他一眼,半开玩笑似地揶揄,“是啊,粉头。”

    容易一本正经,“我这不是看他们天天互动视频,却罔顾彼此心意,替他们心累嘛~”520

    他还有心情开玩笑,似乎已经走出了失利的伤感。

    陆行不由似笑非笑,“我说的不是这个。”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容易别过脸,转冲钟月白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知道?”

    “也就这几天的事。”钟月白揉了揉发烫的眼睛,再看向屏幕,差点想冲进电视拥抱他。

    姜承彬下了台,第一件事就是来thesky的休息室,做了她想做的事——毫不犹豫地抱住了她。

    在队友的找事嘘声中,钟月白红着脸,拍拍他的胳膊,示意他放开自己。

    姜承彬却没松开,字正腔圆地提出要求,“yiqichifan.”(一起吃饭。)

    然后扫了眼偷笑的陆行和容易,强调了一句,“jiuwomenliangge.”(就我们两个。)

    陆行还好,容易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表演了一波大变脸。

    晚上,姜承彬带钟月白吃西餐回来,在酒店门口碰到了结伴而行的lck和lpl解说团。

    看到他们牵着手回来,lck的解说笑得暧昧,“哎呀,riddle,这是上哪里玩去啦?”

    “不是玩。”姜承彬却纠正他,“是约会。”

    “……”

    原本打算揶揄他一番的lck解说感觉被秀惨了。

    钟月白几乎是在众位解说兴味的目光中,灰溜溜逃进酒店的。

    “yuebai~”(月白~)

    好不容易在电梯间追上她的男生拉住她,“paoshenme?”(跑什么?)

    “我生气。”钟月白随便找了个借口,为脸红作掩饰,“谁让你今天盯着我杀。”

    姜承彬的眉眼浮现出一丝委屈,却是握住她的手,将她拉进电梯,“i.”(来。)

    他将钟月白拉进自己房间,打开酒店房内适配的电脑,然后又跑到行李箱前,翻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并排放到了一起。

    两个电脑一起打开英雄联盟,登录账号,自定义房间,选择卢锡安和锤石。

    他这一气呵成的行为让钟月白看懵了。

    姜承彬把鼠标推给她,小心翼翼地说道,“rangnisha.”(让你杀。)

    “……”

    钟月白又好笑又好气,却是拉过椅子,还真就坐在他的笔记本前,抡起锤石的钩子,一下一下地捶着卢锡安……

    泄愤。

    姜承彬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在她下意识站起来,不明所以望过去后,非常顺理成章地抢了她的椅子,坐了下来。

    然后理所应当地将她带到了怀里,双手搂着她的腰,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圈着她,说道,“zhemewan,shufu.”

    (这么玩,舒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