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江月渐欲谜人眼 番外·见父母啦


    s赛结束后不久,钟月白就头晕转向地被姜承彬哄去韩国旅游了。

    可是,说好的首尔三日游,却不让她定酒店,说是他已经订好了住的地方,让她过去了只管玩就是。

    出于对新(这)鲜(个)事(男)物(生)的兴趣,钟月白完全没有多想。

    倒是出发去首尔的前一天,也就是thesky其他人放假回国的前一天,她的父母来了一通慰问电话,说是那天看了决赛,让她输了也别往心里去,来年再战之类的blablabla,然后她爸见她妈废话太多,夺过了手机,直切主题,质问道,“赛后那个韩国男的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说你们在一起了?你是不是瞒着我们谈恋爱了?”

    钟月白很坦率地承认了。

    钟父气得不轻,差点摔手机,最后还是钟母咯咯笑着抢过手机,说那男生看着就是个疼老婆的,让她悠着点,别把人家男孩子吓跑了。

    钟母对自己女儿的秉性,那是太了解不过了,看似是只纯良无害又可爱的小猫咪,实则是只狡猾顺杆爬的狐狸。

    当然钟父也不是不清楚,他气恼的是……

    他一直以为女儿喜欢的是他们队的那个打野。

    想他叱咤商场那么多年,在这件事上,居然看走眼了。

    至于他像不像别的父亲那样,担心自己家的女儿被臭小子拐走……

    他更担心那个白白净净的韩国小子被她女儿吃抹干净,玩弄于鼓掌间。

    毕竟他钟邵允的女儿,谁敢欺负?不欺负人就不错了。

    钟月白稀里糊涂地跟着姜承彬来到首尔,径直就被拉去了他的家。

    江南区最大的私人别墅,光是葡萄园就占了百里地,佣仆成群,钟月白一开始竟然还听信了他的话,以为这里是闹中取静的民宅度假村,因为太像那么回事了。

    直到发现那些佣仆都对他毕恭毕敬的,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女人还唤他“少爷”,钟月白才猛地想到——

    她竟然都不知道姜承彬的家境。

    看起来,她似乎搞到了一个富……到流油的富家少爷。

    不过那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怎么就糊里糊涂就住进他家里了呀?这万一要是……她没忍住,直接扑倒他怎么办?看他那细胳膊细腿的,怎么遭得住?

    她越想越害羞,尤其当她发现自己的房间就在姜承彬的隔壁,连晚上洗澡都多洗了好几遍。

    不过,姜承彬说是带她玩,还真就是带她玩,三天把首尔逛了个遍,本来还想带她去济州岛的,说是他们家在那边有度假村,但钟月白三天走下来,腿都要断了,瘫在床上就不想动了。

    晚上,姜承彬来敲她的门,本来是想让她早点睡,明天带她去外面吃早点,结果发现女生抱着枕头坐在床上,一脸控诉地望着他。

    钟月白提起睡裙长长的摆,指着自己发红的脚指头说,“都起泡了,还走走走,你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

    姜承彬没想到她这么娇气,顿时心疼得不能自已,连忙出去给她找药,然后轻柔地涂好,抱着她两只嫩白的脚丫子就按摩了起来。

    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一丝害羞,钟月白缩了缩脚,使得姜承彬抬眸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他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发现他的脸刷地红了,钟月白先是不解地抿了下嘴,然后顺着他发直的目光低下头,这才发觉自己的裙摆都落到了腰间。

    “……”

    钟月白正欲翻下摆子,男生握着她双脚的双手微微用力,声音有点奇怪的暗哑,“我帮你按按吧。”

    然后就给她做了个全身按摩。

    姜母听说儿子带了个女朋友回家后,心急火燎地连夜从日本赶回了国,行李箱都没放下,就上楼找儿子和未来儿媳妇了。

    可不是儿媳妇么,姜承彬在电话里和她说的清清楚楚,这是他准备到法定年龄就结婚的女孩子,年底就打算把婚定了。

    姜母对自己儿子的眼光,那是完全信任的,在他夺冠表白的那个晚上,她还上网搜了下mist的资料,一看就是个被养得很好的孩子,与儿子配得很,加上对方也是打职业的,共同话题肯定很多,她爱屋及乌,满意得不得了。

    这不,一回家就想见见她。

    然而,因为太兴奋忘了敲门,姜母推开门,就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旖旎气氛——

    一个睡裙凌乱的女孩子躺在床上,长发散乱,自己儿子的双手正在她的腰间游走。

    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床上的二人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到一个气质优雅,脖子系着花色丝巾的漂亮女人,都露出了发愣的表情。

    姜承彬是没想到理应在日本出差的母亲居然回家了。

    钟月白则是脑子宕机了。

    还是姜母率先反应过来,暧昧笑着,边道歉边替他们关门,“诶,房间里怎么没人啊。”

    钟月白:“……”

    看到门关上,姜承彬解释道,“那是我妈妈。”

    钟月白:“……”

    她猜到了。

    但她裂开了。168

    第一次见岳母,竟然是如此尴尬的场面,她忍不住踢了姜承彬一脚,“都怪你!你妈肯定误会了!”

    姜承彬忙捧住她的双脚,心疼地蹙眉,“别乱踢,踢疼了怎么办?”

    然后见她红着脸,别扭的不说话,心里有了数,安慰道,“我妈很开明的,只要是我喜欢的,她都喜欢,我爸也一样。你是我妻子,不用害怕什么。”

    听到这话,钟月白的脸更红了,轻哼了一声,“谁是你妻子了?”

    姜承彬说道,“迟早的事,我们今年就先把事定下来。”

    今年年底订婚,明年年底他就去服兵役,然后两年后刚刚好能结婚。

    他越想越满足,弯着眉眼,算盘打得哐哐响。

    钟月白却微显局促,“是不是太快了。”

    “不快,我还要服两年兵役呢。”

    “啊……对哦,你们还要服兵役。”

    突然想到了这一茬,钟月白突然有点不舍了。

    她翻了个身,噘嘴道,“那你再帮我按按肩膀。”

    姜承彬笑成了眯眯眼,“好嘞。”

    继续揩油之路。

    第二天,姜父也赶回来了。

    夫妇俩主要都想见见儿子认定的女孩子,事实上就算他们儿子带回来个男孩,他们也不会介意,只要儿子喜欢就好。

    不过,见到了真人,他们就更满意了。

    年底的时候,姜承彬的父母去了中国,与钟月白的父母进行了一番正式会晤。

    地点选在一家环境古典优美的茶馆。

    竹林环绕的包厢里,茶桌的那边,两位夫人的气氛十分友好,发现彼此都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后,谈话气氛就更愉快了。

    然而,冰火两重天。

    茶桌的另一边,两位商界大鳄之间的气氛就没那么友善了。

    只见两位高挑英俊的男人分坐在对面,身上穿的都是定制的名贵西装,手腕上也戴了平时并不注重的限定名表,00目光彼此交锋,仿佛要分出个高下。

    从第一回合,双方发现并不能从物质上赢过对方后,第二回合,两个男人开始用流利的英文比起自个儿名下的资产——

    “首尔九成的地皮都是我的,济州岛你知道吧?我把新园区买下来了,打算开发那块地。”

    “云鼎的游戏产业链要说世界第二,没人敢称世界第一。去年的世界名人榜,我记得你好像是第十二吧?我比你高一名。”

    ……

    听得两位夫人无奈地摇头。

    也不知道他们在比什么,幼稚。

    “吃这个团子,好吃。”

    “嗯嗯,你也吃。”

    包厢角落,姜承彬和钟月白两个小朋友却旁若无人地互相喂食,空气里都泛着甜蜜的粉色泡泡。

    突然,“砰”的一声。

    钟月白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

    “不怕不怕。”姜承彬搂着她,顺了顺她的后背。

    然后两个人顺着声音望过去。

    只见姜父双手撑在茶桌上,气势很足地沉声道,“i'm42!”(我42岁了!)

    听到这话,对面钟父的脸上先是露出了一丝意外,旋即咬咬牙,神色颇有几分挫败不甘,“fine...i'm40...”(好吧,你赢了……我40岁……)

    总算是赢了。

    姜父终于得意而爽快地笑了起来,然后像是很满意这个结局,一扫先前的阴霾,热络地招呼钟父喝茶。

    居然在年龄上败下阵来,钟父黑着脸,不情不愿地听着他一口一个“youngerbrother”,连一向喜爱的龙井尝起来都觉得索然无味。

    “好幼稚啊。”

    钟月白忍不住咕哝了一句。

    “的确。”

    姜承彬点点头,甜腻地抱着她亲了一口。

    但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们还记得今天的订婚大事就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