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江月渐欲谜人眼 番外·小I过得好吗


    如果要问电竞圈的人,最羡慕谁的爱情。

    大家一定会异口同声,肯定是mist和riddle啊。

    因为这两个人,太省事了。

    都是温柔单纯的人,彼此互通心意,便认定了彼此是唯一,也没那么多爱恨情仇的破事,关键是家世也匹配,门当户对,简直是神仙爱情嘛。

    这种相爱的几率,估计一万年才出这么一对吧。

    姜承彬和钟月白结婚的那天,电竞圈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韩国的几大财阀老总也都到了,那天通向全城最豪华私密会所的马路都堵了,路上全是各式各样的豪车,说是世纪婚礼也不为过。

    周滢冰刷着朋友圈,关于他们婚礼的一个个小视频,看了很久,点开微博,手一滑,无意间翻到了二年前,dancer宣布退役后,aft官网po出的宠粉问答vlog。

    其中有一个问题,粉丝问到dancer多年前在领奖台上的泣不成声,他神色淡然地回答:“没什么可说的,那时候年纪还小吧。”

    年纪还小。

    仅仅这四个字,就能将从前一笔带过,一切爱恨烟消云散。

    周滢冰点了个迟来的赞,退出了微博。

    这个晚上,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好像回到了七年前,她还是那个固执骄纵的富家千金,胡搅蛮缠地指着电脑屏幕里那个受万众欢呼的俊逸男生,对父亲说,“不,我就喜欢他!我要做职业选手,把他追到手!”

    她的豪言壮志,的确实现了。

    但若是她知道,那些畅享过的美好未来只是昙花一现,再回过头,她也不是那么想要了。

    可梦里的她执拗啊,除了他什么都不想要,死皮赖脸地缠着他,他越高冷不理她,她就越喜欢,还在lck决赛的那天下午,偷偷跑去韩国,举着他的灯牌,为他高声呐喊。

    那天,aft夺得了lck的队史第十个冠军,舞台上,他听到了她的声音,也看到了她,在露出吃惊的表情后,他的眉眼少有的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他对她不再那么的爱答不理,甚至偶尔会接受她的双排邀请了,只是话依然很少。

    他待人总是客气中带着清冷,让人感到一种无形的优越感。

    这也难怪。他成名早,15岁就已经是lck炙手可热的第一adc了,荣辱不惊,沉得住气,这是多数人对他的评价。

    他心气高,看得到的只有强劲的对手。但对她,还是比别人多了那么一丝耐心的。

    那年s赛,ali在决赛惜败aft,赛后lpl粉全在攻击她的两波失误操作,她心理压力很大,晚上跑出去,沿着异国他乡的大马路边散心,听说她独自外出后,他抛下庆功的队友,默默陪她走了很久。

    11月份,天气已经很冷了,夜晚更冷。

    一个推着车的小贩经过他们身边,他买了一个猫耳帽,忽然快步走到她面前,给她戴上帽子,然后翘起唇角,像哄她似地夸道,“pretty.”

    即便在梦里,依然可以看清他放柔的目光,以及璀璨若星辰的微笑。

    周滢冰突然就醒过来了。

    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发了很久的呆,她一摸眼角,是湿润的。

    大概是下午手滑到的那段采访勾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晚上竟会做那样的梦。

    梦里的情节一一发生过,那段日子,似乎是她人生最快乐的时日了。

    因为那之后不久,她就感觉到,dancer也是喜欢她的。

    他会在她输比赛后,整晚陪她打rank找状态。

    他会在她说累后,连夜坐飞机来看她,把胳膊伸过去,让她挽着靠着。

    他会在msi的记者会后拉着她的手,温柔地说,“你今天真好看,我差点要在他们面前拥抱你了。”

    他在她生日那天,为了哄她开心,打消她被他粉丝攻击的失落不安,不仅在赛后采访时主动提起自己有了女朋友,更是直接发了一条facebook,很刚地宣布他们在一起了。

    许多内幕细节,旁人可能记不太清了,可于她而言,是刻在灵魂深处的烙印。

    那时候,虽然骂她的人很多,但祝福的人更多。

    可惜后来,她父亲卷入了菠菜风波,一夜之间,她从千金大小姐,沦落成为人人唾弃的过街老鼠。

    那段时间很不好过,她的脾气变得很差,但他总是包容承受着。她不希望他跟着自己粘上骂名,便提出了分手。

    可她一边推开他,又一边期许他靠近,大概是想得到某些安全感吧。

    最后的结果是,天之骄子忍受不了她的反复无常,接受了分手,删除了她所有的联系方式。

    戏剧的是,因为菠菜事件闹得很大,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后,发现她父亲竟然是受人迫害,被冤枉的,于是很快就将人放了出来。

    可没人在意事情的真相,围绕他们的只有骂声。

    那半年,她一直在吃抗抑郁的药,父亲被放出来后,她感觉好多了,又想回过头,把dancer找回来了。

    她追去了韩国,在陌生的国度生活了两年。

    她在aft基地附近租了套房子,时不时就去探望他。他不愿意跟她住一起,她就买了只可爱的柯基,陪伴自己。

    只要aft有活动,她就厚着脸皮凑过去,即便全基地的人都不喜欢看到她,她也无所谓。

    只要他放假,她就缠着他,拉他去旅游。

    可无论她做什么,他始终都用淡淡的,讥讽的目光望着她,想让她感受到被动的难堪,放弃再续前缘的念头。

    可能在他看来,她之前的种种行为,都表明他在她心目中,只是个可以随时呼来唤去,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的玩物,所以他压根就不想听那些所谓的真相。

    不得已,她学着电视剧里的套路,和他打赌一年之约,如果这一年他没有重新喜欢上她,她就离开,但在这一年里,他要顺着她,不能拒绝她,否则她就一直缠着他。

    dancer迫于无奈,搬去了她租的五十平小公寓,但他的姿态始终摆得很清楚,一起住可以,但也仅此而已,大冬天的他宁愿和小i窝在一起打地铺也不愿意上床。

    她自认那一年,她做了很多努力,也学习了很多生活技能,包括做菜。

    但是,再多的努力,似乎也会出现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aft拿到三连冠的那年,选手们出发去美国的前一天,她去基地给他送行李,恰好看到他给一个女粉签完名,然后微微笑着,说了句“谢谢”。

    记不清多久没看到过他的笑容了,至少对她已经没有了。

    她忽然意识到,再这么下去,对他、对自己都是一种折磨。

    好马不吃回头草,这话虽然俗套,但未尝不是一个残酷的真理。

    即便再难接受,也要接受他不爱她了的事实。无论她做的再多,也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眼看一年之期就要满了,她养在窗边的盆栽也落了叶,凋了花瓣,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aft出发的那天,dancer突然回了趟“家”,告诉她,他去了美国集训会关机。阅书斋

    她知道他想说什么,无非是怕她不识趣,比赛期间还打扰他。

    她笑了笑,说知道了,然后晚上就理好东西,悄悄地离开了这个让人伤心的国度。

    听说aft夺得三连冠的时候,她父亲刚帮她办好疗养院的手续。她的抑郁症愈发严重,父亲担心她,便请了最好的医师帮她辅导。

    还好她父亲有一个不错的朋友——ali现在的老板。老板资助了他们家很多钱,帮助她父亲东山再起。

    眼看日子一天一天的变好,为了报答他,也为了让自己忙起来,找点事做,她当了ali的主教练。

    过往恍然如梦,说不悔恨,也是骗人的。

    那时候,当她听到wave的天才ad当着全世界的镜头,向mist示爱的时候,她羡慕之余,忍不住就想:如果当初她没有任性地推开他,是不是他们也可以成为一对令人艳羡的神仙伴侣?

    但是,相爱这种事太难了,一不留神爱就消散了。

    她没这种福报,就只能羡慕别人的爱情。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当dancer结婚后,她也只能成为他完满爱情中的女配角吧。

    周滢冰又想起,在手滑刷到那个采访的第二天早晨,她发现自己上了微博热搜。

    原来在那个问题的后半段,粉丝还问了他有没有想对她说的话。

    他想了很久,对着镜头说道:“想问她,小i过得好吗?”

    小i就是她买的柯基,离开韩国的时候,她也把它带回了国。

    后来有媒体找到她,问了这个问题,她早有准备,神色是像他一样的淡然,言简意赅道,“过得挺好的。”

    再后来,那年的转会期最后一天,她如常去俱乐部上班,却在办公室里碰到了他。

    那时候,他已经可以讲一口让人意外的流利中文。看到她愣在门口,正与他攀谈的老板满脸红光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激动地表示dancer要来应聘他们队伍的教练,他已经答应了。

    她久久没反应过来,半天憋出一句,“他主教练,那我呢?”

    仿佛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她还是ali名义上的“主教练”,老板挠了挠头,最终耍赖般地当起了撒手掌柜,“我不管了,你们自己协商谁正谁副吧。”

    察觉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沉默了片刻,做出妥协,“我转做幕后,当分析师吧。”

    他有四个s赛冠军,前无古人,后也未必有来者。他做主教练,选手们都信服。

    没想到,当天晚上,他拖着两个大行李箱就敲了她的寝室房门,说是他的寝室还没修好,老板让他自己找地方睡。

    她以为他想报复她,赶她走,便沉默着理东西,想回家住,却被按住了手。

    也是那时,他发现了她一直在服用抑郁症的药,并且用量还不少。

    他强行在她的房间住下了,却也不让她走,一张1米8的大床,她睡靠墙的里边,他睡外边,可每天醒来,她却总钻在他的怀里。

    久而久之,周滢冰都为自己的睡相尴尬,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他厌恶她的靠近,打死也不肯和她同床共枕,如今却丝毫不介意她的睡相,还帮她严格定制了作息时间,每天晚上十一点必须睡觉。

    转型做分析师后,她的空闲时间确实比做教练时多了。

    譬如这几天,lpl的夏季总决赛还有一周开始,这一周,他几乎每天四、五点回来。

    刚想到这里,寝室的门就被人轻轻转动门把,推开了。

    周滢冰本来正躲在被子里抹泪,听到动静,顿时不敢动了。

    不一会儿,台灯柔柔的灯光开了。

    发觉她整个人都没进了被子里,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拉开被子。周滢冰慌忙揪住被子不放,唯恐他发现自己哭了。

    下一秒,左瑞炫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没睡?”

    她静静的,一动不动,不吭声。

    周滢冰整个人埋在被子里,自然是看不到他微微蹙眉,眼底的忧色。

    这两年,她几乎每天都是这样,恹恹的沉默,像是对一切都失去了乐趣,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怎么都出不来。

    他轻轻揉了揉她露在外面的发丝,问道,“明天就是我生日了,我让你拿的户口本,你回家拿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躲在被子里的女生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嗯”。

    听出了她声音的不对劲,左瑞炫不由强行拉开了她的被子,然后分开了她的手。

    一张哭过的红鼻子脸蛋顿时映入眼帘。

    他的心脏狠狠地抽了一下。

    周滢冰尴尬地想翻身遮掩,却听他声音哑涩,“我们今天开会加练了,所以回来晚了。”

    她紧闭着双眼,不说话。

    他继续说道,“明天你看着我们训练吧,就在旁边睡,免得再胡思乱想。”

    她抿住了嘴唇,咬住。

    他帮她揉着微微发红的手腕,缓了缓语调,轻声道,“没关系,等明天领了证,你就不会再瞎想了。”

    听到这话,周滢冰却倏地睁开眼睛,一双通红的眼睛茫然地望着他,仿佛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然而,他却不再解释,起身去浴室洗漱。

    周滢冰只当他在戏弄自己,神色暗淡地躺在床上,渐渐睡着了。

    而男人洗漱回来后,发现她睡着了,便轻手轻脚地上了床,然后轻轻地从后将她抱到了怀里。

    如果四年前有人问他,他对ice什么感觉的话,他会回答:是边恨她边着迷。

    但很多事情,只有经过时间,才会看清背后的事实真相。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那年拿着第四个s赛冠军回到家里,却发现她已经将一切痕迹都擦去,那种当头一棒的感觉,一如多年前她提出分手,却从来没说过原因。

    他知道她家出了变故,但他不在乎,所以自然而然地以为,她也不会在乎。他忘了站在她的角度思考问题,这才导致了后来的误解。

    她消失又出现,再次以战队主教练的身份回归众人的视线后,他就已经打定主意退役了。一是他当时该拿的荣誉和奖项都拿了,已经没有打职业的心气了,二是,想随时和心仪之人见面的心情从来没变过。

    只是,回到她身边后,才猛地发觉她竟然有很严重的抑郁症。

    她在韩国时,从来没表现过异样,可回头想想,她的许多行为都很反常,可惜他粗心大意,从没重视过。

    他什么都不想,只想好好帮她调养身体,再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