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阴棺借道 第279章 尸变


    我当时问他,晚上会出现啥情况?

    陈左笑而不语,让我只管照着做,说到时候自然清楚。

    看着眼前装死人的棺材,我心里边一阵暗想,陈左说的重头戏,恐怕是同这棺材里的死人有关。

    要不然,让我费这么大劲守在这里干嘛?

    一切都准备妥当后,谭德华跑过来找我询问,问需不需要在棺材上纹刻?

    我听后心里立刻顿了下,不过好在没露相。

    他说的这个棺材纹刻,以前我总算听过。

    “棺材纹刻”是旧时的一门绝活,就是在棺材首尾的位置,用精工刀雕上特异的花纹。

    一为修饰,二为镇邪。

    这门刻纹手艺里面有诸多讲究,棺首尾,有刻龙头者,也有刻狻猊者,但都只为镇邪煞、防水火。

    其中纹刻什么,还要看死者的生辰八字来决定,最常见棺材的纹刻有:龙头,狻猊、押鱼之类的。

    只是,龙头纹刻,一般人都不会用,也不敢用。

    棺材纹刻,除了看生辰八字之外,其中,也分个男左女右来定论:男刻棺首狻猊,棺尾押鱼,女则反之。

    听谭德华提起这事,我心里也是跟着就心想,只怕他的老婆死的真是蹊跷,说不定就是被他给害死的。

    要不然,平白无故,咋会让刻镇邪的东西?

    都说做戏要做足,可这东西我是真没办法,于是赶忙就对谭德华摇头说,“不行,纹刻镇邪的作用已经不大,到时我自会用其他的法器放入棺材中。”

    谭德华听后当即对我一笑,“那辛苦小师父了。”

    之后不久,就见谭府的管家匆匆赶过来,说是宾客开席了,谭老爷请我就坐。

    自古红事白事都少不了酒席,一场席吃下来,天色已经麻黑。

    宾客们除了一些好酒之人,该走的走该留的留,所剩寥寥无几。

    期间,镇上的那个杨先生也在,谭德华的意思是,请杨先生过来守夜,我主持白天的事。

    我心里估摸,谭德华这家伙完全是不放心,心里作怪的缘故。

    杨先生是个老头,看样子应该有六十多了,人挺好说话的,我象征性的跟他喝了几杯酒。

    本来以为这就该散场了,哪里知道半醉的谭德华送完宾客回来,一时酒兴上头,非要拉着杨先生和我再喝几杯。

    杨先生犟不过,只好叫上邻坐的张木匠一起,找了个僻静点的位置,陪着饮酒闲聊。

    我反正酒量还不错,这时候推脱不了,就顺着先一人走了两杯。

    谭德华可能是喝多了,谈话间忽然问起杨先生,知不知道关于镇邪煞的事?

    我一听,这家伙今晚总问这事,看来谭夫人的死八成跟他脱不开关系。

    接着又喝了几杯酒后,谭德华给张木匠倒上酒,问他,知不知道镇上关于金钱剑的一个传闻?

    坐在我边上的杨先生闻言,声音有些低沉的缓缓问道:“可是那义庄庙的金钱剑?”

    张木匠应声,接过话头,“原来谭老爷也知道这事啊,但不知道那传闻当不当真?”

    谭德华哈哈一笑:“要说这件事,恐怕杨先生早有耳闻,要是真有那金钱剑,谭某愿出万金收取,不过就是怕镇不住啊。”

    听到这里,我心想,镇啥东西镇不住?

    如果是棺材里的谭夫人,哪里需要用啥金钱剑,直接一把火就烧得干干净净了。

    很明显谭德华指的,不是他的老婆。

    我心里边正暗暗的想着,就听我旁边的杨先生说起金钱剑的事来。

    他说,在镇子外五里的分水岭,以前有一间义庄,后来改成了龙王庙,据说就是那庙的附近有一处古墓。

    传说那墓中就埋有一把道人的金钱剑,都是真金白银,不光价值连城,还能镇煞驱邪,极克邪祟之物。

    不过,也只是传闻,到底是真是假,不曾有人见过。

    据说,早些年就有许多盗墓的去探过,结果都不明不白的死了。

    因此也一直盛传那地方是一处“阴地”。

    杨先生讲的这个传闻似乎很长,一番闲聊下来,不觉间,几人都有些吃醉了。

    张木匠不胜酒力,当场吐了个稀里哗啦,他的两个徒弟上来拉都不顶用,谭德华见状,只好唤来管家,吩咐安排我同张木匠先回客房休息。

    因为府上客房基本都住满了,于是我跟张木匠的两个徒弟便被管家安排住到了一起。

    我反正睡哪里都无所谓,这时候睡意正浓,进了屋当即倒头就睡。

    不过,张木匠的两个徒弟,似乎意犹未尽,不时的悄悄谈论着那金钱剑的事。

    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早也清楚这事似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坐起来就感觉好像起了尿意,于是揉着眼睛下床出去找地方小便。

    可这地方实在太大,我初来乍到,转了好半天也没瞧见个厕所。

    索性趁着四下无人,实在憋不住了,我就溜到一块假山后面自顾的尿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吹起一股凉风,与此同时,不远处就听见一阵“铛铛铛...”的响动声传来。

    啥声音?

    怎么这么怪异?

    出于好奇,我迷迷糊糊地,寻着声音的方向找过去,一番摸索不知不觉间,竟然是来到了正屋灵堂的外面。

    声音真是从这里传出的?

    然而我刚这么想完,忽然就看见在谭夫人的棺材上,此时正趴着一只样子十分诡异大黑猫!

    看见这只黑猫,我心里顿时就颤了下,只怕刚才的怪响,就是这畜生弄出来的!

    猫起尸的事,我早就见怪不怪了。

    为啥守夜的杨先生不制止?

    我心里想着,随即就快速的朝灵堂挪,到门口的时候,我喊了声,杨先生。

    但他趴在桌上一动也不动,不知道是晕了,还是已经睡着了。

    “怎么回事啊,杨先生?”

    我忍不住再次唤了一声,但瞬间过后,我就觉得情况不妙了。

    因为,我瞧见,灵堂中间的那个棺材盖子,居然微微的动了一下!

    而且与此同时,棺材盖上的大黑猫,立刻是抖起身子,周身毛发竖立,如同只发怒的大刺猬,一双诡异发绿的眼睛,一下就朝我直勾勾的瞪了过来!

    我心说,你这畜生也是找死。

    以为我特么还像以前好欺负,现在我会怕你?

    当下,我手指一伸,指尖上立刻是闪过一丝微光,盯着那大黑猫的脑袋,就狠很地点了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