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总裁宠妻无药可救 第568章 真是白眼狼


    “李夫人客气,能被您女儿喜欢,我也很高兴。”

    李夫人温柔笑笑,看的人倍感温暖。

    聂倾倾心里想,李夫人应该是个平时很温柔的女人。

    “李夫人,我先走了。”

    “好的。”

    聂倾倾挽上行母手臂,行父趁势要帮她提东西,聂倾倾冲行父一笑,把较轻的茶叶礼盒交给他。

    “哎呀倾倾,你来还带什么茶叶!这茶叶一看就不便宜!”

    说完,还冲站在休息平台的行闹闹使了个眼色。

    行闹闹接收自家老爸眼色,赶紧开口:“爸就别心疼倾倾的钱,这些东西都是荣总买了让我们带回来孝敬你和妈的,荣总临时有很重要事回不来,要不他肯定要跟我们一起回来拜访你。他还说了,下次请你和妈去枫林山庄小住几个月。”

    茶叶确实是荣寒城的,但后面那些话,荣寒城没说过。

    行闹闹这说,就是怎么气死谢青琅。

    毕竟荣寒城可从没给谢家送过什么。

    事实证明,谢青琅很生气,心里很膈应。

    他才是倾倾舅舅!从小看着她长大的舅舅!

    居然把这么好东西送给一个外人,都不送给他这个舅舅。

    真是白眼狼!

    “你说这荣总怎么这么妥帖,知道我茶正好喝完。”

    “哎呀爸,有茶喝就行了,纠结这种事干什么。等你到枫林山庄住的时候,你就知道外面世界有多么精彩!”

    枫林山庄的低调繁华,可不是一般能想象。

    光屋里随便摆着的一件装饰品,就够在她们孝昌买五六套一百多平的三居室。

    “嘿嘿···”行父笑眯眯的,笑的合不拢嘴。

    他知道行闹闹在吹,就没往下接。

    四人上楼,开门,还在絮叨说什么,不过因为声音不大,谢青琅和凌雪听不清在说什么。

    “小谢啊,路上慢点走。”李总笑笑,圆润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不满。

    “谢谢李总关心。”谢青琅心不在焉回应,跟凌雪一起下楼。

    李总和李夫人见他们下楼,“砰”的一声关了门。

    门关上后,李总和李夫人脸色顿时垮下,尤其李夫人,简直跟避什么病毒一样,飞快甩开李总手臂,站到离他五米远的地方。

    这么明显嫌弃,让李总圆润脸庞渐渐涨红。

    “你···”

    明明半年前还柔情似水的妻子,怎么一个月前突然对自己这么冷淡。

    李总一直搞不明白,每次他询问原因,对方直接冲他翻个白眼,起身离开,一刻都不想跟自己多呆,仿佛自己是什么会传染人的病毒。

    明明他什么都没干啊!

    在外努力工作,努力挣钱,每月还给她卡上存不少钱。

    “李杰明,等会跟女儿视频完我就走。”说完,停顿片刻,继续开口:“今天的事,不要有第二次。”

    今天她原本不会这么早来,但是李杰明骗自己,说女儿有事,要早点跟自己视频,所以她提前来了,没想到等待自己的不是女儿视频,而是李杰明下属。

    她立刻明白,李杰明叫自己来,是给他撑面子。

    撑一个夫妻和睦,家庭幸福的面子。

    其实真实情况···见鬼的夫妻和睦,家庭幸福!

    李杰明就是恶心扒拉的老色鬼!

    “白兰,你是我老婆,陪我见下属怎么了?!”李杰明粗着嗓子吼道。

    这一个月,他一直忍一直忍,就算她提离婚,把自己东西扔出主卧,拖着行李不声不响搬出去,自己一句话没说。

    没想到她越来越过分,避自己就跟躲病毒一样。

    这样的行为,对男人来说,简直就是侮辱,赤裸裸的侮辱!

    “老婆?李杰明,你别侮辱这个词。”白兰语气依旧淡淡的,不同于跟外人交流时的温柔,现在的语气里,夹杂的是无尽淡漠和冷意。

    “侮辱?白兰,你当初在我身下的时候,你怎么没说我侮辱你?现在跟我说侮辱,是不是太···”

    “啪——”

    李杰明脸上顿时浮现一个五指巴掌印,红通通的,十分明显。

    “你敢打我!”

    这么多天隐忍爆发,直接一巴掌扇出去。

    他是男人,本来力气就很大,这个巴掌又承载了半身力气,直接打的白兰扑倒在沙发,额头,也撞在墙上,撞的眼冒金花。

    手撑在沙发上,使劲甩脑袋,企图甩走脑中浓重眩晕感。

    无奈眩晕感就跟粘上她一样,一直甩不走。

    “白兰,你怎么了?”李杰明也慌了,想要上前扶她,结果手刚碰到白兰袖子,就被毫不客气甩开。

    “你滚!别碰我!”

    白兰嘶吼,声音凄厉,都破了音。

    整个房间都是她凄厉喊声。

    李杰明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忽然,一间屋子传来“呜呜”声,李杰明顿时顾不得管白兰,小跑冲过去。

    一把推开门,按住要起身的人,声音温柔:“妈,您起来干什么,在床上好好躺着。”

    他声音温柔,无比耐心,一点看不出刚刚出手打人的就是他。

    白兰勾唇讽刺笑笑,咬唇,直到舌尖尝到一丝血腥。

    咬破了。

    痛感让她脑中眩晕缓解了些。

    撑起身子,抓起沙发上自己的包,踉踉跄跄开门出去,悄悄关上门。

    她在这间屋子里住了几十年,自然知道怎么关门可以不制造一点声音。

    门关上,整个人失力般扑倒在楼梯台阶上。

    冰冷的台阶让她一个激灵,颤颤巍巍爬起,抓住扶手,踉踉跄跄往楼上走。

    她走的很慢。

    一个台阶要抬脚三四次才能迈上。

    一步一步,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踏上二楼和三楼中间休息平台。

    眼前漆黑一片,脑子里嗡嗡作响。

    甩甩头,症状没丝毫缓解。

    想再往上爬,结果刚踏上台阶,脚底一滑,整个人朝前扑去。

    “嘶···”

    痛感侵袭全身。

    不可以在这里趴着!

    这里是楼道,人来人往,自己不能在这里!

    挣扎着想重新爬起来,无奈脑子昏导致手脚软,根本使不上力气。

    在第八次想爬没爬起来之后,白兰不再挣扎。

    依靠全身力气翻了个身,让自己面部朝上,嘴角勾起淡淡笑容。

    有些时候,死亡也不失为一种解脱···

    “李夫人,您怎么在这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