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相门娇女 > 相门娇女最新章节 > 第十三章:长公主

相门娇女 第十三章:长公主


    不远处与林敬义和林苏卉一起站在太傅府大门外的少年,一身白衣长身玉立,宽袍大袖洁白如雪,他的神色极为疏淡,一双眸子却漆点如星,嵌在那莹白如玉的面庞上,仿佛从画中走出的人一般。

    对林菀欣来说,这个人她谈不上什么认识,毕竟上辈子也只是远远的看过几眼,甚至没有过交谈,但这个人的名声却是如雷贯耳,

    传闻他是天上文曲星下凡,不到弱冠之年便在朝中身居高位。

    他出身显贵,太傅嫡孙,自幼便有神童称号,加之容颜秀美貌若好女,又知礼有节,所到之处无不是称誉加身无往不利。

    更有甚者,将他与奠定天下局势的大将军许纯之做比,说是一文一武国之重器,帝都双绝,而太傅一脉,本身就可只手遮住半边天。

    因此有意与之结亲的人如过江之鲫,但至少在林菀欣上辈子身死前,却从没听说他与哪家贵女确定了婚期。

    但这并不妨碍无数贵女前赴后继地朝他身边涌,比如她那两个好姐姐,大房嫡女林淑真与二房嫡女林苏卉,上辈子也是用尽手段想要套牢这位谦谦温润的白玉公子,却始终功败垂成。

    为此,林苏卉甚至不惜出卖自己家族,将重要信息递到张君弘的手中,只为了博他朝她垂怜一笑,殊不知为加速林家的败落又重重地添了一笔。

    难道这一次,林家又要走上同样的道路?

    眼见林菀欣神色变幻、似乎一点也不轻松,林慎安不由有些纳闷,忍不住推了她一下:“问你话呢,怎么回事?怎么看戏也看得苦大仇深的?不是吧,难不成你也看上外面那个小白脸了?”

    林菀欣白他一眼:“胡说什么?”微微沉思犹疑,又展颜道,“你不是想知道他是谁么,那么直接下去打个招呼不就成了?”

    说着,林菀欣率先下了马车。

    “诶?喂,我说你该不是真的起意动心了吧?别开玩笑……”林慎安飞快追了出去。

    太傅府大门外。

    林敬义听着张君弘恰到好处的谈吐、看着他俊雅清贵的姿容做派,怎么看怎么觉得满意。

    为了能早日重回朝局,他近来时常带着各色珍奇古玩拜访张太傅及其派系的官员,因着张太傅的面子以及他当年为官的些许情分,再加上他为这群人积极谋划解决难题,逐渐被这个圈子接纳。

    来张府拜访得多了,一二来去与太傅嫡孙张君弘也熟悉起来。

    不得不说,张君弘实在是年青一代士子的典范,学识谈吐家世模样无一不好,关键是如此出身也不见丝毫傲气,待人周到有礼让人如沐春风。

    这么好的年轻人,也不知哪家的姑娘能有福气嫁给他。

    林敬义越这么想就越是上心,他知道张君弘至今尚未娶妻,若是能有机会将自家女儿与之凑成一对,他成了张君弘的岳丈、太傅家的亲家,那于他以后仕途为官大有助益。

    林敬义几番琢磨,终是心动,于是有了今天特意命女儿林苏卉带着他放在家中的字画来寻他,并与张君弘偶遇的这一幕。

    林敬义寻思着,只要让女儿和张君弘多见上几次,说不定张君弘就会对他女儿逐渐上心,两家这件婚事就这么成了。

    “咳。”一声轻咳,“爹!”林敬义的身边,林苏卉有些站不住了。

    原本好奇她爹怎么会突然让她出门送东西,等见到张君弘,她一切的疑惑都消失殆尽,满心满眼就只有这个人。

    这世上,怎么会有人长得这般好看,也笑得这般好看,这里又是太傅府,他会不会是……?

    可林苏卉左等右等都不见她爹替她介绍,反而自己跟对方聊个不停,她终于急了,直接插话打断他们的聊天。

    “怎么了?”林敬义一愣。

    林苏卉不高兴地瞪他一眼,又飞快看了看张君弘,脸色有些发红。

    “噢,你瞧我这,光顾着和君弘说话,倒有些忘了。”林敬义立时反应过来,笑道,“君弘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女苏卉。”又对林苏卉说道,“苏卉,这是张太傅嫡孙,大理寺少卿张君弘,还不快见礼?”

    “苏卉见过公子。”林苏卉面色娇羞,声音柔得似乎能掐出水来,娇滴滴仪态万千地行礼。

    “林小姐。”张君弘神色清淡微微一笑,点头还礼。

    见张君弘笑了,林苏卉面色越发羞红。

    “你这孩子,怎么突然跑到这儿来了?”林敬义明知故问。

    林苏卉娇嗔道:“还不是爹爹匆匆出门,连东西落在家中也忘了带,女儿这不是担心您才急忙给送过来了嘛。”她招呼身后的丫鬟,让把东西给林敬义呈上,是一副装裱精致的字画。

    “好,好。常言道女儿是爹娘的贴心小棉袄,古人诚不欺我。”林敬义舒朗笑道。

    “爹您说什么呢?”林苏卉娇羞,不好意思地看向张君弘。

    张君弘依旧神色淡淡,淡然中又始终带着些许让人心怡的笑意,叫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就在这时。

    “二伯,二姐?真巧,竟然会在这里碰上你们……”林菀欣与林慎安走上前来,对林敬义笑着微微一礼,又看向张君弘,“这位是……?”

    装,再装,他姐真能装。林慎安眸子里带着些许笑意,瞥了一眼林菀欣,又看向张君弘。

    这一看,倒是微微一愣。

    眼前这人的姿容也太过艳丽了些吧?这是男人么?

    只一眼,“嘁。”林慎安莫名不爽地撇嘴。

    林菀欣在心中偷笑,虽说林慎安没开口,但她很能理解他这种面对帅哥自知不如又无能为力的恼怒,毕竟张君弘确实五官过于精致,又气质清雅身材颀长,整个人光是立在那里,就散发着与污浊的世间格格不入的高洁气息。她弟这是觉得输了。

    可她没想到的是,林敬义和林苏卉在同时变了脸色。

    “你怎么会到这儿来?”林敬义眉头一沉。

    “你来这里做什么?!”林苏卉尖声质问。

    林菀欣讶异于他们反应过度,眨了眨眼笑道:“今儿天气晴朗,我和弟弟在城中转转,路过此处看到二伯和姐姐,便来打个招呼。怎么,打扰你们了?”

    “你……”林敬义瞬间伸手拦住林苏卉即将冲出口的话,沉声道,“你们怎么又在城中闲逛,没得事情做吗?”

    林菀欣姐弟俩一怔。

    “慎安不在家好好学习以备科考,你不在家好好学些女红管账以备将来嫁人,都成天胡混些什么东西?!”林敬义怒斥道。

    林菀欣目光一动,有些明白了。

    林慎安神色一沉。

    林苏卉则肉眼可见地露出喜色。

    太好了,让林菀欣之前得意,现在被她爹教训了吧?而且还是在张公子的面前。

    林苏卉又飞快瞥了一眼张君弘,见他面上还是淡淡的,似乎看不出喜怒,但不管怎么看,他都实在清雅秀美夺人心魄。林苏卉不由露出痴迷之色。

    话一出口,林敬义就知道自己有些过了,但他没料到竟然好巧不巧在这时候遇到林菀欣姐弟。

    虽说娶妻娶贤纳妾纳色,但是男人爱好美色乃是天性,要真论容貌来说,他家女儿是拍马都赶不上林菀欣。

    毕竟他本身就是走得私下的路子,要是反而因此被林菀欣截胡,那他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都要觉得自己可笑。

    所以林敬义第一时间就将林菀欣姐弟定义在不学无术、只知道玩闹的纨绔子弟身上。

    见林慎安不服要说话,林敬义立即抢白:“怎么,还说不得你们了?敢成日里在外面抛头露面四处游手好闲,却不敢承担批评,四弟平时就是这么教导你们的?我林家的子弟也不能这么没担当!”

    说罢扔下林菀欣姐弟不理会,反而对张君弘说道:“抱歉,叫君弘看笑话了。这两孩子是我庶弟的一双儿女,平时顽劣不堪不说还不服管束,长辈说几句话就要顶嘴,若只是两个调皮捣蛋的哥儿也就罢了,这一个姑娘家也如此行事,没得败坏了家风!我那个庶弟也不知加以管教,真是……”

    突然,一个略带冷厉的声音传了过来,“原来这就是林家的家风?当着外人的面奚落自家子侄,殊不知在旁人看来林家上下同气连枝,他们不好你又算得上什么东西?”

    这个声音太过嘲讽,还是个清冽利落的女声,一下将所有人注意吸引。

    林敬义下意识转头,本能地带着被人踩到痛脚的恼恨,喝道:“你是谁?你算什么……”

    不等他把话说完,张君弘面色登时一变,立即上前躬身行礼,恭敬至极:“大理寺少卿张君弘参见殿下。”

    殿下?!

    张君弘一声称呼,让众人顿时屏住呼吸,也将林敬义未说完的话瞬间卡在嗓子眼儿。

    什么殿下?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还是林菀欣最先反应过来,跟随张君弘一同行礼:“参见长公主殿下。”

    “哦?你认得我?”长公主面色稍暖,带着些兴味缓缓问道。她穿一身宽敞的织锦斗篷,只是此时放下了维帽,看起来依旧风尘仆仆。

    她的身边,一身黑底红袍的黑炎军统帅许纯之带着一队人呈护卫之势,将她拱卫在中间。

    林菀欣在心中暗怪自己嘴太快,恭敬答道:“臣女并未见过殿下,只是凭借殿下音容笑貌才有此猜测,还请殿下恕罪。”

    “呵,你倒是聪明。”长公主知道她说的是年纪。

    此时林敬义父女和林慎安也反应过来,立即恭谨地朝长公主行礼。

    林敬义反应更是不堪,在将怒斥的话吞回去后,瞬间面色苍白,额上冷汗如雨,双手拢在袖中隐隐颤抖。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训斥个侄子侄女,就算口气尖锐刻薄了些,但怎么就好巧不巧地被当朝长公主给撞上了?

    关键是,他之前还想将怒气撒到长公主本人身上,他简直……他简直太倒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