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相门娇女 > 相门娇女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一章:庆春光

相门娇女 第二十一章:庆春光


    长公主到场,代表的便是皇家立场,不仅是作为女主人的将军夫人出迎,作为男主人的元大将军一样率众迎接。

    长公主一身华服,贵气逼人,面上却始终带着温和笑意,甫一落座就道:“大家不可太客气拘谨,否则本宫便是不该来了。”

    众人自然称是,场面再度热闹起来。

    有长公主到场,将军府反倒不便分席,索性男女客众各坐一边,同聚于宴会厅内。

    如此一来,在场的小姐们无不是更加矜持婉约,而公子们则越发显得清隽风雅。

    林菀欣瞧着这场面觉得十分有趣,却也感到些许意外。因为上辈子长公主并没来将军府,不知道这一次是什么让她改变了主意。

    许是长公主也觉得眼前百花争艳、玉树琼花的景象颇有意趣,待席间酒过一旬便开口道:“今日酒宴好则好矣,却还总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这话一出,将军夫人顿时有些忐忑:“不知殿下觉得缺了什么?好立即补上。”

    “今日春光甚好,又难得看到这么多花骨朵般的姑娘们,以及玉树兰芝般的小伙子们,你不觉得,若是没有一个地方让他们一展才华,太过遗憾?”长公主笑了笑。

    将军夫人立即领会,笑道:“殿下说得正是,那不如就由……”

    “我先来!”将军夫人身边打扮明丽的少女立即起身请缨。

    “馨儿!”将军夫人沉声一唤,又顾及一旁的长公主,不敢太严苛。

    少女名叫元雨馨,正是元大将军最小的女儿,今年年方十五。她向来活泼好动,早不耐烦坐在这儿装矜持,此时有机会活动,自然不会放过:“还请殿下允许。”

    长公主一笑:“甚好。”

    如此一来,将军夫人再不好阻止,只能瞪了自家女儿一眼,随她去。

    “来人,将我的弓箭和靶子取来。”毕竟是自家,元雨馨吩咐起来毫不含糊。

    这番举动却让周围一众夫人小姐们感到讶异,向来拉弓射箭都是男人的事,姑娘们多是修习琴棋书画女红等功课,可当元雨馨一连三箭,最后一次三箭齐发,箭箭都射中红心时,场中一时鸦雀无声。

    下一刻,喝彩声骤起。

    “好!”

    “元大将军果然是虎父无犬女。”

    “元小姐巾帼不让须眉!”

    然而,在场喝彩的大多是男子,夫人和小姐们这边则没有太热烈的反映,有些夫人甚至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

    毕竟大家来参加宴会都带着自家儿女,心照不宣地是想替自家耽搁的孩子相看一番。

    眼见元大将军府如今如此威势,不少人确实生了结亲的意思,可将军家的姑娘也忒彪悍了些,这娶回家还不得娶了个母老虎,把自家儿子压制得死死的?

    这么一想,一众夫人又歇了心思。

    将军夫人自然察觉得出众人的变化,心中越发恼怒:“这个雨馨!”她不由得小声念叨。

    长公主却笑了笑:“女儿家活泼些是好事,顶天立地,免得被欺负。”

    将军夫人只能苦笑称是。

    林菀欣也觉得这个元雨馨很有意思,尤其是看到她得意地收起弓箭、坦然接受四方称赞的骄女模样,心中倒有几分艳羡。这是只有在父母强大的羽翼和绝对的爱护之下才能长养出来的模样,试问谁不想如此?

    可林菀欣心中的那丝好感并未能维持太久,只因元雨馨收起弓箭,第一时间却看向了她。

    林菀欣一怔,心中瞬间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果然,元雨馨嘴角浮起一抹嘲讽的微笑,忽然当众朗声道:“方才在宴席中,我曾听说,林修撰家的小姐不仅姿容艳丽,才艺也是冠绝古今……”

    说到这里,元雨馨故意停顿了一下。

    林修撰?

    在场的人不由得愣了一下。

    是说的翰林院修撰吗?这是几品官员来着?好像是从六品?

    在场的官员无一在五品以下,倒是没几个人知道什么林修撰。只是,这是哪家的闺女口气这么大?还冠绝古今?至于这姿容艳丽的说法嘛……

    不少人回过味来,带上看好戏的神色。

    林菀欣顿时神色一沉。

    首座上,长公主目光一动。

    见效果达到,元雨馨勾起唇角,然而正当她打算点名林菀欣时,目光却遽然一变。

    她发现林菀欣身边的林苏卉正一脸花痴地对斜对面的张君弘暗送秋波,送得张君弘都注意到这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林苏卉!!”元雨馨大怒喝道。一瞬间,什么林菀欣、什么婚约信物娘亲的嘱托,全都被她抛到脑后,满脑子都是林苏卉这个贱人竟敢勾引君弘哥哥?!

    元雨馨怒发冲冠,可林苏卉却后知后觉:“什、什么?”

    她一脸懵懂地看向满面怒容的元雨馨,依稀记得这是将军家的独女,可做什么这么大声喊她?

    元雨馨也意识到自己失态,迅速调整语气,脸上挂笑却目中森然:“宿闻林二小姐才艺双绝,今日恰逢长公主驾临,又是我母亲做寿,想必林二小姐不会推辞,一展风采吧?”

    “呃。”林苏卉有些懵,四处看了看,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

    她刚才全心全意关注的都是张君弘,哪里注意过什么表演才艺的事?

    林菀欣则垂下眼帘,没想到峰回路转,元大小姐转而找上了林苏卉,这当然是她乐见其成的。

    她微微琢磨,便明白其中缘由,看来张君弘果真是个祸水,招惹到的远不止林家大房的林淑真和二房的林苏卉。

    “怎么?林二小姐不肯给这个面子?”元雨馨更逼一步,笑意嫣然。

    眼见四周围的注意集中在自己身上,林苏卉越发慌张,一时之间脑袋空白,竟想不起自己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

    姜氏看在眼里,心中也焦急不已,她的闺女她知道,打小被她养得娇纵,琴棋书画样样不精,唯独大力培养的是算账管家这一套,难不成还能拿这个来表演?这个元小姐作甚要跟她女儿过不去?

    姜氏有心插手,可她毕竟是长辈,这又是小姑娘间的事……

    见林苏卉手足无措,元雨馨越发嘲讽:“看来林家姑娘那个传闻有误,也不知道是谁放出这样的话混淆视听……”

    看到这里,在场的众人就算有不明白为何元大小姐蓄意刁难林家小姐的,但也都知道今日这林家小姐必然出丑,毕竟有元大小姐惊才绝艳在前,而林二小姐很明显样貌才艺俱不出挑,只是可惜了,恐怕今日过后林家姑娘都要成为帝都笑谈。

    林苏卉也意识到自己要在张君弘面前丢脸,急得几乎快哭出来。

    “还是说,是林修撰……?”元雨馨眉头一扬,轻蔑开口。

    不等她把话说完,林菀欣立时起身,躬身行礼:“元大小姐此言差矣,家姐并无此意,只是不善言谈。今日有幸参加夫人寿宴,又得见长公主尊颜,实乃幸事,姐姐一时激动不知如何表达,实在情有可原。”

    林菀欣顿了顿,看向把她当做救命稻草的林苏卉笑道:“姐姐,元大小姐固然是英姿飒爽,如烈日光华万千,但姐姐也是灵动摇曳,如月华柔美。姐姐可别光顾着倾倒于元小姐的迷人风采,太过谦让和藏拙,要知道月光虽柔,却也能起舞弄清影,美丽非常。”

    起舞?

    林苏卉顿时反应过来,对啊!她向来喜动不喜静,于书画无甚天赋,但舞蹈却是一绝!

    林苏卉立即点了点头,也同样起身。

    林菀欣一笑:“妹妹不才,愿以一曲《庆春光》,伴姐姐以舞惊春景。”

    有了林菀欣提点,林苏卉也回过神来,恰巧她最擅长的舞蹈就是那支“春光灿烂”,跳了不下百遍,就是闭着眼睛也不会出错。

    乐声一起,轻柔婉转,恰如春天悄然到来,林菀欣拨动琴弦,心绪也不由飘飞。

    她可以坐看林苏卉被嘲讽奚落,却不能让林家因此蒙羞,笼罩在“世家”这两个字下的人,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乐曲忽然从轻柔渐变灵动,轻快转为热烈,早春的啁啾化为盛春的欢鸣,而林苏卉的舞姿也由蜻蜓点水变为繁花灿烂,曼妙的舞姿夺人心目。

    到一曲终了舞姿落幕时,竟还有人回味其中,难以自拔。

    好一会儿,“好!”长公主率先抚掌叫好,“真是好一曲《庆春光》,好一支春光灿烂的舞蹈!”

    有长公主带头说好,四下里宾客自然无不称赞,更何况林菀欣所选的曲子,实在是太过应景应情。

    世人皆知,大庆朝以“庆”为国号,又是在春日里安定天下,这首《庆春光》无论是乐曲风格还是寓意,都极为贴合。

    其实林菀欣会选这首曲子,也是前世这首曲子曾被宫廷乐师挖掘,用来编纂成大型舞曲,庆贺大庆朝元年的盛宴。能得到皇帝大力嘉奖的曲子,又岂能不好?

    长公主看着下方面露得意和冲元雨馨露出挑衅之色的林苏卉,又看看一脸淡然不骄不躁的林菀欣,不由得点了点头,笑道:“来人,赏。”这可是连元雨馨之前都没有过的殊荣。

    得了赏赐,林苏卉越发高兴,连瞪了元雨馨好几眼,这才和林菀欣一同朝长公主叩拜谢恩。

    看着这一幕,姜氏也觉得脸上十分有光,觉得自己今日带林菀欣来赴宴还算有点用处。

    唯独将军夫人和元雨馨,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却还要强作笑意,真真灌了一肚子气。

    接下来便是各色贵女和公子们轮番表演,各展才华,也颇引来几番喝彩。

    临到中午,用过午宴,长公主便借口休息离开了宴会。

    长公主一走,一些年长的官员们也都纷纷告辞,留下来的大多是还想继续相看的夫人小姐和年轻的公子哥,男女分开,三三两两聚在一起。

    林菀欣也想早些离去,奈何姜氏和林苏卉却卯足了劲头,一个左右逢源四处攀关系,另一个竟然眼巴巴地溜达到自己身边。

    “四妹妹。”林苏卉微微一笑,十分甜美。

    “有事?”林菀欣右眼皮一跳。

    常言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何况她出门前还给自己卜过一卦,寓意她今天会有水逆。

    这丫头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