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相门娇女 > 相门娇女最新章节 > 第二十六章:风水局

相门娇女 第二十六章:风水局


    林菀欣怔愣地眨了眨眼,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笑?小爷认真的!”林慎安瞪她。

    “是是是,非常认真,我弟弟最厉害,办这些小事还不是手到擒来?”林菀欣又笑着冲他眨眨眼。

    虽然仍旧气呼呼,但林慎安眼中的暴虐没有那么严重了。

    林菀欣道:“但我依旧不希望你做这些事,慎安当是雄鹰在天展翅高飞,哪里该屈就在后院宅子里折了锐气和羽翼?更甚至于双手沾血?没必要。”

    “但是!”林慎安有些急。

    “别着急,我并非说不对付他们,只不过换一种方法而已,毕竟一时激愤教训他们是好,但露了痕迹留下把柄就不好了。”

    “你有方法不留痕迹?”林慎安狐疑。

    林菀欣勾唇一笑:“难道你忘了我最擅长的是什么?”

    林慎安目光一亮,又迟疑:“可你之前不是说不能随便乱来,否则容易折损自己福德么?”

    “此一时彼一时也,更何况没有只许人动我却不能我动人的道理,只是不要滥用,但我们现在算是滥用吗?”林菀欣挑眉笑道。

    林慎安冰冷一笑,缓缓道:“当然不是。”

    店铺外,林菀欣与林慎安所在的马车缓缓离去,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不远处一家茶馆靠窗的二楼,有一个人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字不漏。

    “大人。”站在许纯之身边的年轻人注意到他有些走神,而他面前的龙鸣卫已经汇报完追捕匪患的进度,并且着重提到齐县县令陈宝荣自发配合黑炎军缉拿匪徒。

    许纯之点点头:“知道了,下去吧。”

    他的耳边仍旧回荡着林菀欣那句话:“难道你忘了我最擅长的是什么?……”

    呵,小丫头倒是挺自信。

    但提点归提点,总还是要有人做事的,很明显林四小姐手底下做事的人不行。

    虽说刚才只匆匆听了几句,但许纯之已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大致理顺,林四小姐的铺子被人捣乱,她却抓不着人。

    或许……

    “小凤。”许纯之开口,“带一队人埋伏在下面那个店铺外,若是抓到了人就直接送官。京兆尹虽然很忙,但也不多这一件事,记得跟他们打声招呼。”

    “是!”被称为小凤的青年立即领命,他抬眼飞快地瞥了眼自家大人,深觉上次从程峰那儿听来的八卦太对了,一向眼里只有打仗杀人没有女人的大人现在终于开窍了!

    他必须得把这件事办漂亮,绝不能拖大人后腿。

    小凤迅速领命而去。

    当晚。

    夜深人静之时。

    林菀欣带着林慎安和夏童、秋童一起来到二房的主宅院后方。

    林菀欣下令划出地方,林慎安带着人一起挖坑,最后又用浮土和树枝盖上,做好一切,几人又匆匆回了听雨轩。

    “做这个有什么用?他们平时又不会到宅子后面去。”林慎安累得够呛,狠狠灌了几大口水,“难不成还让我引他们去?这会露了马脚吧?”

    林菀欣笑道:“又不是为了等着他们跳坑的。”

    “那是为什么?”

    “你听过前水后靠吗?好的风水就要门前湖泊背后靠山,寓意开门见财背后有倚仗。事实上,门前确实可以无湖,但背后绝对不能有坑,否则……你等着看就知道了。别着急,明天夜里会下一场暴雨,姐姐还有别的安排。”

    “暴雨?”林慎安瞅了瞅院外满天繁星灿烂,“你开玩笑吧?”

    “那走着瞧。”

    果不其然,第二天白天艳阳高照,热得吓人,林慎安还嘲笑林菀欣是个半吊子术士算得不准,可一到半夜子时,“哗啦”一场倾盆暴雨直落,把林慎安惊得直愣。

    “别耽误时间,借着这场风雨,去劈了他们院里左上角那颗大树,再推了右边院墙的乱石。记得带上火油,伪装成雷劈的。”林菀欣吩咐道。

    “得,我要成落汤鸡了。”虽然这么说,但林慎安速度极快,拎起斧子就出门。

    “去,替少爷准备好姜汤。”

    同样是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几乎是林慎安前脚劈了大树,后脚就有一伙人穿着斗笠蓑衣冒着雨冲到东大街上。

    “行了,别找了就是这家,都来过多少回了,下个雨就不认识了?来人,都给我砸!”

    “呀呀呸的,竟然叫老子们下着雨来砸东西,要不是看给的钱多,老子鸟他个屁!”

    然而一群人才刚开始动手,隐藏在暗中待命的黑炎军迅速冲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众人围困制服。

    一道闪电突然劈下,映照得东大街瞬间如同白昼,也照出领头的赵小凤冰冷的目光,他下令道:“带走,全都送往京兆府!”

    今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第二天一大早。

    风雨过后,电闪雷鸣已歇,二房的仆从们推门一看,立即被院子里狼藉的景象吓一大跳,赶忙去报告的姜氏。

    姜氏出门一看,也发愁不已,谁想到一晚上就把院子里的大树给劈坏了?这么好的一棵树,真是可惜。

    反倒是林敬义围着院子西边倒塌的乱石看出了些许意趣:“有意思,明珠来看,这石头岂非有点虎啸山林的架势?”

    姜氏立马凑过来:“别说,还真像。要不咱们就把这个留下吧?也算是天公作美。”

    “为夫正有此意。”林敬义笑的得意,只觉得上天都知道他即将登上庙堂升官发财了。

    可若是林敬义知道虎啸山林、西面白虎开口的寓意主大凶、纷争与受伤,恐怕就笑不出来了。

    想了想,姜氏又吩咐冯妈妈:“让人去瞧瞧,四房那边什么个情况。”

    “是,夫人。”

    一夜风雨,听雨轩这边自然也是枯枝烂叶一堆,虽然也有小树三两颗遭了殃,但并没有大树出问题。

    得了冯妈妈的复命,姜氏心中稍安,但始终对此心中还是有些芥蒂。

    “哎呀,娘,你不要想太多啦,过两天咱们不就要去宁安寺朝拜了吗?到时候还能看见佛骨舍利呢?有菩萨保佑,家里肯定没问题,爹肯定要升官的,您就甭操心了。”林苏卉宽慰道。

    “也是这个理。”姜氏想了想,也就随它去了。

    听雨轩。

    林菀欣坐在厅中,林慎安和林敬智则一大早就上学的上学、工作的工作,唯有林菀欣一边惬意地品茶,一边听着丫鬟滴石绘声绘色地描述二房一早看到树倒墙塌时的惊恐嘴脸,逗得满屋子丫鬟都笑得乱颤。

    “照我说,就是他们平时作恶太多,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凝萃说道。

    湘竹立即接话:“可不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小姐之前训斥得正是此理。”她仿佛受教般又温婉地朝林菀欣一礼。

    凝萃看了立即瞪她一眼,却不愿意有样学样跟着行礼。

    不同于凝萃从小就是府里的家生子丫鬟,湘竹原本其实是官家小姐,后来家族落败男的砍头流放女的变卖为奴,这才被林菀欣的母亲李氏给买了回来,一直都是二等丫鬟,前不久才被林菀欣提拔为一等丫鬟。

    一开始,凝萃也觉得她嘴甜又知书达理,挺稀罕她,可最近渐渐的感觉烦躁,总觉得这丫头处处抢她的话,显得她有学问而自己粗浅直白。

    林菀欣笑了笑,意味深长地道:“凡事都有预兆,且等着瞧吧。”

    果不其然,接下来两天二房齐凤阁频频出事。

    先是姜氏不知为何突然闪了腰,后是大厨房里莫名其妙地走水失火,众人废了好大劲才把火灾扑灭,又听说二老爷林敬义跟外人起了争执当街动手打了起来,还带了伤回家。

    这一下二房可炸了锅。

    姜氏越想越觉得不安,下令仆从将宅子内外好好重新修整一次,这才发现原来主宅院后面竟然有个泥巴和树枝混合的大坑,如今坑里还蓄满了水,还是之前暴雨给接的。

    “到底谁干的?!”姜氏气得差点晕过去,就在坑边,她又当着众人的面重重摔了一跤。

    好一番折腾,终于到了宁安寺开放佛骨舍利的大日子。

    姜氏也总算打起精神招呼女儿林苏卉以及院中被她日常无视的两名庶女,连带着捎上林菀欣,与一众丫鬟婆子浩浩荡荡地收拾行囊,准备上山。

    出门前,姜氏又叫来府中管家:“这几日铺子的进展如何了?”

    管家知道她说的是骚扰四小姐在东大街那边的铺子情况,有些犹豫但还是道:“回禀夫人,那伙人拿了钱,之前是好好的,但最近……好像没怎么办事,也不见他们出来,老奴觉得有些反……”

    “好像?”姜氏拔高声音,“你不清楚不会过去看看?咱们家养你难道是吃闲饭的?要真干不了直说,多得是人能接替你的位置!”

    管家吓了一跳,冷汗登时落下,连忙道:“是,夫人,老奴这就去。”剩下的猜测也噎住不敢再说,匆匆离去。

    “冯妈妈,苏卉那头准备好没?”姜氏问道,“也该出门了,再不然就晚了,要是真到日上三竿才到地方,对菩萨也不敬。”

    “奴婢这就去催催。”冯妈妈掀了帘子出去。

    一到院外,却瞧见二小姐林苏卉正堵在四小姐林菀欣面前的过道上,半是威胁半是挑衅地说道:“你不去?那可不行,今日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都跟人说好了,你不去岂不是让我没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