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相门娇女 > 相门娇女最新章节 > 第三十六章:嫁祸

相门娇女 第三十六章:嫁祸


    与上山时的惬意和愉悦不同,林家一行人下山时速度快了许多,显得行色匆匆。

    好不容易到山脚下,众人才算喘了口气。

    “快上车。”姜氏催促道,“记得换身新衣服。”她嫌弃地对林绵如说道。好在为了以防万一,出门时本就预备了两身衣裳,却是便宜了这两个臭丫头。

    林绵如被林思瑾扶着上了车,在里头窸窸窣窣地换起来。

    “走吧,别耽搁。”姜氏连声催促,不知道怎么的,她总觉得事情好像没完,心里一直七上八下。

    林菀欣与凝萃、滴石也上了车,要说这群人里还能心境平稳的,也就剩他们了。

    然而,马车才刚刚驶出不多久,就被人拦了下来。

    “怎么回事?”姜氏有些烦躁地撩开帘子。

    林菀欣也挑开帘子看了看,一见来人,顿觉讶异。

    “走,下车看看。”林菀欣率先下了车。

    姜氏也匆匆下了车,心中的不安越发扩大。

    怎么会是京畿卫?他们找上来做什么?

    京畿卫归属于京兆府管理,职能是守护帝都的治安,寻常在大街小巷里也时常能看到他们巡查的身影,但被这么直接找上,对姜氏来说还是第一次,尤其刚出了那档子事,她现在有些草木皆兵。

    “东城区隆裕街第七十八号林府二夫人姜氏?”为首的那名京畿卫开口问道。

    “……正是。”连门牌号都报上了,姜氏更觉不安。

    “那跟我们走一趟吧。”那京畿卫沉声道。

    “等等,去哪儿?”姜氏面露惊慌。

    “当然是京兆府。”那京畿卫露出有些好笑的神色,京畿卫找人,难不成还能去大理寺不成?

    “可是……”姜氏面露犹疑,她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有哪家夫人被请去过京兆府的?这要是传出去,那她以后还怎么在帝都的圈内混……

    “这位大人可否告知一二,是什么缘故……?”姜氏瞅了一眼冯妈妈,示意送上打点的银子,岂料那京畿卫直接推拒。

    “去了就知道了。”那京畿卫公事公办的一抬手,“林二夫人,请吧。”

    “这……”姜氏有些焦急,可她又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不去,若是从前,她还能报出夫君和大伯的官职来遮挡一二,现如今他们都白衣在身,也不可能再拿前朝的官职来唬人,这真是……她心中烦躁不已。

    “娘,怎么了?”林苏卉等了一会儿,见这群京畿卫还拦着路,索性也下了车。

    那京畿卫只看了她一眼,便道:“林家小姐也一同去吧。”

    “什么?去哪?”林苏卉有点懵。

    林菀欣在旁听了一耳朵,这时却走上前,微微一礼道:“大人,今日上香途中,我林家三小姐因故摔了一跤,如今行走不便,不知大人是否可以通融一下,留她先归家救治?”

    林菀欣一开口,姜氏也回过神来,的确,不能让林绵如这个模样去京兆府,否则还不知被传成什么模样。这丫头考虑事情倒是周密。

    “你是?”那京畿卫一扬眉。

    “我是林家四姑娘。”林菀欣微微低头。

    “你就是林家四小姐?”那京畿卫目光一亮,上下打量林菀欣几眼,见她如出水芙蓉般清丽贞静,落落大方,不由唇角一勾,暗道难怪。

    许是变了说话对象,那京畿卫变得好说话许多:“行啊,别人都可以不去,但林二夫人及其嫡女、林四小姐都要去。”

    “多谢大人。”林菀欣。

    “为什么还有我?”林苏卉顿感不服。

    那京畿卫却是再没耐心了:“时辰不早了,上车吧。”

    一个时辰后。

    京兆府大门外。

    马车上,林苏卉一直小声嘟嚷个不停:“娘,京兆府干嘛请我们过去?我们又没犯什么事,难不成真的是爹出了什么问题,这才连累我们了?”

    “行了。”姜氏一路上被她吵得头疼,本来就心中不安了,这会儿更是烦躁,“先下车,一会儿你不许随便开口,听到没?”

    “哦。”林苏卉闭上嘴巴。

    令人意外的是,在京兆府大门口同时下车的,还有林家二爷林敬义。

    “夫人?苏卉?你们怎么也来了。”林敬义越发惊讶,难不成今日京兆府请他来与公事无关?

    林菀欣瞥了一眼林敬义额角上的伤口,这是前不久他在外与人争执时留下,自那以后林敬义就一直没出门,想必今天也是迫不得已。

    “菀欣也来了?这……”林敬义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姜氏见他这样,心知从他这儿也问不出什么,心中不由得更加埋怨公公当初决策失误,就不该将林家举家迁走避居山中,弄得他们现在连个消息都不灵通。

    “几位,请了。”为首的京畿卫催促道。

    一进京兆府的正殿,扑面而来的是一种宏阔的威严感。大殿穹顶颇高,空间开阔,两旁守卫着精神严备的京畿卫,正前方一方宽大黑沉的木桌,一名浑身煞气的中年男子端坐堂上。

    他的侧边,一个年近古稀的老者笑眯眯坐在一张太师椅中。

    “宋大人?”林敬义没想到一来就见到京兆尹宋承德,这也是前朝难得保留到今朝的官员。只不过宋承德从前并不是京兆尹,而是两名京兆少尹之一,剩下的那个以及前京兆尹当然是已经死了。

    只是林敬义想和京兆尹套近乎,京兆尹却不欲与他多说,依旧靠坐太师椅中,只是微微笑了笑,又朝堂上的司法参军看了看,示意这才是今日的主审官。

    对京兆尹来说,这本就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案子,若是平时,他连搭理都不会搭理,但这件事既然有许大将军和张尚书同时关注,那无论如何他也得表现出一种态度。

    所以旁听,就是最合适的了。

    堂上,司法参军终于开口:“来人,将人带上来。”

    在林敬义夫妇不解的目光中,两名京畿卫将林府二房的鲁管家和马夫都拖了出来,二人衣衫褴褛一身鲜血,神色极其萎靡,显然遭受过非人的折磨。

    林敬义夫妇顿时大惊,直到此时,他们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请他们过来竟是要……审案子?

    可审谁的案子?到底谁犯了事?

    夫妻俩不由得对视一眼,又同时将目光落在林苏卉身上。

    林苏卉也被这血淋淋的景象吓一大跳,正纳闷,猛然间被爹娘一同盯着,不由道:“干什么都看着我?我可什么都没干!你们怎么不看林菀欣?”

    夫妻俩又看向林菀欣。

    林菀欣顿了顿,也觉得奇怪,京兆府怎么会审问起二房的下人?而且还非要她一同过来,但看之前京畿卫对她的态度,应该无大碍才对。

    林菀欣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知。

    “夫人!……”鲁管家忽然哭喊一声,扑通跪倒在地,几步朝姜氏爬来,拖得地上一长条血痕,吓得姜氏连连向后躲。

    “你做什么?有话好好说,就在那里不许乱动!”姜氏呼喊道。

    “夫人……”鲁管家果然不再动,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浑身颤抖地道,“老奴怕是没法再服侍夫人了……”

    鲁管家哭得老泪纵横,也让姜氏心中一个激灵,她忽然想起自己一早曾吩咐鲁管家去见那伙混混,难道说……?

    “你怎么回事?怎么弄成这样?”姜氏心念急转,到底是那伙混混出了问题连累了鲁忠?还是林菀欣这个臭丫头发现端倪故意找人报官?这丫头总不至于疯了吧?没有这样的!

    眼见姜氏突然用一种满怀恶意的目光斜瞅着自己,林菀欣眉头微动,难道此事还真跟她有关?

    林菀欣转头问道:“二伯母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你?!……”姜氏有心质问却不好不打自招,抿了抿唇反倒对堂上的司法参军发难起来,沉声道,“大人,敢问这奴才到底犯了什么罪?要被打成这样?”

    在姜氏看来,毕竟是跟了她多年的老管家,若是丝毫不回护,恐怕叫人离心。更何况打狗还要看主人,她总得搞清楚,到底是谁打了她的狗?

    司法参军早已对众人反应一目了然,道:“林府鲁忠,伙同流民叛匪,私通外敌,危害京畿治安。”

    流民叛匪?……私通外敌?!

    一顶天大的帽子轰隆砸在众人头顶,直把姜氏和林敬义打得晕头转向,头昏眼花。

    “这这……这怎么可能?”姜氏忽然哑叫一声,“不可能的!不不,大人一定是弄错了,怎么会是私通外敌呢?私通外敌?叛匪?不会的……”

    她的声音都有些发抖,毕竟买凶打砸商铺和私通外敌的罪名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此时此刻,她才是真的有些怕了。到底是怎么什么回事?他们招的那伙人不就是城里专职偷鸡摸狗打砸闹事的混混吗?怎么会跟叛匪扯上关系?

    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搞不好全家都不保!

    林菀欣……都是林菀欣这个臭丫头害了她,要是她乖乖将铺子上交,她怎么会出此下策?还摊上这种事?

    仓促之间,姜氏根本来不及深想其中的因由联系,只用憎恨的目光看向林菀欣,恨道:“你这个昏丫头!你怎么能……?”

    “大人,这里面一定有误会!”眼见妻子姜氏似乎顺手想将罪责推到林菀欣身上,林敬义也吓一大跳,立即开口阻拦,“我们林家,绝不可能跟什么叛匪有牵连,还请大人明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