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相门娇女 > 相门娇女最新章节 > 第三十九章:夺回嫁妆

相门娇女 第三十九章:夺回嫁妆


    林老爷子瞥了一眼林敬仁和林敬礼两兄弟,知道训斥不能太过,便道:“自今日起,林家绝不允许再出现贪墨起兄弟妯娌、子侄的东西这等恶劣举动,违者十倍偿还。敬义。”

    “在。”林敬义听候发落。

    “林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既然作为长辈没有尽到照应子侄的义务,那在分排资产的时候,罚你们匀两间铺子给菀欣,以示惩戒吧。”

    “这……”林敬义一愣。一间铺子两三百两,再加上未来能得到的收益,那就是几千两!

    “公爹?!”姜氏登时气炸,凭什么啊?公公竟想把所有过错推到他们身上?!如果说剥夺了她主持中馈的权利是将她碾在地上打板子,那么让她匀出两间铺子就是喝她的血割她的肉!

    姜氏瞬间用怨毒的眼神看向林菀欣。

    林菀欣没什么反应,依旧淡淡的,倒是林敬智立即出声,想要将这件事拦下来,“爹……”可不等他慌张开口。

    “慢着!”老夫人眉头一挑,喝止道,“老爷这么处置就十分不公了,这件事难道敬智和菀欣他们就没错?既然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那么看着兄长和长辈犯错而不加以制止和想办法转化掩盖,任由兄长和长辈被送官受人欺辱,他们也该一罪并罚才是!”

    “不,他们还害得林家声名受损,大小不过就是个铺子的事,就是孝敬了长辈又如何?却扯出这么大的烂摊子……”

    “就是说啊!”一直憋着不敢开口的林苏卉这时终于感觉找到了组织,立即插话道,“如果她早点把东西上交,不就什么事都没有?哪至于……”

    “住口!”林老爷子勃然大怒,面对老妻他不好斥责,但对林苏卉就毫不客气了,“你这个事理不分的东西!林家的族学都白上了!”

    “什么是理?人活在世间,顶天立地,立的就是一个理字!不谴责恃强凌弱逞能抢劫的人,反倒责罚被抢夺无力反抗的人,天底下还没有这样的道理!再让老夫以后听到这样颠倒黑白是非不分的话,一律通通打二十大板,家法处置!”

    林老爷子气得怒目圆瞪,四下里安静如死,再无任何声音。林苏卉更是吓得躲到姜氏身后。

    虽说林老爷子骂得是林苏卉,可老夫人也同样感觉被打了脸,冷着一张脸,屋内气氛一时降到冰点。

    林敬智犹豫了又犹豫,想要提醒林菀欣说两句场面话将事情圆过去,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林菀欣知道她爹心中的煎熬,但爷爷说的话在理,又是在帮他们,没道理在这时候为了讨祖母的欢心却去落爷爷的面子,更何况,那位祖母是能被他们父女俩讨得欢心的吗?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

    这时,依旧是林家三爷林敬礼笑着打圆场:“娘,这次儿子可不能帮您说话了。”他语调亲昵,故意带着点恃宠而骄的意味,毕竟作为老夫人的幼子,他也向来最得偏爱。

    “之前不跟您说过了吗?菀欣这次不仅无错,而且有功。”接着,他不顾林老爷子的阻拦,将林菀欣之前去信的建议和布置一股脑倒了出来,而这次功绩的直接结果,就是林家几个爷们同时重回朝堂,虽然职位比起从前均有降低,但毕竟不是跟着新皇一路走来的,有这个结果已经相当不错。

    听完他的解说,四周围再度陷入安静。

    老夫人是疑惑林菀欣怎么会有如此谋略与胸襟,但看二儿子林敬义夫妇和庶子林敬智都对此万分惊讶,便知并非出自林家人之手,难不成有外人教导她?

    姜氏心中惶惑之余更是恨到极点。自此,她知道那两间铺子非给不可了,否则就是怠慢了林家的“功臣”,在整个林家上下面前她都过不去。

    林老爷子却觉得太过赞颂一个小姑娘并非好事,容易让小孩儿心生骄傲,看一眼看去,却见林菀欣依旧神色平静,仿佛丝毫为受干扰,意外之余不由得在心中暗赞。

    话说到这一步,老夫人不好再抓住林菀欣与林敬智父女不放,刚打算说两句场面话,门外却有林老爷子身边的仆从快步来报。

    “老太爷,老夫人,您们瞧谁回来了?”

    由丫鬟婆子扶着进门的,赫然是林菀欣的姑姑——如今的尚书夫人,林茹霜!

    林茹霜一进门,在场的林家人都俱都一震,就连林老爷子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斥道:“你这孩子,怎么大着肚子跑过来了?”虽是训斥,却满含慈父的拳拳爱护之心。

    林茹霜如今也有七个月的身孕,按理应当在家中好生休养,静待临盆,她微微一笑,甚至还勉强行了个礼,又是惹得周围人一阵骚动:“女儿听闻爹爹和母亲回到帝都,心中焦急,便怎么也按耐不住,八年未见了,女儿着实是想念爹爹……”

    话未说完,眼泪便落了下来,立即惹得林老爷子也一阵伤感。

    林老爷子膝下四儿两女,两个女儿一嫡一庶,俱都早早嫁了人,当年危难之际,他也曾动心思把女儿也接走,但毕竟是嫁了人的姑娘,哪里能随意离开?

    如今八年战乱过后,嫡长女一家早在战乱中沦丧,只剩下当初低嫁的庶女,可谁曾想到风水轮流转,当初一介偏房冷支的穷小子,如今也能平步青云坐上户部尚书之位,小夫妻俩也算是苦尽甘来。

    “好孩子,好孩子……”林老爷子望着林茹霜,眼中隐有泪花,“坐,快坐。”他回过神来。

    “姑姑。”林菀欣上前行礼,近段时间她也时常会去尚书府陪陪林茹霜,姑侄俩感情越发深厚。

    “菀欣。”一见林菀欣,林茹霜笑意嫣然。本来她就自小看着林菀欣长大,几乎将她当成半个女儿。

    一群人相互见礼,又说了好些体己话,林茹霜终于提到了今天另一个来意。

    “你是说,想帮两个孩子要回李氏的嫁妆?”林老爷子略有些意外。

    林茹霜点点头:“正是。如今菀欣已经长大了,慎文也已满十三岁,又经营折腾起铺子,手里没些银钱该如何处事?以往是因为孩子还小,四哥又是个一心钻进书里的书生,这才劳烦母亲和嫂嫂代为打理,如今嘛……”

    林菀欣忽然抬头,却看见林茹霜对她温柔一笑,那抹笑容既温暖又充满抚慰,让她的心倏忽烫了一下,她突然意识到,姑姑今日之所以急急来林家,真正的目的其实正在于此。

    与林菀欣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大夫人周氏,她有些意外地瞅了瞅笑意温婉的林茹霜和一脸震惊的林敬智,忽然轻哼一笑。果真是兄妹情深,竟然为了林敬智一双儿女大着肚子跑来,这是连命都不要了?

    老夫人也面色微变,昔日被她拿捏在手的庶女如今不仅成为尚书夫人,还有三品诰命在身,端的是在场身份最高的人,与之相比,她的亲女却一家枉死,这让她如何不恨?苍天不公啊!

    林老爷子却目光一闪,想到了更深一层,看来他这次女也不是无缘无故赠送菀欣一间东大街的铺子,这是算准了老二家的会伸手抢夺,好安排后面一应事宜?

    若是他没能及时回来,恐怕他这女儿也有办法借由张尚书之手,替姜氏定罪,再将李氏的嫁妆从姜氏手中抢夺回来还给那两个孩子?

    想得虽透,但林老爷子也没揭穿,只是道:“那就把嫁妆都还给两个孩子吧。”

    此言一出,姜氏还没开口,老夫人却有些急了:“那怎么行?”

    林老爷子有些讶异:“怎么不行?”

    见所有人看向自己,老夫人微微一顿,说道:“嫁妆数额太大了,两个半大的孩子哪里打理得过来?”

    “是啊,爹。”姜氏立即接话,神情有些许紧张。

    大夫人周氏也不由得全神贯注,在没交给姜氏前,李氏的嫁妆也是她经手打理的,毕竟李家豪富,那里面确实不知有多少好东西,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若是老爷子真要一一勘察……

    她唇角一勾,这也是为什么她这么爽快地就放权给姜氏了,只要经过了那贪婪的姜氏的手,东西还剩多少就未可知了。

    林老爷子深深看了老夫人一眼,缓缓道:“数额多少,那也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林家可从未出过贪墨儿媳妇嫁妆的丑事。”

    老夫人登时色变,厉声道:“林虚怀,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作为祖母,我还会贪她那点东西?”说着,目光如电射向林敬智,声音冷晨,“敬智,在你心里,我也是这样的主母?”

    林敬智吓了一跳,他多年来在老夫人手底下讨生活,早就习惯她的予取予求,立即道:“当、当然不是。母亲向来公正和善,父亲,要不还是……?”

    林老爷子面色一沉,瞪了林敬智一眼,暗骂没用的东西,却继续道:“字面上的意思,孩子才刚受了欺负,难不成还继续受委屈?”

    说罢,不等老夫人回话,林老爷子目光转向林菀欣,和颜悦色地笑道:“菀欣,告诉祖父,嫁妆你能打理得了吗?”他正愁没什么东西好作为嘉奖,如霜就来提出要求,倒也算替他解决一个难题。

    林老爷子的问话,也将整个林家的目光聚集到林菀欣的身上。

    这个问题其实不好回答,说能,容易得罪了祖母,恐怕也连带得罪了想掌管嫁妆的大夫人和二夫人,说不能,则抹了老爷子的面子。他难得一次维护孙女,真要冷了他的心,恐怕以后都没有这种机会了。

    林菀欣昂起头,微微一笑,清脆的声音答道:“当然能,祖父放心吧。”

    话音刚落,老夫人一道凌厉精光射来。

    林菀欣泰然自若。

    林老爷子猛然迸发一阵大笑:“好,好!林家子孙就是要这样,一代更比一代强,这样才是家族兴旺发达之兆!”

    既然老爷子开了这样的口,林敬仁和林敬礼自然不会吝啬话语,也跟着一起将林菀欣夸了一番。

    反倒是林敬智感到羞愧,不由得低下头,他闺女处心积虑就想夺回娘亲嫁妆,他刚才倒好,差点还把妻子的嫁妆推出去,这么一想,都有些不敢再去看自家闺女。

    林菀欣倒是知道自家爹心中所想,但她半分也不怨怪他,毕竟爹这些年被压迫得太久,哪里是一时半会就能纠正过来的?

    “菀欣,放心,缺了少了什么,告诉祖父,祖父替你做主。”林老爷子最后落下定论,彻底绝了众人心思。

    “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