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相门娇女 > 相门娇女最新章节 > 第五十七章:小事与洒脱

相门娇女 第五十七章:小事与洒脱


    张君弘直视近在咫尺的林菀欣,他的双眼已经有些模糊,但又极为清晰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他发现即使他离得这么近,面前的少女也并未多惊慌,更没有多少羞涩,反倒是惊讶、尴尬、怀疑以及深思。

    这种认知让他无来由感到有些挫败,他好像对上林四小姐时从来没有赢过,从始至终,她都客气冷淡和疏远。

    不仅如此,她还抢走了他早就看中的柳神医,带着双腿残疾的柳神医莽撞地奔赴安县,最终救了十万人,更让声名直达天听。

    如果是他,他大概不会让柳神医冒那么大风险……

    张君弘的神智忽然变得模糊,他觉得指尖的肌肤冰凉而细嫩,而自身却如火燃烧,他有些贪凉,想获得更多,手不自主地抚上林菀欣的脸颊,眼中最后一丝清明终于湮灭。

    林菀欣心头一凛,下意识抬手堵住张君弘朝他亲来的嘴唇,将他往外推。

    岂料这一推不仅没将他推开,反倒两个人双双摔倒在地。

    “哎呀!痛……”林菀欣肩膀坠地,脑袋也磕在地上,痛得她倒抽一口冷气,可张君弘却仿佛无知无觉,只压住她继续想朝她脸上亲。

    “可恶!”林菀欣真的生气了,不管张君弘是因为什么被谁坑成这样,但作为一个男人,连基本的保护女人不受伤都做不到,这样的人要来何用?真亏林苏卉和林淑真上辈子为了他争得你死我活,眼瞎了吗?

    她气得够呛,一边挣扎一边朝另外几个眼瞎的人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把他搬开!”

    凝萃终于如梦初醒,吓得浑身冒冷汗,赶紧扑过来想拉开张君弘,可张君弘到底是个身量极高的男子,一时半会人她根本拉不动。

    元雨馨则直接吓傻了,她从未见过张君弘如此疯狂的模样,整个人好像被情.欲主宰,就当着她的面做这种事……

    那个向来温文有礼、气度高雅的君弘哥哥难道是个假象?

    她只觉浑身血液顷刻间倒流,脑袋里嗡的一下,竟是一点声音都听不进去。

    见元雨馨发呆,林菀欣莫名的更是生气,却不敢大声呼喊,怕将远处的人引来,遂告诉凝萃:“去将元小姐推醒……去啊!”

    凝萃吓了一跳,咬咬牙用力推了一把元雨馨又将她拉住,元雨馨这才如梦初醒,下意识怒道:“你做什么?……”可她怒火发到一半,又看到眼前场景,脸上顿时一阵红一阵白,感觉自己过往长久以来的坚持都变成了笑话。

    她心心念念、每日里都放在心尖尖上的君弘哥哥竟然……

    见元雨馨一副泫然欲泣、伤心欲绝的神态,林菀欣内心真是一口老血,怒道:“元雨馨,你是不是脑子坏了?你没看出来张君弘被人下药了吗?有空伤心还不赶紧来给他一下,让他清净清净?”

    元雨馨一怔:“下药?给他一下?”噙在眼眶里的泪水几乎决堤,却在听到林菀欣的话后硬生生憋回去。

    “对啊!你跟他也算是从小青梅竹马长大了,他什么人难道你不清楚?他能做出这种疯子才做的混账事吗?”虽然林菀欣在心中对张君弘的人品并没有多看好,但此刻也必须违心夸奖。

    “快给他后脑来一下,把他打晕,我知道你功夫好。”林菀欣一边躲着张君弘的胡乱亲吻,一边抽空骂人,自觉累得够呛。

    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要遭这种罪?一不小心还容易惹祸上身,死张君弘,真是坑她!以后见了他一定绕道走!

    元雨馨慌张之余,终于找到了主心骨,对,君弘哥哥一定是被人坑害了,否则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做下这样的混账事……她的君弘哥哥……

    可下意识的,元雨馨又觉得哪里不对,为什么刚才君弘哥哥绕过了她而直接奔林菀欣而去?

    来不及细想,元雨馨知道多耽搁一分就容易多出一分岔子,下唇微咬,心下一横,立即上前,冲着张君弘的后颈一个手刀下去!

    张君弘闷哼一声,软倒下去。世界终于清静了。

    “快,帮我把他搬开。”林菀欣心情极为糟糕,要说在刚才那种情况,不慌是绝不可能的,好在她也不算运气太坏,起码有元大小姐在身边与她作证,更何况以元雨馨的功夫,对付一个张君弘绝对绰绰有余。

    她很快让凝萃帮她整理衣衫和头饰,连看都没有多看张君弘一眼,而是对元雨馨道:“此地不宜久留,方便的话,你找几个小厮将他抬走,要是不想害了你的君弘哥哥,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懂?”

    元雨馨此时将张君弘搬了起来,将他脑袋靠在自己怀中,正六神无主心情复杂间,冷不丁听到林菀欣略带强硬的话,迷茫之余顿时有了方向,昏沉的脑袋一清:“到底是谁害了君弘哥哥?”

    “这就不知道了,我跟你一直在此。但是,也并非不可查……”林菀欣微微沉吟,既然有人对张君弘下手,想必离得不远,并且一定对张君弘中途逃离感到懊恼不已。

    但她却并不想在此守株待兔,她有预感,在此多呆一分,就会多惹上一分麻烦,若是可以,直接甩给元雨馨是再好不过。

    “怎么查?”元雨馨立即问道。

    林菀欣道:“你要是能调得动这园子里的人,当然可以顺着张君弘来的地方查,这边本就人烟稀少,会溜到这儿来的,都有嫌疑。不过,我还是建立你立即派人把他送走,给他找个由头,说他身体抱恙突然晕倒即可。”

    元雨馨神色一沉,看了一眼张君弘来时的方向,又仔细瞧了瞧林菀欣,忽然讶道:“你的脸上……?”

    林菀欣下意识朝脸上一摸,顿时色变:“我……竟然还有口水?!到底多恶心?”她几乎是有些鲁莽的用袖子在脸上擦了擦,显出十分的嫌恶。她身边的凝萃则有些不安,光顾着替主子清理身上的枯草烂叶,却没注意脸,立即掏出手帕帮忙。

    “……”元雨馨有些无语。虽然以前她就觉得林四小姐与一般的姑娘相比有些不同,可今日看来,一桩桩一件件,实在是太也不同了。

    普通姑娘要是有这种亲近张君弘的机会,不说睡着了笑醒了,恐怕也会红霞满面心生甜意,她倒好……嫌弃??

    这么一想,忽然觉得自己怀里的张君弘也变得不香了。

    “你……一点也不在意吗?”元雨馨还是忍不住问道。

    林菀欣已经整理得差不多,决定就此离开,闻言理所当然道:“不然如何?寻死觅活?至于吗?又没怎么样……再说了,你不说我不说,又还有谁知道?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已是很多,有太多需要努力的东西,就不要为这点小事费心劳神了。”

    元雨馨一愣,有太多需要努力的东西……她还是第一次从一个姑娘口中听到这样的话,而且还是在经受了此等遭遇后,依旧能说出这样的话。

    她所认识的世家贵女,从小不管是学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不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更高贵独特,从而找一个更好的夫君。难道女儿家……也有太多要做的事吗?

    可这话从林菀欣口中说出来,又万分有说服力。毕竟林菀欣是真真正正在危难之际奔赴安县,于必死之局挣脱出一片天地,更被当今圣上封为县主。

    况且据她所知,林菀欣近来一直在忙碌店铺的生意,每日几乎是起早贪黑,以往觉得她有些做作了,哪个姑娘家需要这么拼,这么拼又是给谁看?如今看来,她竟然是真的认为那些都是她该做的?

    “你……”难道真不打算让君弘哥哥负责?话到嘴边,元雨馨竟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林菀欣却是笑道:“再说了,我们家这会儿不正跟你们家议亲呢嘛?勉强算是吧,虽然这恐怕只是元伯父的意思,但即便如此,你们家也打从心底里觉得我高攀了对么?”

    林菀欣一句话说得元雨馨有些脸红心虚,不由笑了笑:“你看,如果从品级上来说,元伯父是正二品,张太傅是正一品,我们两家还算稍有渊源,依旧会觉得有难以逾越的鸿沟,张家就更不用说了。何必呢?我又不是个待价而沽的货物,没必要让人掂量来去,折了自己锐气。”

    林菀欣洒脱一笑:“你也不用想太多,这真是小事。毕竟,我想这天地间,除了生死,也没有什么是大事。”

    “说得好!”一个清朗的男声,一抹黑底红色祥云纹的身影,飘然落到此间。他目光在昏迷不醒的张君弘身上扫了一眼,又落回林菀欣的身上,眼中的厉色陡转柔和。

    林菀欣惊喜道:“大将军?!”

    几乎是瞬间,林菀欣的心安定下来。

    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潜意识里认为只要有许纯之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以往在安县时如此,现在也依然如此。

    “嗯。”许纯之对她微微点了点头,注意到她衣衫上依旧沾染了一抹不明显的泥土印记,目中微凝。

    就在他无意识中因怒意散发出些许威压时,身为武者的元雨馨瞬间察觉,面上不由得露出一抹紧张,尤其她怀中现在还有个昏迷不醒的张君弘。此时此刻,她忽然觉得张君弘有点像个烫手山芋,可又不能真的这么扔出去。

    “你将他放在地上吧。”林菀欣察觉她的窘迫,又冲许纯之扬起笑脸,目光狡黠,问道,“大将军是什么时候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