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相门娇女 > 相门娇女最新章节 > 第八十二章:琮岚公主

相门娇女 第八十二章:琮岚公主


    尹霆尧挥手让屋中的护卫们重新隐入暗中,只留了两个人退回他的身后。

    他目光下意识扫过林菀欣、元雨馨以及他们身边的丫鬟,忽然,目光凝在元雨馨身后那名身材高挑的丫鬟身上。虽然那名丫鬟垂着头,也极力降低自己存在感,但他总觉得有一股奇怪的违和感。

    尹霆尧上前两步,手中折扇将那名丫鬟一顶。

    “别动手!”林菀欣忽然提醒道,见众人目光看向她,她有些无奈地冲尹霆尧道,“尹公子就如此喜爱戏弄女子吗?连雨馨的丫鬟都不放过?那我可要提醒你一下了,雨馨身边的丫鬟都是学过功夫的,你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说着,还特地朝尹霆尧下.身看了一眼。

    尹霆尧嘴角微微一抽,不由得想起上次被林菀欣折磨的悲惨事迹,心中微恼,却还是一笑,一边用折扇抵住那名丫鬟的喉咙一边挑起丫鬟的下巴,仔细打量丫鬟的面容,却对林菀欣笑道:“怎么?难不成菀欣吃醋了?”

    林菀欣心中无语,这个尹霆尧真是一向自我感觉良好。好在海山听了她的话,并没有对尹霆尧动手,毕竟海山不了解尹霆尧的功夫,她还是知道的,即便没有护卫,他们这里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可能是尹霆尧的对手。

    元雨馨柳眉倒竖,喝道:“你干什么?还不快放开她?!”她握紧手中剑,胳膊却被林菀欣抱住,既不想伤了林菀欣,又有点担心被尹霆尧抵住的姑娘。这可不是她的丫鬟,而是代替她三哥伪装成她丫鬟的龙鸣卫,要是让人家有个好歹,她可不好交代……

    好在尹霆尧对着丫鬟左瞧右瞧,只瞧出这丫鬟一张普通面容下的愤怒和不屈,确实会功夫,但其他再多的却看不出来了。

    元焕良作为禁卫军统领,又领兵打仗几十年,弄几个会功夫的姑娘来给元雨馨当丫鬟和护卫,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元雨馨真就这么什么准备都没有直接扑上门找林菀欣?

    他总觉得有些怪异。可具体的一时之间又发现不出什么端倪,况且据他了解,元家大小姐确实是这么个不服输又莽撞的性子,之前若不是林菀欣帮忙,他早就将人掳到淮州。

    不过如今掳到的是林菀欣,还买一送一,他倒是不亏。

    尹霆尧微微一笑,收回折扇,对林菀欣笑道:“别担心,以菀欣的容貌,比你漂亮的姑娘可不多。”

    “那我真是谢谢你了啊,这么看得起我。”林菀欣面无表情。

    “喂!你……”元雨馨本能觉得尹霆尧在调.戏她的好姐妹,可人家也确实是夸赞,她有心反驳一时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好挡在林菀欣面前将她护得紧紧的。

    尹霆尧微微一怔,以往林菀欣可不会对他说话这么不客气,可看在挡在面前的元雨馨,他偏了偏头,觉得小姑娘真是有趣,还真当元家大小姐能保护她不成?但这副好像突然有了底气的模样,他不讨厌。

    “既然你们姐妹重逢,不如到府上相聚,也好让我一尽地主之谊?”尹霆尧笑着建议,语气确实不容置疑。

    元雨馨看向林菀欣,见她点了点头,便道:“去就去,谁怕你不成?菀欣,我们走!”她拉着林菀欣就往外走。

    门口已经有准备好的马车,之前她与元桓琅同乘的那一辆还停放在原处,马车上打盹的马夫一看到他们出来就想迎上来,奈何一队淮州卫直接将他们隔开,冲林菀欣和元雨馨道。

    “请小姐上车。”

    林菀欣捏了捏元雨馨的手心:“走吧。”

    “哦……”元雨馨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马车,但什么也没说,跟着一起上了车。

    马车在淮州卫的护卫下缓缓地开动,元雨馨知道自己一旦上了这辆车恐怕有很长时间都会和林菀欣一样失去自由,这一点她三哥元桓琅也早有预料,还问过她愿不愿意。

    她又看了看身边宁静柔和总是一脸笑意的林菀欣,忽然道:“我愿意的。”

    “什么?”林菀欣。

    元雨馨抱住林菀欣,将脑袋埋在她的肩上:“如果可以保护你,如果可以让你不孤单,我愿意的。”

    林菀欣微怔,也伸手回抱她:“谢谢你,雨馨。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元桓琅的出现令她惊喜万分,因为她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江南的粮草。

    想要日后皇帝能不追究她流落江南的“过错”,最好的方式便是替皇帝解决心中忧患,如此才最能表忠心。而最令当今皇上发愁的,莫过于北方贫瘠的土地上,由于连连征战过于稀少的粮食。

    有了于商机上天赋卓然的元桓琅,这最关键的一环便能扣上。

    由她和元雨馨,甚至是潜伏在暗中伺机救人的龙鸣卫来吸引淮州与尹霆尧的目光,再由元桓琅带着人沿着横贯大庆国的江河,历经沧州、凉州、陆洲直至淮州,挑动粮价分批次分地段收取粮草,一路经运河运往北上,只要进入大庆现阶段的边境,再由黑炎军接应,这一环能成扣成。

    以往从帝都来江南如此多的人,一定会引起尹霆尧的警示和重视。但最近水已经被他自己搅浑,而浑水摸鱼,从来都不仅是尹霆尧的专利。

    “说什么谢?不是早就说好了吗?你让我看见不一样的风景,我则好好保护你的安危!咱们早就说定啦。”元雨馨笑嘻嘻,又嘟哝,“就是觉得我三哥有点惨……”

    “嗯?”

    “不是啦,不是说别的,就是,怎么说呢……原本你们俩可以成一对的……”元雨馨撅了撅嘴巴,不由得想起就在刚才,元桓琅离开之前,曾经问过林菀欣。

    “你不等着我救你,是不是因为你在等别人?”当时元桓琅见林菀欣怔愣了一下,没等她回答就自嘲失笑道,“也是,你又怎么会因为这么点事就改变心意,我也是问得太多余了……”

    元雨馨忽然变得失落起来,感觉有些难过,不知道她三哥曾经想过这种结果没有,虽然他心心念念要来救菀欣,但最后菀欣却打发给他一样重要的任务。而那个一直被菀欣所等待来救的人,根本不是他……

    “对了,那个……”元雨馨又下意识想问关于许纯之的事,这么长时间许纯之有来救菀欣吗?肯定是没有,他还要顾着朝中的事,还要护卫皇帝和大皇子,哪里顾得上菀欣?

    这么一想,她不免对许纯之生出些许埋怨情绪,什么黑炎军和龙鸣卫的统帅,还不如她三哥好呢!

    林菀欣见她纠结了又纠结,噗嗤一笑,捏上她的脸颊,捏得她嗷嗷乱叫:“你啊你,脑子里都在琢磨些什么?”闹了一会儿又道,“就算没有许大将军,我和你三哥也不太可能的。”

    “为什么?!”元雨馨不服。

    林菀欣指了指外面,有人偷听,令元雨馨一怔:“因为你娘不喜欢我啊,难道不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娘看不上我,这件事便很难成,强行为之,不知道会整出多少幺蛾子。”

    “这……”元雨馨也知道她说的是事实,可被林菀欣这么一提醒,她更在意在外面偷听的人,反倒一时间顾不上接话。

    与此同时,一直骑马跟在马车边上的尹霆尧,也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府中的母亲,是否也会不乐意他和林菀欣在一起,从而做出点什么?

    淮州牧府。

    西苑。

    若说整个淮州牧府,到底什么地方最优美奢华,莫过于富丽堂皇的西苑。

    整个西苑雕梁画栋,琉璃为瓦白玉为阶,葡.萄美酒夜光杯,美男侍从琵琶堆,帐幔轻纱飘然若飞,金相玉质琳琅满目,活脱脱一个高雅版的酒池肉林。

    在一群年轻俊美的侍从中间,一名衣饰华贵的中年女子,口中叼着俊俏男宠递上来的葡.萄,腿边躺着两名秀气少年替她捶腿揉腰,神色惬意,目光靡靡。

    这时,一名青年男子来报:“夫人,唐管家求见。”

    “唐管家?”说话的正是尹霆尧之母,也是前朝黎朝皇帝与皇后最小的公主,琮岚。

    谁也想不到,本该同驸马一同死在公主府一场大火中的琮岚公主,如今竟好端端的在淮州牧府当女主人,更是尹霆尧的亲生母亲。

    在琮岚公主并未来到淮州之前,尹霆尧虽是深受淮州牧宠爱的庶子,身份高贵,却不至于像如今这般拥有说一不二的身份地位,可自从琮岚公主于乱世中到访,淮州牧之妻在短短时间内得病暴毙,随后淮州牧的嫡子相继死亡,淮州牧也一病不起,整个淮州牧府便落入了母子二人手中。

    之所以这对母子能如此顺利,离不开原本作为淮州牧府第一管家的唐管家的支持。

    虽然当年唐管家是皇后指派到琮岚公主身边的护卫,但自从琮岚公主游历江南并与当初年轻俊秀的淮州少牧有了露水情缘并生下一子后,她便将唐管家也留在了儿子身边。

    毕竟她不可能放弃帝都繁华的世界,更何况公主府中还有驸马和她另外两个儿子,只是她从未料到,当年的放荡不羁竟然也能给她留下后路。

    如今黎朝已经作古,公主府的一切也烟消云散,可她还能保有过去奢华的生活,得益于这个她常年遗忘在淮州的儿子尹霆尧,更得益于当年留在淮州并一手把控住淮州牧府权利的唐管家。

    虽然如今唐管家已被她降级为府中第二管家,但琮岚公主从不怀疑他的能力和影响力。

    虽有些不悦他来打扰,琮岚公主还是摆了摆手,让一众美男侍从都下去,免得她又要听唐管家阴阳怪调的数落。

    想到这里,琮岚公主不由有些头疼,当年她会将唐管家扔在淮州,就是因为这家伙仗着自己是母后送来的人,便时刻监督管教她,任她使出浑身解数,这家伙都油盐不进。

    唐管家在进门时,正好与退出来的男宠侍从们打了个照面,他眉头微动,目光微沉,走进厅中。

    此时琮岚公主已整理好衣衫,恢复平时华丽高贵的模样,笑道:“你来做什么?”

    “是夫人宣我来。”

    是吗?琮岚公主一愣,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她是为什么要喊唐尧见她来着?啊,想起来了。

    “听说少爷昨日派人北上?”琮岚公主问道。

    “不错。”

    “去哪儿?”

    “伏击北方粮仓——肃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