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第九十一章 踏月而至


    “风迁宿,在月舞楼时,你因为我,越了男女大防。我答应你,要去给儒家圣贤赔不是。不过,如今我已是身困体乏,都不想再动弹了。要不然,等容家琐事一了,哥哥平安归来,我们便和他一起去城外的孔庙碑林?”

    容清纾素来重诺,应下的事,绝不会食言,更何况,风迁宿这么帮她,她于情于理,都要表示表示。

    “自然可以。”风迁宿顿了顿,又笑道:“不过,我还要给百姓们讲经占卜,清儿若是定好日子,可得提前告诉我。否则,我不一定能抽出时间来。”

    “这是自然。”风迁宿这番话,彻底打消了容清纾的顾虑与戒备。

    “好了,前面便是流染居了,我进去多有不便,就在此止步了。”离流染居还有一大段距离时,风迁宿便避嫌地停住了脚步。

    “对了,你那个催眠术,能不能外传啊?”其实,容清纾早就对风迁宿的催眠之术心动了,只是她一直与风迁宿保持距离,根本没有机会开口。

    “这……”风迁宿犹豫了几分,似是不忍开口,“原本清儿与我有婚约在身,按照师门规矩,也不算外传。只是,如今婚约已解,恐怕……”

    容清纾有些后悔,没有趁当初婚约在身时,便偷学催眠术的。

    风迁宿一脸的调侃之色,“清儿如今后悔也无用了,婚约不是儿戏,既然已经解除,便无缘再结两姓之好了。”

    见风迁宿如此潇洒,容清纾也没了顾忌,“嘁,我才不稀罕你那催眠术。你们那师门的规矩就有毛病,未婚夫妻都不是外人,朋友竟然算外人。”

    “门规不可违。”风迁宿说出这句话,转身的刹那,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还真是小气巴拉。”容清纾看着风迁宿扬长而去的背影,气得牙痒痒,甚至想跺脚。

    不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风迁宿飘飘的衣袖中,掉落出一本包着油皮的古籍。

    容清纾立即捡起那本古籍,翻开一看,赫然便是催眠术的秘籍。

    容清纾心中一喜,但看着风迁宿尚未远去的背影,还是大呼道:“风迁宿,你东西掉了。”

    风迁宿脚步微顿,又大步流星地离去。

    容清纾甩了甩手中的秘籍,不禁粲然一笑,“原来不是拘泥于门规的小古板呀。”

    容清纾得了催眠术秘籍,志得意满地回到流染居后,却发现灯火通明,众人都顶着一双血丝满布的眼睛等着她。

    容清纾见状,心中不禁一暖,“大家辛苦了,都回房休息吧。”

    “姑娘去了一趟琛王府,夺得两位公子的解药,才是最辛苦的。明日,我便准备一桌子好吃的,给姑娘好好补一补。”苏嬷嬷看到容清纾没事后,眼中的担心与忧虑,瞬间散了几分。

    “有好吃的,那自然得人人有份,不过,就要麻烦苏嬷嬷了。”容清纾虽然不知道容千衡是否安全,但至少得知了容千衡的去向,这也算一件让人愉悦的事。

    况且,她还从风迁宿那里得来了催眠术的秘籍,自然得庆祝庆祝。

    “好好好,一定让大家都吃得满意。也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姑娘休息了,都下去吧。”苏嬷嬷一双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众人都退下后,藿蓝却没有离开,“主子,夏公子说,这玉佩贵重,他不敢转送。若是主子想物归原主,便亲自转交给颜公子。”

    容清纾看着藿蓝手中的麒麟玉佩,就像看着一个烫手山芋一样,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她实在不想再与御颜熠有任何牵扯了,但这玉佩又是他的信物,交给别人,她又担心出事,“罢了,我日后再归还给他吧。”

    也怪她当初与御颜熠决裂之时,竟然忘记了这一茬,以致今日如此纠结。

    想起往日的种种,今晚,御颜熠对她说的话,又突然在她脑海中浮现,“对了,藿蓝,你给夏霁的酒,是从何处拿的?”

    虽然她舍不得容府的百年佳酿,但她更舍不得自己的女儿红酒,她自己都没有喝过。

    “我是从酒窖拿的,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你拿给夏霁的酒,应该是女儿红。”容清纾揉了揉眉心。

    女儿红就那么几坛,她一下就送出去两坛,若是容千衡回来,一旦知晓此事,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可是,主子的女儿红,不是被埋在桂花树下吗?”藿蓝一时也被搞糊涂了。

    “算了,此事你不得再与他人提起,你得空去买两坛足年的女儿红顶上吧。”不然,她随随便便将自己的女儿红送出去,还真不好交代。

    “要不然,主子去找夏公子讨要回来,毕竟女儿红意义非同一般。”

    “这辈子,我估计就如襄宸所言,要孤独终老,女儿红也派不上用场了。”容清纾掀开帷幔,往内室走去。

    “对了,宸公子来信给主子了。”容清纾提到宫襄宸,藿蓝才想起这件事。

    “快给我!”容清纾原本双眼如重千钧,此刻睡意全无。

    打开字条,只有几行字,是用特殊文字书写。

    “哥哥没事,他在凛宫云家。”容清纾看完后,眼底含着热泪,将字条递给藿蓝。

    “确实是宸公子的风格。”藿蓝扫过字条上的‘你哥要跟我抢小柒珑,本公子一定要赶走他’,不由得一笑。

    小柒珑是天下第二世家云家的嫡女,与容千衡自幼相识,可谓是青梅竹马,容千衡与云家家主更是交情极深。

    既然他最近这段时间在云家,那就说明他暂时是安全的,只是不便联系。

    “真好,容家要雨过天晴了。”今夜连连发生的好事,让容清纾一扫往日的阴霾之情。

    “嗯。”

    看着含笑的藿蓝,容清纾忍不住调戏一番,“今夜可要留宿在此?”

    藿蓝剪去烛盏多余的烛花,仅留三盏烛火照明后,也不饶过容清纾,“主子若是一人孤单,还是早日寻个如意郎君才是。”只不过回了这一句就立即往门外逃。

    “现在越发胆大了。”容清纾好笑地摇头。

    房内安静下来,容清纾也有了几分倦意,只是,宽衣之际,御颜熠塞给她的锦囊突然掉在地上。

    容清纾呆愣了一瞬,又若无其事地拾起,解开玄色锦囊,里面是一张小巧精致的松花笺,上书:

    “四更天,碧楼窗轩,踏月而至,望静候。”

    这是恰好传来更夫击柝的声音,一快三慢,正好是四更。

    容清纾不再思索其他,连忙一一检查房内的窗扉有没有紧锁,她没兴趣与御颜熠在闺房深夜私会。

    既然惹不起,只能躲了。

    当她将几扇半掩的窗户紧闭,转身掀开帷幔准备安寝时,却看到笑得云淡风轻的御颜熠立在帷幔之后。

    “你似乎不愿见我。”

    “此乃女子闺房,有礼有节的大皇子不请自来,难道不觉冒昧?”容清纾原本对御颜熠避之不及,但见到他后,却不知为何,脾气突然变得暴躁,半掀的帷幔被她重重摔下。

    走到八仙桌用茶水浇灭怒火,顺便提神,看御颜熠这神态,一时半会是不会离去的。

    “你素来不重礼教,若我仍旧如故,倒会让你拘谨。”御颜熠遭受冷待,也不动怒,若无其事地掀开帷幔向容清纾行去。

    “大皇子步步筹谋,如今归朝,想必是日日被事务缠身。特意深夜造访,不知有何贵干?”

    “在琛王府时,发现你受了伤,我放心不下。恰好手头无事,便过来看看。”御颜熠在容清纾身旁捡了个绣墩落座。

    “那锦囊分明是大皇子进琛王府之前已备便好,何来临时起意之说。”容清纾闻到御颜熠身旁萦绕着淡淡的酒香,眉头一皱。

    御颜熠明显是喝了酒,跑到她这里耍酒疯。

    而且,这酒的味道还有几分熟悉,只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主子,我方才依稀听到你的说话声,可是身体不舒服,难以入睡。”这时,门口突然传来藿蓝的声音。

    容清纾看了一眼御颜熠,沉吟不语后,又开口道:“无事,就是一时没睡着,在自言自语,不必管我。”

    “可要吩咐小厨房煮碗安神汤?”

    “不必了,我先看会书。你先下去,若无我的传唤,便不必过来了。”

    “是。”

    容清纾凑在门缝里看藿蓝走远后,长舒一口气。

    此刻她有些庆幸,她给藿蓝单独拨了间流染居附近的屋子,否则依她的耳力,定然瞒不过去。

    “大皇子放心,我的小伤并无大碍,此刻我实在精力不济,无法招待大皇子。改日登临寒舍之际,必洒扫庭除,迎接贵客。”既然她不下逐客令,御颜熠便不离开,那她逐客便是。

    御颜熠归朝,不知触及了多少人的利益,身边的眼线绝不在少数。若是让那些人知道他前来容府流染居,势必会大做文章。

    一旦被当今圣上知晓此事,更容不下容家。

    “容清纾,过来。”御颜熠笑着向容清纾招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