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第九十三章 多管闲事


    容清纾忍不住抱怨,“嘁!防备心真强,你以为你昏迷不醒,这样就能阻止他人加害于你?”

    容清纾想要抽出手,谁知根本用不上力,“虚损过重,昏睡不醒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

    于是乎,她只好用另一只手,点住御颜熠的麻穴,被抓得死死的的手,轻而易举地抽出。

    也不顾及自己手上的红肿,取出金针为他施针。

    可让她没料到的是,御颜熠身子紧绷,根本下不了针。

    “算了,等你醒来之后再说吧。我先去沐浴,方才冲破封印出了一身汗,黏糊糊真不舒服。”容清纾愤愤不平地将金针收起,拣了套衣裙,便去了东暖房的汤池沐浴。

    当投身到汤池中,全身心皆放松之时,心血来潮地调动内力。

    习惯失去内力,一时恢复,调息修炼竟有几分生涩。

    好在尝试几次后,便找到了法门,继而运功调息治疗在琛王府所受的内伤。

    这一运气,她惊异地发现,自己的内功果然如致虚山人所言,大有进益。

    看来他所言不虚,即便内功尽失,只要不废修炼,虽然一时收效甚微,却能厚积薄发。

    得益于功力恢复,容清纾从汤池出来,精神抖擞,无一丝倦意。

    想着尚且昏睡的御颜熠,容清纾特意去了一趟容府库房。翻遍了所有的屉子,才找到人参养元丹。

    她不敢有丝毫耽搁,立即带着药向流染居赶去,打算给御颜熠补虚损,固元气。

    只是,待到容清纾回到流染居,要给御颜熠服下之时,他已不见踪迹。

    摸了摸卧榻,已是一片冰凉。

    “来去自如,倒是我多管闲事了。”容清纾苦笑地自嘲。

    容清纾无力地坐在床榻,无意间瞥过掉落在地的锦囊和松花笺后,一片珍视地将其拾起,再三拭去上面的灰尘,和上次的木简锁在一起。

    容清纾取过一把匕首和凝碧荆莲的种子,走向后院花圃。

    原本打算明日再将凝碧荆莲种子,移植至无回潭淤泥之中,此刻她却不愿再有丝毫的拖延了。

    “夏霁也是有心了。”装满淤泥的水缸是嵌进花圃的沃土内的,四周有花草作为屏障,若不近观,根本难以察觉此处的变化。

    灌输内力至种子内,将其弹入淤泥中,而后手起刀落,左臂的鲜血汩汩流出,直至染红整个水缸。

    “得心血精养,再加之无回潭淤泥的助力,便可七日以血浇灌一次,七七四十九日便可花开入药。他,也能枯木逢春了。”

    翌日清晨,容清纾再无其他琐事缠身,早早地在前庭练剑,看看恢复内功后,这套新学的涉霜剑法的威力。

    “主子,你封印解除了。”

    藿蓝见容清纾的剑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身姿潇洒飘逸,轻快敏捷,柔韧灵活,又惊又喜。

    “藿蓝,拔剑!”容清纾剑锋一转,刺向藿蓝的面门。

    “好。”藿蓝说时迟那时快,闪着青光的利剑出鞘,试图挑开容清纾的剑。只是用力不足,眼看剑气逼来,立即连退几步闪避。

    而后又斗志十足地踮起脚尖,飞身逼近容清纾,继续过招。

    五六十招下来,周遭未损一物,藿蓝却渐渐有些力不从心,气喘吁吁地连连告饶:“主子,藿蓝认输,不打了,不打了。这哪是切磋,简直是拼命,若是藿蓝反应再慢些,便成为主子的剑下亡魂了。”

    “当初被你惨虐,今日总算扳回一局。”容清纾收剑入鞘,笑得纵情。

    “那时主子非逼着藿蓝练剑,藿蓝敢拒绝嘛。”藿蓝瞪着容清纾,一副怨妇姿态。

    “摆膳吧。”容清纾对着躲在角落里观战后,瑟瑟发抖的浥尘,友善一笑。

    “是,姑娘。”说完,便一溜烟地逃离此地。

    “藿蓝,我方才很凶悍。”容清纾接过藿蓝递来的丝帕擦汗。

    “何止。”藿蓝一阵窃笑。

    “还是先用膳吧。”容清纾此刻肚子咕咕叫,只想用膳,其他事都抛之脑后。

    “主子,你是如何恢复功力的?”藿蓝小跑跟在容清纾身后追问。

    “得益于昨夜颜熠相助。”容清纾淡定自若道。

    “颜……颜公子,主子和他……”藿蓝大吃一惊。

    “他现在是古御大皇子。”再不是她景仰钦佩的颜师兄了。

    “那主子与他岂不是……”注定有缘无分。藿蓝咽下即将破口而出的话。

    “藿蓝,容清纾是容清纾,颜熠是颜熠,不可置于一处。”容清纾双手放于藿蓝肩上。

    “藿蓝明白了。”

    “对了,我将凝碧荆莲种植在后院,是以无回潭淤泥所培育,我还在周遭撒下了药粉。日后你多加注意,别让人随意接近,也别让人发现任何异常。”

    用过早膳后,容清纾乔装打扮,孤身一人去了一趟月舞楼。

    “主子。”冰婵确定了四周都无人后,才将门闭上。

    “将她送给大皇子。”她,自然指的是顾添香。

    顾添香于她而言,毫无用处,对于御颜熠而言,却是不小的助力。

    御沐琛暗地里结党营私、贪墨败度的行为,十之八九都告诉了她。

    昨夜她挽留御颜熠,便是想让御颜熠将顾添香带走。

    谁知,竟然致他昏迷。

    “皇宫布防森严,大皇子的宫殿更是有如铜墙铁壁,密不透风,若是将她送去,璃阁恐有损伤。”皇宫的暗线根基未稳,若经此事,势必暴露。

    “你以赠酒人的名义,修书一封给夏霁,让他将人带走。”容清纾点头,确实不能因此而折损璃阁之人。

    “是!”

    “这是我新调制出来的防身之药,用法用量都在上面注明了。”容清纾将手中提着的小木匣递给冰婵。

    “多谢主子。”

    “冰婵,你对御锦黎了解多少?”上次她在容府见过御锦黎后,她便想会会此人。

    “黎王殿下虽是阴险凶狠的皇后所出,为人却光明磊落,也没有一点亲王的架子。对待古御百姓一视同仁,即便对于我们这些娼妓出身的女子,也不会有任何的轻视。”

    容清纾轻笑道:“你对他,倒是颇为赞誉。”

    “冰婵初入月舞楼之际,处境困难,举步维艰,得黎王殿下相助,才有如今的一席之地。”

    “那依你的了解,御锦黎和御沐琛关系如何?”这才是容清纾真正关心之事。

    她多年来身处东溟,对于京城的局势,也是一知半解。她想要对付御沐琛,就得了解各方势力纠葛,而这些,必须要问冰婵这个百事通。

    “黎王殿下性情淡泊,不争不抢,与琛王殿下也是兄友弟恭。只是,大皇子回朝后,黎王殿下似乎多了几分戾气,不再像以往那般不露锋芒了。他与琛王殿下的关系,似乎也变得微妙起来。”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元后之死,和当今皇后脱不了干系,御颜熠归朝,御锦黎又怎会想往日那般高枕无忧。

    “御锦黎和御沐琛,可有什么过节?”她如今回到京城,背后有容家,牵一发而动全身,即便对付御沐琛,也不会傻得自己出马。

    如今正值储君之争,借御锦黎之手对付御沐琛,何乐而不为。

    “黎王殿下和琛王殿下,他们一向和气,从未发生过冲突。”冰婵似乎有些为难。

    “他们没有冲突,但古御党争可是愈演愈烈,他们背后势力牵扯甚广,这潭深水可不会像表面那般平静。”

    容清纾要为御颜熠培育凝碧荆莲,一时半会也不会离开京城,闲着无事,她不介意将水搅得更浑。

    冰婵绞尽脑汁地想过后,终于道:“黎王殿下的舅父,也就是当今右相,他与琛王殿下素来不合。”

    容清纾得了想要的,也不再久留,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月舞楼。

    本来打算直接回府的,只是经过茶楼之时,被说书先生所讲内容吸引,便走了进去喝茶。

    “那名动京城的顾行首当真有那般绝世姿容,引得大皇子与琛王殿下大打出手。”听书人将信将疑。

    “听我家在皇宫当差的亲戚说,大皇子寝殿上上下下没有一个女人,都说他不近女色,怎么会为了一个青楼女子跟琛王殿下杠上。”

    “昨夜我亲眼所见,琛王殿下将顾行首接至府中;不久后,大皇子便匆匆赶去王府。后来,还是大皇子身边的侍卫将顾行首送回月舞楼。我看,不是大皇子不近女色,而是那些宫女姿色平庸,入不了大皇子的眼。”

    “也是,大皇子风华绝代,也只有顾行首那般姿色能勉强得大皇子青眼”

    “请诸位不要吵闹!”随着说书人抑扬顿挫的声音落下,他手中的醒木也直急落在书案上。

    七嘴八舌的茶楼瞬间落针可闻。

    “话说,皇子争夺青楼女之事一出,便传到了金銮殿,天子闻知此事,震怒不已。第二日便将两位皇子宣进垂拱殿,你们猜结果怎么着?”说书人卖关子的间隙,喝了一杯茶水润喉。

    “这还用说,自然是将两位皇子呵斥一通。”

    “没错!没错!”

    “你们听好了,事情是这样发展的:天子斥责亲王戴罪之身,不知闭门思过,反而沾花惹草,甚至连亲王的母妃也被冷落,训斥其教子不严。那位刚归朝的皇子当真是圣宠正眷,不仅未被训斥,还受到天子嘉奖,称其仁义宽厚,才能及时止损,规劝兄弟迷途知返……”

    说书先生虽未明言,但在座之人无不明白,亲王便是当今琛王御沐琛,皇子则是御颜熠。

    坐在角落的容清纾秉持着只要未累及容家,无论何事都与她无关的原则,留下几个铜板,不声不响地退出了茶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