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第九十五章 试探迁宿


    风迁宿没有任何犹豫,“好。”

    容清纾不由得一笑,“我还没说是什么地方,你就一口应下,你不怕我再带你去月舞楼看姑娘?”

    风迁宿的语气,是容清纾从未见过的认真,“朋友之间,就在于义气二字,若是答应一件事还要瞻前顾后,朋友的情意,也就变了味道。”

    “似乎,我们自从在谱城相遇以来,都是你费心帮我,我却从未帮过你。”一想起这些人情,容清纾的心情就有些沉重。

    “说起帮忙,国子监请我七日后前去讲学,清儿不如过去给我镇镇场子,不然,我可没把握降住那群一身反骨的学子。”

    容清纾板起了一张脸,气鼓鼓地瞪着风迁宿,“风迁宿,你这是拐弯抹角地说我凶悍!”

    风迁宿见容清纾一脸的凶巴巴,生怕她生气,原本挂着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吞吞吐吐地向容清纾解释,“清儿,你别生气。听我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容清纾看着风迁宿这副模样,有些哭笑不得,“吓你的,我哪有那么容易生气。”

    风迁宿似乎长舒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迁宿,不说这些了,我们先去一趟郊外吧。”

    她要去郊外的老槐树下,挖出容延朗曾在信中提过的机关铁箱。

    她本想一回京城,便挖出那只装着御沐琛罪证的铁箱,可容家连生风波,她根本抽不开身。

    若是现在再不去,等二叔公的灵堂布置好,她便要去奔丧,更加抽不出空了。

    “清儿,我们若要去郊外,须得出城,路途又远,如今午时已过,怕是回府之时,城门已闭。”

    容清纾狡黠灵动的双眸,朝着风迁宿一眨,“放心,那边也有容家的宅子,若是天色暗下来,我们便在那边将就一晚。”

    风迁宿见到容清纾在他面前如此卸下心防,神情有些恍惚,却又立即将其不自然地掩下。

    “清儿这么急着去郊外,可是有紧急之事?”

    “自然,御沐琛如今只是被软禁,说明皇上根本没想动他,即便到时候定罪,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既然这些罪证都不足以让皇上处置他,那我就拿出更多的罪证。”

    风迁宿听闻“罪证”二字,面色一喜,“这次,清儿定能让御沐琛翻不了身。”

    容清纾定定地注视着风迁宿,“所以啊,迁宿一定要帮我,千万别让我失望。”

    风迁宿的笑容,渐渐在一张超逸静然的俊脸上荡漾开来,“好。”

    容清纾和风迁宿二人乘着马车,约莫过了一个时辰,顺利地抵达了郊外。

    容清纾一下马车后,便犹如脱缰的野马,非一般地窜进了金华秋实的橘园之中。

    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一瞬间便响彻了整个橘园。那些橘娃娃们,也在枝叶间欢快地跳跃,似乎在欢迎容清纾的到来。

    “迁宿,这果园是我幼时和二哥筹钱购置的,这些橘子也都是我和他一棵棵种下的。”

    容清纾伸手,摘下一个黄澄澄的橘子,剥下薄薄的一层皮后,递给风迁宿,“给你尝尝。”

    风迁宿抿了抿唇,深深地望了一眼容清纾,藏在袖间的手,将整个袖子都抓得皱巴巴的,满脸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灿烂。

    接过一瓣橘子,还未品尝,便道了一句,“很甜!”

    似乎觉得还不够,又重重地说道:“清儿,真的很甜!”

    容清纾努力努嘴,“尝都没尝,就胡说八道。”

    她记得,那时候种树之时,挑错了树苗,这些橘子都是又涩又苦的。

    “无论味道如何,清儿亲手种的,都得是甜的。不然,我可免不了要被教训。”说话间,风迁宿已经面不改色地将橘子一瓣一瓣吃完。

    容清纾神色怪异地盯着风迁宿,“你都吃了啊……”

    容清纾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似乎她的唇齿间,已经充斥着又苦又涩的味道一般。

    “味道还不错,清儿要不要也尝尝。”风迁宿向树上环顾一遍,挑了一个最大的橘子。

    容清纾瑟缩了一下脖子,拔腿就跑,“我去槐树下挖机关匣子了。”

    风迁宿笑意一滞,又若无其事地将橘子放入袖袋之中,大步流星地紧跟在容清纾身后,“清儿,跑慢点,别摔了。”

    横穿过这片橘园,又小跑着爬上了草木萧索的山丘后,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座古朴简雅的草庐,一旁有一棵高耸入云的老槐树为草庐遮风挡雨。

    容清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缓过气来后,在草庐的木门处提来一个花锄,:“迁宿,东西就在这棵老槐树下了。”

    “我来吧。”

    风迁宿伸手去拿容清纾手中的花锄,她也没有拒绝,直接就递给了他。

    然后,从槐树的根部向西走了七步后,停住脚步道:“在这里挖。”

    风迁宿拿着花锄,起初有些生疏,差点伤到自己的脚,但没过一会,便掌握了技巧,灵活自如地挖出了一个大坑。

    可是,风迁宿几乎掘地三尺,也没有看到容清纾所说的铁皮匣子,“清儿会不会记错了?”

    容清纾又向前面走了三步,“那再往前面挖一下吧。”

    可风迁宿仍旧一无所获。

    容清纾看着槐树周围的十几个深坑,一脸尴尬地望向大汗淋漓的风迁宿,“要不然,再进两步?”

    风迁宿似乎很有耐心,没有一丝怨言,“时隔多年,清儿一时记差了,也是在所难免,今日就当我强身健体了。”

    容清纾笑得有几分憨态,“嘿嘿,这次一定不会记错了。”

    “砰——”钝器与铁器猛烈的撞击声突然传出。

    容清纾一脸的得意,“看,我没有记错吧。”

    风迁宿见容清纾要跑来搬铁匣子,连忙阻止道:“这匣子脏,我来搬便是。”

    未待容清纾开口,便插入了一道粗犷的男声,“这匣子,爷要了!”

    “兄弟们上,抢来铁匣子,活捉容清纾!”

    “清儿别怕,有我在!”风迁宿握紧花锄,戒备地盯着那群不速之客。

    “臭小子,爷劝你识相点,赶紧离开这里!”

    “想动清儿,先问问我答不答应!”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时迟那时快,十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将容清纾和风迁宿团团围住后,手提板斧的彪形大汉,又带着七八个壮汉,气势汹汹地向容清纾而去。

    容清纾扬起的笑意,有几分诡异,“异想天开!”

    眼看着那些壮汉离自己越来越近,容清纾向那些壮汉的下盘踢去几颗石子,那些壮汉重心不稳,一个个都掉进了风迁宿挖的深坑中。

    “臭娘们,还敢动我兄弟!”彪形大汉朝手下们使了个眼色,那些壮汉立即会意,将风迁宿缠住,让彪形大汉全力对付容清纾。

    彪形大汉虽然手提板斧,却身手极为矫健灵活。

    几招下来,容清纾便有些体力不支了。

    “清儿!”风迁宿虽被那些壮汉缠住,注意力却一直在容清纾身上。

    见容清纾被彪形大汉一踹,便像只折翼的蝴蝶向山丘摔去,整张脸都变得煞白。

    容清纾早已做好滚落山丘的准备,可浑身上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痛意。只感觉到周围猎猎的风声,刺得她眼睛都睁不开。

    虽然不知道刚才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此时正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钻入她鼻尖的淡淡雪莲幽香,告诉她,此人正是御颜熠。

    对于这股味道,起初还有几分贪恋,可回过神来后,却挣扎道:“放开我!”

    御颜熠放在容清纾腰间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再等一下,现在放开你,你所有的计划都会付诸东流。”

    容清纾还想挣扎,可不知为何,一听到御颜熠温雅清润的声音,手中的力道却渐渐散去。

    费力地睁开被风刺得要流泪的眼睛,发现御颜熠正施展着轻功,尽力避开风迁宿的视线,往旁边的山丘而去。

    为过多久,便到了山丘。

    御颜熠也依言,立即放开了容清纾,“这里既能观察那边的一举一动,也不会让他们有所察觉。”

    “谢谢。”容清纾将目光投向风迁宿那边。

    发现,风迁宿虽被那群壮汉围住,可双方却始终没有出狠招,仿若比武切磋一般。

    连那匣子,也孤零零地躺在旁边,没有任何人关注。

    “我听说,你和风迁宿出城游玩,还以为你们已然交心。”御颜熠一顿,自嘲一笑,“还好,你是对他起疑,想要探明他的底细……”

    容清纾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她今日约风迁宿出来,确实如御颜熠所言,就是想要探明,风迁宿与御沐琛,到底是不是同一阵营的。

    碧柠山之事,她一直心有疑惑,御沐琛的手段,她再清楚不过。即便风迁宿武功高强,从御沐琛手中夺回容延朗这个人质,也会非死即残。

    还有,容影从未出过内奸,到风迁宿手中后,便出了内应。

    上次,她也是特意让风迁宿陪她夜探琛王府。她特意观察过,风迁宿在布局复杂的琛王府,却像自己府中一般,来去自如。

    凡此种种,无不证明,风迁宿与御沐琛,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