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全人类都要拆散我们 第五章 黑白配


    黄老大被踩的蜷起了身体。

    操t,这小子的腿和手可真重!

    乔潇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慢条斯理的拿出一张餐巾纸,将手上的血迹擦干。

    手一松,餐巾纸落在了黄老大的脸上。

    “还打不打了?”

    “不打了,不打了,我有眼不识泰山,英雄,是我们错了,你放我们走吧。”黄老大不断地道着歉,他的喉咙嘶哑着,刚才被掐得差点断了气。

    这个人惹不起。

    “放你走?哪有那么容易。”乔潇冷笑地说道。

    “不给你长长教训,你会记不得你爷爷我长什么样。”

    “记得记得记得,化成灰我都记得。”黄老大赶紧说道。

    随后又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说错了,说错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文化程度低,您长命百岁,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是我心中的偶像。”

    乔潇一下子给气笑了:“哪有这么便宜?这样吧,你们每个人到派出所门口站成一排,然后把裤子脱了。”

    黄老大和他们小弟们一听,这丢人丢大了。

    “啊,不是啊,老大,能不能别这样,换一个,换一个,祖宗啊,求你了。”

    乔潇痞痞地笑道:“我就好这一口,做得不到位,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黄老大咬碎一口黄牙,咽下一口老血,都怪自己遇人不淑。

    今天南川中学附近的派出所可热闹了。

    一群人拿着手机在围观拍照,指指点点,真是有伤风化。

    这一片派出所的民警哪有不认识黄老大和他的几个小混混的。

    今天这几人主动在派出所门口挑衅,让民警们都气乐了:“黄老大,今天跑这儿来挑衅我们的权威啊,敢在派出所门口脱裤子,是不是嫌命太长了?”

    黄老大哭丧着脸:“民警同志我也不想啊,我是被逼的,你们快去把那个逼我的人抓起来吧。”

    “哦,还有这事儿,那我看他是为民除害,把裤子穿上,进拘留所待几天吧。”

    等到乔潇和嫣然把事情处理完,两人终于坐在了一个咖啡馆里。

    嫣然冷着一张脸,因为刚才乔潇趁她不注意,拍了一张两人的合照,据他说是用于上传贴吧自证清白的。

    “还说你不是想和我约会,不是说去书店吗?怎么又跑到咖啡馆里了?”乔潇坐在咖啡馆的沙发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又恢复了痞痞的样子。

    “我有正事和你说。”嫣然冷冰冰的说。

    “笑一笑嘛,难得本少爷有空,想和我约会的人,围着操场能排十圈,你还不好好珍惜!”

    “少贫了,我问你正事,你知道你的头顶有黑气吗?”

    乔潇一听,眉头一挑,原来这小姑娘也能看到自己头顶的黑气,就像她头顶的白气一样。

    “我哪知道,有黑气吗?”

    “刚才你在打架的时候,头顶上冒出好大一团黑气,你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魔气。”

    乔潇调出手机里的镜子,装模作样地照了照:“没有啊,我什么也看不见。你是不是忽悠我?”

    “你有没有觉得你特别喜欢嗜血,打架?”

    “这倒是,每个男孩子都喜欢,游戏里打的更爽!”

    “我想跟你说一件可能你难以相信的事情,你已经被魔物沾染了。”嫣然平静的说出了这个事实。

    不是难以相信,而是被你一语中的。

    “你怎么知道的?”

    “我从刚才你打架就看出来了,你头顶的黑气一飞冲天,整个人的状态不对。”

    “你是说我过于暴虐?你不觉得我刚才很帅吗?”

    嫣然翻了个白眼:“乔潇,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

    “然后呢?”

    “你的脸上也有一层黑气,挡住了你的五官,虽然你长得很帅,但是从我的角度看,你就像关公。”

    p!原来如此,怪不得她get不到我的帅点。

    “你跟我说这些是不是怪力乱神?这就是你跟别人约会的时候找的借口?”

    嫣然也不生气,还是平静的陈述着事实:“随便你相不相信,事实如此,我跟你说的意思是我可以帮你除掉你沾染的魔气。”

    越来越好笑了!

    “你准备怎么帮我?从帮买辅导书开始?”

    “你要先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沾染的?”

    “没有啊,我天生就这样。”乔潇懒懒的靠在沙发椅上,一条腿架在另一条腿的上面,脚腕立着,慵懒随意。

    “黑气也遮住了你的眼睛,你是不是色盲?你的成绩不好,可能也跟此有关!”

    乔潇此时才端正了自己的坐姿,有点意思。

    嫣然看他认真了点,继续平静的说:“我是守护者,可以帮你!”

    乔潇盯着嫣然看了半天,突然打了个哈气,眼角渗出了一点生理液:“我困了,下次再聊哦!”

    嫣然看着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孩儿,架着一副墨镜,戴上口罩,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嫣然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头顶上的黑气在不知所措的蠢蠢欲动。

    乔潇回到家之后,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刘辉的电话,拨了过去。

    那是他在人间处的最好的一个哥们,比他大三岁,今年读大一了,对他知根知底。

    在最初无意间知道他身份的时候,刘辉惊的简直都怀疑人生,玄幻小说里的故事居然出现在他的生活里。

    不过他很快就缓了过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他很以有这么个魔界朋友而高兴。

    一来二去的,两人就成了死党。

    “辉哥,你平时能看见我头顶的黑气吗?”

    “你头顶有黑气?印堂发黑吗?”

    “今天我碰到一个女孩儿,她说我打架的时候头顶有好大一团黑气。”

    “我想想啊,你现在读高一了,我估计你进入青春期了容易躁动,那个应该是荷尔蒙发作。”

    “辉哥,你瞎说什么呢?荷尔蒙是黑色的吗?他会在头顶吗?”

    “那你最近除了这个,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异常?”

    “我就觉得我的魔气有些在心里恣意生长,有时候会控制不住,想嗜血想打人。”

    “那你就到家里的健身房里面好好去泄发一下你的精力,把你的魔气散一散。”

    “你上次不是说要认真修炼才能控制的吗?最近是不是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啦?我估计你们魔族就是这样。”

    “如果修炼的不够,是不是慢慢会压制不住,那你以后会不会真的魔气附身?你会吃人吗?”

    一连三个问题,问的乔潇都愣住了:“你别吓我,我可不想成为那种在魔界中的莽夫。”

    “那不就结了,赶紧修炼,你不是说吴伯带了很多好东西来吗?你自己好好找找,看看有什么能帮助你修炼的。”

    乔潇这次不敢大意,他先是到健身房对着沙袋,把自己虐了二个小时,然后又跑到游泳池里游了一个小时。

    身体累极之后躺在床上,他开始回想他该如何修炼?

    他运转起引灵术,将四周的灵气往他全身百骸笼罩,这种修炼术是他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

    这种修炼躺在床上睡一觉就好,多舒服呀。

    可是现在不行,光有这种灵气的滋养,已经控制不了他的魔气了。

    他只好来到了那个在全家唯一上锁的房间。

    这里面都是从魔界带过来的各项宝物,有各种丹药,宝贝,还有各种修炼的书籍。

    他翻找了半天,吃了两颗丹药,拿起了其中一本书翻看。

    看了两眼就看不下去了,这什么玩意儿,写的那么晦涩难懂,就不能按照人间的大白话写的通俗易懂吗?

    他把书扔到了一边,按了按头。

    而这时刘辉的电话又拨了过来。

    “辉哥,啥事儿?”

    “吴伯转给我一条短信,说你这次摸底考全班倒数第一,有这回事儿吗?”

    “呃,不是,你听我解释。”乔潇突然有些尴尬。

    “少爷,我确实收到短信了。”

    乔潇僵硬的挂了电话,回过头,看见门口出现了吴伯的身影。

    “吴伯,这次考试难度有点大,加上过了个暑假,好多知识忘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乔潇准备走苦肉计路线。

    忽然他灵机一动:“吴伯,我跟你请教一件事情,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个女孩,她说她是守护者,头顶直冒白气,她对我说我的眼睛和我的成绩可能都和魔气有关,她还说能帮我,你觉得能信吗?”

    “守护者?叫什么名字?我会去查清楚,她是不是看到你头顶的黑气了?只有修炼的人才能看到其他人头顶的黑气?她也是修炼者?”

    不等乔潇回答,吴伯就说到:“最近你要小心了,你作为魔界的太子身上有魔气是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在人间的守护者会认为这是污浊的东西,他们有可能会想办法帮你去掉,如果帮你去干净了,那你的小命也就没了,所以你还是离他们远一点。”

    “那如果她一定要帮我去除呢?好像她的修为比我高。”

    “这还需要你本人配合,你尽量躲远点。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你把你的修为练得比她强,这样她就奈何不了你了。”

    这办法听上去特靠谱,但乔潇来说是个世纪难题。

    乔潇正在思索如何应对时,吴伯又飘来一句话:“一个月内不许玩游戏了,专心修炼吧!”

    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