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全人类都要拆散我们 第十一章 不行就亲你


    很快,来了一辆救护车,将沉睡中的乔潇接走了,被抬上救护车的乔潇被戴上了氧气,双眼紧闭,仿佛一个沉睡了的王子,等着公主来将他吻醒。

    乔潇的事情牵动了许多人的心,在贴吧上一片祈祷和祝福,多张沉睡的照片及抬上救护车的照片让看的人都于心不忍。

    每天都有人从医院第一时间发回最新消息,在贴吧上公布。

    第一天,乔潇被推去做了各种的脑检查,没有任何反映。

    第二天,乔潇被抽了血,做上了24小时的心电图等检查,还是没有任何反映。

    第三天,乔潇被输上了营养液,仍然没有任何反映。

    第四天,守在乔潇身边的吴伯仿佛苍老了一圈,这时大家才知道原来乔潇无父无母。

    第五天,继续输液。嫣然第五次来到了乔潇病床前,给他注入了一丝灵气。(这条没有被公布)

    第六天,医生组织各科专家前来会诊,没有任何结论。

    第七天,医院决定要对乔潇进行电击唤醒,推到手术室时,医生将各项准备工作都做好之后,一手拿一只除颤仪,向着乔潇的胸口而去,就在这关键时刻,乔潇终于睁开了眼睛,桃花眼冲着医生邪魅一笑,医生吓得直接将除颤仪按在了床边上。

    在医院沉睡了七天之后的乔潇终于醒了过来,在医院也算是差点造成一起医疗事故,很快就成了医院的名人。

    而醒来后的乔潇又生龙活虎,将手上的点滴立马拔了,下床全身骨骼重组了一下,对着窗口伸了个懒腰,对着吴伯说:”吴伯,我要饿死了!“

    吴伯差点老泪纵横:“少爷,你终于醒了,你再不醒我都不知道如何交待了!”

    乔潇拍拍吴伯的肩:“吴伯,我身体强壮得很,不会有事的,你这两天都瘦了!”

    吴伯皱着眉头:“少爷,你这次为何会如此嗜睡?身体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乔潇继续在床下做着伸展:“我也纳闷呢,难道说我最近修为有所上涨?自动进入修炼状态?”

    “我看你的修为并没有增长,反而头顶的黑气颜色变淡了。”

    “这怎么回事?难道说和我修炼人间的法术有关?”

    吴伯脸色一变:“你什么时候开始修炼人间的法术?”

    “大概一个多月前,嫣然给了我一本书,应该是人间的入门修炼术,非要我炼,还每天检查,我没办法,只好每天顺着经脉,将气息运行一会儿。”

    “那看来问题就出在这里,你的体质和人类并不相同,不能够同时修炼人间的法术,所以才造成如此嗜睡。如果再炼时间长一点,可能会有更大的冲突。这个小姑娘,毕竟对我们的来历不清不楚,所以才会如此行事,我要和她谈一谈。“

    当嫣然捧着一束花来到乔潇的病房时,正遇上其他的同学前来探视。

    “乔哥,你不知道,你这次生病,整个学校都震动了,贴吧上每天都在更新你的病情,这成了全校同学的头等大事了。“张大阳的大嗓门让整个病房的都热闹起来。

    “乔哥,你不在的这几天,大家都好想你,这是同学给你叠的千纸鹤。“肖小云红着脸把一罐漂亮的千纸鹤递给了乔潇。

    佳期也来了,手里还拿着相机:“乔哥,同学们都说要证明你现在已经没事了,让我给你放几张图出来。”

    “就我现在这样,拍出来不是有损我的英俊形象?”乔潇说完还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不会的,乔哥,你相信我,我一定把你拍得美美的。”之后贴吧中就贴出了一张乔潇穿着病号服的照片,坐在一个倒放的椅子上,一手支在下巴下,双腿大大的叉开,眼神邪魅,整张脸健康红润,看不出一点生病的样子。

    等几人都走了之后,嫣然坐了下来:“怎么样,身体都好了吗?”

    乔潇正懒懒地靠在床上,随意地用手机翻着贴吧,得意洋洋地对嫣然说:“瞧瞧,你乔哥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嫣然冷着一张脸:“前段时间你头顶的黑气已经淡了些,今天又变黑了,这几天嗜睡是不是练我给你的法术弄的?”

    乔潇从手机上抬起头来,随后突然凑近嫣然:“觉得对不起我?来道歉的?”

    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瓜子脸,看起来有点黑的脸上一个毛孔都看不见,长翘黑色的眼睫毛像个小扇子一样的上下扇动,淡粉色的唇瓣一张一合,让嫣然突然向后一仰,没想到后面就是墙,后脑勺咚地一下撞到了。

    “哈哈哈哈,活该!”

    乔潇放声大笑起来,坐回到床上,向后一躺,双腿和头像跷跷板一样的前后翘起,前仰后合。

    嫣然的冰山脸黑了:“你到底是怎么染上魔气的?为什么没法修炼人间的法术?”

    乔潇笑完了,手上拿了一只千纸鹤抛着玩,吊儿郎当的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少爷我精贵,体质特殊,习不得这些歪门邪道的功夫。”

    “胡说八道,我给你的修习术是最基础的,只要是修炼者都可以炼,而且对身体大有好处。”冰山嫣怎么也想不通。

    “反正你欠我一次,如果你肯让我打一个月的游戏,我就原谅你。”乔潇乘机谋求自己的福利。

    “你想得美,你的英语基本没考,这次成绩出来了,根本就没达到原来的承诺。”冰山嫣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

    “你!你讲不讲道理,明明是你害了我,不然我肯定能考进300,我其他几门上了前300名吗?”

    “其他你考得还不错,都到了300名以上了。”嫣然说出了这个让乔潇高兴的事实。

    “那不就得了,如果不是你弄得我这么嗜睡,英语怎么可能没考好,我不管,你必须说话算数,不然我就再也不学了,你也没法和老师交差。”乔潇干脆耍起无赖来。

    “顶多......顶多给你玩一个星期。”

    “半个月!不然......我就......亲你!”然后乔潇突然向前一凑,嫣然错愕,猛地转身,离开了病房。

    远远的声音传来:“休息半个月!”

    乔潇猛地在床上蹦了三蹦,对着天空大呼了三声:“哟霍!”。

    然后眼珠急转,随后又躺了下来,按了铃,护士和医生都来了。

    只见乔潇躺在床上,一副头痛欲裂的样子,可怜巴巴地对医生说道:“医生,我虽然醒了,不过有的时候头还是好痛,我想回家休息。”

    “头痛最好还是在医院观察几天再出院。”医生有些疑惑,明明之前检查过没有任何问题,怎么突然头又痛了起来。

    “在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太难闻了,医生,让我回家歇着吧!”

    软磨硬泡地乔潇成功地从医生手上拿到了半个月的病假条,这半个月的狂欢就这么开始了。

    这半个月在学校上课的高一(3)班的某几位同学都是哈欠连天,老师都看到几次这几人趴在桌上睡觉。

    “张大阳,你怎么又睡觉了,昨天晚上干什么去啦?”班主任的粉笔非常精准地砸到了张大阳头顶的旋上。

    张大阳被砸了还是呼呼大睡,在前面的王近允转头推推他,结果被张大阳手臂一挥,象是赶苍蝇一样把手臂赶走了。

    朱老师一看气乐了,走下讲台向着张大阳走去,直接走到他的身边,在他的肩膀上用力地拍了拍:“张大阳!”

    猛地惊醒!原地起立!懵!

    “说说看,你为什么在课堂上睡觉?”朱老师瞪着眼睛问他。

    “老师,对......对不起,我......我被乔潇传染了。”

    全班同学哈哈大笑。

    老师也被气笑了:“乔潇坐着都能睡着,你学会了吗?到门外站着,练习一下站着睡觉!”

    张大阳垂头丧气地站到了走廊上,这段时间乔潇游戏狂欢,非要拉着他们几个人,上课不能玩,下课偷偷跑去组团,玩完后回家写作业写到好晚,导致睡眠不足。

    他看着班里还有两个一起打游戏的哥们,刚才他明明看见了,那两人也睡觉的,怎么就没被老师逮住呢?回去让老妈去烧烧香,把自己的运气拧过来!

    现在乔潇的人气高,一呼百应,不知怎么就混在了一起,革命友谊堪比金坚。

    这半个月以来,乔潇仿佛之前睡的七天把七年的觉都睡完一样,再也不困了,应该是体内自我循环好了,他再也不敢再修炼嫣然的法术了,还是老老实实修炼他的养生术好了。

    随后头等大事就是从吴伯那里拿回了游戏的权限,将之前三个月的损失都补了回来,每天从天亮打到天亮,大脑极度兴奋,顶着熊猫眼开始过日子。

    直到有一天,他刷牙的时候突然发现镜子里出现了一张他不认识的脸,头发杂乱,黑色的眼圈象是画上了黑色的眼影,脸色苍白,嘴唇干燥,让他当场把牙刷掉在了地上,这还是帅到感天动地的自己吗?

    直到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真是自己,他洗了个澡,重新在健身房虐了自己几小时,才重新振作起来,蒙起头大睡了一觉。

    不管怎样,帅要进行到底,校草就要有个草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