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全人类都要拆散我们 第二十一章 虐心的圈套


    两个人聊了半天,总觉得困难重重。事情的经过已经剖析的比较清楚了,但是解决方案还有待商榷。

    两人最终商量好,准备先按乔潇的计划执行,让刘辉的爸爸先看清楚这个女人的本质,然后再由嫣然出手,将这个女人拘禁起来。

    让他们俩先做物理隔离,看看能不能行。

    按照嫣然所说的情蛊,那是没有办法长期不见面的。作为被种下蛊毒的那一方,一定是抓心挠肝,会千方百计要想办法找他的爱人。

    乔潇突然对着嫣然说道:“这个药水你好好保存着呀,哪天你看见喜欢了的人,你就给他喝一口,让他也对你中蛊,岂不是让你在梦中都笑醒。”

    “这是毒药哎,少爷,你也想像其他人一样落个不治而亡的下场吗?”

    “这要看对什么人了?如果真的是我喜欢的,我心甘情愿啊。”

    突然两个人都觉得有些尴尬,好像话题被带偏了。

    就这样,通过一顿晚饭的畅谈,嫣然也把心里那些顾虑暂时也抛到了一边,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掉。

    而乔潇直接去找上了刘辉。

    刘辉听到乔潇跟他所说的事情经过,整个人都要疯掉了。

    他气得眼眶都发红:“这世上怎么有这种人渣?为什么故意会找到我们家?把我们家都快害得要家破人亡了,这个仇一定要报!”

    “辉哥你放心,既然我已经帮你查到了,我们一定能想办法解决,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让你父亲能看清这个女人。”

    “你不是说他中了蛊,就相当于迷失了自己的心志嘛,还怎么样让他能看清这个女人的本质。”

    “嫣然跟我说了一个方法,就是想办法先取得这个女人的鲜血,然后让你父亲喝下去,看看能不能有效。”

    “这个也有些困难呢。”刘辉揍着眉头说道。

    “我倒有个主意,你看可行不?”

    ……

    一连几周下午放学后,乔潇都没有回家,他全副武装裹得像个粽子一样,出现在刘浩天家别墅的附近。

    在别墅附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超市,超市有一面玻璃可以看到外面,而乔潇此时正坐在玻璃里面喝着一杯饮料,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和车。

    经过几周的观察,他发现刘辉的父亲工作日白天都不在家,晚上也很少回家吃饭。

    而那个琦姨每天也很忙,一般也要到吃晚饭的时候,才有司机开着车送她回来。

    周末的时候,刘浩天一般在家,如果要出去也是和琦姨两个人一起出去。

    琦姨进进出出都有司机接送,很少看到她一个人出门。

    乔潇把观察的结果和刘辉一说,两人犯了难,没有单独出门的时候,怎么样把她引诱出来呢?

    正当他们一筹莫展之时,嫣然的电话进来了,她委托爸爸去了一趟深圳,调查了一些事情回来,终于让他们的计划可以执行下去了。

    这天琦姨从佣人手里接过了一封信。不是由快递送来的,还是直接从她家别墅大门的门缝里塞进来的,上面写着请女主人亲启。

    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张照片,她一看到这张照片,手一抖,照片就掉到了地上,佣人刚想要帮她捡,只听她立即呵斥道:“不用你捡,你先下去。”

    随即她弯腰将那张照片捡了起来,照片上是她青春明媚的笑颜,正在深情凝望着旁边一个优秀的男人。

    那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虽然她接受师傅的安排去做这种邪恶的事情,但是对于她的第一个男人。她确实是投进了感情的。

    第一个男人是她在深市的第一个目标,这个男人深情,睿智,对她无比地好。

    当时男人的妻子已经瘫痪在床多年,他为了尽自己的义务一直在照顾她,直到遇到了她麦琦,这个男人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春。

    他对她实在太好了,把世上所有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捧到了她的面前,最难能可贵的是把他的一颗真心也全部交付给了她。

    她感觉自己像被宠上了天,那些有限日子的相处,每一天都像过年。从小到大没有人给过她如此无微不至的照顾,没有人会挖空心思的就为她的一抹笑容。

    开始她并没有用师傅给他的那些药,她知道那些药是有副作用的,可是这个男人好像比中了情蛊还要深得毒,对她依恋无比,日日夜夜的缠绵,这个男人教会了她一切。

    直到有一天,师父发现她并没有按照原定的计划在行事,不由得大怒,直接自己亲手把一整颗的药喂给了那个人。

    之后这个男人更加的依恋自己,只是眼里少了一份原来的真心。

    按照师傅的计划夺走了他的财产后,师傅立刻扔给她第二个目标,并且告诉他,你需要赶紧离开,他过两年就会重病而亡。

    当时她听到这个消息就如晴天霹雳一样。她麦琦第一次爱上的男人就要被她亲手害死了吗?

    她试图和她的师傅反抗,可是没想到遭受到和以前一样更残忍的对待。

    她从此知道了,她就是师傅的一个工具,一个杀人工具。爱情什么的,她这辈子永远都别想奢望了。

    她离开了深市,再后来她也不敢再去打听这个男人的任何消息,而是将自己投入到一个又一个的任务当中。

    她的思绪从照片上拉了回来,照片明显就是被翻洗过的,信封里除了照片什么都没有,只有照片的反面被写了一行字:晚上七点,城外的鬼林,你的第一个男人想见你。

    “他不是死了吗”?麦琪心中大惊:“难道师傅骗她吗?”

    她有点不敢相信,当时师傅是把他最后在病床上的照片都发给她看过的,最后送入太平间的视频,她也看到了。

    当天晚上她喝的酩酊大醉,哭得撕心裂肺,也就是因为此,她才决定埋藏掉自己的爱情,下定决心转向第二个目标。

    这封信来得蹊跷,去还是不去?要不要先问一下师傅?

    还是不要了,如果师傅知道她对他余情未了的话,少不得又是一顿责罚。

    晚上刘浩天有应酬,不会这么早回来。

    鬼林离这里也很近,以她自己的身手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经过了评估,麦琦决定今晚去探个究竟。

    鬼林果然名不虚传,天刚刚全黑,鬼林里面就如鬼影绰绰,麦琦一个人进入了鬼林,看见在她前方站着一个男人。

    她一眼就看出他是一个年轻人,并不是他想见的那个人。

    这是个圈套!

    麦琪并不怕,走上前去问道:“人呢?”

    站在黑夜里的年轻人穿了一件黑色的戴帽衫,此时他的全身裹得严严实实。

    “他想让我给你带话,害了他还不够吗?还要继续害别人吗?”

    麦琦突然激动起来了:“你是说他还活着?”

    被问到这句话的年轻人一愣,他倒没想到麦琦关心的居然是这个。

    他灵机一动,回答道:“他当然没死,他现在等着你去救命。”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等着我去救命。”

    “你给他吃的药,让他生不如死,现在只有你的血才能救他,你不知道吗?”

    “他现在在哪里?你带我去见他!”

    “他不想见你,他已经成为植物人很多年了,医生说他身上的毒只有靠原来下毒之人才能解,如果你还想救他的话,给我一瓶你的血。”

    麦琦将信将疑:“你有什么证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那个年轻人丢给麦琦一张照片,那是一个男人躺在病床上。面容深邃,帅气的面容正是麦琦一生难忘的他,而此时他的身上都插满了管子,双眼紧闭,貌似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这个男人确实是麦琦的第一个男人,当时王侦探帮他们收集证据的时候,里面就有这张去世前的照片。

    麦琦看着这张容颜,喉咙有些哽咽,不禁伸手去抚摸他:“你是说他还有救吗?”

    “医生说只要找到下毒之人,拿到她的血,就有可能醒过来。至于要不要救?这全看你了。”

    “你是谁?”

    “我是他的侄子,我费尽了千辛万苦才找到了你。本来想把你千刀万剐,但如果你愿意救他,我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你确定用我的血真的能救吗?”

    “医生说了,这是最后的办法,如果你的血也没有用,那只好下辈子见了。”

    下辈子见这几个字敲在了麦琦的心中,她已经和他经历过一次生离死别。

    她也知道现在的她根本不可能再和他有交集。

    只是,如果能用她的血来补偿一些她之前所犯的罪恶,她的良心上是不是能好受一点。

    “好,我给你点血,如果他真的好了,请你通知我一下。”麦琦闭了闭眼。

    随后那位年轻人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和一把小刀:“要我帮你吗?”

    “不用,我自己来。”

    麦琦将自己胳膊上的衣服往上拉,露出了光洁的小臂,眼也不眨地,割了一个口子。鲜血瞬间就顺着刀口流进了瓶子里。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铁锈的腥味,血成丝线一般地往下流,很快一小瓶装满了。

    麦琦拿出一张餐巾纸,摁住了自己的伤口,将瓶盖子拧好,递给了年轻人:“请你照顾好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