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全人类都要拆散我们 第六十三章 我和他,你帮谁


    学校因为霍罡和乔潇的打架而震惊了,因为霍罡的伤势比较严重,已经送至了医院。

    而后来赶来的张大阳看见乔潇的惨样也吓了一跳。

    乔潇心里有数,这个霍罡专往看不见的地方打。

    除了第一拳打脸之外,后面全部都是拳拳到骨。

    他只要稍稍一动,就觉得自己的内伤严重,骨头里的疼痛就像针刺一样,没个十天半个月好不了。

    而霍罡脸上的血全部都是外伤,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碍。

    而乔潇这时已经可以肯定,霍罡对自己恶意十足。现在回想起来,在希宁时的袭击案,最大的嫌疑人应该就是霍罡。

    霍罡受伤了,嫣然说什么也不好走,一直在旁边陪着他,这段时间她进医院的次数比她前面十几年都多。

    霍罡看着严重,脸上包了纱布。

    “嫣然,你不会怪我吧,我看见他头顶冒的那么凶的魔气,就抑制不住。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和他打架的,我只是想要去问个清楚,没想到一进更衣室他就魔气大发,向我进行攻击。”

    “我知道他是你的朋友,我真的从来没有要害他的心思。只是嫣然,你真的还要护着他吗?”

    “你难道没看到他全身的魔气那么的浓烈,刚才他和我打架的神情,绝对是要置我于死地。”

    “幸亏我从小练习格斗,才没有死于他之手,不然我根本就见不到你了。”

    霍罡抬头撇了眼嫣然,然后低着头喃喃的说道:“对不起,嫣然,我不该和你的朋友发生冲突,真的对不起。”

    嫣然一直在走神,她还在回想刚才乔潇看见她欣喜的眼神,那是他每次看到她去救他的那种依赖的神情。

    不会错,就是这样,每次都是这种表情。

    他怎么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还是一阵欣喜呢。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嫣然,嫣然。”霍罡用手在嫣然的眼前晃了晃,发现还是没有反应,直接就推了推她的膝盖。

    “啊,不好意思,霍罡,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嫣然突然反应了过来。

    “我说对不起你,让你难做了。”霍罡摆出了一副很难过的神情。

    “不关你的事,这次完全是他的错,我会教训他的。”

    嫣然的语气就像一个护犊的母亲,霍罡心里一沉。

    “嫣然,今后他一定是个十恶不赦的人,你还没有清醒吗?”霍罡突然提高了声音。

    “我们现在不是应该把他的魔气去除吗?”

    “你到底还在护着他什么?”

    一连三问,让嫣然招架不及。

    “他不是这样的,他的事我会处理,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你先养好伤,我先回去了。”

    嫣然公事公办的话让霍罡的心沉到了谷底,他的手不由自主抓紧了旁边的床单。

    嫣然从医院离开,还是去了趟乔潇的家里,她不想承认她是因为担心乔潇的伤势,打定了主意是要狠狠地批评一下乔潇,他控制不住魔气是一定要接受惩罚的,不然以后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就完了。

    吴伯一开门看见嫣然就伤了心:“嫣然小姐,少爷这次可是受苦了,他身上都是伤,你快去看看吧。”

    嫣然原来还绷着脸,一听吴伯这么一说,有些担心了,之前她离开时没觉得乔潇有多严重,怎么才这么一会儿就成这样了。

    乔潇闭着眼躺在了床上,可怜极了,他只开了一盏床头灯,灯光的阴影映在了他的脸上,显得惨白一片。

    嫣然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喊了一声:“乔潇。”

    乔潇闭着眼睛:“你来啦!”声音无力而又失落。

    嫣然就在嘴边训斥的话咽了下去,反而变成了一句:“你怎么样啦?”

    “死不了。”乔潇有些堵气。

    嫣然看着他的态度,不禁也有些冒火。

    声音随之有些冰冷起来:“你今天知道错了吗?”

    乔潇听到这话,抬眼看了下嫣然,只见她头顶的小紫气包子冷酷无比,于是也冷笑了一下:“我哪里错了?难道人家想杀我,我还就把脖子伸过去让他杀。”乔潇的嗓子非常的沙哑,说了这么一长段话十分地费力。

    这时嫣然才发现乔潇的脖子上一道青紫的印子,此时已经被上了药。

    “你的脖子......这是霍罡掐的?”嫣然还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还不相信,你最信任的朋友?”乔潇冷笑不已。

    嫣然没再说什么,她抬起手掌,运起灵力在她的手心,将灵力附在乔潇的脖子上,修复术缓缓起了作用。

    乔潇觉得嗓子舒服了一些,终于可以喝水了。

    他想从床上坐起来,可是一动就歪了回去,浑身疼,他眦牙咧嘴地想伸手去拿床头的水杯,可是够了两次都没有够到。

    嫣然赶紧把杯子拿起,喂到他的唇边,乔潇此时坐都坐不起来,嫣然见状直接将他的头托起,靠在自己的怀里,喂水给他喝。

    乔潇非常费力地咽了两口,就开始难受得喘起气来,他靠在嫣然的怀里,双眼看着前方:“你们修炼者确实挺厉害的,看见我就往死里揍,我身上有魔气就是该死吗?”

    “我对不起谁了?三番五次地下手害我?”

    “开始我还以为就是打球输了,有些不服气,没想到那架势就直接是要置你于死地。呵,要不是我有魔气护体,我估计我全身的骨头都断了。”

    嫣然的眼睫毛颤了颤:“让我看看你的伤吧!”

    “男女授受不亲,你忘了?”乔潇一口拒绝。

    “让我看看,我帮你疗伤,你把我当做医生就好了。”

    乔潇看着嫣然坚定的眼神,突然惨淡一笑:“你别被吓着就好。”

    说完掀开了上衣,露出了性感而结实的胸膛。

    精瘦的上身一览无遗,一字型锁骨,平直而性感,结实有力的胸肌和腹肌没有一丝赘肉,在灯光下散发出一种邪魅的诱惑,腰线狭长有力,延伸向下,隐在了裤腰里,仿佛让嫣然产生了一种穿透灵魂的窒息感。

    而此时最要命的是在这片性感之上,是大片大片的青紫,如果不是昏暗的灯光遮掩,一定会十分吓人。

    嫣然抑制住自己的羞涩,将心里的那一点异样的心疼也抛之脑后,深吸一口气,让灵台清明,随后抬起手,运气灵力,离开胸膛大约一根食指的高度,开始疗伤。

    嫣然的手暖暖的,顺着乔潇的每一寸肌肤游走,灵力进入他的四肢百骸,舒适无比,潇潇平躺了下来,身上的疼痛终于缓解了不少。

    过了好一会儿,乔潇原先还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是渐渐地乔潇觉得不对劲,暖暖的灵力穿透他的肌肤,身体仿佛被微弱的电流拂过,引起了阵阵战栗,而阵阵战栗蔓延到全身,并有迅速往下的趋势。

    嫣然的手越来越往下,很快就随着腰线在悬空抚摸着。

    乔潇猛地抓住了她的手,微红着脸,眼皮低垂:“可以了,嫣然。”

    “还没好呢,这边还有一大片青紫。”嫣然不明所以,还想继续。

    乔潇抓住了嫣然的手,握在了手心:“别管他了,我们说说话吧过个十天半个月就能好。”

    “可是,还有好多呢。”嫣然有些着急。

    “我全身都有呢,难道你想把我全身都摸遍吗?”热腾腾的话语,直接烧红了嫣然的脸。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没碰到你。”

    “你比碰到我还刺激呢!”乔潇说完这句话又疼的皱起了眉头。

    他说话本来就费劲,嗓子哑的好像得了重感冒。

    嫣然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乔潇紧抓着不放。

    他把嫣然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我现在知道是谁在希宁袭击我的了。”

    嫣然的心跳了一下:“你是说霍罡?”

    乔潇看着嫣然的眼睛,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网上的那件事是不是他做的?但是在酒店里袭击我的肯定是他。今天他不小心已经说漏了嘴,他说我是个魔鬼。”

    嫣然沉默不语,还想争辩,可能是别的原因说的这句话,但嫣然没有说出口。她不知道该如何评论这件事情,最开始她也和霍罡一样,只不过她没有霍罡那么冲动,而是通过自己慢慢的观察再进行判断。

    她甚至都没办法说霍罡做的不对,霍罡曾经问过她可是被严令制止了。

    “对不起。”嫣然低下了脑袋。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帮了我那么多次,你不要为了他跟我道歉。难道他真的是你的男朋友吗?”乔潇说完,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嫣然猛的抬头:“你听谁说的?根本就没有的事。”

    “学校里都传遍了,也可能是他自己传播出去的。”乔潇摩挲着嫣然的手指,低垂着眼,语气极其低沉:“我的心很痛。”

    这是第一次乔潇对嫣然说出自己的心思。也许人在受伤时真的比较脆弱,说完之后他就闭上了眼睛,嫣然的手就这么贴着他的心口。

    “乔潇,你不要胡思乱想,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我代他向你道歉,因为他是修炼者,我没有和他解释清楚。我会再努力的,我不会让今天的事情再次发生。”

    “再发生我也不会怕他。”乔潇又重新睁开了眼睛,认真的盯着嫣然:“如果下次我再和他起冲突,你站在谁的一边?”

    嫣然想要出口的话突然卡在了嘴边,这是她从未遇到过的难题。

    乔潇凄然一笑:“我知道了,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乔潇这一笑就好像剜了嫣然的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