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全人类都要拆散我们 第八十三章 毫无生气


    中年男人又最后加了一记重锤,威压之上又来了一个尖锐性的刺痛,那像一把尖刀一样直插向他的心口。

    乔潇感知到危险,艰难的抬起自己的胳膊,挡在了胸前,可是尖刀的力量锋利无比,直接穿透了他的小臂。

    乔潇明显地感觉到他的小臂被刺穿了,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

    可是中年男人冰冷的眼神根本毫无顾忌,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随便他怎么折磨。

    这时乔潇才发现,这个中年男人仿佛有些眼熟,虽然他有帽子遮住了大半边的脸。

    只要看一眼他的眼神,就让乔潇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现在这个紧要时刻,他连小命都保不住了,只是这种感觉也没有办法让他深思。

    他此时已经被压的蜷缩在地上,浑身是伤,他感觉全身的骨头都断了,此刻就像一个软绵绵的毛毛虫一样在地上蠕动。

    手机在他的旁边不停的震动,乔潇知道,应该是嫣然。

    可是他没有办法接,中年男人也不会让他接电话。

    疼痛让每一秒的时间无限延长,乔潇已经失去了血色,昏厥过去了。而直到此时,中年男人才终于将威压收起,像踢破布一样上前踢了乔潇两脚。

    看见乔潇已经失去了知觉,而还是没有半点魔气渗出。

    “可能真是我搞错了,都已经这样了,不可能不反抗的。”中年男人低声的说道。

    天色已晚,乌云暗沉,今晚的月亮想挣扎着从乌云中探出头来,最终都失败了。一层一层的黑云笼罩着南川中学的上空。

    而在一个僻静的小巷里,一个已经看不出绝世容颜的少年就这样趴在了一个垃圾堆旁,他已经失去了知觉。

    此时有一只野猫从他的旁边经过,离他还有5米的距离停住了,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前面这个人趴在地上好像毫无动静,它大着胆子走上前去,用爪子拨了拨他的手。

    野猫发现还是毫无动静,他干脆一下子跳到了他的身上,以他的身体作为台阶跳上了旁边的垃圾箱。

    也正是这一下触动了乔潇背后的伤口。

    痛!锥心噬骨地痛!

    乔潇终于从昏厥中醒了过来。

    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他向四周看了看,只看见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在旁边垃圾堆的顶上,此时正在警惕的和他对视。

    好像下雨了,大滴大滴的雨点打在了他的身上。

    叮铃铃……悠扬的电话铃声响起,在乔潇身边的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乔潇很庆幸,这时还有一个手机在自己的身旁。

    他艰难的勾到了手机,几十个未接来电,而此时嫣然两个字在手机的屏幕上疯狂的跳动。

    他按下了接听键,里面传来了嫣然的声音:“乔潇你在哪里?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

    乔潇张开嘴想说什么,可是一口鲜血直接喷到了手机上。

    他这时真的庆幸,手机是有防水功能的,不然那就直接挂了。

    他咳嗽了一下,艰难的说出几个字:“我在……学校旁边的……巷子里……”

    随后乔潇仿佛用尽了全身最后一丝力气,手机从他的手上滑落,再也没有醒过来。

    遭了,出事了。

    下午嫣然出来的比较晚,走到门口根本就没有看见乔潇,她给她打了电话地一直无人接听。

    刚开始嫣然觉得乔潇应该是回家了,她也没有在意,可是等了好久也没有回复。

    她干脆打给了吴伯,吴伯说少爷还没有回家。嫣然这时有一些担心,但只是一些,她觉得乔潇不会出什么事情。

    等她回到家后做完了作业,越来越心神不宁,仿佛有什么事情正在脱离她的掌控。

    嫣然又开始拨打电话,可是一直都没有人接听,她开始有些慌了,难道说出事了?

    她开始一遍一遍的拨打电话,从下午到晚上,她觉得自己不能在家呆着了,家里就像一个囚笼一样,让她喘不过气来,她一定要去做点什么。

    远处的乌云已经飘到了嫣然家的头顶,今晚的天气预报说会下大暴雨。

    家门口黑沉沉的路上亮着几盏惨淡的路灯。

    嫣然和妈妈说有事要出去一趟,妈妈以为她又要出任务了,只是叮嘱要小心一点。

    嫣然心不甘在焉地答应着,像风一样夹裹着自己的不安,跑出了大门。

    外面已经开始飘起了雨点,嫣然走得急,忘了拿伞,她此时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些方面。现在只有一个信念,赶紧要找到乔潇。

    她仔细的想了想,她和乔潇约好了,在校门口等她。

    按常理来说,他不应该走远,如果没等到自己也应该打个电话。

    所以嫣然还是赶到了校门口,她在周围的巷子里仔细的寻找。

    雨越下越大,已经控制不住了,从天上掉落下来,像一个个小冰渣子砸在嫣然的身上。

    嫣然一边走,一边坚持不懈的拨打着电话。

    她快走到学校旁边较深的一个巷子口了,这是最后一个巷子了。嫣然像地毯式搜索一样,把每一种路线都考虑到了。

    叮!手上的手机突然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样接通了。

    嫣然一愣赶紧对着手机大喊:“乔潇,你在哪里?你怎么不接电话?”

    等了半天,才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我在……&#&……的巷子里。”

    嫣然在手机里继续大喊,可是再也没有回应。

    巷子!巷子!乔潇说,他在巷子里。

    嫣然不再犹豫,直接冲进了最后那个巷子。她从头冲到了尾,可是巷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在巷子底有几个垃圾桶。

    而在垃圾桶的旁边。此时一只黑猫正站在一个人的背上,紧盯着嫣然。

    嫣然一动,这只黑猫像被惊倒了一样,迅速的跳下了它踩着的台阶,隐入了巷子的黑暗里。

    嫣然只看一眼就知道要趴在地上的正是乔潇。

    嫣然见过乔潇潇洒恣意的样子,也见过他疯狂狼狈的样子,也见过他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从没有见过他如此毫无生气的样子。

    雨越下越大,天空仿佛漏了一样,大盆大盆的水往下倒,倒在了乔潇的身上,倒进了嫣然的心里。

    嫣然的脸上都是湿的,不知是淋下的雨水还是她流下的泪。

    她冲到了乔潇的身边,这才看到,在她的脚边有两只老鼠正在啃他的脚。

    冲天的怒气像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一样,嫣然手指射出一道白光,直接将两只老鼠化为了一滩血水。

    她颤抖的将乔潇转了个身,将食指伸到了他的鼻子下。

    还好,还有微弱的呼吸,嫣然的心里一块大石头放了下来,此时她突然笑了,泪中带笑,笑中带泪。

    她用灵力把乔潇的全身都包裹了起来。只有在为人疗伤时,才知道对方的伤有多重。

    嫣然之前训练乔潇的时候也给他疗过伤,可是那都是一会儿工夫就好。

    可是这一次她需要动用全身的灵力,把乔潇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接起来。

    中途有好几次她都心痛地进行不下去,因为她感知到了他每一块骨头茎都是碎的。

    雨越下越大,两个人一坐一躺,就在雨中一直疗伤到了半夜。

    夜里三点,吴伯的电话响了。

    “吴伯,我们在###,请你派车来接我们。”嫣然在电话里的声音也虚弱了不少。

    吴伯迅速赶到,是他自己亲自开车来的,他知道一定是出了事。

    可是当他看见乔潇那副惨样,心疼地立刻呜咽了起来:“少爷,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灾多难呢?最近您都受过多少次伤了?你这让我可怎么跟老爷他们交代呀?”

    “吴伯,先不说了,先把乔潇送回家去吧。”嫣然打断了吴伯的哭嚎。

    “嫣然小姐,难道不送到医院吗?”

    “先不用,他的内伤医院治不了,我来给他治。我看过了,他的外伤不是很严重。回去就麻烦吴伯给他消毒上药。”嫣然疲惫至极地说道。

    “好好好,我们先回家。”吴伯擦着眼泪,和嫣然一起把乔潇弄上了车。

    回家之后嫣然直接要了间客房,倒头就睡。

    吴伯把乔潇清理完毕,换了一身睡衣,他还是没有醒。

    吴伯急了,想去问嫣然,可是又怕打扰她睡觉,干脆自己一直守在乔潇的身边。

    暴雨下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天气才略微放晴,雨渐渐的停了,可是乔潇还是没有醒。

    嫣然一早起来已经恢复了大半,她又给乔潇疗了一次伤,发现好了很多。

    “吴伯,今天麻烦你在家照顾他,我给他请一天假。”

    “谢谢你,嫣然小姐,如果少爷醒了,我立刻给你打电话。”

    “他身上的有些外伤,吴伯您今天记得要定时帮他消毒,上药,内伤等我下午放学回来给他治。”

    交代完,嫣然先是回了趟家,拿了书包回了学校。

    她再次回到了发现乔潇的那个巷子,想要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可是经过一夜雨水的冲刷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嫣然不甘心,她今天一定要搞清楚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