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全人类都要拆散我们 第九十三章 滔天巨浪


    “本市今天在某某公园发现了一具儿童的尸体,经调查为失足落水儿童,年龄四岁。请大家一定要看好自己的孩子,未成年人自我的保护意识较为薄弱,一定要有家人的陪同才能靠近水边。”新闻里在不停的播报着,而看新闻的人,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久久地不肯离开。

    他猛地拿起他面前的碗,往电视机上砸去,碗被砸得粉碎,噼里啪啦的掉在了地上,可是电视却没有半分的损坏,还在不断的播报着落水儿童的相关新闻。

    接着他又拿起桌上的筷子,勺子,他能抓到什么,他就扔什么,一样一样地向电视扔去,终于在他的持续努力之下,不知道是哪一个碎片砸到了电源,电视终于不响了。

    “霍罡,你在房间里干什么啊?怎么乒乒乓乓响个不停?”妈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过来。

    霍罡这才从自己的情绪中警醒过来。

    他沙哑的声音回了一句:“妈,我没事,碗掉到了地上,碎了!”

    “你小心一点啊,我听着动静还挺大,别伤着手。”妈妈的嘱咐声传来,更加增添了霍罡的烦躁。

    他的眼前总是浮现出那个小孩最后掉下去的情景,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并没有想要杀死他,他只是想要吓一吓他,给他全身弄一些伤痕,然后告诉他是乔潇来吓他的,这样回去和他爷爷一说,爷爷就知道了。

    他只是想要挑起方局长和乔潇的矛盾,可是没想到这个孩子这么不经吓,脚一滑,居然直接掉进了池塘里。

    孩子掉下去的时候,恐惧的眼神不断的在他眼前放大,这让霍罡心里仅存的那点善良还是受到了触动。

    只有那么一点点,而真正痛恨的是他的计划没有成功,一不小心死了一个人还没有实现他的目的。

    现在人死了谁还能去告诉他的爷爷是乔潇干的。

    他在公园蹲点了很多天,终于逮到了一个没人的机会,避过了所有的摄像头,跟踪了保姆,乘她不注意时,运起法术将她弄晕。

    一切都很顺利,他也顺利的抱着了孩子。

    霍罡发泄了一通之后,终于冷静了下来,现在他要做的是利用这个孩子做文章。

    孩子不能白死,死也要有价值。

    霍罡血液里的黑色元素又开始奔腾汹涌,看见死亡仿佛让他更加的兴奋,嗜血的快乐充斥了他大脑的皮层。

    他突然觉得之前他的计划太low了,现在,误打误撞反而更加的完美和高级。

    他从地下捡起一块碎的碗片,握在手中摩挲,很快他的整个手掌就变得血肉模糊,他仿佛感觉不到一点疼痛,反而这种刺激的快感让他整个头脑已经达到了高潮,他扔掉了碗片,用舌头把他的手掌一点一点的舔干净。

    血的味道实在是太香了!

    小宝的后事办得很快,三天之后已经下葬。

    现场的哀乐奏起,小宝的妈妈看着墓碑上的孩子的照片,实在是忍受不住,趁孩子的爸爸不注意,一头撞向了墓碑,当场撞得头破血流,昏厥不醒人事。

    方局也是一样,在现场哭的稀里哗啦,他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尤其是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可是此刻他宝贝的孙子就这么因为一场意外而离他而去。真是让他意想不到的结局,他无法再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悲伤的不能自已。

    葬礼结束之后,方局长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回到了家,坐在沙发上看着床头小宝的照片,眼泪无声的向下落。

    他不是一个认命的人,他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的蹊跷,为什么保姆会突然晕倒?保姆在他们家两年了,身体一直都很好,从来没有听说会突然晕倒的前科。

    而且保姆醒来之后说小宝是坐在车子里的,为什么保姆晕倒之后,小宝居然会一个人从车子上下来?

    警察也觉得有些怀疑,但是没有任何的线索。只能根据现场留下的脚印可以看出小宝是从桥上滑到池塘里的,没看出有被人推的痕迹。

    方局从保姆晕倒一直到桥这一段路,他来来回回走了很多遍。这段路要拐过好几个弯,路程还有些远,作为一个快四岁的孩子来说,想要顺利地走到桥边,而一路上不被其他人发现,还确实不太容易。他一直在模拟他的孙子,想不通这个孩子为什么会走这条路?

    这条路这么弯曲,小宝的思维应该是很直接的,他为什么要拐了好几个弯走到了桥边。

    方局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他猜想一定是有个人把保姆弄晕了,然后再把他的孙子带到了桥边。

    所有的事情都是有目的性,如果只是为了害个孩子,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

    那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他已经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了,眼睛布满了红丝,一闭上眼就看到了孩子惨死的样子。

    家里已经乱成了一团糟,可以说是家破人亡,无数的人前来看他,请他节哀顺变。

    可是他想的却是,要为他孙子报仇,一定要抓到这个凶手。

    他回想了最近所发生的事情,唯一一件让他做过破格的事儿就是乔潇那件事。

    怀疑的种子在方局的心里种下,并且不断的长大。

    难道说那个乔潇真的是魔气缠身之人?当他知道是自己下的手,就来找他的家人报仇了?

    他又想起了嫣然,嫣然是警告过他的。他一直不敢往这方面想,嫣然是嫣老的孙女,是他顶头上司的孙女,不会做这种害他孙子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修炼者。

    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缠绕着他,像麻绳一样,硬勒着他的心,而且已经勒出了血。

    他在心中发誓,嫣老,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你的孙女做的,别怪我和你多年的上下级情谊。

    方局当机立断,他乔装打扮,来到了嫣然和乔潇的学校。一连等了几天都没有等到乔潇,嫣然倒是每天都在。

    他天天都在学校门口蹲点,可是没想到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那只黄雀正是霍罡。

    他一直跟踪着方局长的行动,他知道方局长的心里定是有所怀疑,可是巧就巧在这段时间乔潇真的不在学校,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真是给了霍罡一个极好的时机。

    方局等了两天都没有等到,而这天突然有两个人走过他的身边,在谈论着乔潇。

    “听说乔潇好久没来了,你知道他到哪儿去了吗?”

    “不知道呀,贴吧上已经好多天都没有更新了,你说他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应该不会吧,他的功夫这么厉害,上次贴吧上不是说那个黄老大被他一下子就打趴在了地上了。”

    “同学你们好,我是乔潇家的亲戚,我是从外地来的,这几天他都不在家,我想请你们帮个忙,帮我把他从学校叫出来好吗?”方局走上前去,拦住了两个人前进的方向。

    “我们不知道哎,这两天他不在学校里。”

    “这位叔叔您是找乔潇吗?我是他的同学,他这两天不在,请问你有什么事儿吗?我可以帮您转达。”霍罡满脸热情的从旁边迎了上去。

    方局一看,来了个乔潇的同学,他正愁问不到消息呢。

    “你好,同学。我想请问一下,乔潇是哪天不在的?”

    “乔潇五天前说是出去办事,然后就一直没有来上学。”

    方局长一算正好是他孙子遇难的那天:“那你知道那天他去干什么事儿了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是晚上我在路上碰到过他,感觉他慌慌张张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您有什么事儿吗?我如果碰到他一定帮您转告。”

    “哦,没什么,我就问问他的情况,我还是到他家去等他吧。”

    方局长转身想走的时候,突然发现霍罡的衣服兜里,斜斜的露出了一个手绢,方局如遭雷击,因为这个手绢是他再熟悉不过了,其他的小朋友都用餐巾纸而只有他们家的小宝用的是手绢。因为保姆节省,觉得用纸张太浪费了,所以专门给她买了手绢放在身上。

    方局长再也没忍住,上前从霍罡的口袋里抽出了这条手帕,厉声问道:“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霍罡仿佛被问的懵掉了,他吓了一跳:“哦,这就是那天我遇到乔潇的时候从他身上掉下来的,我一直收着,准备找机会还给他,可是一直不是没看到他吗?这应该是乔潇的东西。”

    方局长攥着手帕的手,开始颤抖了起来,方局长一字一顿地说道:“能把这个手帕给我吗?我去他家的时候顺便带给他。”

    “那最好了,免得我再跑一趟,那就麻烦您了叔叔。”霍罡表现的有理而又有节。

    “不,麻,烦!”方局长转过身,整个背脊立得笔直,僵硬地往回走。

    霍罡看着方局长蹒跚远去的背影,背已经有些驼了,佝偻着,但整个人像是被充满了仇恨一般,每一步都踩得极其有力,想要把地都踩出个窟窿来,霍罡的眼里翻起了滔天的巨浪,哈哈,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他要让这巨浪翻天,让在海上所有的船舶都沉入海底,永世不得翻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