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十三万年的时空 > 十三万年的时空最新章节 > 第九十四章 魔教夏樊(上)

十三万年的时空 第九十四章 魔教夏樊(上)


    其时,周老三首战便败,对这些名门正派却是个既好又坏的事,好的是,所有人此刻只想着如何将魔教中人先灭杀干净,而坏的是,恒山剑宗着实丢了大面子,这一战,周老三怕的是日后定要被左仲大肆宣扬个百八十年的,而恒山剑派也难免因此落个“徒有虚名,外强中干”之类的云云。

    左仲难免有些感慨,就这种情况之下,平四海此时仍是出奇的平静,既没有怪罪周老三,也没有立即出手为恒山剑宗讨回颜面,而在众人看来大为奇怪,好像这平四海与恒山剑派无关一般。

    一时之间,名门正派中竟也无人再出手,转而沸沸扬扬,不少人都嘀咕了起来。

    “恒山剑宗这就怂了?”

    一人一扯身边同门的袖子悄声问道。

    “那平四海十年前可就是成五境高手了啊,现在又过去十年,修为定然不可同日而语,这不应该啊!”

    “难道恒山派还有别的打算?”

    “一定是这样,你看咱大师兄也是按兵不动,咱们等着便是。”

    那人点点头,道:“嗯,等着便是。”

    夏樊环顾四周,突然被这么多双眼睛冷冷盯着委实不太自在,没来由的想找个说说话,缓解一下尴尬。心想自己确实太过惹人注意,而且一转眼便发现自己连同长生殿众人都被围在空地中间,当真是十面埋伏,四面楚歌,而他着实想不通长生殿这么多人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可自己与这些“义士”又端的谈不上相识二字。心中倍觉疑惑,便快步凑近盘坐在地的曹九思。

    此刻,曹九思正单手托腮,注视着出尽风头的好兄弟疯子,长袍半裹,身下不知几时铺着一张极为华丽的毛毯,神情慵懒风流。稍稍定神,便已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回头一看,却正是自己口中的“小疯子”,示意下属弟兄让出一条道,好让夏樊走近一点。

    曹九思一斜眼便看见夏樊一脸疑问,微微一笑,问道:“小兄弟,有事么?”

    夏樊直爽惯了,开口便问道:“大叔,你们干嘛要保护我?”

    曹九思突然被夏樊这一声大叔叫的愣住,张麻子面带怒意,立刻叫道:“小子,这是我们曹护法。”

    夏樊抖然一看这张麻子,心想,真丑!不过仍哦了一声,又改口道:“曹护法,你们……?话未说完,曹九思便一指疯子插话道:“不是我,是他。”

    “为什么啊?”夏樊顺着曹九思所指望去,竟是疯子,当下更加疑惑,脑子里委实想不起自己跟这疯子有什么过命交集,甚至都跟他没说过几句话才对。

    而曹九思并不着急回答夏樊,只是在地上抓起一把雪,等雪在手心中迅速融化,这才缓缓开口道:“你看这雪握在手心里很快就融化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夏樊虽是个学渣,但这点初二物理的浅显道理还是懂得,当下不假思索,开口便说道:“人手的温度高于雪的温度,它们之间发生热传递,使雪的温度达到熔点,所以雪在手心融化。”

    曹九思一怔,诧异道:“你说的什么玩意儿?”

    夏樊惊讶道:“你不是问我雪为什么会在手心里融化吗?”

    这专业的解答直把曹九思听的一愣一愣的,委实无奈的很,曹九思剩下的话是再也说不出,轻道一句:“当我没说……”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夏樊急了,这么专业的解答应该不会错吧,虽然自己很是学渣,但这种问题也太简单了些。

    曹九思第一次听到“熔点,热传递”,顿时满头雾水,他哪里知道对不对,只得尴尬笑道:“对…对吧……”

    这天委实没法聊下去了。

    而这时,疯子已是凯旋而归,举手投足之间,步伐稳重之至,长发飘飘,偏偏又赤裸着上身,颇为潇洒不羁,手中的圆月弯刀显然已被收起,大步流星朝着夏樊走来。

    夏樊既然已经知晓是疯子要保护他,始终是忍不住便要问个明白。不过猛然看见疯子的打扮,却还是问了一句:“疯子叔,这冰天雪地的,你不冷吗?”

    被夏樊这冷不丁的一问,疯子猛然怔住,但还是淡淡说道:“本来没甚感觉,不过你这一问,我倒是觉得冷了些。”

    夏樊摸摸自己的头,尴尬的笑了笑,直截了当的问道:“疯子叔,我听曹护法说是你要救我,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

    疯子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句,重重坐在地上,拿出葫芦,咕咚咕咚饮了几口。举起葫芦,问夏樊道:“你喝不喝?”

    夏樊本不喜欢喝酒,尤其是白酒,但既是疯子,也不好拒绝,便接过葫芦,只小小酌了一口,便被辣的龇牙咧嘴。

    疯子皱了皱眉,将葫芦接过,道:“你这点我不太喜欢。”

    看着疯子神情自然,夏樊由衷的夸赞道:“疯子叔,刚才我看你把那个周老三一顿乱揍,你真是太厉害了。”

    疯子斜眼看了一眼夏樊,并不喜欢夏樊的吹捧,面带着一些不悦,随意道:“一个周老三罢了。”

    夏樊见周围人山人海,而且皆是对着长生殿众人虎视眈眈,疯子肩膀处再添一道兀自流着血的剑痕,不禁又担忧道:“疯子叔,我们都被包围了,你不担心吗?”

    疯子再饮下一口酒,痛快的呻吟一声,索性转过头去,不再看夏樊,道:“有甚担心,等会若是拼杀起来,你只管好你自己便是,有机会就逃下山去知道吗?”

    夏樊撇撇嘴,不情愿的说道:“我也不逃。”

    张麻子没好气的插话道:“疯子大哥让你滚你就赶快滚,少在这里磨磨唧唧的,尽瞎捣乱。”

    疯子转身狠狠瞪了一眼张麻子,道:“闭嘴。”

    张麻子极为不乐意低下头,独自生着闷气,索性自顾自的擦拭起自己的血色长刀来。

    疯子淡淡道:“让你走,你就走,记住,你不必谢我,也不必记得我。”

    夏樊急了,大叫道:“你们为了我跟这些人打架,我怎么能自己逃了?我是不会自己逃的,大不了你们把我交给他们便是了,要走也该你们走,不用为了我跟他们拼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