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十三万年的时空 第九十七章 封池


    夏樊问完这句话,一时并无人回答他,而是全都一副打死也不愿提及的表情。

    夏樊扯着嘴角,心想这用来谢罪的圣池定不是什么好去处,只不过夏樊少年心性,好奇心颇重,但仍忍不住继续问道:“各位大叔,说话啊,这圣池跳进去就怎么了?”

    张麻子与曹九思对视一眼,没好气的道:“比蚀心腐骨丹发作能痛苦一百倍吧。”

    “一百倍!!!”

    夏樊抖然想起刚才的痛苦,莫说再痛苦一百倍了,就是再发作一次,他也是一万个不愿意,顿时坐在地上,仿佛自己已经跳进了圣池一般,自言自语道:“完了,这下草率了。”

    偏在这时,左仲带着嵩山剑派的所有弟子率先逼近。

    疯子冷眼一看,又转过头来,对夏樊说道:“傻小子,你也无需担心,咱们今日能不能活着离开都不好说,至于他们说的圣池,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跳的。”

    夏樊哦了一声,抬眼看见左仲手里的阔剑,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地儿,“疯子叔,这人好可怕啊。”

    疯子低头瞪了夏樊一眼,故意做出一个狠厉的表情,忽然问道:“我可怕还是他可怕?”

    不等夏樊回答,疯子说完这句,眼神骤然之间变的更加凌厉,冷冷盯着眼前的左仲等人,手一晃,再次祭出那把银色的圆月弯刀,弯刀如一轮残月,泛着寒芒,异常的尖锐,锋刃上面的灵力缓缓波动,显然是一柄不俗的神兵,弯刀出现的同时,一道道血色烈焰萦绕怒啸。

    疯子如一尊战神站在所有长生殿众人之前,只是后背仍旧血肉模糊,冷哼一声道:“也该有个了结了!”

    左仲脸色凝重,目光绕过疯子,朗声道:“曹九思,将这少年交出来,今日我嵩山剑派放你们离去也未尝不可。”

    曹九思半躺在绒毯上,依旧不愿起身,不屑一顾的呵呵笑道:“左仲,你当我曹九思是三岁小孩不成?你嵩山剑宗若肯放我们离去?你问问他们愿意么?你左仲能做得了其他门派这个主么?还是你左仲觉得嵩山剑宗已经凌驾于其他门派之上了?”

    “这……”

    左仲被曹九思一番质问,顿时语塞,神情复杂起来,心中所想虽如曹九思所说,嵩山剑宗超越华山指日可待,称霸只是迟早的事,但此时却万万不敢承认。

    白菊轻咳一声,瞥了一眼左仲,插话道:“我峨眉剑派亦如左师兄的意思,尔等将这少年交给嵩山剑派,我峨眉剑派便也不再为难诸位。”

    左仲见白菊竟有意将灵种让与自己,登时欣喜不已,与白菊对视一眼,抱拳笑道:“此番事了,我一定将白师妹今日的所作所为告知掌门,我嵩山剑宗与峨眉剑宗必永结同好。”

    “恒”字旗下,那个本平静如水的老人平四海忽然开口道:“曹护法,你将这少年交给我恒山剑宗,我保你们长生殿所有人安然无恙,亦可免去一场不必要的杀戮。”

    左仲咪起眼睛,冷笑一声,心想你恒山剑宗看来是要与我为敌了,正欲说话,此时却见一个戴着诡异面具的人缓步走来,看似神秘,却并不故作神秘,径直走到平四海身前约摸一丈左右站立,又将脸上面具取下。

    丑!这是所有人对这个身材高挑的男人第一印象!

    夏樊抬眼望去,见这男人约摸三四十岁,长相委实有些……尴尬,因为抛去有些歪斜的鼻子,男人绝对可以称得上英俊二字,但偏偏有这个鼻子的存在,男人看起来丑的很特别。尽管如此,男人依旧身着一身潇洒白衣,开口便道:“平师叔,您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啊。”

    霎时间,“衡”字旗下一众弟子皆是惊喜交加,一同抱拳道:“大师兄。”

    男人微微一笑,显得那张脸愈发尴尬,视线并没有离开平四海,只是警惕性的斜瞥一眼,背对着身后的男男女女们淡淡道:“诸位师弟师妹,别来无恙。”

    平四海抖然看见这张不太正常的脸,正是衡山剑宗大弟子封池,眼神骤然变冷,道:“是你?”

    封池只点点头,恭敬的拱了拱手,冷笑道:“哼,可不是我么?平师叔还记得我呢?”

    然后他又抬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想了想,自嘲的笑道:“也是,我这鼻子可是您老给打歪的呢?”

    平四海冷哼一声:“若不是你强抢良家妇女,我怎么会出手?”

    源是封池虽然委实是名门世家子弟,而且修炼天赋极为出众,不过却有一个不良嗜好,便是对女人情有独钟,且最好是不重样的女人,因之修炼进步神速,不到三十岁时便已是立四境后期修为,故衡山剑派掌门人对其寄予厚望,这些小事始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不苛责处罚,也从不加以劝阻,直到上次宗门大比时,封池好巧不巧看上了平四海的侄女,封池尾随数十天,趁其不备便要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眼看便要得手,不料被平四海撞破,平四海大怒之下,便将封池好好的一张脸给揍成了如今的尴尬模样,本来极为得意于自己容貌的他无奈只得戴着一张面具示人。

    封池被当众说出陈年旧账,其他人虽是嗤之以鼻,暗骂一声下流,看着他的一张怪脸不禁笑出了声,可封池依旧神色如常,不置可否,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可没有怪罪平师叔的意思,再说我哪敢啊?是不是?”

    平四海道:“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封池微微一笑,却难掩眼底的悲伤,叹道:“不错,当初是我封池活该,也不算冤枉,更不会记恨于您。”

    略一停顿后,封池突然神色一厉,嘴角冷哼杀意,手中忽现一把白纸扇,轻轻一挥,耀眼的白色光芒搅动身边风雪,随即重重说道:“只是今时早已不同往日,这灵种,我衡山派志在必得,平师叔若是还要相争,那请恕封池不与您讲往日情分了。”

    平四海怒目而视,手中长剑竖切,将眼前风雪劈开,冷冷道:“不必,你我之间,谈何而来的情分?似你这般好色之徒,只盼你日后好自为之。”

    封池道:“有平师叔这句话就行,那就各凭本事吧。”

    平四海不屑一顾,道:“就凭你?”

    封池立时脸色一变,大喝道:“平四海,你拦不了我,这传说中的灵种,我封池要了。”

    平四海的轻视令封池心中极其不爽,话音未落,封池便猛的一挥纸扇,立时,虚空飓风呼啸,一道道白色风刃,凭空出现,伴随着一声声风吟,数道白色扇影,洞破空气,直将平四海笼罩在内。

    平四海哪里料到封池竟向自己出手,登时一惊,但动手也不慢,一声剑吟,数道凌厉的青色剑气,同样向着封池的各个死穴攻刺而去。

    众人大惊失色,果真应了那句话,“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两人竟没说几句便打了起来。

    平四海大怒,心知这样打下去岂不是让魔教渔翁得利?却见封池并没有收手之意,一招一式无不想取自己性命,他高高跃起,狠厉骂道:“愚蠢之极,既然如此,那也怪不得老夫了。”

    封池笑道:“不怪不怪,怪只怪平师叔当年出手太轻,没将我打死,今日咱们就只有一个人下得了山便行了。”

    平四海眉头紧蹙,突然再祭出一柄长剑!

    双剑合璧,正是恒山剑宗的独门剑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