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十三万年的时空 第九十八章 白吃


    恒山剑法中最为玄妙的“水月镜花”剑法,这门剑法,讲究虚虚实实,亦真亦假,让敌人分不清哪剑是真,哪剑是假,此剑一出,如同鲜花绽放,美不胜收,却又极为要命,又故名曰“水月镜花”。

    平四海剑势已起,雪地立时勾起两道极深的剑痕,蔓延到封池脚下戛然而止,高声道:“封池,你想杀我,可知我也想杀了你?”

    封池笑而不语,手臂微抖,手中折扇忽然打开,射出数道流光。

    周老三便急了,顿时出声提醒道:“师叔,小心。”转而又指着封池破口大骂道:“封池,你奶奶的,竟敢玩阴的,老子要杀了你!”

    平四海双手极速舞动,双剑在手犹如在身前竖起一面银色平镜。

    “砰砰砰…”数声齐响,十几根细如牛毛的钢针齐齐断裂,落在平四海身前一迟处。

    周老三心中急躁,提起长剑立马便要冲上去助阵,这时却被赤裸着上半身的长发男人飞身上前将他拦下,弯刀直指周老三面颊,淡淡道:“周老三,你的对手是我。”

    周老三定睛一看,来人正是疯子,不由的想起之前的拼斗,自己也并不是疯子的对手,立时萌生退意,便道:“你让开,我要杀了那个狗杂种。”

    疯子似笑非笑道:“你跪下磕三个响头,我便让你过去。”

    周老三怒极,见此战已避无可避,大喝一声:“磕你奶奶个腿。”

    然后便是奋力一刺。

    “来的好!”

    疯子大笑一声,立时迎面冲将上去。

    一时之间,刀光剑影,好生夺目。

    而这时,只见一手持血色长刀满脸麻子的汉子突然拔地而起,跃出人群,大喝一声:“左仲小儿,还我妹子命来。”

    左仲眼见此人冲自己而来,脸色微变,一瞧来人脸上麻子,恍然间想起来眼前光头汉子说的妹子是何人,原来是那个誓死不从的倔强丫头,嘴角忽然勾起冷笑一声,问道:“张麻子?想报仇?”

    “不错,正是你爷爷我,你嵩山剑宗欠我的,今日必须用命来还。”

    左仲昂首挺胸,半点没有愧疚的意思,道:“有本事就来拿。”

    张麻子一声怒吼,便直奔左仲而去,抡起手中饮血直劈左仲脖颈。

    左仲使一口颇为沉重的阔剑,双手握住只一撩,一刺,张麻子横刀一挡,便被巨力震开。左仲单手将阔剑插在地上,似意犹未尽般舔舔嘴唇,带着玩儿的笑意,一瞥张麻子啧啧道:“你说那小丫头,可真是水灵啊,可惜呀,她咬舌自尽了,真是可惜了,太可惜了啊。”

    张麻子从小便是孤儿,只妹妹一个亲人相依为命,左仲言语全戳在他心尖上,霎时间,满脑子全是妹妹变成尸体后的悲惨模样,双目忽然变得赤红,人几近疯狂,大声斥道:“我要你们嵩山剑宗所有人死!”

    虽然张麻子修为不及左仲,但今天他已决定左仲与他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

    左仲冷哼一声道:“不自量力。”

    曹九思看着杀气腾腾的张麻子,也是知晓他与嵩山剑宗的仇恨,心想便拿你嵩山剑宗开刀吧,转身又低声道:“苏银,保护好夏樊。”

    苏银点头应下。

    “杀!”

    曹九思一声响彻云霄的断喝,随即飞身而起,一袭似血的红衣不管在人群中,还是冰天雪地中都格外耀眼,亦如曹九思的为人。

    而早已蓄势待发的长生殿众人立时便跟随上去,与名门正派众人战在一起,一时之间,喊杀震天,血肉横飞,此刻的雪峰仿若修罗地狱,洁白的雪地被染上了一层又一层的暗红。

    夏樊有生以来第一次亲眼见数千人战在一起的场面,听着震天的喊杀声,虽看着不断有人血洒当场,但夏樊心潮却前所未有的澎湃,也前所未有的担心,长生殿众人虽皆是悍不畏死,可人数上终是大大不及。

    夏樊知道,这样下去,长生殿非败不可,他苦思冥想,始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偏偏就在夏樊思忖之际,燕小六与燕初竟不约而同攻向夏樊。

    燕初手持长剑,目光冷峻,抱拳道:“夏公子,可否随在下回燕家做客?”

    夏樊暗道一声不好,这二人终究不愿放过自己。眼珠子一转,便有了自己的打算,轻笑道:“回你们燕家?你们燕家有什么好吃的么?”

    燕初心下起疑,不知夏樊为什么如此问,但仍朗声道:“那当然,夏公子想吃什么我燕家就有什么。”

    夏樊眼睛一转,心想你好大的口气,我想吃龙肉,你家里也有么?不过并没有直接将心中所想讲出,而是想了想,忽然问道:“免费吗?”

    燕初猛然一呆,虽有些不耐烦,但仍笑着说道:“夏公子说笑了,夏公子若是去我燕家必是坐上贵宾,莫说只是吃了,就是别的任何东西,只要夏公子你开口,我燕初保证,无不遵从。”

    夏樊坐在地上,一手扶着额头,又偷瞄一眼燕初,感慨道:“这么好,岂不是让?我去!……”夏樊故意停顿片刻,接着道:“你燕家白吃么?燕大公子,你说的真的假的?”

    “那当然是真……”燕初正要答应,却抖然明白过来夏樊玩的文字游戏,登时脸色一沉,怒斥道:“庶子,敢辱我燕家,你找死!”

    一旁的苏银这时也明白过来,不禁莞尔一笑,拍拍夏樊的肩膀夸奖道:“小樊,你可真是伶牙俐齿,不过他们燕家可不都是白痴么?”

    夏樊偏过头与苏银一同哈哈大笑,心里却同时在想自己就算没有多少实力,也可以稍微分担一下,只不过碍于燕小六与小七感情颇深,不愿与之为敌,一指燕初便道:“银姐姐,我去会一会这个燕初。”

    苏银一头雾水,不知夏樊为何要挑更为厉害的燕初,忙问道:“这可不成,燕初已是四境修为,你不是他对手,那胖子明显要弱一些,你阻拦他一会儿便好,等我解决了他,再来助你。”

    夏樊摇摇头,心想上次见到燕初,师傅说他只是立三境界,想必定是隐藏了实力,现在虽已知晓,不过夏樊并不害怕,仍坚持道:“银姐姐,还是我去吧,我早就看这个人不爽了。”

    苏银见夏樊神色镇静,似是心意已决,无奈道:“这样也好,等我先收拾了那胖子,在过来帮你,你自己小心。”

    夏樊微微一笑,认真道:“银姐姐放心。”

    苏银嗯了一声,站起身来,莲步轻移,手中忽然多了一把短剑,竟半点也不犹豫,径直刺向燕小六。

    眼见苏银与燕小六交上手,燕初顿时目露凶光,瞥了一眼夏樊好像便要挺剑而去。

    夏樊担心燕初与燕小六联起手,迅速起身,笔直的站在燕初身前,叫嚣道:“燕大少爷,你不是让我跟你回燕家吗?只要你能打倒我,我便任你处置,如何?”

    燕初忽然收起长剑,心里本就没有出手相助燕小六的打算,既然天雷没把燕小六弄死,若其真死在魔教手里再好不过,既然小七知道取出灵种的方法,只要将这少年带回去,老祖宗定会好好奖赏自己。

    一想到这个,燕初说不出的神色激动。

    “喂!”

    夏樊猛然喝住自顾自幻想的燕初,挑衅道:“燕大公子,你不是想杀我么?来啊。”

    燕初回过神来,半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怎么看也不过立三境实力,但短短几天便破境,当真不可思议,思来想去也只能将功劳全都归功于夏樊体内的灵种身上,看着夏樊的眼神愈发炽热,嘴角上扬,笑道:“好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