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十三万年的时空 第一百章 暧昧


    夏樊喉咙里再次涌出一口鲜血。

    果然,修为境界上的差距太过显著,即便燕初只用了五成实力的一掌便让夏樊受伤极重,万幸的是他只打在了夏樊右肩,并没有伤及夏樊要害心府,不然的话,夏樊的下场恐怕跟燕初差不了太多,凶多吉少。

    这一刻,夏樊虽被长剑抵住咽喉,但持剑之人若不是小七,夏樊哪怕是死也要反抗反抗,不过可惜的是,她是燕小七啊,是他来这个世界第一个真心喜欢的女孩子。

    燕小七早已褪去帽子,披散着一头乌黑青丝,右手紧紧握住长剑,看似分外柔弱的手臂却是纹丝不动,厉声道:“你竟还有脸笑得出?你知道吗?你这一掌几乎废了我大哥这一生的修为。”

    夏樊蓦然一惊,瞪大双眼,满脸的难以置信,他从未想过他这一掌竟有如此厉害,也从未想过废了燕初的修为,连忙解释道:“小七,我不知道,我只是…只是…只是…”

    少年连说三个只是,却实在想不到该怎么说下去。

    燕小七打断道:“呵,你这样跟杀了我大哥又有什么分别?”

    夏樊一脸错愕,欲言又止,委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知道自己没错,如果不是燕初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自己麻烦,他决计不会如此行事。

    燕小七这时却将剑尖抵在夏樊心口,沉声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话就说吧。”

    夏樊静静看着小七精巧可爱偏又楚楚动人的脸庞,一时竟有些痴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胸前的长剑熠熠生辉,冰冷而锋利,心想死在美女手里,也不枉自己穿越一趟了,说不定自己死后就可以回去了呢?他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有些天真了,无奈的摇摇头,“可能,大概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吧”。

    燕小七不知道夏樊再自言自语些什么,只是咬紧牙关,既不撤剑,也不刺下去。

    少年苦笑一声,再次缓缓念起那首诗歌:“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混蛋,你闭嘴,不要再念了,不要再念了!”小七听到夏樊又念起那首诗歌,忽然莫名的激动起来,握剑的手腕不住的颤抖着,一不小心,夏樊心口的衣服已然被锋利的剑尖划破。

    “小七,还犹豫什么,他竟敢伤燕家人,还不快将这小子给杀了,给大哥报仇。”忽听得不远处的燕小六厉声喝斥声。

    燕小六心中却在疯狂嘶吼,“杀了他吧,他死了你就是六哥一个人的了。”

    苏银转头一看,立时大惊,曹九思让她保护好夏樊,即是命令,亦是职责。可一时半会儿竟将这燕小六无法击退,只能焦急喊道:“小樊,快逃啊。”而此刻,其余长生殿之人亦在与人拼斗抽不开身,眼见夏樊的处境已然是岌岌可危,偏又无法搭救。

    燕小七亦是犹豫不定,可忽然回忆这十数年之中,大哥与六哥最是疼她,他们的一言一动,于她便如是天经地义一般,心中从未生过半点违拗的念头,这时听到六哥蓦地一声大喝,心知大哥的仇她是非报不可,却又忽然想起自己危难之际少年那时的奋不顾身,以至心神慌乱,突然皓腕微动,便向夏樊胸口刺了过去,夏樊仍是全没闪避,更没想着退让,一瞬之间,剑尖已透过胸口衣衫。燕小七手腕发抖,心想:“难道我便刺死了他?”心神恍惚之中手腕微侧,长剑略偏,嗤的一声轻响,长剑已从夏樊右胸再深入一分,燕小七自己顿时一声惊叫。

    夏樊忽然感到胸口一凉,低头看着胸口的长剑一部分真的插进自己胸口里,鲜红的血液缓缓浸出,染红了内衬衣衫,不知不觉额头渗出了汗,脸色骤然变的苍白,可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疼痛,原来,被人刺一剑竟是这样冷冷的感觉,不痛不痒,只是那颗看见少女便忍不住跳动心仿佛被突然冰冻一样,嘴里的诗更是再也念不下去了。

    燕小七拔出长剑,只见剑尖殷红一片,夏樊右胸鲜血顿时有如泉涌,四周惊呼之声大作。

    夏樊伸手赶忙按住伤口,身子摇晃,脸上神色极是古怪,喃喃道:“你真的要杀我么?”

    燕小七突然哽咽起来,嘭的一声闷响,手中长剑也掉在地上,掩面而泣道:“我……我……对不起。”

    少女亦是茫然失措,赶忙想过去查看他的伤口。

    夏樊苦笑着,那双笑起来如月牙的明亮眼睛里满是绝望,他几乎伤心欲绝,抬起沾满自己鲜血的手缓缓阻拦,痛苦的咳嗽一声,低声喝住燕小七,道:“你…你不要过来,不许…不许你过来。”

    燕小七脸如土色,脚步变的虚浮,再三犹豫之后,终是咬咬牙冲上来扶住夏樊,夏樊执意躲闪,却被燕小七张开双臂紧紧拥住。

    夏樊猛然一怔,挣扎一两下并不能挣脱,“小七,你……”

    索性这一剑幸好稍偏,没刺中心脏,伤口也并不深,故并不致命。不过只是说了这几个字,便突然剧烈咳嗽。重伤之下,鲜血缓缓流出,将燕小七黑色的绒袍浸湿了半边。

    而夏樊闻着燕小七身上的淡淡清香,缓缓扶起靠在自己肩膀处的动人脸庞,两人四目相对。

    这一刻,夏樊感觉仿佛时间就在此时静止了一般,什么抱负理想,什么师傅的嘱咐,什么危机四伏,胸前重伤,顷刻间全都忘得干干净净,哪怕周围不住的喊杀,惨叫声不绝于耳,亦是充耳不闻,他忽然只希望现在这一刻变成永恒,他不想问少女为什么,也不想知道为什么。

    两人就这样互相拥抱着,暧昧的沉默了,其他人则是一脸震惊,不知这两人闹的是哪出。

    燕小七似乎极为担心夏樊的伤势,连忙在夏樊身上几处穴位点下,等到他胸口鲜血流出渐止,还未来得及开口。

    夏樊终是先心软了,轻轻握住那只在自己身上点来点去的白皙小手,柔声道:“小七,我没事的,我不怪你。”

    小七盯着少年的眼睛,那双眸子中只映出她一人的面容,心中微动,似有千言万语,可又说不出口,木讷了半天,任由这个少年握着她带血的手,轻声问道:“夏公子,你身上可带有紫云草?”

    “紫云草?”

    夏樊这时忽然想了起来,是那个嚼起来特别苦涩的止血药,本来是为了给燕小五疗伤,所以高文山特意采摘了许多,后来在山洞中无意得了许多空间袋,便又在空间袋储藏了些许,以备不时之需,用高文山的话说就是,“你总有一天会用到它的。”

    那时候夏樊还觉得最好不要用到,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才过了短短几天,得,这可不就用到了么?夏樊无奈的叹了口气,心神一动,在空间袋中取出两株来。

    燕小七一看,正是紫云草无疑,欣喜的在夏樊手中夺过。

    夏樊正要开口提醒少女这紫云草苦得很,可来不及提醒,眼看着少女将紫云草一把塞进嘴里并且迅速咀嚼起来。

    果然,夏樊看着燕小七只嚼了两口,秀眉顿时一蹙,想必定是因为苦涩所致。

    夏樊忍不住窃笑一声,又牵动伤口愈发疼痛。

    过得片刻,燕小七将紫云草彻底嚼碎后,又小心翼翼的拨开夏樊衣衫,缓缓敷在夏樊胸前剑伤处,当她无意间看到夏樊肩膀处燕初留下的漆黑掌印,撇着嘴角,无奈的叹了口气。

    紫云草刚敷好,夏樊便感觉伤口处犹如被撒了盐一般,顿时被痛的龇牙咧嘴,额头冷汗直冒,可在燕小七抬头看向自己的那一刹那,终究忍着疼痛,咧开嘴笑道:“一点都不疼哎,想不到姑娘还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

    燕小七忽然破涕为笑,又好气又担忧的问道:“你…真的不疼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